拉厄亞轉頭注視殺手少女,她的家庭背景游走於法律邊緣,從小到大看透了許許多多人間的黑暗,才會在此刻那麼輕鬆、興奮,而他自己……

  拉厄亞闔上眼。

  他是精靈界中被受排擠的種族,殘虐精靈,又被稱為魔鬼精靈,喜愛吞噬「心的邪惡」,所以五尾狐講的那些噁心的大道裡,他聽罷,不願多想、不願反駁,現在的他只想著如何帶朋友魔蒂斯逃離這鬼地方。

  「魔蒂斯……」拉厄亞頗擔心他會受到那些無稽之談的傳說影響。

  「讓我整頓一下思緒。」魔蒂斯縮在角落,兩隻眼睛盯著地上一堆枯草。

  是,那傳說不會錯的!魔蒂斯的記憶在恢復中,很多之前聽過的傳聞,現在來回想都是事實,只有當事人才能理解其中的感受,如同現在他雀躍傳說與自己的記憶雷同,他並非「完整的人類」,因為他的血液裡留著魔神的血──

  緩慢閉上雙眼,確認了自己是魔神的後代還不夠,還有些線索不太清楚,若能找到證明,又與夢……那記憶一樣,便能解開自己的身世之謎!

  但……

  「現在人界的國王是誰?」

  魔蒂斯憂傷的睜眼,聲音很是嘶啞,聽得出他在隱忍哭泣。

  拉厄亞靜默許久,想著魔蒂斯問這問題的意義是?猜不透,他認真的答:「亞莉伯˙法度因˙凱姆亞斯。」

  「凱姆亞斯?」魔蒂斯猛然抬起頭來,拉厄亞清楚的見到他的眼神從清醒退成震撼,最後只剩悲傷。

  魔蒂斯的身體在顫抖,他剛還很有自信他終於找到一點線索,但又不完全正確了!

  「為什麼不是『卡諾萊特』家族繼承王位?」魔蒂斯的心臟不受控制的越跳越快,因為緊張害怕,他幾乎快要不能呼吸,耳朵快聽不見拉厄亞回答了他什麼。

  他──艾伊雷爾˙魔蒂斯˙卡諾來特,這個屬於他的名字、他的家族˙卡諾萊特……消失了?

  魔蒂斯的臉蛋慘白如紙。

  沉默看待他們的紅寧兒都能感受到魔蒂斯的悲慟,蠢蠢欲動的嗜血慾望被另一股湧上的情感壓制。

  拉厄亞的心漸漸泛疼,有個聲音告訴他,不要輕易答出正確的答案,否則魔蒂斯會崩潰於此。

  「我不太記得原因,如果這次平安出去,你可以去翻閱歷史資料。」儘管是善意的謊言,拉厄亞都覺得很對不起魔蒂斯。

  拉厄亞的成績在班上都是第一名,歷史課本上講述的史實他都記得,初中時就上過關於人界的歷史,他依稀記得,卡諾萊特家族在千年前就被凱姆亞斯家族推翻,從此掌管人界千年之久。

  「嗯……那你聽過歷史上有位名叫亞安菲迪˙伍特˙凱姆亞斯的人嗎?」魔蒂斯又問,同時憶起了某位在異界牢房的死神。

  「……我不清楚。」不,拉厄亞是知道的!推翻卡諾來特家族的人就叫亞安菲迪。不安的感覺翻覆於胸口,拉厄亞乾脆到朋友前面,捧起他的臉龐,問:「魔蒂斯,我請求你,告訴我你問這些的動機。」

  「我只是……」

  只是想知道,艾伊雷爾˙魔蒂斯˙卡諾萊特是不是自己?或者,那些夢倒頭來是他太過想解開自己身世之謎而造成日有所思、夜有所夢的幻想?
  魔蒂斯想笑,卻可悲的在這時忘了如何笑,他疲倦的不想想了,於是迴避話題。
   「嗯……你會討厭魔神的後代嗎?」他的雙手握成拳,指甲掐進肉裡,那痛卻比不過心口的絞痛。

  「我並非以一概論的人,若說魔神後代讓世人反感,那人界和魔界早已陷入混亂之中。魔神是魔神,留有他血統的子嗣就一定心存邪惡?」拉厄亞牽起魔蒂斯的手,把他握緊的拳攤開,只見掌心肉都紅腫了,「你知道『殘虐精靈』是怎樣的種族嗎?」

  魔蒂斯搖頭,拉厄亞續道:「就好比墮落天使。精靈乃大神創造之物,不過我族的祖先崇尚『惡』,認為『惡』能統治天下,想法與魔神一樣,所以我族墮落了,與人類定下契約再迷惑人類,使他們變邪惡並且吞噬他們被染黑的心靈,那些人最後終將死亡,因此我族又被稱為魔鬼精靈。

  「但那也是以前的事情,我族中已經鮮少有人誘惑他族,祖先的錯不代表後代子孫的錯,雖然現在還有人對我族感到畏懼,但與我族結交朋友的人也不少,例如你、古斯塔奇、學長和學姊們。

  「魔蒂斯,你的身世到底如何、有多偉大,我不管,我相信其他朋友也不會介意,我們認定你是朋友,你永遠就是我們的朋友……不要害怕,我們都在你身邊。」拉厄亞溫柔地擁著魔蒂斯。

  淚水,無生無息的從眼角滑落。

  很溫暖、身體和心靈都很溫暖……

  闔眼,魔蒂斯放鬆地沉沉睡著。

  另一個角落,殺手少女異常安靜地將他倆所有的互動都看在眼裡,她因自己無法體會他們的友情而感到心酸,她也想分擔魔蒂斯的痛苦,她也想將魔蒂斯擁入懷中,她也想……她在想什麼呢?

  紅寧兒的眼神漸冷。

  自己都已經接下了任務,現在能打退堂鼓嗎?

  ※

  半夜,魔界皇宮──

  帝安排好旭和破殺的房間後,準備也回房休息。

  洛奇西亞躲了起來,不曉得到底在計畫些什麼?

  當年他選擇叛變,目的是想稱魔界之王,可是他準備的不夠周全,反被獄王的軍隊與魔界其他將軍擊潰,躲了五年才讓亞伯捉回來,現在越獄,應是想跟亞伯報仇,而非再次篡位!洛奇西亞已經不如當年,肯真正追隨他的人也只有和他一起被扣上罪名的部下了。

  莘西雅、拉厄亞、R、魔煞之龍、紅寧兒陪同魔蒂斯去不夜城,好像是為了找尋魔水晶的下落,帝真不明白蓮王和宙王做啥要選在這種非常時刻要那死小鬼出任務?更讓他不明白的是殺手之女怎麼跟去了,當旅行嗎?

  宙王與蓮王都是城府很深的人,死小鬼會過去不夜城肯定有問題……去問剎好了!帝想通以後,目的地就改為剎的房間。

  心情不算太差的帝打算拿著宵夜和剎談談,走著走著,他便查覺有人跟蹤他,實在大膽!士兵見著他要行禮,王族見著他,認識的會打招呼、不認識的會被他的外表迷得頭暈目眩,而敢跟蹤他的……也只有一人。

  帝轉身,面色冷酷,道:「奇奧斯,你半夜不睡跟著我做啥?」對方躲藏的技巧很爛,分名是故意要帝發現他。

  魔界的花心侯爵˙奇奧斯,妖媚十足的勾著嘴角,嗓音溫柔卻令帝聽了就膩:「想跟你說說話。」

  「是嗎?那晚安。」很簡短的寒暄對帝而言可是千萬的不願意。

  奇奧斯是雙性戀,不分男女,他看上了誰就會用行動來追求,而最近幾年,奇奧斯看中的便是帝,因此帝才刻意疏遠對方,從不給他好臉色看。

  帝本來不會討厭奇奧斯,被突然告白,而且對像還是男性……儘管奇奧斯混了魔族與精靈族的血統,容貌漂亮、身型纖細修長,帝也還是敬謝不敏,高興不起來。

  帝從不缺女人,而男人……他沒想過,也不想特別去嚐試。

  「哎呀,你能不能對我好點?」奇奧斯搶過帝手拿的宵夜,「我也餓了,能分我一點嗎?」

  「你到底有何居心?」帝開始動怒,現在可是大半夜,若被其他人撞見他和魔界的大花心在一起,皇宮中將開始有不利於他的噁心謠言傳出!

  「我想幫你。」奇奧斯留心周圍沒有第三人,放心地洩漏情報:「那位之前住在皇宮裡養身的漂亮少年叫魔蒂斯,是吧?我滿喜歡他的,所以開始蒐集他的情報……」

  「你也太無恥了!」帝不屑的謾罵。

  「隨便你罵,我從來只做我想做的事情。可是,姑且罵人前請你聽我說完,魔蒂斯去不夜城的原因,你一定不曉得吧?」奇奧斯將宵夜還給帝,還繞道他的前面,擋住帝要去的方向。

  帝不吃他這一套假惺惺,推開他,落下狠話:「他是去打聽魔水晶的下落!滾,你再跟著我,我便毀了你的臉!」

  「你要想毀早毀了。」奇奧斯笑得開懷,帝聽得越來越不高興,甚至覺得噁心。奇奧斯懂得帝的脾氣界線在哪,他拉住帝的衣襬,沒去碰他的肩膀,「洛奇西亞打算殺了你徒弟!」

  聞言,帝動容,但還是不願放下身段去問原因。

  奇奧斯又是笑:「呵呵,協助洛奇西亞越獄之人要他殺掉魔蒂斯,所以呀……洛奇西亞目前躲起來沒有風聲,就是在打聽那少年在哪。」

  奇奧斯死盯著帝那寬大的背,曉得趾高氣昂的年輕將軍正在聽自己說話。
  他很是靠近帝,低語道:

  「謠傳亞伯大人在人界,你則在魔界,這兩方都有洛奇西亞被關進牢前便躲起來等到有朝一日替他報仇的忠心部下在,所以這兩界很危險。

  不夜城是蓮王管轄之地,洛奇西亞不會笨到帶著部下去進攻那裡,讓除了魔界和人界,還有第三個國家和他成為敵人!再說,魔蒂斯去不夜城還能找魔水晶的下落……」

  奇奧斯沒再說下去,帝還是容忍他站在自己身邊,因為他真的有問題想問。

  命令似的,帝問:「是誰要洛奇西亞去殺了死小鬼?」

  奇奧斯已經掌握部分魔蒂斯的情報,也聽說帝喜歡喊那少年叫死小鬼。拍拍帝的肩膀,奇奧斯面有難言之隱。

  「我說真的,消息來源不確定,你也要聽嗎?」

  「說。」

  帝很堅持,奇奧斯也早有心理準備說出了幕後黑手的名字,從此刻開始,他就已經深陷泥潦,再也脫不了關係。不過,這就是奇奧斯要的目的,他想淌渾水、他想參與其中,他想要自己名留青史!

  奇奧斯喜歡名聲,他要人人都知道自己是誰,七宗罪:傲慢、妒忌、暴怒、懶惰、貪婪、貪食及色慾,這其中他就有幾樣宗罪了?奇奧斯不管,他想做什麼就做什麼,而現在,他渴望史書上留下自己的名字。

  奇奧斯的人際關係很廣,所以情報自然就多,他整理了這些消息,發現近年來可能會有大事件發生!他活了七百年,聊無生趣,到了現在,他終於找到了玩樂。

  他不想遺臭萬年,所以選擇了他認為的「正義的一方」。

  奇奧斯跟帝講了兩個字,便笑著離開。

  帝感到很萬分難以置信,怎會是──

  「獄王?」

 

 

創作者介紹

✝ 死寂的天堂 ✝

玩奇/維醺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