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間提前。

  世界罪犯越獄那一夜──人界某處──

  洛奇西亞˙傑斯戴奇˙卡諾萊特,魔界王族。二十一年前,他篡位失敗,二十一年後,他即將報仇!

  洛奇西亞喝下一杯在牢中不可能得到的烈酒,一杯乾盡,毫不猶豫,他的好酒量令坐於他眼前的男人非常佩服,普通人這麼一灌可是會死人,魔族真是千杯不醉。

  男人擦拭眼鏡上的汙垢,重新戴上後可看清楚了洛奇西亞的面目,他果然是獄王的親戚,長得相似又加上那不容人忽視的氣勢、眼神蘊藏的野心、舉手投足間都擁有王者的氣息。

  可惜,魔界的王只能有一個,獄王年歲比他大,又是前任魔王的長子,除非獄王現在就死,要不然沒有兒子的獄王要將王位傳給誰?

  魔界的世襲傳位會不會和精靈界一樣被打破,男人可能沒有機會看到那情形了,因為他只是個沒有什麼特殊的能力、血統,頭腦比較聰明的普通人類,活不過兩百年。

  男人舉起高腳杯,敬著洛奇西亞。

  「我代替我的上司敬你一杯。」男人說。

  洛奇西亞沒答話,他正仔細的研究協助他越獄的的人是誰?他沒見過這黑髮之中參雜白髮、眼底滿是瘋狂的男人。

  「洛奇西亞先生沒見過我是應該的,姑且稱呼我為『教授』,我個人沒什麼特別的魔力,只是頭腦好了點,喜歡研究神秘的事物。今日因私人原因,我家的上司沒空前來,還請洛奇西亞先生多多見諒。」男人笑道,他的笑容隱退了因對方給予的不友善眼光而感到的不悅。

  洛奇西亞只留意男人口中的「上司」二字,這男人說了一堆就是不透露幕後黑手是誰,怕是對自己還有警戒。

  洛奇西亞想著,能幫助他從無極牢獄中逃離之人,身分和地位都不簡單才是。

  洛奇西亞抬眼,這戴著眼鏡的男人全身一身白,除了臉以外的部分都被衣物蓋著,這樣的舉動有兩個原因,一是有病,二是純粹癖好。他猜男人屬於前者,他自稱教授,又喜愛研究,多少都會接觸有毒物質。

  那麼下一個疑問,男人替哪一界工作?

  「你們有何目的?」要猜出對方的身分,就讓對方自打成招。

  「想讓先生你幫我們除掉幾位礙眼的人事。」教授在桌上放了三張照片,洛奇西亞認得其中一個,其餘的沒印象。

  指著第一張相片,教授道:「他叫魔蒂斯,是個人類,請你除掉他。而這位是亞伯的兒子,第三位你早認識,我便不介紹了。」

  第一張照片,少年的金髮紅眼完完全全符合魔神的人類子嗣特徵。

  第二張,紅髮金眸的青年,樣子像極了亞伯的妻子迪絲,而青年穿著魔界將軍的軍服。

  第三張人像,那個人就算化成灰洛奇西亞都還記得!亞伯˙基爾˙狄恩亞斯!

  洛奇西亞淡問:「一,殺少年的理由?二,亞伯的兒子是魔界將軍?三,你上司是誰?」

  教授笑吟吟的接受洛奇西亞的提問,好聲好氣的答覆:「問題一,魔蒂斯是人界的守護使者,滅了他,我家主人心中的一塊大石頭就會放下了。問題二,沒錯,這小子的力量不可小看,年輕卻很有膽量。問題三我的主人是魔族子民,等你解決了魔蒂斯他便會與你相認。」

  洛奇西亞捉到教授的話中話,對方是魔界人,而且會和他「相認」?這麼說起來他與對方早已認識。

  特地要他先殺掉人類少年才和他見面,對方在測驗自己可否信任、可否聽話……哼!自以為協助他,他便效忠了?

  洛奇西亞覺得可笑,還有,對方想殺人界使者,那麼可以知道對方是崇尚魔神的叛黨,真夠無聊!

  而那個亞伯和他兒子,全部都殺掉好了……不,亞伯很愛他的妻子˙迪絲,他應該去見見那潑辣的女人才對。至於人類少年,洛奇西亞才不想閒著沒事去殺一個懦弱的小孩,要找就找能對打的強者!他不屑被人指示、命令。

  教授又倒了滿了一杯烈酒,瞧著洛奇西亞的眼神像是看穿了他內心的打算,「如果你打算拒絕,那很抱歉,你只能活到明天了。」

  洛奇西亞邪惡地冷笑,這挑釁很不錯,「你有什麼理由驅使我替你家主子賣命?」他不客氣的挑釁回去:「搞清楚了人類,不管有沒有你的協助,我也能自己出來,少頤指氣使了!我一根手指就能讓你死無全屍。」

  教授溫和有禮的淺笑,他將洛奇西亞的叫囂當成被寵慣的自以為是大少爺。

  「看來我們之間有所誤會,讓我講個幾項事實給先生你聽。第一,先生你毫無疑問是因我們的協助才得以出來,你可是高貴的魔界王族,難道會忘恩負義?第二,是的,先生本領大,要殺我如殺螞蟻一樣簡單,可是你卻遲遲沒下手?請讓我猜猜原因……嗯,先生好奇我的上司是誰?」

  洛奇西亞瞇著眼眸,這人類頗有膽量的。確實,他尊為魔界王族,忘恩負義的下賤做法他可不屑,男人的上司究竟何方神聖,他倒是想見見一面。

  洛奇西亞出口恐嚇,是叛逆的高傲心態,他極度厭惡被比他力量小的種族呼來換去,不過凡事有例外,教授的上司有能力把他從無極弄出來,也會有能力協助他登上魔界的王位。

  「我有條件。」

  洛奇西亞金口已開,教授洗耳恭聽。

  ※

  看不見外頭的朝陽,也看不見月亮,魔蒂斯算著送進來的餐點,一天有兩餐可以吃,而今天,他們吃了第六餐。

  三天,沒有人來營救他們,魔蒂斯不怪莘西雅學姊,有世界級的罪犯越獄,各界都在尋人,蓮王沒時間過來一趟,學姊肯定也在哪裡奔波找人來救他們。而那可隻可惡五尾狐好像也在忙什麼,似乎忘了他們的存在,這樣也好,魔蒂斯已經計畫今晚就要想辦法逃走。

  等了三天,魔蒂斯主要是想睡得飽飽養足精神,從魔植族回來以後體力大大不如從前,魔界醫生說這樣的虛弱情形會持續將近一個月。

  魔蒂斯起身開始做暖操,他的胃感到空虛饑餓,照此推斷,是到了半夜時間,等等便可逃走!這座地牢可以關得住普通人卻關不住他們。

  等出去後,他想調查在死夜區看見的人……花˙綺亞!

  魔蒂斯偷瞄了拉厄亞一眼。昨天拉厄亞告訴他,古斯塔奇會回家是因為家族之間發生了一些摩擦,他與他哥哥伊芙司一起請了長假,不知到底何時能回來。

  然後,魔蒂斯又問了紅寧兒暫居他家的花˙綺亞到哪了?少女想也沒想就回答:「你和古斯塔奇回末神歲後,當晚她就走了,留也留不住,這消息也通知了旭。」

  魔蒂斯暗忖,連日來發生很多事情,旭學長應該是忘了告訴他,或怕自己擔心而不講花˙綺亞離開的事情。而花˙綺亞的告別和德瑪家族之間起了內鬨也許有關。

  白剎犬神一族、德瑪家族、花˙綺亞、古斯塔奇──總覺得,以後會引發什麼大事件?往後的日子可能不悠哉了。

  魔蒂斯不再想了,他回頭對著坐於骯髒地面的兩位夥伴說:「我們分開行動吧。」

  他也不怕外面看守者聽見,他們三人當了三天的乖寶寶,安分的很,獄警已對他們失去戒心,每個都睡死,不會再來巡視他們。

  拉厄亞搖頭,萬分不同意:「不,對方的能力我們不清楚,一起行動便能發揮最大的實力。」

  「可是被抓的話就是三個一同淪陷。」魔蒂斯敲著鐵欄杆,這很容易弄毀,隨便都顆火球都能……可是不行,會有爆炸聲。「喏,拉厄亞,請你冰凍這些鐵欄。」擊碎的聲響比爆炸還要小,應該不會吵醒獄警。

  「魔蒂斯。」拉厄亞小小的動怒,無由來的煩躁,「我說,一起行動。」

  魔蒂斯聽出拉厄亞的堅持,住視著他清冷的面容,發現他眼皮下的浮現淡淡的黑眼圈。魔蒂斯回想這幾天自己睡的很安穩、睡的跟死豬一樣,而醒來後卻是見拉厄亞很清醒……這三天,他有睡嗎?

  「好。」魔蒂斯答應,心中滿滿困惑拉厄亞不睡的理由……對了,紅寧兒好像也沒怎麼睡?是自己對環境太沒戒心嗎?他們兩人都繃緊神經不敢睡。

  羞赧的低頭,魔蒂斯小聲的道歉:「對不起,我一直在睡……你們都沒怎麼睡吧?要不要休息一下,晚點出發也行。」

  拉厄亞以為自己的動怒嚇到朋友,不禁感到後悔,他向來都很冷靜,這次或許真的是幾天沒睡,又加上時時提防紅寧兒,才會精神不濟而心浮氣躁。再者,擔心著魔蒂斯的同時,也想起回家鄉一趟的古斯塔奇。

  拉厄亞拍拍魔蒂斯的肩膀,隨後單手覆於鐵欄,一個凝神,自他手掌中心向外擴散冷氣陣陣的冰。紅寧兒小小的皺了眉頭,拉厄亞的能力很恐怖,最好盡量避免與他近身戰。

  想著想著,紅寧兒倒是沒注意到魔蒂斯和拉厄亞已經在地牢的外面。

  「紅寧兒,快點出來。」

  魔蒂斯伸出手。紅寧兒微愣,還在猶豫不覺要不要甩開他的自以為友好的幫助,她的手竟然像是有意識的主動回握了。

  魔蒂斯牽著紅寧兒,快速的小跑步。拉厄亞在前頭開路,他的耳朵靈敏,若聽到除了他們三人以外的腳步聲,便能避開。

  這地牢猶如迷宮,他們晃了許久都找不到出口。

  紅寧兒被魔蒂斯牽著,內心有抗拒、有喜悅……她討厭這種噁心的溫暖感!

  「放開我……我說,放開我!」

  紅寧兒受不了的大叫,用力地甩開魔蒂斯的好意,然而在她吼完的剎那,她的臉頰傳來多年來不曾有過的疼痛,耳中盡是嗡嗡聲與魔蒂斯的訓話。

  「妳在發什麼神經!」

  魔蒂斯只有口在動,他的手握成拳可沒朝少女的臉蛋揍下去,只有剛剛太衝動而犯下賞人巴掌的痛楚。

  「魔蒂斯,小聲點,別讓人察覺我們。」拉厄亞用手隔開了吵架的兩人,一面仔細聆聽附近有沒有人跑過來。

  魔蒂斯反而推開拉厄亞,指著朋友的鼻子道:「你先安靜一下。」不等拉厄亞反應,打人還罵人的他齜牙咧嘴:「這幾天妳是怎麼了?很不對勁啊!在妳家的時候我們不是處的不錯嗎?怎麼才一段時間沒見面,妳變成難搞的大小姐了?」

  紅寧兒被魔蒂斯這麼一吼,完全忘了該怎麼反駁,胸口還悶悶的,覺得自己很受委屈。

  「我不懂……我不懂啦!」

  如鬧脾氣的小朋友,紅寧兒揉著發腫的臉頰,眼淚倔強的不肯留下,聲音倒聽起來嘶啞難過。

  「不懂什麼!」紅寧兒那麼倔的瞪他,魔蒂斯可吃軟不吃硬,音量吼的比少女孩大:「快、說!不然就給我收斂那大小姐的脾氣!我們現在可是在逃命耶,妳煩不煩啊!要跟我吵等出去再說,要是被人發現我們可就慘啦!」

  拉厄亞淡淡插嘴:「有人聽見聲音過來了。」

  魔蒂斯聞言,又像媽媽訓小孩一樣:「聽到沒有?妳任性的下場讓我們又陷入危機啦!」

  拉厄亞冷冷吐槽:「是你太大聲了。」

  「……對不起。」立刻道歉。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玩奇/維醺 的頭像
玩奇/維醺

✝ 死寂的天堂 ✝

玩奇/維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