抬眼看著依蜜與R,帕諾淺笑,「我說的話,有人要否認或補充嗎?」

  R大方地給予掌聲。「唷!前任魔界將軍的推裡果然很與眾不同。」

  帕諾還是臉上掛著和諧的笑顏。

  「你過獎了,R。」

  「我不是稱讚你唷,小亞伯。」

  「請解釋。」

  「因為你推裡錯誤。」R興高采烈地抓過熱騰騰的茶壺,一口氣全部喝完,連一滴都不留給等著要喝好茶的依蜜。「嗝,好喝。」

  「哎呀,R,你今天存心跟我作對啊?」依蜜都快氣的胃穿孔,別人都說R整人都是一視同仁(?)不過他卻認為R還是看對象欺負的,尤其在有一次自己成功以牙還牙之後,這小兔子就變本加厲,讓他很後悔那時不該意氣用事,損了R卻得到更多的痛苦。

  「我不是故意的唷。」R裝可憐,緊接著卻轉了個身,狠心地將名貴的茶壺拋出去。

  「不!這可是價值千萬的古董啊──」依蜜嚇得都快失去半條命,邊哭吼邊飛奔去接住茶壺。

  帕諾搖搖頭,要R適可而止,小兔子見狀乖巧地坐下,道:「我去過菲克亞欣家族,大家長黑杰給我看過紅寧兒的委託單,上面的委託並非殺害小魔,而是保護他。」

  帕諾可沒聽過殺手還兼當保鑣……咦?帕諾瞬間想通了,若是委託內容為殺掉魔蒂斯的的人,那麼保護一詞就說得過了。

  「所以小魔身邊有莘西雅、拉厄亞和紅寧兒,等等我過去找他們,這樣加上我和小黑,誰敢來殺小魔就準備等死唷。」R咯咯地笑,叛黨和洛奇西亞不知魔蒂斯在哪,胡亂地攻擊四界也只是消耗人力罷了,全界警戒應該用不到一個月就會解除。

  洛奇西亞的部下雖然還殘存在人界與魔界,但還是不夠多,想報仇的話就需要更多的人,他特地放出要剷除魔蒂斯的消息,若沒做到,叛黨哪會繼續擁護他?  
  R越想就越開心。協助洛奇西亞越獄的大壞蛋,你想動我家小魔還是再等一千年唷!

  帕諾思考了一會兒,便半同意半反駁的說:「我認同你說我推理錯誤,但不是全都錯,若不管殺手少女,洛奇西亞和叛黨像個無頭蒼蠅的胡亂破壞各界的邊界區……而且都於援軍到達前就撤離,這樣的動機該做何解釋?所以這還是障眼法。」

  R呆了一陣子,帕諾很有耐性的等牠思考完。

  豈料,小兔子突然縱身一躍,跳過了帕諾與依蜜的頭頂,帕諾回頭,當看見了妻子迪絲與莘西雅出現在門口的那瞬間,帕諾整個人害怕了起來,他伸出了顫抖的手,吶喊:「迪絲啊!」

  噗!小兔子R正面抱住了迪絲,毛茸茸的臉蛋左右磨蹭她豐滿的胸部。

  帕諾的妻子˙迪絲面無表情地捉起某隻在她胸前性騷擾的兔子,並向左方的牆壁狠狠一甩。

  R敏捷的用腳反彈於牆上,準備進行下一波性騷擾攻擊,但迪絲可是前任魔界將軍的妻子,即便是個女性人類但也很強,她的手握成拳頭,一擊擊中反跳回來的R的肚子。

  迪絲冷瞪不知天高地厚的白兔子。

  「才一拳你就爬不起來,那就別想當變態兔子。」

  「我最愛的迪絲果然好帥啊!」帕諾激動的臉都紅了,起身給妻子大大的熊抱。

  莘西雅無語地看待一切,從認識這對夫妻到現在不過一天左右的時間,她就打從心底認為這兩人果真是天生一對。她瞄著迪絲,頭有點暈眩……這冷艷女人的面孔怎麼和帝那麼像呀?

  「少扯開話題了,你們剛才講到哪?」迪絲低頭,輕輕地吻在帕諾的額頭,她心愛的男人使用了法術,使自己的身高矮她許多,連外貌都顯得更加年輕,不過迪絲不怎麼介意,這樣做全都是為了世界的和平。

  「講到洛奇西亞在佈什麼局。」小兔子毫無受傷的站起,蹦跳到莘西雅旁邊,問:「小魔呢?」

  莘西雅早就料想R會問什麼了,她匆匆瞥了眼依蜜,將重複於腦中許久的台詞道出:「發生了點事情,他和拉厄亞、紅寧兒被一隻五尾狐帶走了。」

  小兔子垂下長耳,小小的身子都在抖動,牠仰頭,不太放心地用魔法字表示:「五尾狐唷?我記得那好像是凱特的部下……」

  「凱特?」莘西雅大愣,隨即朝依蜜怒吼:「依蜜叔叔,你是不是騙了我什麼!」

  「哎呀,你冤枉我了,尊貴的天使公主。我不是騙妳什麼,而是沒跟妳說全部。」依蜜完全理直氣壯。

  莘西雅這麼一聽,想生氣可也拿不出什麼氣魄來,依蜜會有所保留自然是有他的道裡,不夜城他很熟,誰不能招惹他可很清楚。

  「五尾狐那傢伙的靠山謠傳是凱特軍所,可沒人找到證據。又,凱特軍所的上司是魔界大將也柏恩,若真的去調查,那可會得罪了也柏恩。」依蜜捧起昂貴茶壺,仔仔細細地看哪邊有沒有裂痕,邊道:

  「不過現在外頭發佈全界警戒,五尾狐也顧不及魔蒂斯了,更別提上報去給凱特和也柏恩,反而那孩子被關在地牢很安全,我們明天再過去把他們接回來。」

  迪絲聽了這麼些莘西雅與依蜜的談話,小聲問懷中的伴侶:「亞伯,你們似乎對也柏恩很戒備?」

  帕諾也不知該從哪裡說起,便道:「獄王陛下的身體越來越虛弱,魔界皇宮中有不少人在討論下一任魔王該是誰繼任,其中也柏恩、神隱和魔界大公主最有希望,但有消息傳出,也柏恩控制住了獄王……」

  帕諾低頭,腥紅的眼眸浮現一絲狠戾,「我看得出來那個男人很有野心,希望別釀出大禍才好。」

  兔子R用力地踹了帕諾的後膝部位,令他雙腿瞬間癱軟於迪絲懷中。帕諾有氣無力的瞪小兔子,聽牠道:「有我家的小魔在,世界不可能毀滅的唷!」

  眾人一聽,都莞爾一笑,R總是愛整人,但有時說出的話卻讓人聽了很放心。

  「雖然你們都說魔蒂斯很安全,但我還是很擔心他們。」莘西雅還是耿耿於懷自己沒能幫上什麼忙。

  「現在距離清晨只剩幾個小時,不然我們小睡一下,等早上八點左右讓我和帕諾過去贖人好了。」依蜜放下茶壺,所幸沒有它一點裂痕,不然就無法拿出去賣了。

  依蜜面露疲憊,大家也都感到些許睏意,便大致整裡好凌亂的現場就回房休息,只是莘西雅與R惦記著魔蒂斯等人,幾乎難以入眠,帕諾和迪絲窩在被子裡談著悄悄話,依蜜則抱著茶壺在柔軟舒適的大床上呼呼大睡,而小黑飛到遠處的山谷底休息,牠闔眼,想著主人的面容。

  夜色褪去,早晨很快就來臨。

  依蜜睡得很熟,他夢見自己和親愛的女兒在河邊玩耍,女兒快樂地微笑,說要唱歌,他當然欣喜的拱她快點唱,但女兒一開口怎麼會是很微妙的聲音?

  「雨……雨果……」

  依蜜呼喊女兒的名字,害怕她美妙動聽的嗓音毀壞了,他捉緊被子,接著怪聲越來越大、越來越近,吵得他都快火大了──「嚇!」驚醒的依蜜大口大口喘氣,耳邊響著吵死人了鬧鈴。

  幸好只是夢,女兒的聲音哪有這麼難聽?依蜜心有餘悸,額頭上滿滿汗珠。

  依蜜準備下床,連室內拖鞋都還沒穿好,就有人冒失地闖入。

  「不好了,總裁!」部屬跑得上氣不接下氣,被惡夢驚醒的依蜜聽見他說出恐怖的情報:「在人界的帝將軍與洛奇西亞於兩個小時前對戰了!」

  依蜜瞪直了眼。

  「什麼!誰贏?」

  「第一次的交鋒是帝將軍輸了,目前人在人界皇宮接受治療,而洛奇西亞也暫時帶著叛黨退兵,可其他地方,如精靈界、神界邊境區還是有少許叛黨再亂鬧,簡直是愚弄軍隊,亞爾學園也有叛黨入侵,老師與學生們都在奮力抗敵。」

  「哎呀、哎呀!我女兒和朋友們可辛苦了。」依蜜悲痛的都想跳海了,還不忘喃喃念著:「股票也要跌慘了……」

  「還有,神界的B級囚犯逃了十個左右,其中兩個跑來不夜城大鬧。」

  「知道是哪兩個罪犯嗎?」

  「嗯。」部屬點頭,他的頭顱卻逐漸扭曲變形,依蜜又瞪大眼,這平常都負責站崗大門的粗曠部屬竟然變成嬌弱的女人,她拉高了嗓音,奸笑道:「真不巧,我就是逃脫的囚犯。」

  依蜜開始與女人戰鬥。

  這就是魔蒂斯會在牢房待三天的原因。

  他的朋友們忙著捉罪犯、忙著打退敵人、忙著療傷……

  直到三天後,魔蒂斯才和朋友們會合。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玩奇/維醺 的頭像
玩奇/維醺

✝ 死寂的天堂 ✝

玩奇/維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