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間˙地點:夜晚,不夜城賭場內。

  現場氣氛:尷尬。

  真的很尷尬。

  魔蒂斯驚慌了幾秒,就找回理智,雖然神色還是顯得有些鐵青,不過舉止舒緩地將手中的盆栽凶器放回地面,並用腳把它踢得遠些,接著對好奇的看著自己的所有賭場內的客人微笑,試圖遮掩自己的罪刑。

  當然,聰明人都看的出來金髮少年用盆栽敲昏了服務生,這實在不妥,但他又笑得燦爛無害,一時之間,眾人都不知所措,再說,另外兩位疑似金髮少年同夥的人可是不夜城的知名大人物──魔界奇奧斯侯爵與九妖貓族的貝奇先生。

  眾人約於一分鐘後開始竊竊私語,有得音量還沒降得小,魔蒂斯聽了大概是自己被誤會是奇奧斯新的男寵,而躺在地上的服務生則為被他們看中的可憐人。

  魔蒂斯聽了可感覺頭腦暈眩,什麼男寵、什麼看中的人?他回頭,奇奧斯靦腆一笑,惹得他寒毛顫顫。

  這位奇奧斯面貌陰柔,該不會喜歡男人吧?

  魔蒂斯捏捏自己的臉頰,他向來清楚自己的長向屬清秀的娃娃臉,可還不至於被人誤認為是女孩子,雖然身高矮了些,可是體型……魔蒂斯再捏捏腰身的肉,太纖細了!他還沒胖回以前的體重,也許就是這樣的身體和長相才被說是奇奧斯的男寵。

  魔蒂斯的乖巧面具逐漸崩毀,待想解釋,魔界的侯爵大人搶先抹黑少年的清白:「不好意思驚動各位,下次我『玩』的時候會『節制』一點。」

  魔蒂斯聞語呆在原地,這真是跳進黃河也洗不清了。

  眾人好似很明瞭侯爵大人,又笑又談論了幾句就回身不再多看一眼,魔蒂斯的眼眶慢慢泛濕,這種解救危機的方法他寧可不要。

  趁著眾人的注意都回到了賭盤上,奇奧斯想趕緊帶走魔蒂斯,才一抓著他的手,就讓他無情的甩開,奇奧斯又想再試一次,依舊被少年不領情地拍掉手。

  奇奧斯那張俊臉始終保持笑容,不見一點不悅,他那樣的穩重更顯得沉不住氣的魔蒂斯是幼稚的小孩。

  「你不想讓我碰我就不碰,不過為了你、我以及貝奇的安全著想,還請你多多配合跟我走。放心,我要帶你去的地方很安全。」奇奧斯將手貼在左胸上,表情嚴謹的道:「我保證。」

  魔蒂斯有兩個選擇,一是哼氣離開,二是閉上嘴跟奇奧斯走,可他經過謹慎的思考後,認為能與帝和剎相識的人大多不壞,遂是跟隨奇奧斯。若魔蒂斯知道奇奧斯和帝的關係有多差,那他會做出第一選擇,也就不會有後續的發展……當下的抉擇,總會影響未來。

  奇奧斯走第一,魔蒂斯在中間,貝奇於最後,少年沒察覺前後兩人的用意在是保護他。他們穿越過歡熱吵雜的賭區,最後走入吧檯旁寫著「非工作人員請勿進入」的門,而門後有一尊手持巨大斧頭的盔甲戰士。

  奇奧斯這時拿出一把鑰匙與一根牙籤,他將牙籤扔向盔甲戰士與牆壁中間的空位,在牙籤落地之前,戰士突然動作如閃電般快速,把一根細長的牙籤削成五根!

  魔蒂斯立即倒抽氣,這是何等的實力?不過,這是活人嗎?他沒有提什麼問題,貝奇就告訴他這是魔法製造物,只有擁有鑰匙的人才能通過,若無,則盔甲戰士會與狂戰士一樣,擊退敵人直到死才肯停止。

  狂戰士?魔蒂斯記起被夏蒙公爵抓去時與他關在一起的黑髮女子,夏蒙公爵稱呼她:安西娜狂戰士。

  究竟狂戰士是什麼?

  魔蒂斯呢喃。貓種族的貝奇聽力非凡,好心的替他解釋。

  狂戰士,在這五大界的意思為:不停戰鬥,直至死亡。與普通戰士不同,狂戰士受過更加特殊的訓練,也承受恐怖的腦、神經、肌肉、器官等改造實驗,一旦進入戰鬥模式,將能以一敵百。在戰爭時代中,狂戰士是很常見的,到了近代,每一界的軍隊中已除去狂戰士的軍隊,因為那做法實在不人道。

  魔甦日大戰中的狂戰士是千年來的最後一批,而在那場戰爭未死的狂戰士也不知被暗中調配到哪裡,再無人見過他們。

  貝奇的嘴一闔上,魔蒂斯也沉入個人思考模式……這麼說來,夏蒙公爵的地牢關了一位千年前的狂戰士?太神奇了!不過後來地牢毀了,黑髮女子有沒有逃出來呀……

  想著想著,魔蒂斯的頭與奇奧斯的背相撞,少年疼了一會,抬頭就見奇奧斯在一扇有著十幾道鎖的厚重鐵門上筆手畫腳個老半天,到後來舉起腳往右旁的牆壁踹,恰時,機器運轉的聲音從四面八方傳來,魔蒂斯還期待著鐵門的開起後會有什麼華麗絢爛的房間,不料只是個選轉式樓梯。

  心底嘀咕還要走多遠的魔蒂斯接下來可就佩服機關的設計者。

  奇奧斯沒有往上走,走到第三階梯,他優雅地敲了十下左方的石磚牆,石磚竟開始五花八門的移動,形成了正常門大小的洞口,裡頭黑暗無比,根本看不見什麼,就連伸手進去也摸不著東西。

  奇奧斯回頭,要魔蒂斯跟著他念咒語,一念完他們就踏入黑暗洞穴。

  魔蒂斯還以為自己老花眼了,從外面往內看是漆黑無比,一進來卻是美輪美奐的閃亮辦公室。

  須有鑰匙才可通過的盔甲戰士、看似很多道鎖的鐵門但其實只要踹對右方的牆壁位置就會打開、不要往上走,左邊的牆就是秘門,可得念咒語才能通過……要來到這房間也太花精力了!

  「哦,這不是那個誰嗎?」

  依蜜欣喜地從桌底下冒出來,跨著大步伐走向魔蒂斯,並用兩隻眼睛將少年的身體從頭觀察至腳,口中還念著疑似三圍的數字。

  魔蒂斯稍微受到驚嚇,不自覺地向後退。「你不也是那個誰嗎……」這人他記得是在夏蒙的地牢中見過一次,當時他真心覺得此人應該是女性,即使過了一陣子現在又見面,對此人的想法依舊如初,也多了「某位學姊跟他長的好像」的感覺。

  是雨果學姊的親戚?魔蒂斯想。接著,他瞥見依蜜身後的兩個人影,又是多了幾分震撼。

  「臭大叔……呃?」

  揉揉眼又眨眨眼,魔蒂斯吞吞吐吐的道歉:「不好意思我認錯人了。」他把漂亮的阿姨認成帝那個混帳,實在失禮!可是那張面容、金棕眼、緋紅髮……超像!

  對初次見面就被喊大叔的迪絲與帕諾夫婦倆對望一下,由妻子發言:「沒關係,我不介意。」

  帕諾現在的外表是位少年,那麼裡所當然的魔蒂斯是對迪絲喊大叔。

  「只是我好奇你怎會喊我男性的稱呼?」迪絲問。

  「您、您長得很像我朋友,只是他是男的……我的意思是說我朋友很帥,您也很帥……不對,是很美!哎唷,我在講什麼啊……」迪絲面若冰霜,是個冰山美人,魔蒂斯與她對話難免會很緊張。

  「哦,原來是這樣。」迪絲放緩表情地淺笑,彷彿冬天裡有一朵花盛開,美麗至極,而其他人卻反常地抱腹憋笑,好像魔蒂斯說了一個笑死人不償命的笑話。

  處在超過半數的人都在猛笑的情境下,魔蒂斯說什麼也不是,便茫然地閉緊嘴等他們笑個爽快。

  「我早就知道你會喊帝臭大叔,不過親耳聽你講還真有趣。」奇奧斯不顧魔蒂斯意願就對他勾肩搭背,好似兩人已經是熟到不能的朋友。

  魔蒂斯只是有些不太舒服奇奧斯的靠近,可他應該沒什麼意圖,姑且就壓下心中的反感,問:「你們怎知道我說的是誰?」

  「你不覺得迪絲和帝很相像?」

  哦,阿姨叫做迪絲。魔蒂斯點頭。

  「他們是母子。」

  「……」魔蒂斯石化了。

  「嗯,不成才的帝是我兒子。」迪絲又補了一槍。

  「呀啊!阿姨好!」魔蒂斯大大地慌了,瘋狂九十度彎身道歉:「對不起,我不是說您兒子是臭大叔!我、我……真的很對不起那樣說您兒子!」他的敬語用得很徹底,令迪絲油然生出對自己是不是哪裡嚇到少年的困惑。

  「請別對我用敬語,我不習慣。」迪絲說,魔蒂斯點頭如搗蒜。「亞伯,帶他去洗澡。奇奧斯、貝奇,你們去準備吃的和乾淨的衣服給他。依蜜,你過來繼續批改文件。」

  迪絲一聲令下,被點名的絲毫不敢遲疑地就開始動作,發號施令的女子也起來幫依蜜整理文件。讓帕諾推著背的魔蒂斯在越過門的時候回頭直望迪絲……帝的媽媽是個女強人!

  迪絲下達的指令是要帕諾「帶」魔蒂斯來浴室洗乾淨身體,人是帶進來了,但帕諾也跟著脫了衣服,魔蒂斯感到有些小害羞,他與朋友是有泡過裸浴,可那是在和他們熟了以後才放大膽的「坦然面對」。

  此刻看起來與自己年紀差不多的帕諾脫的只剩一條底褲,魔蒂斯卻一動也沒動像個木頭人呆滯。

  帕諾查覺他的羞怯,便道:「都是男人,沒什麼好羞的。」

  「哦……」

  魔蒂斯緩慢的動了,鬼靈精怪的他從剛剛開始就思緒混亂,帝的母親突然與他相見給了他不小的打擊,待等碰到溫度適中的熱水,魔蒂斯的腦袋瓜才漸漸恢復運轉。

  他逐步規劃等等與奇奧斯他們道謝後要何去何從。

  他最主要到不夜城的目的是探查魔水晶的情報,不幸的是來此地的第一天被捉、第三天才脫身,他應當先與拉厄亞他們會合……但他們的行李都被毀了,那些壞人已知他們住哪間旅館,拉厄亞和紅寧兒回那裡的機率不大。

  莘西雅學姊這三天來也沒消息,這與外面的街上都沒人有關聯?這下可糟糕了,他們這團來自亞爾的學生全被打散,不能連繫彼此。

  若請奇奧斯他們幫忙也挺怪的,就算迪絲是帝的母親,但還是不大妥當,因為與他們根本不熟。

  所以最後還是得靠自己了!

  魔蒂斯像個老人一樣感嘆,什麼在家靠父母……他的雙親下落不明,出外靠朋友?不,不熟的朋友又不方便開口要求,這句話可真不適合用於此時有難的他。

 

 

創作者介紹

✝ 死寂的天堂 ✝

玩奇/維醺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