門把轉動,剎立刻就被吵醒。

  好不容易洛奇西亞的事情解決了,該忙碌的政事也都告一個段落,剎整個人將身心放鬆,才會從昨晚訓練完士兵、洗完澡後就躺到現在都還不起,但某人不識相的闖進來,讓他有那麼些許的不悅。

  「帝,你做什麼……噢……」

  帝將窗簾拉開,剎還不能適應光線明暗的變化,兩眼瞬間接受到外頭明媚的陽光,當然引起一連串的刺激導致雙眸不舒服。

  剎討厭陽光,這是吸血族的天性,小時候的他可是訓練了許久才能在光天白日下行走,但要他醒來就見太陽還是不太可能,直到了現在他出房門都還要做好心理準備。

  在無預警的情況下就讓日光照在他白皙的皮膚上,就算是好脾氣的剎也隱隱不高興。

  「帝!」低血壓的剎怒吼,將頭一次見到剎發飆的魔蒂斯給嚇了一跳。

  「哦,早安!不,應該說是午安?」帝望向時鐘,邪邪一笑,「起床囉,睡美人!你看看都兩點多了,在睡下去就會錯過與我們快樂的下午茶聚會喔!」

  剎犯頭疼了,低血壓讓他感覺很不好受。

  剎用右手摸著頭,喉嚨又很乾澀,一時之間要說完整的話都有點困難,但他還是想咒罵帝:「混帳……你在說什麼……聚會啊!」

  一吼完,剎口中的兩顆犬齒立即凸得尖銳又細長,渾身上下都發散著強烈的殺氣和怒氣,他已變化做半個吸血鬼原型,柔順的金色頭髮增長,無風還會有生命似的飄動,他的身形本就纖細,但是變身會讓他的身材壯碩了點,肌肉壯大、筋脈微爆,絕色的容貌瞬間多了幾分俊逸、剛強。

  剎習慣裸睡,被單從他的肩頭滑落到他的腹肌上,陽光照著他婉如雕像的好身材,更是顯得性感又魅惑。

  魔蒂斯被這香豔的畫面一刺激,差點就向後昏倒,但他後面可是站了精靈界最美的撒冷!眉毛挑起,撒冷不可能讓魔蒂斯倒在自己身上,於是他抬手往無法承受唯美景色的少年的後腦打去。

  「好痛啊!」向後傾倒不成的魔蒂斯反而往前方跌,一個步伐站不住就全身撲去剎的床上。

  剎低頭看著床上的少年,理智一丁一點找回來了,他睜圓銀色眼眸,紅唇輕啟:「魔蒂斯?」再仰頭,駭人的殺氣與怒氣已退散,外貌也回到平時的妖柔美麗。

  「午安,伯爵大人。」魔蒂斯不慌不忙的咧開笑容應付,巧妙的遮掩剛剛發生的意外與尷尬。

  剎迷茫的煽動睫毛,他只記得帝逆了他的麟,所以他很憤怒的變身……再然後呢?他應該沒有做出什麼不好的舉止吧?

  剎從小就受過良好的教育,因此遇到了再難堪的場面他都能比平常人還要冷靜,他稍微沉默了幾秒,從容不迫的走下床,面對一群目光不肯離開自己裸體的朋友們,剎只有微微的不自在,他抹去了心中的怪異感,道:

  「諸位來我房間是有什麼事嗎?」

  「剎真的好漂亮喔!」瀏金很坦白的讚美,但文不對題。

  「……」剎的臉色丕變。

  「他漂亮?瀏金你眼殘了嗎!」撒冷當即給瀏金潑冷水,美目怒火中燒,他可很討厭有人比自己還美。

  「你們都別吵了,剎,你快去換上衣服。」還是帕諾比較能主持大局,剎的死黨˙帝只在一旁看笑話,而奇奧斯不懂什麼叫尊重,兩隻眼睛死死盯著剎的身體,口水差點都氾濫成災了。

  待剎整裝完畢,帝已經將下午茶和點心都準備好了,而且全部都是剎喜歡的食物。

  「別氣了,你看,我可是帶了好東西來跟你分享呢。」帝對剎的脾氣很了解,他擅自闖入他的房間,故意拉開簾子吵醒他,剎肯定會跟他冷戰很多天,不過帝懂得討好剎,只要放下身段去跟他道歉,剎都會原諒自己。

  「對不起,但我真的不是故意吵你的,這事得在你房裡討論比較妥當。」

  「到底何事?」剎分變得出來帝有沒有說假話,當他帶著魔界前任將軍亞伯、精靈界的撒冷、神界的瀏金進來,一定是要正事要說,不過……

  剎困惑的歪頭,魔蒂斯、貝奇、奇奧斯也跟在一旁,這意味什麼?

  接收到剎投視過來的目光,魔蒂斯裝做感歎的說:「我是被叫過來的。」

  「嗯,是我要他過來的。」帝要笑不笑,一但笑了卻像極的了逆天行道奸詐臣子,魔蒂斯見他笑得那麼陰險,不由得以為自己參與了什麼惡劣會議。「嘛,我們來說點可怕的事情,例如……是誰協助洛奇西亞越獄的?又是誰要洛奇西亞對魔蒂斯下毒手的?」

  果然不出奇奧斯所料,帝平白無故把自己找來可不是心血來潮,他微微一笑,「嗯,帝這麼好興致要將我們兩人的秘密分享給大家聽?」

  「少噁心了。」帝皺皺眉頭,他不想讓自己的情感表露在奇奧斯面前,卻又壓不住想回嘴的衝動。帝想過,若奇奧斯不刻意追求自己,或許他們能當好朋友……

  「我說你啊,會不會太自以為是了?」撒冷和奇奧斯沒說多熟,卻也是見過幾次面,他的年齡比奇奧斯小一點,但已是精靈界的重要臣子,因此在口氣上可不來敬老尊賢這套。冷哼一聲,撒冷摸著自己的柔嫩肌膚,大大的挑釁:「帝再怎麼沒眼光也不會看上你。」

  魔蒂斯就夾在撒冷和奇奧斯的中間,他察覺左右兩邊都不好惹,怎麼勸好像都會遭殃,索性就安靜的閉上嘴,與對面的剎伯爵互相傳遞無奈的神情。

  魔蒂斯不忍嘆息,在場的男人各個都美男子,而且還是四界中的大強者,他怎麼會被扯入其中呢……

  「哦?」奇奧斯挑起好看的眉,是想回以顏色,但帕諾卻看不過去了。

  「帝找我們來是講正事,你們……都幾歲了還吵?」帕諾一訓斥,眾人都低頭不語,活了兩千多歲的前任魔界將軍誰又敢忤逆?他的輩份和實力都是在場之冠。「帝,你繼續說下去。」

  興許別人眼中帕諾是主持正義,但帝了解自家父親其實是護短,今天若召集者不是自己,帕諾還會管撒冷和奇奧斯吵架?帝覺得滿好笑的,但表面上他不動如山,假裝咳了幾聲,道:「奇奧斯,你說吧。」

  「遵命,我親愛的帝。」

  縱然帝的父親就在場,奇奧斯依舊我行我素,公然的用言語調戲帝,帝不悅的皺眉,魔蒂斯擔憂帝的發火又會讓正題消失,趕緊用手拉著奇奧斯的衣袖,搖著頭示意他收斂點。

  奇奧斯對魔蒂斯淡笑,好似回應他不用擔心,便道:「幫助洛奇西亞越獄的人叫做『教授』,是凱特的手下……而對洛奇西亞下達殺害魔蒂斯這指令的人正是我們的王……」

  「奇奧斯,你可有證據?」剎伯爵疾言厲色的破壞侯爵大人的話。

  「嗯,沒有證據喔!」奇奧斯搶在剎和帝要砲轟他之前又說:「不過有證人,而且人我也帶來了。嘿,貝奇,你也快應聲,不然我會被某兩位現任魔界將軍給扒了皮呢。」

  魔界九命怪貓族的貝奇搖著尾巴,撇除了他會說人話,其實是很可愛的貓咪。

  張著圓滾滾的貓眼,貝奇舔著手指,老成十足的開口:「咪,是我親耳聽到、親眼看到的沒錯。」牠的正職是情報人員,通常牠都派手下出去打聽消息,用情報來交換利益,但當事情牽扯到魔界的政權,貝奇就會親自上場了。

  帕諾與貝奇、奇奧斯開始接觸是約十六年前的時候,記得那天他將帝送來魔界,碰上了晚輩奇奧斯與貝奇,這一人一貓彷彿看透了未來,掌握了各種情報,但感覺不到是誰派來的間諜,所以帕諾才和他們合作,如今貝奇說獄王下令要洛奇西亞產除魔蒂斯,帕諾隱隱覺得哪裡怪,卻也沒有第一時間反駁。

  「你可要說得很清楚呀貝奇先生!」素來笑容滿面的瀏金剎那間也扳起臉色,「神聖的我覺得這事情不能亂講。」

  「回瀏金大人,小的哪敢亂說?咪,是這樣的……」貝奇娓娓道來事情的經過。

  某日,奇奧斯和貝奇去不夜城玩樂,在某間餐館中看見三個人。

  長像酷似獄王的男人。

  擁有黑羽翼的女惡魔。

  藍皮膚的三隻眼妖怪。

  奇奧斯訝異於男人的面貌,就告訴貝奇多多留意那三人。

  貝奇是貓,奇奧斯的血統中有混到精靈,耳力極其好的兩人聽到像獄王的男人在問魔蒂斯的家世資料,那時的貝奇與奇奧斯不知道誰是魔蒂斯,僅把這名字記在心中,爾後,又聽到藍皮膚的妖怪問道:

  「凶瑟老大,我們接下來該怎麼做?」

  「教授似乎發現我們有小動作,為了不被猜疑,近日我們先按兵不動,到時我有辦法了會再告訴你們。」

  奇奧斯和貝奇聽完這些話以後,覺得新鮮又好奇,尤其名叫凶瑟的男子和獄王長得相似,於是他們兩個人不敵好奇心的作祟,暗中調查了他們。

  這一展開了搜查就不可收拾,他們那三人的情報資料越少,奇奧斯就覺得他們越可疑!那日,凶瑟說得話很明顯是要被叛教授的意思,奇奧斯直覺這暗藏了什麼大秘密,就讓貝奇持續跟查……

  貝奇派去的手下都說跟到一半就跟丟了,讓牠生氣大罵,幾次下來後,貝奇乾脆自己上陣。

  別人說難的事情,沒有親身嘗試過又怎會知到底有多困難?貝奇由感而發,他不在怪部下們,因為真的太難跟蹤了。

  凶瑟、女惡魔、藍皮膚的妖怪,以及教授的身分,貝奇是失敗了二十多次的跟蹤後才找到一些蛛絲馬跡,而那時洛奇西亞即將越獄……後來查出凶瑟是教授的部下,而教授歸凱特軍所管。

  貝奇尾隨教授到一間公寓,貝奇心想,這應該不是教授原本的住所,那裡面的傢俱擺設實在太少。

  貝奇看見教授在用電腦,疑似在與誰交談,但教授戴著耳機,所以貝奇只聽到教授輕笑說:「獄王下令的嗎?竟然能讓意識不清的魔王陛下開口說要除掉魔蒂斯,大人果然厲害呢!」

  再想要繼續聽下去,貝奇的行蹤卻讓黑夜中保護教授的保鑣發現,幸好貝奇穿得密不通風,連貓耳與尾巴都藏得很好,在別人眼中只會以為是體型更嬌小的矮人族。

  貝奇回來就與奇奧斯報告,他們推測教授口中的「大人」應該是凱特軍所或也柏恩將軍。但,洛奇西亞應該不曉得殺害魔蒂斯的命令是由獄王下達的,至於那位「大人」讓獄王講出那樣的話來,必定是有什麼陰謀,譬如說在所有事情爆發後,將責任都推給魔王陛下……

  這是目前貝奇和奇奧斯得到的情報。

  高傲的洛奇西亞又是基於什麼原因與他們教授等人合作,奈何奇奧斯、貝奇怎麼也查不出來。

  「你們當然不了解洛奇在什麼……」

  帕諾喟嘆,當今還有幾人能了解他的表弟?

  帕諾啜口茶,道:「我想獄王陛下因生病而意識不清的事情大家都略有所聞,假使……聽好,『假使』是也柏恩在操控獄王、趁機混淆獄王的判斷,我們就得更加小心了,也柏恩將軍在魔界的地位很難動搖,他的實力與兵力在魔界中與神隱將軍旗鼓相當,他的一舉一動都會影響魔界的未來,甚至是世界的平衡!

  「還有,貝奇和奇奧斯還沒真正找到也柏恩是幕後黑手的證據,要我們現在就斷定他的惡行也不好。」

  「哦?那你有什麼好意見?」在平常這種情況下,總有人會問「那我們該怎麼辦?」但這不符合帝的作風,他擺出一貫的邪魅神情,懶懶的問著。

  魔蒂斯的嘴角抽搐,這臭大叔真是囂張到一個極點啊!父親那麼認真,他卻如此慵懶。

  「嗯,未雨綢繆,私底下要加緊練兵,找個時間找蓮王、宙王、亞莉伯國王以及各界的主將們……」

  「你不怕有人是支持也柏恩的?」撒冷一針見血。

  「當然就要找信任的人啊,撒冷笨笨的哦!」瀏金純潔天真的反駁,撒冷馬上投給他一記瞪眼。

  瀏金不在呼微笑,他和撒冷都多久的交情,可曉得他沒有真的生氣,「神聖的我覺得防範未然是好事情,但你們想,我們在不確定是否也柏恩是大BOSS情形下也只能揣測,但要是對方發現我們私底下的舉動,就會成為他出擊的理由呢!」

  「……」眾人沉默。

  「嘿,神聖的我主張出擊。」

  瀏金的大眼眸閃爍美麗星光,他是神界四大神主中最單純的,平時是很憨然沒錯,可該動腦的時候他也是鬼主意一堆,不過有些建議會偏於理想化,宙王偶爾會參考,偶爾是一笑置之。

  「宙王說,獄王陛下有意選候選人了?那神聖的我想呀,也柏恩是想稱王才會特地協助洛奇越獄,無非是想和擁有魔王候選人資格的亞伯兩敗俱傷……」

  最好的結果是兩人皆亡。

  最壞的結局是其中一人存活。

  「也柏恩只是想確認亞伯大人是否有意當魔王候選人吧?世界新聞報可是寫得很精彩呢,說什麼亞伯大人要歸隱去了,但也伯恩會信嗎?亞伯大人的存在就是對他的威脅,不拔掉眼中釘他不會罷休,那就利用這點……亞伯大人,你回魔界吧!」

  「瀏金,打草驚蛇可不好。」帕諾第一個就反對,他想得更遠更恐怖,「讓他急了,他或許會做出超乎我們預料的舉動。我還是認為表面上不要有動靜,暗中抓住他的把柄,再說,魔界還有個神隱將軍可以牽制也柏恩,我們可以不用那麼著急。也伯恩也不想要破壞了廢心多年的計畫,他應該也是保持按兵不動的做法……」

  「那什麼時候是我們出擊的時候?」帝總能抓到重點。

  也柏恩˙羅爾勒˙普羅王斯,出生於魔甦日之戰後,年歲將滿千,是魔界五位將軍裡年紀第二大的,在他五百歲那年成為魔界將軍,到了今日已經效忠獄王五百多年,他有可能會成為第二個洛奇西亞?

  帝用手胡亂抹臉,頓時間覺得未來的日子可刺激、可麻煩了!

  「『選定魔王候選人之日』,從那天開始就是拉開我們和也柏恩戰爭的序幕了!」帕諾嘆息,有種山欲雨風來的感覺。

  眾人又沉默,各自心懷所思。

  魔蒂斯心忖,「以前未成功的任務」他得再經歷一次,而且可能和那時候一樣是很變化多端的。

  雖然這個時候的他們多麼希望事情不會演變成最壞的結果,但心底多少存在著不安,過不久之後不安果然成真了……

  現實是殘酷的。

  只能正面接受。

  然後,迎接著新的明天──

 

 

創作者介紹

✝ 死寂的天堂 ✝

玩奇/維醺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