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間:寒假第四天,下午兩點十二分整。


  「你還真會睡啊。」

  魔蒂斯被搖醒後就瞪著說話的人,帝。

  「你從昨天我們走之後就開始睡了吧?你看看現在都幾點了,下午兩點多囉!再不起來只會越睡越累。」帝伸出手貼上魔蒂斯的前額,「嘛,燒退了。」

  魔蒂斯逐漸從不高興的心情轉為訝異,他摸著自己的臉頰,疑惑問:「我有發燒?你怎麼知道?」

  「昨晚我和剎有來看你,R說你在發燒呢,用體溫計量了一下可是有四十度呢!你會不會太拼了?過度勞累而引起發燒!你很不舒服就要說,我跟剎又不會勉強你繼續特訓,你這樣子硬撐然後倒下,好像都是我們虐待你似的。」帝撇嘴,他可被米亞臭罵了一頓,說他接二連三讓她的寶貝學生傷的傷、病的病。

  魔蒂斯坐起來,將自己的內心話說出:「可是不夠了。」

  「什麼不夠?」帝被他這句話搞得滿頭問號。

  「時間。」

  「時間不夠?」帝感應到魔蒂斯說的時間不同字面上的意思,還包含很多未知又未解的意念。

  「不夠啊……」魔蒂斯恍惚的呢喃,眼睛是注視著帝,卻是看得更遙遠的什麼,這讓帝感覺毛骨悚然。

  「嘿,死小鬼?」

  「大叔,你不覺得我『太慢』了嗎?」魔蒂斯將雙手握拳,力氣總算回來了,比較沒有那種無力的感覺,果然睡了一覺好了不少。

  「你說魔力跟武技的提升嗎?你果然將我的話都忘光了,我記得我跟你提過,雖然魔力的強弱和血統有關,但努力成為強者的人也有,你的心中要是有半點猶豫,哪可能變強?以你的年紀來講你已經很厲害了……」

  「那,我和古斯塔奇、拉厄亞,誰比較強?」魔蒂斯心切的問。

  「我可不會好心的騙你。」帝指著魔蒂斯的鼻頭,照以事實的道:「拉厄亞最強,再來是古斯塔奇,你超可憐的排在最後!可是,我是以經驗來推斷你們三人打起來是誰最贏,但從魔力來衡量的話,是你的力量最多。」

  「經驗嗎……」

  「當我跟剎在跟你練習對打以後,我倆對你有個評價──進步很快,但經驗不足,缺乏氣勢,拉厄亞和古斯塔奇的實戰經驗比你多太多了,尤其拉厄亞以前可是精靈界『泰坦』的成員!他運用魔法與武技的能力比你流暢很多,你和他相比,縱使魔力比他飽滿,但『薑還是老得辣』,你想贏他恐怕差一截呢!」

  「嗯,實戰方面我確實很少有過,但你說的氣勢是?」魔蒂斯回憶以前,他也都是讓厄爾大哥指導,卻也沒多少機會和誰對打,就算有,那些士兵也都禮讓他,完全不敢真的使出全力。

  「氣勢嘛……這樣說好像又不對,該說是意志嗎?就是『想要打敗你』的堅定意志,下次你和我跟剎對打的時候抱持著『他媽的我一定要打敗你們!』的想法攻過來看看吧,整體的感覺會很不一樣。」帝說。

  「我一直都是這樣的想法。」魔蒂斯都是很認真的在與兩位強者對打。

  「才怪!你是不是還想著『趕快打完就可以休息了』?」帝也曾經當被如此訓練過,魔蒂斯在想什麼他可略知一二。

  「你是我肚子裡的蛔蟲啊!」魔蒂斯好佩服的拍手,他確實每次都想著快點打完快點休息。

  「誰要當你的蛔蟲?你就是這樣想才會沒什麼氣勢!這可不是兒戲,你剛才都說覺得時間不夠了卻還有這種墮落的想法?」帝嚴厲斥責。魔蒂斯無話可說,總是會有那麼瞬間他只想要休息,怠惰的想法會侵蝕疲憊的他的心!他得想法子克服這難關。

  帝見魔蒂斯在自我反省,口吻也就好了點:「你專注在找尋自己的身世,卻又急著提升魔力,這樣一來卻造就現在的結果,無限循環的疲勞,於是在練習對打之時你就產生了『什麼時候休息』的煩躁、怠惰想法,這是大多人會有的弊病,起初總是熱血十足,後來就沒動力了……意志不堅定,你休想完成你追尋的目標!」

  魔蒂斯低頭,沒錯,帝說得很對,他到後來的確沒什麼動力。

  「你也別自責,只要是人,誰沒有怠惰過?呃,當然也是有能做到不怠惰而完成目標的人啦……」帝乾笑,他那樣講有一竿子打翻整艘船的想法,這可不大對。咳了幾聲,帝又重新回到主題:「你若想身世之謎和變強這兩個都達成,還是好好想想該怎麼做,我們這群朋友能做到的就是陪在你身邊支持你,在你開口後盡量幫你了。」

  魔蒂斯抬頭微笑,為何他的朋友總是能說出讓他心頭暖烘烘的話呢?

  「你說這話真不適合你耶,臭大叔。」魔蒂斯故意吐嘈。

  「媽的,死小鬼,你是在貶我嗎?」帝怒瞪笑得開懷的金髮少年,不滿他的說出實情:「呿,算了,我就告訴你吧,剛剛我講的是『我們』昨晚討論的結果,只是我猜拳猜贏了就好由我來講。」

  魔蒂斯停止低笑,問:「『你們』?」

  「你累到發燒的事情『全部認識你的人』都擠進我的房間問我發生什麼事情,弄到最後變成分析你累倒的原因。我剛才說的就是我們這群朋友綜合的結果。喂,你可別感動到哭出來啊!」帝最討厭輕易哭的男人!魔蒂斯說小也不小了,今年也都十七歲,淚腺太發達帝可受不了。

  「我只是眼睛進沙子而已,哪有哭。」魔蒂斯假裝擦拭眼角,但其實沒哭。

  「做作。」帝扶額,他為什麼昨晚會猜拳猜贏呢?那麼感性的話讓他這位狂妄的魔界將軍來說,整個違和、噁心。「總之啦,你的心志要堅定,我看下次的對打你想著『我一定要殺掉你!』這樣好了,也許會強勢許多。」

  「練殺氣?」

  「嗯,在我的理念中殺氣和氣勢是同等的。」

  「我這樣讓你訓練沒問題嗎……」魔蒂斯憂心忡忡,帝的腦袋有問題,他還能變強?一想到這裡,魔蒂斯就好想撲到剎伯爵的懷中,幸好還有伯爵大人當他的指導老師。

  「你說啥?」帝斜瞪。

  「我是問說怎麼只有你過來?」通常這時R和小黑應該會在他身邊陪著,但他醒來到現在都沒看到那兩隻小動物。

  「哦,猜拳猜贏的人就過來跟你說剛剛那些話,這是最簡單的任務,至於其他人就被我派去準備食材啦!哈哈哈!」帝捧著肚子大笑,他昨天的計畫就讓那些人去跑腿了。

  「準備食材?」魔蒂斯想著這和昨天帝說的計畫是不是有關。

  「嗯,我們要煮火鍋喔!」帝興奮的宣告。

  「火鍋?」

  「是啊,冬天不圍爐吃火鍋,那過冬有什麼意義?」

  「……」

  「不過最主要是去探望破殺和旭,然後晚餐就在旭的家吃火鍋。」

  「……你的目的根本就是吃火鍋。」

  「不,吃火鍋是其次,主要是探望他們兩人。」

  ……騙人!魔蒂斯無力再吐嘈了,這臭大叔真是有夠自我的。

  於是,那天晚上,魔蒂斯經歷了他自甦醒以來第一次的圍爐吃火過之夜。

  魔蒂斯所有認識的好朋友都出現在旭學長家的大飯廳內,而他們還帶了各式各樣的甜點要給魔蒂斯好好「補」身體。

  很熱鬧的夜晚。

  晚飯過後,所有人擠在旭家的客房內打起枕頭帳,來個集體大合宿!

  然後,大家一起玩牌、聊天、說鬼故事……

  真是很快樂的夜晚。

  一直到凌晨五點多,大夥兒才一個個睡著。

  魔蒂斯做了一個夢。

  夢裡面,他和「現在」的朋友在大草原上奔跑,而他「以前」的朋友就在河的對岸跟他揮手。

  他的親人也在對面與他微笑招手。

  魔蒂斯哭著呼喊:對不起!

  對不起,他一個人過得這麼快樂。

  對不起,但是現在他真的好快樂。

  風吹過。

  魔蒂斯聽見對岸的親朋好友都這麼說著:沒關係。

  沒關係,你活得快樂就好。

  沒關係,真的沒關係,你能活著真是太好了。


  「魔蒂斯,你看,世界如此的美麗。而你,是守護世界的使者,所以,活下去吧!活著守護我們的世界,完成封印魔神的任務!」


  ──好的,厄爾大哥,我一定會……

  我一定會活下去。

  在沒有你們活著的這個時代、這個世界,我也依然會完成自己揹負的任務與命運。

  我已逐漸接受一千年前發生的「意外」,雖然我依然會在夜半時刻哭泣,但是現在的我有一群支持著我的好朋友。

  「我很幸福……」

  魔蒂斯夢囈,眼角落下了淚水讓還未睡著的R輕輕擦掉。

  「小魔唷,你覺得幸福就是我的救贖了,我啊……千年前預言了卻沒能改變大戰的命運,讓你承受了如此殘酷的未來,真的很、很對不起啊……小魔,你說得對,預言師預言師是很偉大又可悲的,我努力卻沒能拯救厄爾他們和你呀……嗚……對、對不起……」

  晨曦之刻,含淚的Red Destiny乘坐魔煞之龍˙黑德里特來到人界某處的老舊教堂,牠突然好想見見老朋友,鎖。

 

 

創作者介紹

✝ 死寂的天堂 ✝

玩奇/維醺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