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間:寒假第十一天,上午九點十分。


  今天,魔蒂斯來到人界。

  他要打工。

  但說打工好像又不太一樣,畢竟他根本不能拿工錢。

  「希望別太累就好。」魔蒂斯不排斥工作的內容,但擔心自己的知名度大增,會讓生命受到威脅。

  在魔蒂斯入學那天以後,他的長相、資料都經過一些處理才對外公開,這是米亞校長保護他的方式,但最近他的實力有進步,以及在對抗洛奇西亞一戰中淨化黑暗的魔法讓世人們更加崇拜他,校長與帝等人認為他已經有足夠的力量保護自己,才決定不再偽造他的資料,也讓媒體們採訪他了。

  R私底下說,他的面貌都讓叛黨們看見了,再隱瞞也沒用啊!不然起初各界之王是打算在神修日來臨前徹底保護使者中最弱的魔蒂斯。

  魔蒂斯聽完以後揉著太陽穴,有一點點的小頭痛,那些高位者到底認為他有多脆弱啊?想來就非常的不悅呢!

  不過為了安全,米亞校長要求他「低調」,除非必要,否則別輕易在媒體前拋頭露臉。

  可是今日他打工的內容卻是非常「高調」啊……

  「哦!歡迎、歡迎,你吃早餐了嗎?」

  蜜娜果公司的總裁,依蜜˙蜜果已經恭候魔蒂斯多時了,他期待這天已經很久,所以見到魔蒂斯的時候嘴角都掩不住向上揚了再揚,卻給過了新年就十七歲的少年一陣惡寒,好像小綿羊被大野狼給盯上的感覺。

  「嗯,我吃過了。」

  寒假時,亞爾學園的學生幾乎都回家去,只有少部分想進修的人還留在宿舍,只是校方人員也有放假,所以三餐外加消夜、下午茶點心等都由學生自行處理,還好魔蒂斯有小黑這頭會飛的龍,他才能去遠處買些食材囤積,為了自飽,他買烹飪書回來看,而做出來的成品就先讓R和小黑試吃……

  但魔蒂斯可能沒有烹飪的天份,煮了十幾次都是那樣的焦黑恐怖,R可不想胃袋壞掉,就搶過他的書來看,煮好的完成品既可觀又好吃,於是魔蒂斯的三餐就交給小兔子了。

  「有吃便好,那你就隨我來吧,我帶你去工作室。」依蜜微笑,在他的眼中魔蒂斯同等搖錢樹,令他不能遏止的發笑。

  「那個,牠們能進去嗎?」魔蒂斯指著兩隻小動物。

  依蜜往下一瞧,少年的腳邊有兩隻小動物,其中一隻兔子還對他咧開嘴燦笑,詭異地像在計算依蜜什麼,而另一隻黑色小龍則用祈求的眼神盯著他。

  依蜜覺得自己若沒有點頭答應,小兔子會報復他、小黑龍會變回原型破壞這裡吧!

  「可以。」依蜜艱困地點頭了,他被無形的威脅啊!

  「謝謝。」

  魔蒂斯十分能體會依蜜的心情,原本他要求R待在家裡就好,但牠嘻皮笑臉地說沒關係反而讓魔蒂斯心感害怕,所以最後他硬著頭皮帶R來了。

  魔蒂斯會來到依蜜的公司工作全拜R和小黑所賜。

  因為R和小黑沒有節制的摧毀依蜜設在不夜城的分公司,魔蒂斯得知後就來跟依蜜道歉,誰知貪婪的依蜜「看上」了他,要求少年來他的公司打工個幾天,那些修理費用就一筆勾銷!這麼好的條件魔蒂斯當然是答應了。

  而工作的內容就是:當模特兒。

  魔蒂斯撇頭,依蜜先生跟妮露學姊一樣,都喜歡讓他當模特兒啊!

  「可是我身高有點矮,你確定我可以嗎?」就他個人認為,十七歲的一百七十二公分少年來當模特兒似乎有點矮小?

  依蜜停下行走,然後打開一扇白色的門,邊回答神情緊張的魔蒂斯:「你的身高走伸展台是不太行,但當平面模特兒我覺得很棒啊!」他帶領魔蒂斯與兩隻動物進了攝影棚,裡面一群等著總裁光臨的工作人員都紛紛起身問後,依蜜揮手打發他們,趕緊將魔蒂斯帶入更裡面的換衣室。

  「呃,可是我……」

  「可是什麼?」依蜜拍著少年的肩膀,問:「你有好長相、好身材,我有最知名的服裝設計師、一流的化妝師、最強的攝影師,你不用擔心會被拍得很醜。」

  「我不是擔心那個,只是……」只是感覺很彆扭、很害羞啊!

  「很緊張嗎?」依蜜笑問,沒有經過訓練的人的確一開始都會有心理與身體障礙,總是會放不開。

  「當然啊!不然我做啥一直問東問西?」魔蒂斯沒好氣的斜眼看他。

  「就知道你會緊張,所以我請她們過來了。」

  「誰?」

  魔蒂斯的疑問剛丟出,就聽到有人高聲叫著他的名字──

  「喵啊!魔蒂斯啊!」

  魔蒂斯瞪大兩隻眼,宛如見到鬼,「妮露學姊?」他又注意到換裝室的門後躲著另一個熟人,「雨果學姊?」

  「想我們嗎?」妮露眨著貓眼,裝的清純可愛惹人喜歡,不過魔蒂斯可不買學姊的帳。

  「看到妳以後我忽然不想妳了。」魔蒂斯指著穿著可愛蘿莉塔裝的妮露˙布達佩斯,正想仰頭質問依蜜,但這位大總裁早就飛奔到雨果的身邊,還緊緊抱住雨果。

  「雨果,有沒有想爸爸啊?」依蜜用臉頰磨蹭女兒柔嫩的臉頰,表情顯得十分幸福。

  「嗯……爸爸很久沒有回家了……」雨果害羞的臉頰泛紅,她都已經滿十八了,父親還是將她當做孩子,都不顧她的感想就在眾人面前對她親親摟摟,可是雨果理解父親想念自己的心情,便不反抗地讓父親抱一抱。

  依蜜是大總裁,他的決定會影響全世界的經濟體系,忙碌的他鮮少回家,雨果又長期住在亞爾學園的校舍,她與母親見面還不難,但與父親連絡卻是一個月一次,更久的還有半年以上都沒跟依蜜說到一句話。

  魔蒂斯的眼睛瞪得又更大的,他剛剛聽見什麼了?

  「依蜜˙蜜果是雨果˙蜜果的親生父親喔!」妮露墊腳,力道不大不小的拍及魔蒂斯的右肩,想讓他從驚愕中回過神來。「話說回來,依蜜和蓮王是好朋友呢!但依蜜的年紀比蓮王還要大的樣子。」這話又把魔蒂斯振得更驚訝,下巴都掉下來了。

  「怪不得啊……」魔蒂斯低喃。

  「什麼?」妮露眨眼問。

  「怪不得我第一眼看到依蜜先生就覺得他應該是女生,因為雨果學姊跟他長得好像啊!」

  「……學弟啊,你也太後知後覺了吧?」妮露對魔蒂斯微弱的聯想力感到甘拜下風。

  「我跟依蜜先生又認識不久呀!」魔蒂斯嘟嘴反駁,「對了,學姊在這做什麼?」

  「喵,當你的專屬攝影師囉。」

  「……啊?」魔蒂斯向後退了一步,可惹來妮露的不高興。

  「你做啥這麼緊張?」妮露可不認為自己有什麼本事吃了世人敬愛的人界使者。

  心慌了幾秒,魔蒂斯頗結巴的回:「哎、哎呀!我哪有緊張?看見妳一點也緊張。」倒是非常的害怕呢!

  「不會緊張就好辦事啦!喵,快跟我進來,我還要負責幫你搭配衣服呢!」妮露拉著魔蒂斯的手腕就走,撇下了依蜜和雨果父女倆久違的相會。

  魔蒂斯倒是不意外妮露身兼多職,是攝影師又是服裝造型師啊……多才多藝的學姊以後畢業還不怕沒有好大學讀?他記得世界新聞報的主編還想拉隆妮露呢!

  一想到學姊的未來,魔蒂斯關切的詢問:「妳畢業以後有什麼打算嗎?」

  前些日子的合宿魔蒂斯過得很快樂,那天晚上大家還聊了對未來的計劃,幾乎所有學長姊都打算繼續升學,唯獨妮露訕訕然地回答「再說吧!」,如此瀟灑的答案果然適合妮露的風格,卻也讓各個朋友替她擔憂。

  妮露一面找著能襯托魔蒂斯可愛、帥氣的服裝,一面心不在焉的答道:「再說吧!」

  魔蒂斯汗顏,「寒假都要過半了,學姊還沒決定志願嗎?」全校前二十名的第三部門學生有機會進入耶瑞拉薩大學就讀,魔蒂斯聽雨果講過愛玩的妮露好歹維持在倒數第二名!不過只要妮露肯再用功一點,前八名並不是困難的事,但她大多把時間拿去玩樂了。

  「喵啊,沒意外是去讀耶瑞拉薩大學啦!有意外就回家繼承事業。」妮露的手中抱了一堆衣服,全塞給魔蒂斯以後還嫌不夠,於是又繼續覓尋首飾、配件。

  「咦?回家繼承事業啊?」魔蒂斯將二十幾件衣服扔上擺在角落的雙人床,他猜想床的功用應該就是拿來放選好的服裝。他一回頭,妮露的手中又多了四雙鞋子、頭戴七頂帽子、兩手則戴滿即掛滿手錶、手環、皮帶等。

  「喵喵,我家的事業是代代相傳的,別人做不來,所以多才多藝又可愛的我不一定要去讀大學。」妮露也學魔蒂斯把配件丟到床上,她用手擦掉汗,說:「雖然我喜歡烹飪、攝影、挖八卦什麼的,但也不能當正職,只能兼職。」

  「妳家好嚴格啊……」

  「喵哈哈!也還好啦,到我這代已經是很開放的了。」

  「可以請問學姊家是做什麼的嗎?」

  「喵,神啊!」

  「……啥?」

  「喵,別發呆了,你快去換衣服啦!我等等還跟人有約呢。」妮露挑了件白橘相間無袖背心給還處在錯愕階段的學弟,「褲子、褲子……這件好了。」她一點也不在意魔蒂斯正用何種異樣眼光看待自己,她很忙,沒時間繼續跟他解釋尚未正式公開的身份。

  「耶?可是學姊……」魔蒂斯是不介義身邊有什麼神等級的朋友,但好歹讓他搞清楚自己跟什麼神當朋友吧?萬一觸怒了對方的底線,好方便防範啊!

  「還可是啊?有完沒完啊喵!人家等等還有很多很忙的事情要處理,你能不能配合我呀,大少爺?」妮露使勁的用食指戳著魔蒂斯比起開學時還要結實的胸膛。

  魔蒂斯被學姊的氣勢壓倒,摸著鼻子乖乖拿起學姊指定的衣物去換,然後他才想起某兩隻動物不見了!

  「啊!R和小黑呢?」萬一又把依蜜的公司大搞特搞,他又得當模特兒。

  「喵,我剛剛看到他們往依蜜的辦公室前進了,估計去翻箱倒櫃吧?你不用擔心,R比手勢跟我保證牠不會亂來。」隔著一扇門,妮露的甜膩嗓音傳過來。

  「到底R是比了什麼讓妳覺得牠保證不會亂來呀!」魔蒂斯的吐嘈中帶有絲絲哭腔。

  「喵呀,魔蒂斯,如何呀?」妮露才不會告訴學弟她跟R之間的秘密手語。

  「……什麼如何?」魔蒂斯放棄追問。「妳問衣服嗎?布料很柔軟。」他套上背心,尺寸剛好,妮露學姊的眼光真是可怕,瞧一眼就知道他適合穿什麼size了。

  「喵,我是說在麵包店店的打工。」妮露手裡玩著量尺,都打成了蝴蝶結。

  「嗯,店長人滿好的……呃?」

  魔蒂斯還未將牛仔長褲穿好就對著門大吼:「妳、妳怎麼知道?」太可怕了,他去打工的事目前只和拉厄亞、古斯塔奇提過啊!小兔子與小黑都和他生活,也支持他這麼做,總要有點社會經驗,但……

  「妳的消息究竟從何得來?」拉厄亞說的?不,他不是個多話的人。古斯塔奇?感覺也不是,魔蒂斯很難想像他會開心的跟妮露報告這種小事,那麼就是……「R說的?」愛找人聊天的兔子跟妮露可是志同道合的好朋友!

  「啊?不是呀喵。」

  妮露運用魔力,施以法術令量尺做成的蝴蝶結翩翩飛舞了起來,而讓蝴蝶駐留過的物品也緩緩地似有生命的移動。

  「是拉厄亞喔!」妮露笑吟吟的說。

  魔蒂斯立刻重心不穩地往旁邊的紙箱堆倒去,房間內發出咚咚的聲音,妮露回頭敲著門,問:「你還好吧?」

  「我打擊太大了……」千想萬想卻想不到是拉厄亞啊!

  「喵,我去找雨果的時候碰到拉厄亞,他聽到我要來人界和你會合,就要我多留意你的打工狀況,我說你是和我工作,拉厄亞就表情微變地講『妳也在麵包店工作?』

  現在想想他那張臉給我的感覺就像『妳有欺負魔蒂斯嗎?』,真是太過分了,大家都把我當什麼了?你也是呢,喵,看到我就跟看到惡(餓)鬼一樣,我又不喜歡吃人類。」妮露忿忿不平的抱怨,等到以後她的朋友知道的神身份是什麼,更是見她如惡魔。

  「拜託不要用『不喜歡吃人類』來總結可以嗎?」魔蒂斯推開身上的空紙箱,有一嘆沒一嘆的說著,「所以拉厄亞是被套話的呀……」

  「我可沒套話,是他自己說出來的,喵。」

  「我絕對不相信。」聰明的拉厄亞什麼時候會犯錯?就是遇上比他狡黠的妮露。

  「喵哈哈,其實是你太有名啦!」妮露哼哼笑著,「都上雜誌了,不引起我的注意都很難。」

  魔蒂斯保持緘默地站起來繼續未完的穿衣行動。

  寒假第六天,他就在人界的麵包店找到工作,雖然他是短期工讀生,不過店長對他一眼就喜歡,於是他幸運的得到這份能與香噴噴的麵包、蛋糕處在一室的工作,但他最主要的動機是回舊教堂見一見蘇蕾莎修女和孩子們。

  可是他的「家」卻沒有半個熟悉的人影,教堂的大門也被繞上了有些泛鏽的鐵鍊子,藤蔓爬滿了所有牆壁,雜草叢生,樹木擁擠,比以前更加老舊、更加像會有幽靈妖怪出現的鬼屋。

  他問了附近的居民舊教堂怎麼會荒廢了?他們都說年邁的老修女已死去,其他的孤兒也被送回原來的地方。魔蒂斯感到不可思議,他上次跟巴特、路特才回來過一次,那時修女的氣色很好,沒有不適之處,好端端的一個人怎麼可能忽然去逝?

  「去年九月初吧,那位修女就死了,隔一天那些孤兒就被送走了……你問修女的墳墓?不清楚,估計是她的親人替她安的葬,我又怎會曉得墳墓在哪?」居民很事不關己的聳肩。

  魔蒂斯打聽完以後就傻愣愣地站在教堂前足足有三個小時都沒有動過,婉如木頭人,任誰怎麼呼喊都沒有反應。R在裡面繞了一圈才出來,告訴他教堂裡頭的情況確實像是荒廢許久,沒有一個人,R的話讓魔蒂斯有了點反應,手指抽搐地動了幾下,便又持續呆若木雞。

  魔蒂斯告訴R,他一點進去的意願也沒有,他情願將待在舊教堂的美好回憶埋藏於心,堅決不要親眼目睹他所熟悉的一切都化為了虛無。或許有那麼一天,他會再回來這裡,想必那時的自己也徹底接受蘇蕾莎修女的離去了。

  魔蒂斯跪在舊教堂的大門前替修女哀悼,他沒有掉一滴眼淚,他害怕修女會因為他的思念而無法安息。

  魔蒂斯的內心在悲傷修女的逝世,但他也不輕易讓自己的情緒影響工作,因此隔天他打起精神到麵包店工作,擁有亮眼外表的他吸引了不少顧客上門,約莫兩天時間人界的都成第十二區就有個「某某麵包店有個工讀生好可愛呀!」的傳言傳開,而在昨天就有雜誌來訪問他了。

  店長也很高興,有人來參訪就表示業績會提升!魔蒂斯不好意思潑店長的冷水,便勉強答應讓人問幾個問題,雖然他想不透這有什麼好訪問的。

  「喵唷,你沒發現?那個雜誌是依蜜家的。」妮露拿起粉撲稍微替魔蒂斯化個妝,要拍照就得扮得更上鏡。

  「……我好像被算計了。」魔蒂斯聽說那份雜誌是每個月初出刊,介紹的東西可是五花八門,美容、美食、旅遊、科技、電器、家具……其中有一小篇幅是介紹什麼「店花」,但他是男的啊!

  而依蜜要他拍的時裝照將會被放入每月二十號出刊的流行雜誌中。上述兩本雜誌的的銷售量在人界賣得極好。

  「我被當搖錢樹了。」魔蒂斯眼神死死的瞪著鏡中的自己,他厭惡擦唇膏。

  「也不錯啊,你也能聲名大噪,不賴吧!」妮露很看好魔蒂斯的星途。

  「樹大招風呀,學姊,況且我沒興趣接觸這一行。」

  「喵?那你以後打算做什麼?」

  「我……」魔蒂斯的腦袋短路了三秒,「我得修補神石、封印魔神。」

  「喵,修補神石以後呢?」

  妮露咄咄逼人。

  魔蒂斯的雙眸往上飄,在鏡中跟學姊對上眼,衝著她微笑:

  「再說吧!」

 

 

創作者介紹

✝ 死寂的天堂 ✝

玩奇/維醺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