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還感覺不到嗎?帝大哥可能要你當他的軍所。」

  莘西雅從之前就有感覺,這次的直覺可不假,當米亞抱怨說帝都不肯選破殺和旭的時候,她的不安感更是擴充了胸口。

  「什麼……」魔蒂斯深深的呼吸,瞠目結舌的問:「妳、妳說什麼?」

  「帝大哥可能要你當他的軍所。」莘西雅二度重覆,怕魔蒂斯還沒消化這個消息,又第三次強調:「你可能會是他看中的軍所。」

  軍所,同等副將軍的階級。

  「別開玩笑了!」魔蒂斯又驚又怒的低吼,他可不想被牽扯入麻煩事!

  「我們也很希望他在開玩笑哪……」

  「可是這還不確定不是嗎?」魔蒂斯放下便當,緩了緩情緒,全神貫注地和他們說出自己的心聲:「帝大叔看好我,我當然很高興,但我很有自知之明,我的實力遠遠低於破殺學長他們……」

  「呃,我覺得你別太小看自己。」和他們相比目前是弱的,但潛藏的力量實在難以估計。

  「我沒有小看自己,也不會覺得自己強到哪去。」魔蒂斯臉色微變的回答莘西雅。他低下頭,望著自己掌心裡的兩片魔水晶,鮮紅色的眼眸漸變得深紅,半晌,他悠悠開口:「你們也不希望我當魔界的軍所。」最後並非疑問句。

  「嗯,魔界的軍所還是魔族子民擔任比較好……」莘西雅不自覺得想起了依蜜告訴她的事情,人界的皇族是魔神創造的後代,以金髮紅眸為血緣最濃厚的標示,而魔蒂斯的外表完全符合那傳說,這表示什麼?

  莘西雅不敢再想了,魔蒂斯是出過車禍後而失去記憶與家人的孤兒,若他真的是人界的皇族子弟,那為什麼沒有人來尋他?

  「可是也沒有規定一定要魔界子民。」修斯達膽怯的插話,眾人對他行注目禮,他稍稍害羞的臉紅,但還是繼續發表他知道的一些事情:「唔……撒冷跟我說了,亞伯……帕諾大人是帝的父親,可是我之前聽蓮王提及帕諾大人是神界人,卻當了魔界的將軍。」

  亞伯就是帕諾的事情目前只有他們幾個較好的朋友知道,他們也很有共識的不會洩漏出去。

  「這我也有聽說過,但那是很久以前的往事,我也不太清楚。」莘西雅努力回想長輩們聊天的內容:「好像亞伯大人曾經住在神界,幾百年前到魔界被封將軍,而且我記得亞伯大人的全名是亞伯˙基爾˙狄恩亞斯……」

  狄恩亞斯,神界的皇族姓氏。

  「是親戚關係嗎?」魔蒂斯疑問,亞伯是獄王的表弟,那麼帝就要喊獄王表伯父,但亞伯原是神界人卻當了魔界的將軍,也只可能是亞伯的父母是神魔兩界的人。

  「親戚?」大家異口同聲,其中還有濃濃的困惑。

  「呃,哪裡不對嗎?」魔蒂斯皺眉,他是不是說錯話了?「大神和魔神的後代通婚,就可以解釋帕諾是神界又是魔界人了。」

  「這個想法好新穎呢。」愛爾塔眨眼。

  「不,以前也有過這樣的例子……」修斯達搖頭,「歷史上比較有名的案例就有兩件:天王娶了魔界皇女特拉、人界國王迎娶神界月神一族的聖女,生下了由史以來最強最偉大的魔導士──」

  「厄爾。」魔蒂斯的聲音異常低沉,眼睛深邃的不起波瀾,總是讓人驚嘆的清秀臉孔肅穆冷漠,模樣像是壓抑著沉痛的情感,讓其他人不禁為之一震,卻又聽到那悲憤嘶啞的嗓音徐徐從發白的嘴唇傳出:

  「厄爾˙凡克˙卡諾萊特。」

  這時他們才意會魔蒂斯道出的是那位偉大魔導士的大名。

  「唔……沒錯,就是他。」修斯達被魔蒂斯冷肅的表情微微驚到,「不過當年的人類國王厄爾卻死、死於一千年前的魔甦日之戰……」

  人類國王厄爾死於一千年前的魔甦日之戰。

  魔蒂斯已經做了好久的心理準備,但是聽到這事實他難免還是面容慘白如紙,腦袋轟的一聲,週圍的聲音好像都聽不到了,欲有頭暈想吐的感覺,他是將全部的悲痛都集中在右手,緊緊握著,不願意當著朋友的面前大哭,也不願意他們查覺自己的異樣。

  魔蒂斯就這麼忍著,咬著下唇,流了血也都不知道,他心底的疼已經超越了肉體上的痛。

  「魔蒂斯?」沉默好一陣子的雨果驚覺魔蒂斯的舉動,趕快拿出手帕遞給他。「你怎麼了?」

  魔蒂斯逐漸從傷痛中回到現實。

  「沒事,突然胃痛而已。」他不能讓大家太擔心,想要悲傷就回房好了,面對著R和小黑他可以盡情嚎啕大哭。

  魔蒂斯笑得虛弱:「怎麼話題停下來了?你們繼續呀,我很認真在聽喔!

  修斯達和愛爾塔面面相覷。

  修斯達意會愛爾塔的眼神,連忙恢復剛剛的討論,好不讓詭異的氛圍籠罩:「有了剛剛我們說的案例,那、那亞伯將軍也可能是神魔混血……」

  「因為是神魔世家,那麼實力強大的亞伯大人就能到魔界當將軍,可是魔蒂斯和魔界沒有關聯,帝要選他當軍所跟本就不太可能,首先反對的就是魔界元老們囉!」愛爾塔說得很有道理,「而且,帝都找旭和破殺兩次了,現在突然又選魔蒂斯當軍所,這讓那兩隻氣焰不小的少年情何以堪?」

  「我覺得帝大哥不會去體諒他們的心情……」雨果柔聲的道,她和帝從小就一同長大,他可是說到做到的個性。「但他也不會對朋友那麼殘忍……我想,他也許有什麼考量。」

  「妳說得十分矛盾,但卻是真的說道我們的心坎裡去了,是呀,帝大哥很狂妄又白目,不過對朋友可是很體貼的,或許他是想要刺激破殺和旭吧?但是,他選擇其中一個又會傷了另一個……唉,他到底在想什麼呢?」莘西雅喟嘆。

  「我想臭大叔自有分寸,不過若真的他要求我魔界軍所,我絕對不會答應。」魔蒂斯開始幻想那時候的情形,不知帝大叔會不會惱羞成怒?嗯,還是躲在剎伯爵身後好了。「那,雨果學姊找我就是要講這件事情?」

  「嗯、嗯,先跟你提醒一下,讓你有個心理準備……破殺和旭那邊我跟莘西雅也會去談談,畢竟軍所的位置只能一個擔任……」雨果緊緊握著的手指都捏紅了,她囁嚅著,嗓音變得有些哭音:「大家能相處的時間也只剩三個月,希望他們不要吵架……」

  魔蒂斯不解的搖頭,「什麼只剩三個月?」

  「我們三年級六月就要畢業了……」

  「咦!」魔蒂斯手中的筷子因拿不穩就掉下地板,時間有過這麼快嗎?「啊!寒假過了,新學期到了!」

  高一下學期,也是高三要畢業的學期。

  「是呀,這學期忙得很呢!三年級的學生開始尋找為來志向,二年級則忙碌選出新的學生會長,而你們一年級比較快樂,再過不久能就有校外教學,我記得是到人界去。」莘西雅很清楚校內的行程,並且很關切著選學生會長的大活動,她很有興趣去角逐這個位置。

  魔蒂斯儼然還是不能接受他的好學長、好學姊都要離他而去,一顆腦袋搖得跟波浪鼓一樣。

  雨果見他這樣,眼淚終究無法控制的流落。「嗚……我也不想離開亞爾,我在這裡讀了六年哪……」

  「呃,不好意思打岔一下,我記得你們亞爾學園和耶瑞拉薩大學有合作,全校前二十名可以不用考就升上去不是嗎?」愛爾塔將雨果擁入懷中,溫柔的撫著她的背。

  雨果停止不了哭泣,但情緒已稍微緩和,「是沒錯,但、但我還是會擔心有人選擇就讀其他大學,或直接出去找工作,那麼能見面的時間就很少了……嗚……」

  愛爾塔向修斯達伸手,後者理解她的意思,便從口袋拿出一包面紙。修斯達總是很愛哭,所以一定隨身攜帶面紙或手帕。愛爾塔替雨果擦拭眼淚,說:「不會啦!只要保持聯絡,一輩子都能是朋友喔!」

  「嗚嗚……」哭哭啼啼的雨果點頭,把愛爾塔的安慰話當成安心咒,不想要失去朋友,就要努力的連繫!她在此的決定影響了她的一生,一直到她離開人世,她都與她最愛的朋友們保持通訊,永不忘記對方,也不曾覺得孤單寂寞了。

  「耶瑞拉薩大學?」魔蒂斯的記憶中沒有聽過這所學校。

  「是千年前魔甦日大戰後蓋的大學,它在建造時亞爾學園有給予金錢援助,所以後來雙方便簽訂條約,可讓我們學校三年級前二十名的學生不用參加考試就能直接就學。」

  莘西雅想起了那所大學的漂亮美景,便不自覺得流露笑容:「耶瑞拉薩位在神界的天使部族旁,風景很優美,教學資源充足,在世界排名的大學中可是首屈一指的!更重要的是,那裡有扇直通亞爾學園的空間魔法門,亞爾的畢業生想回來就能回來,但我記得只限五、六兩日。」

  「這麼優惠我們學校好嗎?」這利益太好,卻會使得其他學校說閒話。

  「因為耶瑞拉薩大學的創始者是我們學校畢業的,我記得是……」莘西雅頓了一下,然後望向欲言又止的休斯達,「呃,請說。」

  「是、是黛茉茉女王陛下!我很崇拜她呢!」修斯達開心的大聲道,這應該是從剛才到現在他首度說話中氣十足又不帶哭腔。

  魔蒂斯聽聞這芳名竟然大愣,修斯達恐慌他不知這是誰,又慌張的解釋:「我們精靈界第一位女王就是黛茉茉陛下,她、她很厲害的!她帶領我族度過魔甦日大戰、又重振精靈界,雖然最後她、她宣誓終身不嫁,抑鬱寡歡,等不到心愛的人就死了……但我還是很尊敬她……她得知愛人死了卻還是、還是堅強的帶著族人……嗚嗚……帶著族人重建精靈界…………」

  「我知道了,別說了。」魔蒂斯很輕柔的開口。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玩奇/維醺 的頭像
玩奇/維醺

✝ 死寂的天堂 ✝

玩奇/維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