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距離我們三年級畢業,剩下短短的三個月。」

  台上的發表者氣態威嚴不可逆,讓他掃過的視線範圍內,沒有一個學生不會寒毛直豎。

  「我也即將把學生會長的位置承接下去。」

  發表者的目光最後鎖定了某位金髮的娃娃臉學生。

  魔蒂斯在發抖,一顆心臟七上八下的亂跳,總覺得破殺會長想要宣告的事情會使他在亞爾未來的生活更加的「充實」──

  「以下我念到的名字是我們學生會認為有資格可以成為下一任會長及副會長之人選:


  第二部門:
       莘西雅
       巡杰
       畢塔因
  第一部門:
       魔蒂斯
       拉厄亞
       莎娜


  二年級的會長人選提名三位,副會長人選則由一年級的三人之中選出,另外也想角逐會長及副會長位置的人請向我報名,以上有問題的請立刻提出,沒有問題我就進入下一個討論內容。」

  語畢,破殺放下麥克風,靜靜等待有誰會發出聲音。

  現場一片寂靜,不知是因現任會長的冷酷氣質太強,又或者是對這突而其來的宣告感到震撼而沒有任何動作,總之,沒有一個人敢舉手勇於提出一見,就連很想大吼大叫抒發心情的魔蒂斯也僅是雙手握了又放、放了又握而已。

  魔蒂斯安定了情緒,深呼吸十次有,好不容易才緩下來,卻聽見破殺會長又再度宣布一項很有可能會給他的未來帶來麻煩的事情。

  「當選者將迎接『洗禮』,處理學生被殺事件,找出真正的兇手是誰。」

  冷酷的音調一結束,終於台下的學生群有了一點唏噓聲,各自交頭接耳的談論起來。

  學生被殺事件已經發生了幾個月,請各界警方處理都沒有抓到犯人,亞爾學園也進入全校警界狀態,在這種連警察都束手無策的情況下,米亞校長決心靠自己……的親愛學生們的力量找出犯人!這件難事就交給了學生會,然而最強學生破殺會長即將卸任,這燙手山芋就交給下一任會長與副會長了。

  魔蒂斯很高興破殺認同自己的實力,但他自己也有私事要處理,他可能沒有多餘的時間淌這渾水。

  「我想退出這次的競選。」魔蒂斯舉手。

  破殺似乎早就料到魔蒂斯會有怎樣的發言,於是從容不迫的回:「駁回。你已經簽約了。」

  魔蒂斯一愣,「什麼簽約?」

  「這個。」破殺拿出一張白底黑字的紙,「我們私底下再說。除了魔蒂斯浪費時間的有問題以外,還有誰話要說?」

  會長的話中藏有恐怖至極的警告,任誰也不會想要嘗試挑戰亞爾最強學生的底線。

  破殺見台下的學生頭都低低的,便嘴角擒著邪惡的笑容將麥克風遞給伊芙司,「剩下的交給你了。」話落,他走下台,不知往何處去。

  魔蒂斯心不在焉,他想不起來何時何地跟會長大人簽了賣身約?想著想著,當他抬頭時與一位眼熟的少女對上眼,魔蒂斯像是狠狠被雷劈到一樣,約有五分多鐘他的臉都呈現驚恐狀態。

  不久前魔蒂斯到人界去。

  因為神界神果被偷,而有人吃了被下黑暗魔法的神果因此狂性大發,大肆破壞人界各地,在那次的混亂之中魔蒂斯結識了瀏金以及一名神秘的少女,記得她稱自己叫做摩奇。

  ──摩奇,她怎會在這裡?

  魔蒂斯心中百感交集,不應該出現在這裡的人卻出現了,這代表什麼?

  是他弄錯?

  還是摩奇跑錯學校?那時她穿著人界第一學府的制服……

  這究竟是怎麼回事?

  魔蒂斯有諸多疑問,他一直憋到全校會議結束後,才敢上前詢問。

  「妳……」

  會議解散,連出踏出禮堂都還沒有,魔蒂斯就心急地起身拉住要先行離開的摩奇。

  少女的褐色頭髮與大眼眸在眾人之中並沒什麼特別,但她的五官組合起來就是漂亮可人。而比起當初魔蒂斯和少女剛見面,現在的她已經比魔蒂斯還要矮了些,卻不減那時充滿自信的美感與異樣的神祕之氣。

  摩奇的嘴唇擦了透亮的唇膏,看起來水嫩可口,魔蒂斯的目光在她的唇瀏覽了幾秒後,又將眼與她相望,等著她能說出合理的解釋。

  魔蒂斯沒有察覺自己問的可是非常斷斷續續,根本就沒人聽懂他突然抓住少女的用意是什麼。拉厄亞和古斯塔奇見狀也是有點訝異,他們從未看過魔蒂斯對一個女孩子如此粗魯。

  少女揚起好看的笑容,甜甜地答:「你好,初次見面,我叫做莎娜˙摩奇。」

  「莎、莎娜˙摩奇?」魔蒂斯抖著手放開了少女纖細的手臂。

  魔蒂斯對這個名字是有些印象在。

  亞爾學園的每個班級約四十個人為一班,五個人為一小組,魔蒂斯的組員是拉厄亞、古斯塔奇、R以及莎娜。

  莎娜是暗生──暗中執行神秘任務的學生。

  古斯塔奇曾說:「不知從什麼時候開始,學校就有了這種高一新生得去人界出最高機密任務的制度,一去就是一年,每次只派出一個人。當暗生的人可以得到六千萬的優渥獎學金,但之後回來得消除記憶。」

  所以,他遇見的摩奇是那位莎娜?

  魔蒂斯瞪著如牛眼大的眼睛,直視自稱莎娜的少女伸過來的手。

  「你好?哈囉?」莎娜拉起魔蒂斯泛冷的手掌。

  「妳好……」

  魔蒂斯的大腦緩慢的接收現有的資訊,他剛剛聽見莎娜說「初次見面」,應該是想隱瞞他們在之前就相見的事實,又或者莎娜已經忘了他,而更糟的情況就是他真的認錯人了。

  不過無論是哪個理由,魔蒂斯都決定先保留他倆見過面的事情。

  「魔蒂斯,你發什麼瘋啊?」古斯塔奇狠心地往他的後腦攻去,「你第一次見到剎也沒有這麼激動過呀!」

  「都經過剎伯爵大人每日每夜的訓練了,見到漂亮的女孩還是會心動?」拉厄亞冷靜地分析。

  「你們別說的好像我喜歡剎伯爵。」魔蒂斯的背都起了冷汗,他放開手,頗有耐心地說:「我只是……看到班上有沒見過的臉孔,想說是不是長期以來都缺席的莎娜同學,所以才激動了點認人啦!」

  「哦,那你猜對了,那是莎娜沒錯。」古斯塔奇和魔蒂斯一樣,在看到莎娜的第一眼,腦海裡就自然浮現在人界與她見面的情形,只是他兩都不曉得莎娜在同一天不同時間點與他們見過面。「不過為什麼妳會回來?不是要等這學期結束妳才算任務達成?」

  莎娜歪頭,髮絲從耳邊滑下,「學校發生學生被殺事件,校長要我回來幫忙調查幾天。」

  「多了妳一個會讓調查比較順利?」古斯塔奇毫無修辭的打算,直接就一語道破魔蒂斯和拉厄亞的困惑。

  「當然不只有我一個,這是我們這組的任務。不過校長批准我回來的天數只有七天,我很難想像得到會有什麼收穫。」莎娜聳聳兩肩,沒有特別對古斯塔奇的話感到不快。

  「只有我們這組?這是什麼天大的考驗啊!」古斯塔奇兩手一攤,神情誇張的搖頭。

  「其他部門也有幫忙,但只有A亞組的學生被指派這項任務,我想校長是不想要太多人知道……以免犯人跑了。」莎娜在回來的路上已經看過一些資料。她看向牆上的大鐘,顯示是上課時間了,「我們放學後再講吧,先去上課。」

  莎娜覺得和他們這群已經是好朋友的人走在一起很奇怪,於是腳步走的很快,不過一眨眼就離他們有段距離了。

  魔蒂斯剛要起步,就讓拉厄亞拉住手。

  「她回來的時機很不對。」拉厄亞低語。

  古斯塔奇和魔蒂斯一陣大愣,兔子R的兩隻長耳也動了動,好似很感興趣。

  「暗生的任務是什麼我們都不清楚,但唯一可確定的是『非常重要』,重要到一結束任務就得消除記憶,但身負這任務的莎娜卻因為『這種小事』回來亞爾,你們難道沒有一點疑心?」拉厄亞蹲下撫摸著R的頭,爾後抬起臉瞧向彼此正在對看的魔蒂斯和古斯塔奇。

  這兩人的表情很容易看穿,一個大大的問號就寫在臉上。

  「呃,學生被殺那麼多個算是小事?」魔蒂斯有些不太認同拉厄亞的想法,他那樣想可以說是邪惡了。

  「比起毀滅世界算小了。」拉厄亞冷冷地說,魔蒂斯縮著頭摸摸鼻子。「當時米亞校長指定暗生要我當,她有提及此項秘密任務攸關世界的安全,不過我回絕了。」

  「咦?拯救世界很酷呀,你為什麼要拒絕?」魔蒂斯第一個想到的理由是拉厄亞怕麻煩,但相處了幾個月下來,他不認為這位精靈少年會推卸上級指派的任務。

  「精靈界元老們認為讓殘虐精靈當暗生不妥。」拉厄亞一說,魔蒂斯與古斯塔奇正待開口說幾句安慰話,他又搶在他們前頭先到出自己的感想:「不過我本身也沒意願要做苦勞。」

  「哦,所以你的意思是不應該出現在這裡的人出現了?」魔蒂斯的腦袋裡面閃過第二次這想法。

  「嗯,可能是有什麼隱情讓她被調回來七天……」

  「哎,等等!拉厄亞,我們別討論莎娜了。」古斯塔奇從中打岔,把站在拉厄亞旁邊的魔蒂斯拉到過來,「你也別跟著陷入推理狀態。」

  「我?」魔蒂斯指著自己的鼻頭,他看起來很興致勃勃嗎?

  「莎娜被調回來也已經是事實,所以不談論她。好啦!來說說現在對我們來說最大的難題是什麼?」古斯塔奇雙手叉腰,站在中間的他往左往右看看冷靜的拉厄亞和神情丕變的魔蒂斯。

  「選舉。」魔蒂斯百分之百認真的答道。

  「你是白痴嗎?」古斯塔奇給了他一個大大的拳頭,「是找出殺害學生的犯人!拉厄亞,你如果真的覺得莎娜會回來有什麼隱情,我們可以等抓到犯人再說。」

  從來就是小組成員中最理智最會判斷的拉厄亞今天有些許的反常,他沉靜了一下,開口道:「你說的沒錯,抱歉,我只是心中有不祥的預感,所以才懷疑莎娜……」

  「不祥的預感?」古斯塔奇和魔蒂斯異口同聲,兔子R則用魔法字大大浮現如上述的疑問。

  「嗯,不過算了,應該只是我多心了。走吧,我們趕緊去上課。」拉厄亞抱起小兔子。

  古斯塔奇和魔蒂斯互相又對看一眼,才跟上前方朋友的速度。

  ※

  夜晚,放學後。

  魔蒂斯遲遲不敢打擾破殺,因為三年級每天都在忙錄考試與測驗,雖然說他時常看到妮露拉著雨果在各個場所販賣一些奇奇怪怪的東西,什麼愛情淚水、絕對告白成功的萬用信紙、讓人一眼就迷上你的香水……魔蒂斯納悶那些東西的效果如何,更納悶妮露學姊從哪弄來的東西?不過這些跡象都可看出學姊有多閒,而破殺會長有多認真。

  「再說吧!」妮露學姊的這句口頭禪都快成了某種神聖用語,許多對未來比較迷惘的三年級學長學姊也用這句話來當定心丸。魔蒂斯後來仔細想想,這跟他的「船到橋頭自然直」好像辭意接近?

  魔蒂斯搖搖頭,學姊的未來她自己決定,現下他要去找好不容易有空檔時間可以和他講清楚的破殺學長。

  直到晚餐時間過後魔蒂斯才敢來找破殺,他找不到R,於是帶著拉厄亞和古斯塔奇來壯膽,畢竟輸人不輸陣,學長氣勢太強,那他就找同伴吧!

  魔蒂斯敲門,門內傳來「請進」兩個字。

  一進房間,入他們三個一年級學生眼底的盡是滿滿的書堆!不只書櫃和書桌堆滿了書山,床、地板、窗檯、電腦上,甚至是電腦的主機上也疊滿厚厚的筆記本,只要書能放的地方都會塞上幾本,而和破殺同寢的伊芙司就坐在「書床」上。

  古斯塔奇走近哥哥身邊,發現他已經睡著,但手裡還拿著書,腳邊還有一杯已經冷掉的咖啡,古斯塔奇還聽到哥哥在夢囈著一些魔法咒語。

  魔蒂斯下意識的拿起拉厄亞的手,兩隻大眼清清楚楚地看明白他的手表上的時間是多少:八點四十七分。

  怎麼現場搞得好像已經半夜三更?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玩奇/維醺 的頭像
玩奇/維醺

✝ 死寂的天堂 ✝

玩奇/維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