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耶?」魔蒂斯用手摸摸下顎,學著老人深思的模樣,大家便看向突然出聲的他。「我剛剛說了什麼……用得到皮?用得到皮!」

  魔蒂斯再次將文字資料重新快速瀏覽過一次。

  破殺和伊芙司一個雙手環胸,一個起身去倒茶、拿點心給學弟妹們吃,想來今晚又是要快樂的迎接朝陽,聆聽鳥鳴之歌,一夜無眠直接去考試了。

  古斯塔奇嫌惡地微微往旁靠去,不太想和發瘋似的魔蒂斯太過靠近。

  拉厄亞倒是很定住神,問:「發現什麼了?」

  「皮啊!」

  「皮?」莎娜重複看了很多次這些照片,「可是這些被害者都沒有皮……」

  「就是這點奇怪。」魔蒂斯的手指點著被害者的資料欄上的大頭照,「瞧,他們的頭髮顏色。」

  「都是黃色系的!」

  魔蒂斯的三位同班同學詫異地驚呼,唯有兔子R挺悠哉的和伊芙司一起泡綠茶。

  「並非純金色的黃色,犯人渴求著什麼嗎?」拉厄亞不自覺得地往在場唯一髮色是燦金的少年望去,而他的帶頭動作也影響了其餘人。

  魔蒂斯這次真的徹底被友人們「關愛」了。

  「喂、喂!你們看我做什麼!」魔蒂斯總有種不安的預感在躁動。

  「你應該也很清楚我們看你的意思。傳說中金髮人類的肉是提升魔力的最佳食材之一……」

  「什麼食材啊!古斯塔奇,你還在想著吃我的肉嗎?」

  原先入學時魔蒂斯和古斯塔奇有過衝突,其中一次還鬧到全校皆知,校園內分成嗜血族語捍衛隊,起因就是魔蒂斯實在太「香」,沒打生存疫苗的他在嗜血族眼中像隻會走路的烤全雞。

  後來魔蒂斯有了帝的保護以及施打疫苗後,他在學校行走也就少了嗜血種族虎視眈眈的眼神,反而增加許多愛慕、純欣賞與敬佩的目光。

  古斯塔奇又朝他揮去拳頭,半氣半好笑的說:「你以為我很愛吃人肉啊!」

  「原來你吃過!」魔蒂斯要嚇死了。

  「我只咬過壞人,但沒那個好興趣吃人肉,可別忘了我也算是半個人類。」古斯塔奇不爽的瞪人,「你這樣說我真他媽的失禮。」

  「你以前也不都說我是『偽魔族人』,你就很有禮啊?」魔蒂斯也抬手揍他,兩人你爭我吵的都像是要打起來。

  破殺看不過去的出面制止:「拉厄亞。」

  三個字而已,魔蒂斯和古斯塔奇二話不說停止吵架,他們可不想被活活冰凍五分分鐘。

  「也許犯人只是迷信那個傳說,因為最後兩名被害者的確非人類。」拉厄亞啜口茶,淡然的情緒像是忽略方才兩位朋友幼稚的爭吵。

  「可是前先的被害者都是人類喔!」莎娜抿唇淺笑,這幾位少年的感情真好。「對了,魔蒂斯,你還沒解釋食人者為什麼會跟那兩個犯人是同夥。」

  魔蒂斯沉吟一會兒,輕皺兩眉,「直覺……」

  「啪!」

  古斯塔奇一呼掌就擊中魔蒂斯的額頭。

  「你做什麼打我啦!」金髮少年的前額可憐兮兮的紅腫起來,他的眼角還帶點淚珠。

  「這種殺人事件你要用直覺來當線索啊!你真是有夠白痴──」

  「我也直覺多少有關連。」拉厄亞道,古斯塔奇倒抽一口氣。

  拉厄亞轉著杯子,美麗地紫羅蘭瞳目注視著杯中自己面容的倒影。「只剩骨頭的屍體及軀體部分完整但皮卻被扒下的屍體,兩種看起來沒什麼共同點,但也許是同夥所為,比如說撕裂者與砍傷者是為了讓食人者可以得到人皮才犯案。」

  「不成立。」一直靜默不語的破殺駁回。兔子R的魔法字也大大寫著那三個字。

  四位學弟妹無言瞅著學生會長,他從坐下來開始就閉眼不語,他們都以為破殺睡著了。

  「最後兩名被害者是非人類。」破殺保持不動如山的姿勢,兩眸閉上休息,嘴唇卻自然地張闔:「再且,食人者若想得到人皮,不用把人啃得只剩骨頭。」

  「是的,這點就要請魔蒂斯講解了。」拉厄亞手段高明的把學長的疑問扔給朋友。

  「啊?」我躺著也中槍嗎?魔蒂斯呆若木雞。古斯塔奇用手肘頂他的腰,這才回神,「呃,那個,可能是吃夠了人肉,但皮還不夠……就像我剛剛說的,食人者因為某些原因用得到皮?」

  「嗯,那是什麼原因?」破殺睜眼,氣勢冷冽。

  魔蒂斯猝然一怔,會長的冷峻使他想起了夢中的某個男人──

  整張臉讓繃帶包覆住,但雙眼的位置卻露出一線細縫,縫中隱隱可見鮮紅欲滴的眼珠……魔蒂斯曾與他近距離見過面,那個男人給他的感覺也是冷若冰霜、不寒而慄!

  破殺的面貌與那人不像,但都是冷酷不愛笑的男子。

  「神隱大隊長……」魔蒂斯不小心就將心底的話呢喃而出。

  「什麼?」破殺聽得可仔細了,他不悅地在發愣的少年面前彈指,「神隱大隊長?你說的神隱是魔界的大將軍,不是什麼大隊長,魔蒂斯,你怎麼把話題扯到那邊去?」

  「不是的,我、我是說神隱……大將軍的身體不都讓繃帶包著?他可能是有什麼特殊原因不讓人看見他的面貌,又或者他的皮膚很醜之類的,所以我就想,食人者是不是覺得自己的皮膚不好看,就扒別人的皮來用?」

  眾人第二度「關愛」魔蒂斯。

  理由太牽強了嗎?魔蒂斯有點心虛。

  破殺和伊芙司對看一眼,卻深知彼此的想法:魔蒂斯見過神隱將軍?

  破殺沒多問魔蒂斯,他站起來,右手拍在白板上,給予正確的指導:

  「你說的也不太對。你們一開始切入的核心是對的,但後來太過拘泥在『皮』上面。我為什麼畫這張地圖?犯人們為何從高中部轉移陣地到初中部?為何犯人會從原本的一個變成三個?犯人的動機到底是什麼?
  不只有這些疑問,還有很多很多你們都沒有想到,再怎麼討論下去也沒用,現在你們都先回去好好思考,我和伊芙司這幾天都還有考試,暫時不能幫你們。」

  魔蒂斯等人低頭,收拾完資料後再道謝離開。

  「……嘖,真是一群笨學弟!」破殺在學弟們關門前故意狠心損人。

  伊芙司捂嘴偷笑。

  「你笑什麼?」破殺頗殺氣騰騰的問。

  「他們是笨學弟,那你就是關心他們的笨學長了。」

  「哼!無聊。」

  ※

  魔蒂斯等人後來又到公共空間去討論學長點出的問題,可是他們直至午夜一點前都還沒有個什麼結果來,便先暫時解散,等隔日再找時間相聚。

  魔蒂斯回到房間就先褪下衣物,由於這個時間點都很晚了,水也不熱,他只有洗冷水澡,也還好他的身體還能接受這個冷度,所幸就站著用蓮蓬頭衝出的強水沖洗身體各部位。

  泡沫順著他的肌膚滑下且逐漸消逝,魔蒂斯的情緒也更是平靜。

  水嘩啦嘩啦的打在地上,再流入排水孔中。

  魔蒂斯把蓮蓬頭掛在牆上,向下低看那些竄流不止的水,恍惚之間,那些透明的液體染成了紅色,從他身體順流而下宛如是他的血再不斷流失……

  他闔眼,再睜開。

  水依然是水。

  他毫髮無傷地佇於浴室之中。

  剛才那些都是錯覺,卻使他連貫起了什麼。

  他關緊水,然後用浴巾圍起下半身從裡面走出來。

  R正在用魔法操控鍵盤打字,那聲音毫不間斷地跟牠的注意力同樣強烈,魔蒂斯才走到牠後面不到一公尺,R的電腦螢幕就突然黑屏,敲擊鍵盤的聲音乍然停下。

  R轉過來,問:「怎麼了?心神不寧唷?」

  「剛才在討論學生被殺事件的時候,你怎麼那麼安靜?」魔蒂斯夠了解R的個性,越恐怖驚悚的事情牠越當有趣。

  「你在計畫或隱瞞什麼嗎?」

  「人家哪有。」R的兔耳垂落,貌似很受傷魔蒂斯的指控。

  「是嗎?」魔蒂斯還是有那麼一丁點懷疑,「我有事情想問你。」

  「要收錢唷!」

  「……」

  魔蒂斯把牠的兔耳捲成麻花捲。

  R縱起一跳擺脫魔蒂斯的玩弄,牠跳到床上去,然後爬到睡著的小黑旁邊,輕輕地趴在牠的身上。

  R解開打結的兔耳,魔蒂斯兩隻手叉在沒有贅肉的腰間,道:「我很認真的!請問偉大的預言師,皮克耶的事情你了解多少?」

  小兔子摸摸自己的耳朵,別過頭假裝耍脾氣。

  「R!」魔蒂斯的音量大了一些。

  小兔子抖動身體,「都半夜了,你不要那麼大聲。」

  「你真的很白目喔,快點把你知道的說出來。」魔蒂斯被這任務搞得心浮氣躁,還有接下來得競選什麼學生副會長,他自己的私事都尚未處理完,卻是雜事緊接而來。

  「小魔真的感覺很焦慮,你說我知道什麼,你又知道什麼了?」

  「我怎麼可能知道什麼,我如果知道什麼我會來問你知道些什麼嗎?」

  「不對,你是想到了什麼才來跟我確定什麼,那你先說你想到了什麼我才方便跟你討論什麼唷!」

  他們的對話簡直是鬼打牆,比繞口令還嚼舌。

  「我……呼!」魔蒂斯重重地吐出一口怒氣,他煩躁地用兩手抓亂頭髮,「我知道不應該懷疑朋友,但是殺害學生的犯人我卻聯想到皮克耶。」

  「你被古斯塔奇罵白痴罵久了真的變白痴唷?」R搖搖頭,用別人的話來罵魔蒂斯。「目擊證人指出犯人是黑髮的女子,可是阿皮是骷髏人,不可能是犯人。」

  「我知道,可是我就覺得哪裡怪怪的。」

  魔蒂斯嗟歎,轉過身體,拿掉浴巾開始穿起衣物。

  「我剛入亞爾時你就跟我介紹過阿皮了,你說她是個殺人再取其器官的罪犯,而她又很喜歡我的金髮……而此次事件有兩樣都跟阿皮的『興趣』相似,我都會忍不住懷疑她是犯人。」

  「唷,小魔真是頂尖聰明,想得很多。」

  「少誇我了,你剛剛才罵我白痴。」

  「天才與白痴只有一線之隔唷!不過小魔,你問我是錯的,我跟你一樣是兩年前,不,是『三年前』來到『這個世界』,我的情報也只侷限在我認為對你有利的範圍內,而阿皮只是個受刑人護士,我對她真的了解不多。」

  R收起了開玩笑的心態,牠聽了魔蒂斯的想法也動搖了。

  「我只曉得皮克耶是魔界骷髏人族,這種族的原外型跟人類很接近,但是再生能力很強,但他們的肉體到了一個年紀會開始潰爛,最後只剩人骨,若想要恢復肉體之身就必須吃活人或擁有能變形成人的神、魔或精靈族,但只要他們頭骨裡的『心臟』被毀滅的連一點細胞都不剩就會死亡,因此魔骷髏人在肉體潰爛後很少會想要再回復肉體身。」

  「喂、喂,這根本就是在說皮克耶是犯人了啊!」魔蒂斯大驚失色。「那個黑髮女子該不會就是皮克耶吧?」

  「可是皮克耶有不在場證明,事件發生的時候她都在醫護室活動,而且也有兩次是誕勒醫生打電話過去確認她在哪裡,所以皮克耶應該不會是犯人。」

  「還是說還有別的魔骷髏人?」魔蒂斯從書櫃裡拿出「種族百科」,找尋關於魔骷髏族的文獻資料。

  「一個想要恢復肉體身的魔骷髏人大老遠從魔界邊境跑來亞爾『吃東西』?小魔唷,你別再笨下去了。」R的直言招來魔蒂斯一記怒瞪。

 

 

創作者介紹

✝ 死寂的天堂 ✝

玩奇/維醺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