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兔子轉過小小身體,粉色地眼睛也逐漸和少年同樣染成了艷紅色澤。

  「小魔,老實跟你說,我來到這世界後都還沒有看見什麼『天機』,所以人家才很不安……一千年前我預言到的事情成真了,卻依然沒能改變大家的命運……那次我想阻止一切發生,但結果呢?現在我看不到天機,或許是大神給我的教訓唷!所以我要收集很多很多情報,小魔,你不能死,我們的朋友也不能死……」

  R旋過身,像是故意背對魔蒂斯,不讓少年清楚看到自己臉上的哀傷。

  「小魔,厄爾的死都是我害的,對不起……」

  乍然,魔蒂斯將枕頭狠狠地砸向白色動物,清秀地臉蛋上已經是滿滿地淚水,他紅著眼眶,極為憤怒地大吼大罵:「你他媽的再給我說一次!哥哥的死不是你的錯!是我、是我……」

  哽咽,悲愴的淚水無奈地自少年的眼中滴落,似時間悄然流逝,再也回不來。

  魔蒂斯的手捂住臉,回想著那年那日那瞬間發生的意外。

 

  他哭吼著,希望有人救自己。


  『艾伊雷爾啊!』
  『不!誰來快把他拉出來!』
  『王子被捲入──』


  可是,卻沒有一個人能救他。

 

  當他再次醒來時,已經沒有戰爭了。
  也沒有心愛的家人與朋友。
  因為,他們都已經死了……

 

  不是你的錯啊,R……

  是我不小心……

  魔蒂斯放下手,心痛且懷念地淚水似絕情般的停止,他眸中找不出一絲絲崩潰,面無表情的呆坐於床上。小黑蹭著主人的胸膛,兔子R用力地抱住他的手,靜默在房間內蔓延開來,魔蒂斯的心痛得不想哭了,心絞的不去想了。

  闔上眼,連呼吸都覺得難受。

  就在此時,房間的門把突然在轉動,潰散了這憂傷的氛圍。

  魔蒂斯疲憊的睜眼,門口站了他熟悉不過的兩個人。

  「你要哭也就哭小聲點。」拉厄亞平淡地注視魔蒂斯慘白的面容,紫羅蘭色的秀眸劃過陣陣溫柔。他的後方還有位神情僵硬的少年正怒髮衝冠的瞪著魔蒂斯。

  「你很吵。」古斯塔奇不擅長安慰人,見到好友虛弱的模樣也還是像吵架的口吻,一點也不體貼,不過魔蒂斯狠清楚古斯塔奇有多關心自己。關上了門,犬族的王子有意地嘲諷:「一個人躲起來哭,膽小鬼!」

  魔蒂斯蠕動著嘴,想說點什麼但沒力氣,話都含在口中了。

  雖是細語,但古斯塔奇都聽進去了,犬族的耳力比精靈族的拉厄亞更好。

  「你就算鎖了門我也會踢開的。」古斯塔奇大步向前,不溫柔地將床上似攤似廢人的魔蒂斯一把拉起,道:「你有心事可以跟我們,自己躲起來哭還被我們發現,不覺得丟臉嗎?」

  拉厄亞按住因為朋友在悲傷而發狂的古斯塔奇,搖搖頭,「你答應我不生氣的。」

  「我哪有生氣。」古斯塔奇忿忿地甩開魔蒂斯的手,讓虛弱的他又跌回床鋪。古斯塔奇指著淚水位乾的魔蒂斯,激動地說:「你和他可以插手管我族裡的事情,我卻不能管他的嗎?」

  拉厄亞才剛起了第一個字,古斯塔奇又捉起魔蒂斯的衣領,將他整個人提起來,「你說話啊!」

  「你是要我說什麼!」魔蒂斯被拉厄亞和古斯塔奇的出現弄得心慌不安,轉而變成憤怒的情緒,「你想要我告訴你什麼嗎?」

  古斯塔奇放掉他,眼神幽冷,語調平靜:「你在煩惱什麼?」

  魔蒂斯一怔,淚水不遏止的開始釋放。

  「我的煩惱,總有一天會跟你們說。」

  「不是今天嗎?」古斯塔奇的眼波逐漸流轉怒火。

  「古斯塔奇。」拉厄亞喊著他的名,提醒他別太追根究柢。「魔蒂斯,真的很對不起突然闖進來,但今天你哭得比以往悽慘,我們很擔心,所以就……」

  魔蒂斯仰起頭,發白的唇微微顫抖:「你們難道以前都有聽到?」他的房在最後一間,對面是儲藏間,所以古斯塔奇和拉厄亞是他唯一的鄰居。

  「有兩次我和古斯塔奇正要敲門時有聽到過,但從未像今天那樣淒厲。」拉厄亞淡淡地解說。他們彼此認識了幾個月,卻僅有這三次聽到魔蒂斯在哭泣……他這位喪失記憶的朋友到底哭了多少回?

  魔蒂斯垂下眼簾,遂不看他們兩人。兔子R和小黑站於他的腳邊,宛如他的守護神。

  魔蒂斯癟癟嘴,澄清道:「我想起了失去的記憶。」

  拉厄亞和古斯塔奇不語,安靜的聽他說話。

  魔蒂斯低頭和R對望,彼此間的紅眸滲透許許哀傷。

  「我有一位哥哥,他和我是同父異母,他母親很早就過世,所以父親後來娶了我母親,父親在我三歲時離開人世,讓十七歲的哥哥繼承他的事業……但是我卻因為一場意外而散失記憶,我現在回想起來,我這兩位摯愛的親人好像已經死了。」

  「好像?」古斯塔奇察覺魔蒂斯的話中話。

  「我確定我哥哥已經死去,但母親卻似乎還活著。」魔蒂斯若有似無的嘆氣,「之前我因為處理魔植族一事用了一種很特殊的魔法,本應該是以壽命做為代價,但精靈界三聖靈之一的撒冷大人卻告訴我,我只是元氣大傷,應該沒有壽命被奪走,然後我記起我施用魔法的那時候……」

  他輕輕撫摸手腕戴的手鐲,望它的眼神像是呵護至極的至寶。

  「我母親給我的手環發光了。」魔蒂斯抬眼,自嘲地苦笑:「所以我在猜我母親應該還活在『這個世上』。」

  「什麼應該?百分之百還活著!」古斯塔奇哼氣。

  「可是……」魔蒂斯低語,似是問自己也問友人們:「人類能活超過一千歲嗎?」

  聞語,古斯塔奇和拉厄亞著實大愣。

  「人界國寶級大魔法師˙彌德司活了三百多歲近,他沒有什麼血統,單純以靠自創的食譜與樂天的個性才活了那麼久,是純人類中活得最久的人。」那個記錄至今無人能破,所以知識淵博的拉厄亞才會知道。「如果你母親非純人類,我想活超過一千歲應當不是問題。」

  純人類目前的平均壽命約一百零三歲,但絕不可能活超過一千歲。

  「哦,我知道了。」魔蒂斯說,他的語調太過平穩,眼睛也向下看,讓人猜不出他在想什麼。忽他抬頭,道:「我想吃甜的東西。」

  「你的胃是無底洞嗎!」古斯塔奇感覺魔蒂斯想結束關於他身世的話題,那他也配合他了。

  「別人不是說甜點裝在另一個胃?」

  「我看你裝甜點的胃一個絕對不夠用。」

  「妮露學姊說一定是莘西雅學姊當選會長,所以準備好多點心飲料,等等開票完以後大家都會去她的房間開Party,到時你想吃多少都可以。」拉厄亞寵溺地眼神溺得古斯塔奇都想要放聲尖叫。

  「拉厄亞,你不要這樣跟他說,他會學蝗蟲過境的!」

  「餵飽寵物是我們的責任。」拉厄亞說。

  魔蒂斯臉色大變,古斯塔奇整個笑翻了。

  三人又開始有說有笑,彷彿剛才的失控、哀愁都煙消雲散。

  但他們都明白這是暫時性的逃避,會有那麼一天魔蒂斯不在哭泣,告訴朋友們自己在煩惱什麼,如果可以,拉厄亞與古斯塔奇願意幫助他解決一切不順的事情。

  R忽然覺得,這個景象很熟悉。

  金髮的少年,與最要好的兩位朋友。

  ──厄爾、卅羅德、妲舞安姬。

  ──魔蒂斯、拉厄亞、古斯塔奇。

  R深有感觸,僅存沒有受傷的眼眸流轉波光,艷紅如血,似是無上珍貴的紅寶石,其中隱藏的思維卻無人能解。

 

 

 

 

  ※

 


大致上談一下本章節吧
有時候為了避免尷尬就會很唐突的插入新的話題
不知道大家有沒有這樣做過?

當我們小組在討論作業劇本的時候
由於每個人的想法都不同就會有衝突
我的某朋友就會很緊張地說:「天啊天啊吵起來啦!」
然後我負責笑笑地說:「當然要吵啊!最好吵到滾到床上去~」(<--其實我是個變態XD)

總之就類似的轉移話題

也許讀者會覺得,怎麼魔蒂斯轉的話題也太詭異?但我想以他的個性,從食物的角度切入較好(?)

 

 

 

 

創作者介紹

✝ 死寂的天堂 ✝

玩奇/維醺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