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伊雷爾被牠逗笑,「你怕我也怕啊!但我不相信人界會滅亡,也太扯了!」

  「是唷,很扯是很扯卻也是我看見的天機……」Red Destiny揉著被子,顯現出牠的不安。「厄爾,我這幾日將住在你們人界皇宮,與你們一起同行。」

  「但神界……」

  「人家是偉大的永世預言師,誰能對我怎樣唷!」

  「哈哈!」艾伊雷爾開懷大笑,Red Destiny總是這樣,牠的個性一生都如此執拗啊!

  「我說呀,我不敢保證能躲過天劫,萬一……」Red Destiny難過地哽咽,下句話太悚然,卡在喉嚨說不出來。

  「萬一什麼?我們不會怪你的。」厄爾大膽的在預言師的頭上輕撫。

  「是嘛,魔神再強還是讓大神封印住啦!而且你的預言中不是有句什麼『撥雲見日,日耀天地』,這一聽就是好兆頭,所以人界絕對不會滅亡!」艾伊雷爾心中的陰霾在他的臉上不曾出現絲毫,他不想在預言天劫的預言師和守護人界的國王面前流露一點軟弱。

  「他說得對,,你能預言天劫已是先給我們有時間做準備,這是多好的事情,又怎怪你呢?」厄爾給了他安慰的笑容,「別擔心,不會有事的。」

  「你們兩個大好人唷……」Red Destiny感動萬分。

  「喂!別發好人卡給我們啦!」艾伊雷爾人生中第一張收到的好人卡是預言師給的。

  厄爾淡笑,「預言師大人,你就先休息吧。艾伊雷爾,你跟我過來一下。」

  ※

  人類是比他界種族還要無能的一族。

  這項事實人類也有自知之明,不過論智商卻不會輸!

  觀星象是人界特有的風俗,他界也有研究,卻不及人界學者們日夜埋頭鑽研而出的結果耀眼,而人界的王族自小就被教導如何看星象來知天機,預言師的預言和今夜的星空異象符合,天劫將會爆發!

  艾伊雷爾望著遼闊美麗的星空,多希望星象異常是場夢,那預言是謊言。

  「艾伊雷爾……」厄爾呼喚,小王子才仰頭看他。「你看。」他指向下處,遠方人界國土盡收眼底。

  艾伊雷爾瞧個仔仔細細,夜景是很燦爛但沒夜空漂亮,可大哥要他看什麼?
  厄爾從衣中拿出一條價值不斐的稀有魔法水晶項鍊,將它交付在艾伊雷爾˙魔蒂斯˙卡諾萊特手中。

  「這交給你,我有段咒語要傳給你,你必須記好,只要咒語正確,它會幫助你使用力量。」

  厄爾˙凡克˙卡諾萊特念了一串很長的咒語──

  咒語起奏效,夜空之下繁榮的人界境內地面顯出薄弱的金黃光芒,行走中的人民驚嘆不絕,以為是國王生日而有的特別活動,但站於高處的艾伊雷爾看得非常清楚,這些光芒最終形成了七芒星,這是一個包覆整個人界的巨大魔法陣!

  「這咒語共分成三段,能拆開來施咒,但最後必須以自己的名字做為結束才算完成。」厄爾再給呆住的弟弟來個震撼教育:「他界也被我『偷偷』佈下相同法陣,若唸完整段才落下姓名,那魔陣能爆發的力量有多大,你應該能夠想像得到吧!」

  艾伊雷爾承受不起太突然的秘密啊!

  「大哥,你是什麼時候佈下法陣的?」人界國王奔波勞碌,怎有時間在每一界中佈下超巨大魔法陣,而且還全憑一己之力!艾伊雷爾打寒顫,他的大哥強過頭呀,由史以來最強大的魔導士不是喊假的,是貨真價實!

  「你出生時被認定為使者我就開始每兩年佈下一個法陣,不怕一萬只怕萬一,魔神若復活我們還能活嗎?」

  艾伊雷爾一整個大陣驚,眼前的大哥是位遠見高明的智者。

  小王子突然鼻子一酸,淚水在流落之前被國王擦掉。

  「怎麼哭了?」厄爾問。

  「你付出的好多啊大哥。」厄爾是他同父異母的親哥哥、是恩師,也同時扮演父親的角色,但這都還不夠,厄爾擔負國王大責,考慮之事多到艾伊雷爾無法想像,「若沒這天劫預言,修補神石又一切順利,這些大魔法陣還有可用之處?根本浪費你的魔力。」

  「胡說,魔陣還在,未來哪日發生意外誰都能夠啟動封印魔陣。」厄爾輕擁還長不高的弟弟。

  艾伊雷爾聽見大哥的聲音在他頭上傳來:

  「記住,憑這顆水晶以及這個咒語能夠封住任何對你不利的東西,但是很消耗魔力,若你要封印的生物比起你的力量還要強上許多,你會有生命危險,所以『那天』若真的發生了意外……
  「希望你能下定決心,就算失去了性命也要保護全世界的人。你不必擔心只有自己死亡,我也會陪你……陪你一起封印住『祂』。」

  艾伊雷爾閉眼,他跟大哥相比是笨拙的人,但唯有一處他能驕傲──做為使者,封印魔神,拯救世界!

  但如今他也驕傲不起來,預言已現,大哥要助他一臂之力,他是無盡的感激!

  「打擾兩位了。」介入國王和小王子兩兄弟的妲舞安姬挽著一位男子的手臂,體態婀娜地慢步靠近他們。

  厄爾放開懷中的弟弟,和悅地問:「宴會上的美食不合你們胃口?」

  妲舞安姬輕抿嫩唇,將銀髮優雅地塞至耳後,笑聲如銀鈴般動聽,「呵呵,當然好吃,只是吃飽了就過來看看你們兩兄弟。」

  「她其實是擔心那則『預言』。」妲舞安姬的男伴,卅羅德刻意點出她的口是心非。

  從他身邊退開一步,妲舞安姬像是對待好哥兒們,毫不節制力道的往卅羅德的二頭肌拍打,「哼,你不也擔心才會和我一起過來?」卅羅德悶不吭聲,妲舞安姬覺得沒趣,又和厄爾說話:「萬一你們人界滅亡,你和艾伊雷爾的靈魂由我規管,保證能夠復活!」

  「妳這是濫用公權呢。」厄爾雖是笑得開心,但半絲同意的意思都沒有。

  「我是神界輪迴女神,司一切靈魂輪迴大事,誰敢說我濫用公權!」妲舞安姬兩手插腰驕傲地仰頭,「放心吧,到時真發生大災難,我一定保你們的魂魄不用重入輪迴道,直接復活。」

  「聽起來好威風!」艾伊雷爾歡喜的拍手。

  「威風是威風,但會破會輪迴秩序,不能那麼做。」厄爾這麼說,艾伊雷爾洩氣地誇張大嘆。「謝謝妳的好意,但妳真不能為了私心而救活我們……」

  「你別用好聽的話勸我但眼神卻迸出責備,讓人很不舒服哪!」妲舞安姬拿人界國王沒轍。

  「厄爾,你有辦法應付天劫嗎?」不多話的卅羅德主動關心詢問。

  「有辦法扭轉天劫那我就是神了……」厄爾自諷一笑,「但辦法是人想出來的。預言師建議提前修補神石,將神修日定於後天。預言師將在明日召集各界結界師和使者,我想是要先來一場預演。」

  妲舞安姬和卅羅德望向臉色微鐵青的小王子,一下就看穿少年心中有多憂鬱緊張。

  「事態真是緊急呀,艾伊雷爾小王子,我們的心與你同在,加油啊!」妲舞安姬想給小王子一點鼓勵,心意是傳到了,但艾伊雷爾內心的緊張並無較稍減。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玩奇/維醺 的頭像
玩奇/維醺

✝ 死寂的天堂 ✝

玩奇/維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