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我想找母后。」大哥要煩惱的事情比艾伊雷爾還多,唯一能讓他吐露心事的家人只剩親母了。

  「去吧。」似乎是察覺弟弟的想法,厄爾又是溫柔的撫摸他的頭。

  艾伊雷爾先繞道皇家花園後院找到呼呼大睡的黑德里特,讓牠縮小身體後由他抱著去找只在宴會開幕時現身不到十分鐘就回房休息的母親。

  厄爾和艾伊雷爾是同父異母。

  厄爾的生母芙雅去逝後,前任國王稀伊爾與人界莫勒因族部落首領之女相愛並娶其為妻。

  鎖˙莎梅˙凱姆亞斯,這位女性生下小王子艾伊雷爾的後兩年,稀伊爾因病逝世,並由十八歲的厄爾繼承王位。

  皇宮中諸多老一輩的王族和大臣都不喜鎖這位新來的皇后,她品行極好,但血統不夠完美,人界古老的莫勒因族不能匹配魔神的後代,也認定她的到來剋死了稀伊爾陛下。

  幸好鎖生的孩子艾伊雷爾繼承了金髮紅眼的特徵,他的基因混有純種人類之血,但不影響外貌,更遑論他是命運的使者了,那額間的印記可讓那些王族大臣被打了一記無聲巴掌,再也不敢多說什麼,而厄爾也很敬愛鎖、疼愛弟弟,人界皇宮中的流言蜚語才暫時畫下休止符……

  艾伊雷爾四歲那一年,鎖的兄長利用妹妹的關係住進皇宮中,厄爾不加思索的重用後母的親戚,又再度引發宮內臣子的反彈。

  「亞安菲迪國舅其實非常有能力,他想盡心為國家做事,眾臣子為何要反對?你們也是為國效力之人,應該很能體諒大志若不能實現是多悲憤的心情呀!」年紀尚輕的厄爾國王嘗試說服眾人。

  「但他並不憑一己之力,而是藉關係攀上來,若國王執意給他一個位子坐,吾等只會輕視他!」某位大將在朝中地位頗高,他的話令厄爾沉思。

  之後,厄爾派亞安菲迪國舅平反邊界外敵入侵的難事,後凱旋而歸,才二度讓大臣元老信服。

  幾年下來,凱姆伍斯家族已經成功滲透卡諾萊特家族,越長越大經驗就越豐富的厄爾為了鞏固王族地位,命國舅亞安菲迪前往邊界,擔任駐守將軍。

  如今,艾伊雷爾約有六年於不見國舅,但聽說這次國王三十歲生辰宴會,亞安菲迪˙伍特˙凱姆亞斯將會回來參加。

  艾伊雷爾站在母親的房間外,沒有關好的門留出一縫讓小王子的視覺與聽覺都受到衝擊──

  亞安菲迪強拉妹妹的手,氣憤地勸:「妳必須回到族裡,跟父親他們逃去別處。」

  「不,我不走。」鎖推開他,手腕上的肌膚可見發紅的痕跡。

  「預言說人界會被滅,妳待在這會死的!」

  「我嫁到這裡,那也會死在這裡!」鎖努力的抵抗亞安菲迪,艾伊雷爾害怕舅舅會傷害母親,不顧後果衝入房內。

  艾伊雷爾使火擊退亞安菲迪,黑德里特也與主人共同奮戰,死咬著國舅的頭髮往後拉扯,頓時他們成為鎖的最佳保鑣。

  「住手,艾伊雷爾。」鎖不想看到親人爭鬥。

  母親開口,兒子乖乖聽話。「小黑,回來。」艾伊雷爾悶著怒氣命令。

  「你們……」亞安菲迪氣得火冒三丈。

  艾伊雷爾已經不當他是長輩,如果他再敢強行帶走母親,他就和他拼了!

  亞安菲迪吞忍這次的屈辱,道:「妹妹,我給妳一天時間考慮,明天給我答覆。」他有意地深深替與艾伊雷爾相望,再負氣離開。

  艾伊雷爾懂舅舅那眼神是何意,他希望自己能勸勸母親。

  「母后,妳隨舅舅去避難吧。」

  「不!」鎖憂傷地抱緊心愛孩子,「你不走我也不會走的!稀伊爾死後我只剩下你和厄爾呀,我怎能、怎能夠拋棄你們兩個……」

  最愛的人死後,留下的只剩這兩個孩子。

  厄爾不是鎖的親生,但她視如己出。

  而艾伊雷爾更不用說了,那是稀伊爾和她愛的結晶,可這孩子卻是命運中的使者,不能逃離人界去避開永世預言,那她也自有盤算,絕對誓死陪在他身邊!

  「艾伊雷爾,你別趕我走。」鎖害怕地發抖卻堅強的沒有流淚,「無論天劫會不會降臨,我都不會離開你。」

  「……嗯。」對不起了母親,這次我不能守住承諾了。

  艾伊雷爾等母親睡著後才拖著千斤重似的腳步回到寢室,他軟綿綿地推開厚重的房門,見裡面有人等著他歸來,便欣慰地淡笑。

  「大哥……你不是要去找亞希瑟哥哥?」

  「明日他會過來看你,我就沒與亞伯他們同行了。來,我留了你最愛的焦糖烤布丁。」厄爾貼心地起身扶著身心疲憊的弟弟過來自己身邊坐好,「午夜十二點都過了,你吃完就早點入眠。」

  艾伊雷爾有點食不下嚥,但又不辜負厄爾的好意,隨意吃了幾口,香甜的布丁在口內容化開來,刺激了他的神經,繃緊了一晚的身體才逐漸放鬆。「我想要安排母后出人界避難。」

  「好。」

  「大哥,明天……」艾伊雷爾恍惚的往牆上日曆看去,午夜已過,明日就是預定的神修日了。

  「是啊,明天。」厄爾聽懂弟弟那不成句的話,「神修日一事已對外公佈了。」

  艾伊雷爾倦怠地放下湯匙,沉重的壓力敵過眼前平日愛吃的甜點。「不怕引來什麼『敵人』嗎?」

  擁護魔神者存在於是界各地各角落,他們不行動,正意的一方也無法完全一網打盡,但歷史的記載能讓後人有所防備,總在神修日公佈的幾天,崇尚魔神的邪惡份子便開始大肆行動,擾亂和平。

  「敵人是會一定會有的,所以我們必須先猜出敵人的類型。」厄爾從袖中取出一本歷史古書,他翻閱過無數次,從中記取前人遺留的歷史資訊。「知道『黑暗軍團』?」

  「知道呀,由亡魂司帝率領的不死軍團……」他將剩餘的甜點都給黑德里特大快朵頤。「哥哥,你的意思是可能會有黑暗軍團出現?」艾伊雷爾蹙眉。

  「機率一半一半。」厄爾揉著艾伊雷爾的眉心中央,想將他的恐懼與擔憂全部化開。「想消滅黑暗軍團,最好先抓住亡魂司帝,他體內會有枚核心。但除了聖火與死神的魔法以外,任何魔法對付不死生物都是無效的。假使……我們明天要迎戰多位亡魂司帝,我希望你使用聖火保護自己,千萬別死,我們非得打贏這場戰爭──」

  「放心吧。」艾伊雷爾中斷這些對未來充滿黑暗的話,「我是神的火焰使者,絕對會打敗黑暗勢力。」

  「『天命運轉,神火不滅』……我相信預言中的神火就是你,你一定能活下來的。」

  「大哥也是,我們卡特萊諾帝國不是說滅就滅的!」

  「是啊,我們要保護這個世界。」厄爾笑逐顏開,「讓我們一起努力吧!」

  厄爾的左眼是火焰還耀眼美麗的赤紅色,右邊的金眼則如朝陽燦爛。

  人界國王溢滿希望的雙眸注視著最心愛的弟弟,讓他感到無比安心。

 

 

 

 

 

 

 

 

 

 

 

 

 

創作者介紹

✝ 死寂的天堂 ✝

玩奇/維醺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