轟隆轟隆!

  大地在發狂移動,黑暗的天空捲起幾十個龍捲風,雷電交加,暴雨磅礡打下,位在世界中心處,有股超乎世人想像的黑暗魔力在掙扎從大神封印的地獄中爬起。

  劇烈搖動的大地突然傳來彷彿泯滅慈悲之心、踐踏低等生物,執意摧毀一切的詭譎驚悚笑聲,魔神就快出世了!

  使者們努力將自身爆發的力量灌入神石中,大神給予的魔力不會輸給邪惡的魔神!

  片刻恍惚之中,艾伊雷爾找回自己的意識,他知道在這麼下去大家都會體力不支而戰敗,所以他必須念唱魔咒「靈魂歌曲」──

  
  

   是光照耀了大地,給予萬物生命永不嘆息的希望。
   是闇吞噬了世界,給予萬物生命永無止盡的絕望。
   請傾聽,靈魂歌曲的序章,容我的淚揮灑破滅的天空。
   請歌唱,靈魂歌曲的尾章,容我的血祭拜可悲的死亡。
   我以我的全部做為交換,讓一切歸於無。
   我以我的全部做為代價,讓一切歸於始。


   渾沌啊!
   極端冷酷的存在。
   渾沌啊!
   殘忍美麗的哀傷。


   請謙卑,靈魂歌曲的一章,容傲慢的罪充斥人們的心。
   而我將討伐。
   請寬恕,靈魂歌曲的二章,容忌妒的罪污穢人們的心。
   而我將討伐。
   請忍辱,靈魂歌曲的三章,容暴怒的罪毀滅人們的心。
   而我將討伐。
   請熱忱,靈魂歌曲的四章,容懶惰的罪撫慰人們的心。
   而我將討伐。
   請解放,靈魂歌曲的五章,容貪婪的罪玩弄人們的心。
   而我將討伐。
   請節制,靈魂歌曲的六章,容暴食的罪摧殘人們的心。
   而我將討伐。
   請貞潔,靈魂歌曲的七章,容色慾的罪控制人們的心。
   而我將討伐。


   是希望允諾我們,給予萬物生命生生不息的未來。
   是絕望殺害我們,給予萬物生命遺失美好的將來。
   請傾聽,靈魂歌曲的序章,容我的身阻擋邪惡的魔鬼。
   請歌唱,靈魂歌曲的尾章,容我的身代替宗罪的世人。
   我以我的全部做為交換,讓一切歸於無。
   我以我的全部做為代價,讓一切歸於始。


   渾沌啊!
   極端冷酷的存在。
   渾沌啊!
   殘忍美麗的哀傷。

 


  最後,還有個步驟。

  只要道出自名,就可啟動大哥辛苦建造的封印魔陣,必能再度封印魔神!

  「我之名是艾伊雷爾──」

  少年的聲如彈奏快速的琴玄於高潮之刻驚愕斷裂,他被無形的力量向後拉扯,方才所唸的靈魂歌曲魔咒因他的分心正漸漸衰落。

  那是什麼?艾伊雷爾睜大赤紅眼眸,他的前方有個怪異如深淵的黑色巨洞,還將比人還大上數倍的石塊吸入,他直覺得認為就是那黑洞在拉扯他,如果被吸進去了……

  艾伊雷爾忽然憶起令他惶恐的知識:強大的魔法互相牽引,將形成時空旋渦的流動。

  「艾伊雷爾!」預言師折心的吶喊:「不要啊!」

  漆黑的時空旋渦乍現在半空,正義一方與惡勢力都自保的向外退去,遠離時空洞能吸引的範完。蘇蕾莎只來得及保護小緹,距離時空洞最近的艾伊雷爾則殘酷地被捲入其中。

  天在悲鳴,黑雲裡交雜銀光地閃電與隆隆的雷吼。

  雨,淋透了每個人的身,風,冷進了每個人的心。

  艾伊雷爾一直在掙扎,不斷掙扎,喊得力竭聲斯。

  朋友與士兵們知道他被吸入時空旋渦,惶恐又瘋狂地喊著他的名,他們不顧危險的想要前來救自己,但砲火猛烈攻擊,只稍前進一步,就慘死於炮火之下。

  「艾伊雷爾啊!」

  「不!誰來快把他拉出來!」

  「王子被捲入時空洞了!」

  他哭吼著,希望有人救自己。

  可是,卻沒有一個人能救他──

  預言師跪地,血淚撲朔地流。

  神火不滅……神火不滅呀!

  似飛蛾撲火,預言師投入黑色巨洞的懷抱。

  「Red Destiny!」艾伊雷爾抗拒牠的救助,風嘯之際悲慟啜哭:「快放手啊,你也會死的!」

  時空旋渦的力量誰也不能與之為敵,一旦受吸引,血肉之軀只會被解體粉碎。

  「我可是偉大的預言師,『區區』時空洞,我怎會放在眼底!」哀莫的一笑,卻是如此神聖純潔。艾伊雷爾搖頭,哭得無法自我。

  「艾伊雷爾唷,『神火不滅』……你不會死的……」預言師的手勁發麻,捉不住少年的手臂,比他還要早接受了時空漩渦的摧殘。

  少年哭啞了聲,沒關係,我也就要來陪你了……

  少年的身沒入黑洞,不爭扎也不逃避,接受天劫給予他的殘酷。

  頸間的水晶項鍊啪地一聲被黑洞之力扯斷,卻只有鍊子掉落下去,而水晶跟著少年一同陷入無盡深淵。

  「艾伊雷爾!」厄爾的聲微微喚醒放棄生命的少年。

  「哥哥──」艾伊雷爾˙魔蒂斯˙卡諾萊特孤寂淡笑,幸好他還能再喊這最後一次……

  黑暗襲捲他的視覺,奪去他的神經感覺,四肢根本無法動彈。

  他的力量源源流失,虛弱的在黑暗中載浮載沉。

  少年闔眼,等待著死亡。

  ……

  小魔唷!

  ──誰?

  小魔,你清醒點呀!

  ──是R……

  你快點給人家醒來!

  ──吵死了,我已經醒了,你沒看到嗎……

  「艾伊雷爾˙魔蒂斯˙卡諾萊特!」白色小兔子不得靠近失控的火焰少年,只能後退並且吼破音地呼喚,但卻不怎麼有用。

  靛紫色火焰狂舞在金髮少年四周,堅硬的石柱被烈火燃得斷裂傾倒,天花板失去支柱坍塌而下,華麗的宮殿在短時間內被火焰摧毀成狼藉殘破,R與女子連連躲避掉落的石塊,但又擔憂已經無自主意識的少年會有意外。

  魔蒂斯已經完整回想自己失去的記憶,而他為了逃避那些痛不欲生的記憶,於是選擇對自己也對他人最恐怖的方式──毀滅一切!神所指定的火焰使者能操控毀滅一切物質的最強火焰魔法:死火!

  在魔蒂斯的潛意識中認為只要什麼都不在了,也就不會難過了。絕望之人總希望世界末日快到,所有人一同面臨死亡,那就不會孤單了……

  魔火回應少年的希望,狂暴地猛烈燃燒,將他所見之物全部消滅!

  人界皇宮的某處正在崩塌,亞爾的學生們躲到距離災難處最遠的宮殿休息。帝、剎與小國王相約要吃飯談天,但先行繞過來想找魔蒂斯等人,不料人沒見到,還臨時出了狀況,頓時心中浮現不好的預感。

  帝和剎第一時間往崩塌的方向前去,拉厄亞、古斯塔奇彼此相望,然後避開老師的目光偷偷跟上了。兩位將軍察覺後方有不聽話的壞學生跟蹤,也沒阻止,朋友就是要講義氣,不衝動點怎麼能當成青春的回憶?

  四人一到場,就見皇家士兵努力想壓制住龐大的靛色火焰,防止火苗向他處延伸,而製造這場大火的凶手──魔蒂斯,宛如一尊精緻的娃娃,詭異地飄浮在半空中,他的雙眸無光澤無焦距,平時艷紅的瞳孔似乎被抹上一層水務,深紅且黯淡。

  少年額間的印記不時閃爍金色光芒,而帝、剎、拉厄亞也察覺他們的神之印竟然在發熱發燙!

 

 

 

 

 

 

 

 

 

 

  ※

 

說說本章節

四個字詮釋我打這篇的心情------


『真不想打』


................天啊我竟然撐過來了!
我以為我這輩子都不會打到這個階段!我我我我我.......
我的意思是
我實在不願意這樣做

放出這篇文章
就代表
我下一本的劇情也要確定了>/<

唉,有種孩子長大的感覺(哭



 

 

創作者介紹

✝ 死寂的天堂 ✝

玩奇/維醺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