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萬別跟我說他體內潛藏的魔力暴發又暴走。」帝有些許興奮及強烈擔心的複雜情緒,照這情形繼續下去,魔蒂斯可能會死!

  「當年修補神石的強大魔力和水晶融合了……」有人喃喃自言。帝回頭,如果他沒聽錯,那句話是受傷的R說的。

  牠會說話?帝訝異,但現在不是問這蠢事的好時機,「臭兔子,魔蒂斯怎麼會變成這個樣子?」

  R沒回答,帝也沒空理牠,目前還是先把那死小鬼抓下來再說!可是,該怎麼做才能在不傷害他又不被他傷害的情況下靠近?帝嘖了一聲,這年頭指導師真不好當。

  「別怪我無情了,死小鬼。」不能見死不救,那只好傷他了!

  「等等,帝!」R衝過來抱住他的腿,「你這樣只會激怒他!讓我試試看,我也許有辦法。」

  「你……」帝的兩眉緊緊皺起,這隻兔子什麼時候變得脆弱愛哭?「好,你有辦法就給你試。」帝退到旁邊,發現剎正攙扶剛剛和R同行的女子,待他仔細一瞧女子面容更是眉目深思,萬分不解。

  嬌小的兔子搖搖晃晃、虛弱不堪地站起來,牠潔白的絨毛被塵埃汙染,被碎石擊中的傷口冒出汩汩鮮血,與他的雙眸相同赤紅,千年前世人尊敬的預言師此刻只是個希望朋友從黑暗牢籠中掙脫而出的平凡小動物,牠只願少年能接受事實,不要被過往的傷痛束縛。

  「艾伊雷爾!」

  R喊著帝等人都沒聽過的名字,士兵們忙著救火,皇宮繼續坍塌,小兔子用每個細胞每分力量大聲地呼喚:「艾伊雷爾˙魔蒂斯˙卡諾萊特!『天命運轉,神火不滅』……你怎能自暴自棄!你是保護世界的火焰使者,你若死了,千年前的預言天劫將再現啊!」

  ──天命運轉,神火不滅……我相信預言中的神火就是你,你一定能活下來的。

  哥哥……

  少年有了點反應,慘白的臉緩慢抬起,往呼喊他真名的方向一望。

  「艾伊雷爾,對不起!你要怪就怪我吧!是我的錯啊,我沒能讓大家躲過天劫預言……」

  別……

  「對不起啊都是我……」

  別說了……

  少年慢慢地抬手,那舉動似乎是想替預言師擦拭掉如雨落的淚水。

  魔法死之火焰因魔蒂斯的精神回歸而漸弱燃燒,額頭上的印記也淡去光芒,只是暴出強大魔力的後果讓他的身體不堪負荷,從空中重力加速度的掉落。

  帝的手一揮,用魔法讓少年安全落地。

  「艾伊雷爾!」R痛心地緊緊擁抱讓他疼惜的少年。

  魔蒂斯淡然笑了,補償一句千年前沒能對預言師說的話:「別說了……這不是你的錯。」

  「你果然是個好人唷……」R嗟嘆。

  帝是不想干擾如此感人的氣氛,但不說不行:「他很虛弱,需要休息。」

  「我知道。」R一面擦眼淚,一面想著接下來該怎麼做才好。「今日一事,我希望你們什麼都別問唷,讓小魔決定要不要告訴你們。」

  帝聽了神情微微表現不爽,但其他人都認真點頭,他也悶聲答應。

  「然後,帝你去神界、剎你去精靈界,對王們報告一句話,就說『艾伊雷爾已回來』,他們就明白前後因果了。」接著R向那穿得高貴服飾的女子道:「而亞莉莉妳就協助亞莉伯國王將此事先壓下,不能走露一點風聲。」魔王尚未清醒,這件事暫時不跟他說,且也怕也柏恩會有所動作。

  女子,亞莉莉聽命點頭,就與三年前的大火災一樣,該隱瞞的必須不著痕跡地瞞天過海!

  「那魔蒂斯該送去哪裡治療?」拉厄亞關切地問。

  「就由我帶走。」

  「帶去哪你好歹告訴我們,不然我們會很擔心!」古斯塔奇被一些畫面給大大震撼,心都還未平復過來。

  「我要帶小魔到他唯一僅剩的親人那裡。」話落,R吹一口短嘯,早就做好準備的魔煞之龍黑德里特立即變回真身。小兔子不留時間給剩下的人詢問什麼,直接乘坐黑龍離去。

  離人界皇宮很遠的某個地方有一座千年前非常神聖,但現今已不再受世人參拜的古老教堂。

  人類是很現實的動物,沒有神石庇祐、且因戰爭而破壞殆盡的教堂就算重建後還會有多少人想進去?傳聞千年前時空旋渦曾出現,人們因而認為此地有了不穩定的時空裂縫,不敢接近,讓修建後的教堂越來越像間鬼屋,至於人界神石則移至聖耀法莉爾大教堂保護。

  R想去的地方就是那荒廢的舊教堂。

  R讓巨龍在目的地外的兩百公尺停下。小黑將身體縮小成和獅子一樣大的體積,讓主人趴在牠的背上。R很縝密地想過,舊教堂內住有三人,其中一個應該去出門不在,但以防萬一牠還是小心地走後門進去好了。

  舊教堂的外圍設有幻覺魔法,能知道通關密語的人才能看見教堂內的現實情形。這法術由精靈界蓮王親自設下,至今僅有五人能夠查覺且破除幻覺魔法,其中一位便是人界第一殺手黑杰。

  R輕唸密語後就走進去,舊教堂的後院在他人眼中是雜草叢生的落魄花園,但讓小兔子和小黑來看是有人細心經營,讓每株植物都很生氣勃勃。

  照顧這花圃的人恰好在施肥,聽見有腳步聲便回頭一瞧。

  R咧嘴咯咯地笑,花圃主人微微吃驚,尊貴的預言師十分狼狽,身體部分受傷,雪白的毛髮上有許多血塊,而牠還帶了一頭千年來都不見蹤跡的魔煞之龍,以及金髮少年……

  喀噹!花圃主人太過驚訝,手也拿不穩鏟子,趕緊幫助預言師讓少年躺在乾淨的床褥上,等都安置妥當後,便回身去將少年到來的消息告訴某人。

  魔蒂斯覺得自己睡了好久好久,跟以前一樣,他很喜歡故意賴床,讓侍女們不得已去與大哥或母親求救。

  大哥與母親叫他起床的方式都不太一樣,前者是掀他的被子再來段無敵碎碎念,後者則會很溫柔地撫摸他的臉,然後說:

  「我心愛的孩子,別睡了,快起來。」

  沒錯,母親的聲音比任何人都來得柔氣,似春風溫暖……

  魔蒂斯從回憶的夢中醒來,兩眸慢慢地微睜。

  「艾伊雷爾……」

  魔蒂斯抬起眼簾,這嗓音非錯覺,輕撫他臉頰的纖手也是真的,而喊他真名的人──

  「母后!」

  一瞬間,少年就流下鹹澀地淚水,激動地擁住思念已久的親人。

  鎖˙莎梅˙凱姆亞斯的夜空色黑髮已成鶴髮,但她那張美麗的容顏卻不曾衰老,時間在她身上已停止流動,所以魔蒂斯才能立刻和她相認。

  終於等到這天了!鎖的內心,空洞了好幾百年的心在這一刻被魔蒂斯一聲母后給完全填滿,等待是有結果的,她不在寂寞了。

  R滿足地微笑,牠的任務圓滿達成,疲乏感隨之而來,一陣暈眩過後便昏迷倒地。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玩奇/維醺 的頭像
玩奇/維醺

✝ 死寂的天堂 ✝

玩奇/維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