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預言師大人!」

  年邁地老修女抱起呼吸微弱的R,趕緊輸入魔力給牠。其實誰都能分享魔力給牠,只是戒心很重的預言師選擇一開始來到這世界第一個信任的人,拉厄亞,所以才謊稱謊稱自己的魔力只有他能補給。

  「蘇蕾莎修女……」魔蒂斯微睜圓眼睛,「不,你是蘇蕾莎大天使!」

  「艾伊雷爾殿下。」老修女的真面目魔蒂斯在一千年前就已見過一次,此時她比以往更老了些。她歉意地說:「『那時』沒能救你,而你到了『這個時代』我也不能告訴你事實,我對你非常的抱歉,」

  「怎麼你們每個人都認為是自己的錯?『那時』誰也救不了我,所以我不會怨任何人。」魔蒂斯笑著搖頭。

  「來到這世界,妳也嘗試告訴我真相,但我無法接受事實,還火燒人界七天六夜……你們選擇讓我慢慢想起來是對的,你們瞧,我現在就很冷靜了。」只是剛剛稍微理智崩潰又毀了些人界皇宮。

  魔蒂斯握住母親地手,「母后,我有很多事情想問妳,可又不知道要從哪裡問起……我遇見一位女子,她說有個人等了我四百年之久,她說的是您嗎?」

  四百年,沒錯,過了四百多年了,鎖以為還要在等下一個四百年啊!

  「是啊,我等了你四百年,但很值得。」鎖的話中沒有哀愁,而是喜悅,能和魔蒂斯相見是她的夢想。

  「我一千年前落入時空旋渦,母后您卻等我四百年?」

  「因為我……」鎖轉頭,對趴在地上休息的魔龍微笑,「我駕馭黑德里特在你消失於時空洞內以後也跟著闖進去。」

  「您說什麼!」魔蒂斯嚇得冷汗淋淋,「母后,您和小黑沒有被分解可真幸運。」

  「可能是因為這個。」鎖把一塊小小水晶碎片做成了條低調樸素的手鍊,「我在黑暗之中抓住發亮的它,也許是因它的保佑我才平安無事,黑德里特好像也得到一塊碎片。」

  魔蒂斯愣了愣,用手指輕碰手鍊上非常熟悉的晶體碎片,碰到的剎那彷彿受到他的召喚,碎片竟然亮起微光。

  鎖拔除手鍊,將魔蒂斯的所有物還給他。「我就知道這是你的東西,是你保護我和黑德里特。」

  「不,這是厄爾大哥給我的……」一提到為世界犧牲生命的偉大魔導士,魔蒂斯就哽咽想哭。鎖想安慰他,魔蒂斯搖了搖頭說沒事,又問:「母后,我知道這樣問很不孝,但……您的壽命……」

  鎖的手放在左胸口,神情看似有些哀傷內疚,「有一位『朋友』幫助我、使我的壽命延長……直到你出現了,我的時間又會開始『走動』。」

  「母后,您這樣說我很驚恐,我希望您活得長久!」

  「已經夠久了,艾伊雷爾,我是純種人類,能活了四百多歲是忤逆、破壞神的規定,你看我除了頭髮以外都沒有改變,你和我相認後令我的生命能夠流失,而你做為一個孩子孝敬我到我老死,我就非常滿足了。」

  鎖用手指描繪魔蒂斯的五官,思念了四百多年的孩子近在眼前是多麼不可思意,她害怕這都是幻覺,但指腹傳來的溫熱感非常真實,並非夢境。

  「預言提及『神火不滅』,預言師又隨你進入時空洞,那時我就確認你不會死的,所以想要拉你出來……
  「但我太天真了,厄爾的水晶保我一命但我卻來到了四百年前的時代,憑我這凡人的壽命怕是等不到你出現,所以我和朋友用魔法做賭注,我贏了也得到久至和你相認的壽命。艾伊雷爾,你莫笑我太蠢,竟為了尋你枯等四百年,我沒有其他辦法,我真的只想再好好抱你……」

  淚流乾了再流,可鎖卻覺得自己比那哭到淚成血淚的精靈女王還好命,至少自己又見到艾伊雷爾。

  「我就在這裡,母后想抱就抱。」魔蒂斯懷抱嬌弱的鎖,「我不會笑母親太蠢,只是等了四百年您不寂寞嗎?」

  「我也認識很多朋友,不會寂寞的。」只有想起你父親、厄爾和你的時候會寂寞,你們是我一生最愛的人。

  母后的謊話都很善意呢。魔蒂斯偷偷嘆氣,「母后,那位讓您壽命延長的朋友是誰,能介紹給我認識嗎?我想好好跟他道謝。」

  他一問,鎖的身體明顯冷僵。「我不方便透露,不過我會告訴他你的心意。」

  魔蒂斯查覺一絲古怪,但母后有口難言他也不強迫。

  「皇后陛下,恕我冒昧打擾,時間已經差不多了。」蘇蕾莎大天使在旁提點。

  鎖拿出千年前就一直戴在身上的古董懷表,「『她』也快回來了……孩子,你先回去好好休息吧。」

  「誰快回來了?」為什麼要他離開?

  「我一時也說不清楚,你先回去亞爾學園,如果有什麼疑惑就問預言師大人吧,牠會告訴你答案。」鎖親吻兒子的臉龐,又為難地說:「還有,你別時常來找我,若預言師大人說可以,你再過來……」

  「母后!」魔蒂斯的情緒被這番話點燃莫名的不悅,「為什麼任何事都要詢問R?我恢復記憶了,我知道我是誰,所以你們不必再瞞我什麼了!」

  「時機未到,我不能說。」鎖下意識避開了魔蒂斯質問的目光。

  不是不說,是不能說。

  魔蒂斯沉默,記得剎伯爵告訴古斯塔奇犬族一事他還小沒有能力插手管,古斯塔奇非常憤怒又失望,此刻自己也能體會他的心情。

  「艾伊雷爾,請相信我,我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你好……」

  「我明白,大哥也是這麼說的,而我相信他所以也會相信您,母后。」魔蒂斯無奈妥協,「請母后好好保重,我會盡快再來看您。」語畢,他又擁了鎖以後才抱起R,駕馭小黑離開。

  他們走了不久,一位少女回到舊教堂。

  「修女、鎖小姐,我回來囉!」少女喜悅地拿戰利品跟他們分享,「今天我買了新鮮的魚……嗯?有血腥味?」

  「哪有血腥味?我只聞到魚腥味。」

  蘇蕾莎修女走過來看看少女買回來的東西。

  「莎娜,妳怎麼買這麼多菜?」

  「這次的任務讓我賺了比較多薪水,所以就奢侈買了喜歡的菜。」

  名叫莎娜˙魔奇的少女笑著說。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玩奇/維醺 的頭像
玩奇/維醺

✝ 死寂的天堂 ✝

玩奇/維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