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斯達接受到帝的示意,輕點頭,道:「龍王陛下,多年不見,您……看來龍體安康……」

 

  「咳咳!」帝大聲的咳嗽。

 

  「我……那個……啊,魔蒂斯,你怎麼吐血了!這下糟糕了……那個……蓮王陛下說要把你交給我帶過來,但我沒空就交給瀏金照顧……瀏、瀏金!你怎麼照顧他的?你、你想害死我嗎?」修斯達一急,無敵的眼淚就嘩啦嘩啦落下,水龍王與他人都曉得修斯達的愛哭性,也就沒有很大的震撼。

 

  魔蒂斯一點也不懂他們在說什麼鬼話,所以不動聲色的杵在原地,反正禍從口出,他還是別開口。

 

  「神聖的我也不是有意的,我剛來這就發現魔蒂斯受傷了……」瀏金怯弱的偷瞄水龍王。「好像是龍王陛下傷的。」

 

  水龍王咬著牙,兩手已經緊緊握成拳,這幫混小子,根本是在跟他作對!一個個身後都有個界王當靠山!

 

  「完蛋了,你說是吧,修斯達?」帝假裝驚慌的抓住他的手。

 

  修斯達嚇了一跳,在來這裡之前帝已經跟他說過劇本要如何演,所以他也配合得很好:「對啊完蛋了!魔蒂斯是人界的王子,又是人界唯一的神之使者……可是讓水龍王打傷了,如果有什麼萬、萬一,不能封印魔神,那……這個世界不就、就……嗚嗚嗚……」

 

  水龍王鬆開拳頭,憤怒之餘依然保留一絲理智。「並非本王原意,本王妃子的棺木讓人碰觸,本王一時衝動才會傷了那男孩,沒有先問清楚是本王的錯!但是瀏金大人沒有看好他而讓他驚擾愛妃的沉眠,本王還是要罰他。」

 

  「父王,那個男的就交給我處置!」克雅已經忍耐很久,魔蒂斯的模樣他絕對不會忘了,也沒忘記那天魔蒂斯還傷害了罪夜的事情。

 

  「小王子,大人說話沒你插嘴的份。」帝冷冷警告。

 

  「你算什麼東西!」克雅憤怒,他才不畏懼帝的高階身分,因為他自己是未來的水龍王,根本不必怕帝。克雅的手化為龍爪,向帝攻去,帝沒躲沒閃,準準的讓他的五指刺入自己的腹中,當場血流如注。

 

  眾人一驚,倒抽氣的聲音同時發出。

 

  「放肆!」水龍王氣急的當場甩了克雅一巴掌。

 

  「父王,你……」

 

  「你閉嘴!」水龍王又想甩第二掌。

 

  受傷的帝迅速準確地接住了水龍王的手腕,衝急之下讓他的傷口又流出更多紅色的液體。修斯達慌得用魔法先治療帝的傷勢,可治癒肉體恢復的魔法要集中精神且消耗大量魔力,修斯達虛要一面留心水龍王和凱特的行動,又一面憂心帝的傷口,沒有辦法完全專心施用魔法。

 

  水龍王瞪神情難看的帝,「將軍為何阻止我教訓小犬?」

 

  帝其實沒有感覺很痛,他是魔界的將軍,這種傷不算什麼,而那些如噴泉湧出的鮮血是他故意腹部用力而噴出的,表情裝作劇痛也是在演戲,目的在於欺騙水龍王。

 

  帝拉扯嘴唇,洋裝呼吸困難:「您會打出人命的……唔!」他假裝腿軟,倒入修斯達懷中,趁機跟他說一些話。

 

  修斯達得到指令後,流眼淚地談條件:「龍王大人,您、您打傷我們三個人,克雅王子又讓帝流血,那您能……能不能原諒魔蒂斯擅闖皇后沉眠的地方?如果您還、還打算處置瀏金跟魔蒂斯……」他在哭訴,眸中透著絲毫地清冷,「那我們便回去秉告各王您對我們的態度如此了。」

 

  這擺明是在威脅──如果你不放人,那我們就回去跟界王報告了!

 

  水龍王一聽也知道修斯達字字句句都在警告,都在逼迫他。

 

  水龍王氣得青筋自他臉與手一條條的迸出,卻不能再出手還擊,魔界的將軍、神界的神主、精靈界的三聖靈,還有人界的王子!水龍王明白這幾個人都是一夥,一個個都不是他能輕易傷害的人,如果得罪了任何一個,就等於得罪了四大界。

 

  「當然了。」水龍王微笑,笑得怒也恐怖。「闖我愛妃沉眠之地的事情我不追究了,不過小犬傷了帝將軍……」

 

  「哦,我回去養個傷就好了。」帝的血終於止住,但臉色還是蒼白,「我方傷患很多,恐怕不能好好給王后辦個告別會,就此先離開,龍王大人會介意嗎?」

 

  「不會的。」水龍王眼底有火,巴不得他們快走。

 

  「那就失陪了,不用送。」帝轉向一直都看不順眼的某人,「凱特軍所,天也亮了,你不回魔界跟你家主人好好地『討論』或『報告』嗎?」

 

  凱特聽出其中玄外之音,巧妙的應答:「帝將軍說什麼呢,我等就回去訓兵了,不會去打擾也伯恩將軍和『獄王』。」

 

  這小子!拿獄王脅迫我!帝瞇眼睨凱特,「修斯達、瀏金,先回我房間。」

 

  「那麼,水龍王大人請多保重。」瀏金扛起已經比自己還要高的魔蒂斯,像憤怒的水龍王點頭,隨後化作光點消失。修斯達也攙扶好帝,R與小黑趕緊捉牢帝的褲管,跟著修斯達一同離去。

 

  凱特的笑容也終究掛不住,狡詐的面容有了陰霾,惡沉沉地盯著那些人離開的位置。

 

  「克雅,你先回去。」水龍王拂袖,克雅抹掉嘴角的血,悶氣地帶兵走人。

 

  水龍王冷言:「這群人狼狽為奸,到底來我龍宮做什麼!」

 

  凱特的心情也不佳,回:「也許那位少年真的只是誤闖,但我比較擔心的是我在您這裡的事情被帝和其他大人物看見了。」

 

  「就算看見了,他們也不能拿我們怎麼樣。」水龍王說。

 

  凱特輕輕搖頭,今天的巧遇讓帝等人更加防備他和也伯恩將軍了。

 

 

 

 

 

 

 

 

 

 

 

 

 

 

 

 

這幾天忙著一個比賽

所以文章耽擱了幾天.....

 

 

清明節連假到了

我要回家一趟^^

雖然才三個星期沒有看見家人(我有朋友幾乎一學期才回家一次)

但是我真的很想念家人>/<

 

 

龍宮事件乍看之下暫時結束

但其實算是開始吧XD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玩奇/維醺 的頭像
玩奇/維醺

✝ 死寂的天堂 ✝

玩奇/維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