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喂喂喂──冷靜!」魔蒂斯環抱帝粗壯的腰際,勸道:「公然打魔界貴族是不行的!」

  「少囉嗦,我可是魔界王族!放心,我也打不死他這隻小強。」

  「唉唷!」魔蒂斯想不到好的勸說方法,便道:「你讓剎伯爵知道,他會罵你不懂事,竟打自己人。」

  這話還算起效果,帝稍停頓片刻,然後又是要揮拳的動作,「自己人?他說不定是派來的間諜,不然怎麼解釋也柏恩對你動用精神攻擊──」

  帝很火大,但奇奧斯一派輕鬆應付的說:「我可不記得自己效忠也柏恩。」表情甚是無辜,不似假裝。

  「一定是你,少做作!」帝牽怒。當看誰不爽時,對方說再多也無用。

  「唷,我不制止你們就讓戲演到高潮?」R咯咯笑,魔蒂斯罵牠還不幫忙,「既然小魔都要求了,人家就照辦。嘿,帝,你不相信奇奧斯那就相信我和小魔吧。」

  「什麼?」帝聞言,帶雷魔法的拳風落上R的頭頂,霹靂啪滋的大響後便消散。

  R摸著差點被電熟的兔耳,淡定地回:「就當被我們騙吧,奇奧斯不會是壞人。」

  「這麼肯定?」真是有鬼。帝瞇眼,無法百分百信任。

  「你的否定真讓我傷心。」奇奧斯捧心微笑,欠揍指數直上升。

  「我們可不可以別再浪費時間?」魔蒂斯開始不滿帝懷疑東懷疑西,「你現在得趕去參加會議,你很不想要奇奧斯跟去的話,我就和他先回去好了。」

  「這也是不錯的決定。」不能左右陪伴美男子帝,第二選擇的美少年魔蒂斯也是高級品,怎麼選都不吃虧。

  帝瞪著笑得極美但眼底盡是得意的奇奧斯,又看看小羔羊的魔蒂斯,最終妥協道:「……算了,你們都跟我來。」

  一隻流口水大野狼一隻笨呆的小綿羊和一隻看戲的惡劣兔子,帝只好妥協當強勢的獵人。

  帝讓自己走在魔蒂斯和奇奧斯的中間,他再怎不願意也不想讓變態汙染清純的小朋友,這點卻稱了奇奧斯的意,能與帝和平並肩走路可是今生難得之事。

  徒步五分鐘後,他們抵達魔宮會議大廳前,只要推開大門就能參與其中。

  魔蒂斯本就緊張的感覺此時全部爆發,他是以魔神後代人界王子的身分進行「旁聽」,剎伯爵說元老們並無反對他進來,但一概不能提出任何意見,魔蒂斯持有的是王族身份上對帝剎的支持。

  既是支持就該默默不語。

  魔蒂斯深呼吸好幾次,帝輕拍他的頭,然後推開大門──

  今日天氣不佳,陽光灰暗,會議廳內的落地窗不能完美顯現光照,廳內的水晶大燈努力展現光芒卻是無功,驅不散籠罩大廳的灰暗色彩,凝重低迷的氣壓散出被開起的大門,直衝帝等人。

  啊……

  魔蒂斯無聲的呻吟,他毫無防備接受突然襲來的魔壓,精神和意識遭到的衝擊似身軀被人撕碎萬片,火紅的眼眸望出的情景也是血腥一片,那是自己的血。

  一陣噁心感翻滾著胃部,待要嘔吐之前帝一掌將祥和魔氣打進他體內,綜合了混亂爆裂的惡氣。

  魔蒂斯逐漸緩過來,腥紅景象退去,只是廳內那壓迫近殺人的氣氛依然蓬勃活躍。

  魔界五將,加上遲來的帝就全部到齊,還有將軍們的軍所……還少了一個友夜友˙安特,以及最後一位魔王候選人剩大公主還未出現。

  帝推著愣愣的少年前進,奇奧斯負責關門。

  「許久不見,艾伊雷爾王子。」

  聲者是位老者,兩道白眉長至遮蔽雙眸,落長的鬍子也將嘴全然蓋住,整張臉幾乎是由白毛構成,能看見的五官僅剩鼻子和臉頰的一點肌膚,身穿紫黑的高級布料袍子,手戴的魔法戒指僅有一顆,直徑三公分,卻是最難尋最上等的瑪瑠紅寶石。

  魔蒂斯記得這穩重沙啞的老聲音,以及那低調奢華的風格,千年前他曾對此人行單腳下跪行禮。

  魔蒂斯努力克服大廳中的恐怖低壓,走了幾步後,左腳屈膝著地,右腳成九十度腳彎曲且腳板踏地,左手併攏放在左大腿上,右手成拳抵在胸前,頭微低,兩眼直視前任玄魔王非常信任的重臣,道:「吾,艾伊雷爾˙魔蒂斯˙卡諾萊特,向您──首席元老˙奧茲大人──跪安。」

  話畢,現場低沉的氣氛稍稍減弱了。

  帝是第一次見魔蒂斯隆重敬禮,能讓一國王子行跪之禮唯有面對一國之王時,然而魔蒂斯……不,他確實能夠這麼做。

  「晚輩˙帝,參見首席元老大人。」帝彎身敬禮,他身後的奇奧斯也做同樣舉動。金眼凝望紅色絨布的地毯,帝心想,魔蒂斯行跪禮一定是知道首席元老的身份。

  前任玄魔王是次子,他能成王是由於長子奧茲的退位!

  所以,魔蒂斯才會向首席元老˙奧茲行跪禮,這是對他本應為王的尊敬,同時也因他是前任玄魔王的兄長。

  帝的揣測猜得很準,但實則魔蒂斯還有個理由:奧茲大人是厄爾大哥很崇拜的長輩。

  千年前,年小的魔蒂斯目睹人類國王厄爾朝奧茲大人下單跪禮,他當時不明白哥哥的用意,所以跟著下跪,現在他長大也能理解,這位退下王之位的奧茲至今未娶,膝下無子女,他為魔界付出許多心血,而且也是協助玄魔王封印亞希瑟的人。

  魔蒂斯吐著氣。亞希瑟大哥,我一定會救你出來。

  「艾伊雷爾。」奧茲的音量不大,魔蒂斯卻感覺他在自己耳邊嚴肅低語,近在咫尺,威嚴更甚。

  「你長高了……和厄爾越來越像了。」

  「不,我不及大哥的英姿,是您過獎。」

  魔蒂斯垂眼,沒料算奧茲會當眾提起千年前的國王,這下未爆自己的來歷就先讓他人口舌雜亂傳遍搖言。

  但,魔蒂斯仍然冷靜自持,不失體態的起身退很想問話但顏面努力保持鎮定的帝身旁。

  在場記得魔蒂斯的唯有奧茲,其餘元老幾乎對他沒什麼印象,畢竟千年前眾星拱月的是厄爾。雖是使者但年幼的魔蒂斯被哥哥盡心保護,不常參與大型的王族活動。

  和人界王子寒暄完,奧茲還有所行動,他離開主持者的位置,緩步來到一隻用兩腳站立的兔子面前,身軀微微彎著,恭敬道:「見過預言師大人。」

  霎時,魔蒂斯的面容褪色慘白,均無血色。

  ──奧茲大人,您到底想做什麼?

  就在眾人準備議論紛紛魔蒂斯的身份與R的來歷時,大門被猛烈撞開。

  「碰!」

  潔蘿女將的軍所,友夜友˙安特不顧禮儀的闖入,喊著:「恕臣下冒然打斷長老將軍的會議。臣有急事秉告,魔界大公主在寢宮遇害……已死亡!」

  「怎麼會?」眾長老驚呼。

  魔蒂斯垂眼偷瞥魔界五大將軍的反應:也柏恩不甘己事的用手指敲桌面,剎微微蹙眉,潔蘿抹了一把臉,神隱因容貌纏繞繃帶不見神情,但非常冷靜,而帝則若有似無的瞄了眼也柏恩。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玩奇/維醺 的頭像
玩奇/維醺

✝ 死寂的天堂 ✝

玩奇/維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