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在場證明唷!」R把特地帶來的筆電從次元空間中取出,閒著沒事做就邊聊邊打網誌。

  魔蒂斯沒有那心思去責備R的悠哉,他躺在過度柔軟的水床上,盯著天花板,有氣無力的說:「是啊,也柏恩人也在會議廳內,說他是兇手根本一點說服力也沒有。」

  從友夜友焦急稟報魔界大公主死亡的消息後,首席元老奧茲立下令任何人都不得離開魔界皇宮,違命者立即處置。

  長老們、五位將軍、五位軍所都參與調查大公主遇害事件,魔蒂斯和R是外人,於是洩氣的決定先回房等案情結果,在此之前他們將認定的兇手說出,來場討論。

  R點頭,一心兩用的敲鍵盤,魔法字俐落的飄盪於魔蒂斯身邊:「不在場證明確立,那有兩個可能信。」

  「一:他命令部下殺害大公主。二:大公主的死亡和他真的完全不相干,是其他人下的毒手。」魔蒂斯裹著棉被在床上從左滾到右,反覆幾次後有頭暈想吐的感覺。

  R回頭咯咯笑,似是知道少年活該做出會暈的愚蠢行為。

  魔蒂斯舒緩幾口氣,白著一張清秀臉孔不舒服地說:「噢……我沒說錯吧?」

  「人家是你一生的最佳良師,你問『沒錯吧』我會想惡劣的回答──『對一半』。」

  R用魔法煙霧化成數字三穿過魔蒂斯的頭部,讓他吸入解暈眩的藥草味,等他放輕鬆後才道:「你應該要說還有『第三個可能性』。要會舉一反三唷!」

  「咦?」腦袋是清醒不少,但愣的成份較多。魔蒂斯坐起身,和R對看約十秒:「……也柏恩慫恿某人。」

  「哎呀,是肯定句!」R學著依蜜的口頭禪,從椅上驚喜的跳起來拍手祝賀:「恭喜少爺、賀喜少爺,長高了也長智慧了!

  「媽的,要誇就誇,不要又褒又貶。」魔蒂斯不介意來場閃電式枕頭大戰。

  R回身將筆電收回次元空間,爬到床上正經跪坐,魔蒂斯見牠此舉也盤腿坐好,聽牠說看法:「也柏恩大可慫恿與他合汙的人去解決大公主,他就坐享漁翁之利。」

  「口頭的慫恿不等同命令,而那人在讓部下去執行殺公主一事……全部都借他人之手,也柏恩還真輕鬆。」魔蒂斯氣憤的揉捏軟被,兩眸迸出火花:「他能說服的人地位在魔界中一定頗大。」

  「這聽起來新鮮。怎不會是地位低階呢?」

  「他聳喚官位低的人,還不如讓自己的忠心部下去,而且現在是選正式魔王候選者時刻,他沒多於時間去提拔小官,不如拉攏大官較快速。」魔蒂斯把棉扔到後方,兩隻手環抱屈膝的腿,歪著頭說:「他要拉的是對公主不滿、或者覺得公主會是個阻礙的人。誰能是那樣的人選?」

  「不會是候選者們。」R信誓旦旦:「絕對,不會。」

  「我知道。」若帝、剎他們其實是也柏恩的同夥,那事情再發展下去會是狗血爛尾,魔蒂斯不允許變成那樣。「神隱將軍……」

  魔蒂斯僅停頓一秒,那一秒中他憶起厄爾的臉,然後和R異口道:「不可能。」片刻後他們很有默契的微笑。

  「那麼,小魔現在有什麼打算?」R擅長出計畫,但大公主死於今日可不在牠的預料範圍內,現在來聽魔蒂斯的想法也不錯。

  「靜觀其變。」魔蒂斯又倒回床上。

  「……唷,人家以為你會做出什麼驚天動地的事情。例如去調查亞希瑟被封印的事情。」R有點失望,兩隻兔耳都垂下。

  「我一定會將亞希瑟哥哥從封印中拯救出來,但現在不是那個時機。」魔蒂斯用中指和姆指揉著額角的太陽穴,「我在想,過幾天就會抓到兇手了。」

  「怎麼會?」

  「為了讓魔王候選者會議能繼續進行。」

  魔蒂斯說,R被他得自信語氣給吸引,長長的兔耳豎起,聽他道:「不管是誰殺了大公主,目地都是為了魔王之位,所以這件事情不會被拖太久。假如真沒有抓到兇手,長老們應該還是會讓會議繼續進行,說現實點吧,魔界必須快點選出新王……」魔蒂斯猛然閉嘴,心中臭罵自己烏鴉嘴,趕緊道歉:「我不是有意詛咒獄王的!」

  「沒關係唷,小獄的情況我很清楚,他已經是病入膏肓了。」魔蒂斯能感受R若有似無的嘆氣,心疼獄王卻又無力不能為他做什麼。「小獄是在我們落入時空漩渦後變成那樣,他的病情連人家都不知道是怎麼回事。」

  存活許久的預言師也不能理解魔王得了什麼怪病,那還有誰能拯救他?

  魔蒂斯想起帝曾提過的一些事情,「……詛咒,帝大叔說也許是詛咒。」

  「人家也猜是那樣。」R把魔蒂斯得手掌攤開,似乎在觀察他的手相,「我擁有很多知識,卻幫不上小獄,一點用處也沒有。小獄的詛咒我看不透,能使強大的魔王被詛咒好幾百年,心靈一點一滴被奪走,我至今從未聽聞。」

  「你不會沒有用處,在未知的事情面前,誰也無能為力。」魔蒂斯握住R毛茸的手,淡笑:「可是我有預感獄王會被得救,一切都會恢復往常。」

  「唷呵呵,其實人家也這麼想!」R的自稱又從「我」恢復成「人家」,魔蒂斯就知道牠的低潮稍微消退了。

  「嗯。」魔蒂斯點頭,他果然喜歡精神充沛又愛整人的兔子,「忙了一整天,我肚子都餓了。」他望向立式大鐘,已經是他平常吃晚餐的時間。

  「現在帝他們都在調查公主事件,不能抽空照顧我們。」R跳下床,提議:「我們自己去找東西吃唷,奧茲只說不能離開魔界,我們繞去廚廳應該沒有關係。」

  「我們還是別亂跑,我想會有人送餐來。」他的身份是人界王子,帝等人沒暇照料,但隨口吩咐一聲也不會有人怠慢。

  「你說靜觀其變人家可不要,一直在房內可會錯失很多情報。」R已經走到門口,輕鬆用魔法開起雙面大門,回頭道:「好唷,你就在這裡,人家自己去。」牠出房,門極小聲的被關上。

  魔蒂斯眨眨眼,一秒過去十秒過去三十秒過去一分鐘過去……

  「──等一下,我也要去!」

  少年匆忙套起外套,如同夢遊仙境中的愛麗斯,追上用兩隻腳行動的兔子。

  魔蒂斯是來自人界的王子,許多魔界士兵都被告知這點,因此當他們被巡邏隊攔下時少年機靈地說帝將軍邀請他們到房內用餐。少年以為這樣能讓巡邏兵放他們走,不料巡邏兵熱心過頭,想護送他們到帝的寢室。

  魔蒂斯有點頭痛,正要胡扯更多藉口的時候,九命怪貓族的貝奇迎面走來。

  魔蒂斯和貝奇的交情不算深厚,真正說起來也只見過兩次面,一是不夜城,二是前陣子帝讓奇奧斯、貝奇到剎的房間討論事情。

  少年和兔子一臉想求救於毛色分為二成紅、黑的貝奇,牠卻摸著鬍子無視且颯爽的從他們身旁經過。

  既然交情不深,就安保自身,顧不得他人死活。

  魔蒂斯放棄貝奇這根最後的稻草,準備摸摸鼻子讓巡邏兵帶去帝的房間,其餘就見機行事。

  「……咪,王子殿下。」

  魔蒂斯聽走到後面的貝奇傳來救命的一句關鍵話。

  巡邏兵的小隊長看向魔界中小有名氣的貝奇,魔蒂斯也興奮地回頭,見牠輕碰鬍鬚,琥珀色的貓眼映照燭火的光明,更是鮮豔美麗。

  「咪,帝將軍太忙碌,要我接待兩位到奇奧斯侯爵的宅邸用餐。」

 

 

 

 

 

創作者介紹

✝ 死寂的天堂 ✝

玩奇/維醺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