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救了。

  魔蒂斯彎身,兩手放在膝蓋上輕喘,若被巡邏兵帶去帝的房間,隨機應變處理不好就會大禍臨頭。

  巡邏兵部隊遠走後,魔蒂斯誠懇蹲下,與貝奇平視:「非常感謝你的出手相救。」

  貝奇的胸口傳來呼嚕嚕的聲音,搖搖尾巴道:「王子殿下也太客氣,我只是奉命行事,帝先生的確……咪,聽從剎伯爵的建議,讓我將兩位帶往奇奧斯侯爵的宅邸。」

  魔蒂斯起立,心想帝不會想要自己和奇奧斯接觸,他會那樣做多半是拒絕不了剎的碎碎念功夫。

  「果然是細心的伯爵大人,會替我們著想。」魔蒂斯是隱藏性的暗諷,帝在這方面沒有縝密的心思。

  「帝將軍本想請西朵小姐陪伴你們,但她和潔蘿將軍、友夜友軍所在一起,便神情難看的聽了剎大人的話,咪。」貝奇好意的替帝挽回些在魔蒂斯心目中的形象。「當然奇奧斯侯爵並非無恥下流之人,他不喜歡強迫別人……」

  魔蒂斯癟嘴,貝奇好像越描越黑,不說還好些。

  貝奇把少年的臉部動作當成是無語的反駁,便解釋:「咪,請放心,侯爵喜歡魔蒂斯王子殿下是出自朋友的那種喜歡,與愛情不同。」

  貝奇習慣性的用拐杖敲打石地兩下,然後單手整理頸邊的蝴蝶結,道:「目前侯爵『欣賞的男人』是帝將軍。」

  魔蒂斯不得不懷疑奇奧斯接近自己有一半以上都是想引起帝的注意,雖然他不排斥同性間的愛情,但請別把利用他,感覺很不舒服。

  「我知道他喜歡帝,但帝不喜歡……呃,算了,你快帶路吧。」對貝奇說這種話,魔蒂斯決定親自與奇奧斯溝通還比較實際。

  貝奇也懂點到為止,便不再多講袒護奇奧斯的話。牠的拐杖比向長廊外的草原,魔蒂斯隨祂的動作望去,發現有輛外型奇特,似同話故事中灰姑娘的南瓜馬車,而拉車跑的動物非馬,而是小型又兇暴的速龍。

  龍科動物──魔蒂斯自動聯想起學生被殺事件,兇手奪走堅硬的龍皮。

  「龍皮能有什麼作用……」魔蒂斯喃喃自言,R和貝奇這兩類聽性極好的動物立即收入耳中。

  「咪,越高等級的龍,外皮越堅硬且刀槍不入,甚至能防預一些魔法攻擊。」貝奇說。

  「噢,謝謝。」少年挺尷尬自己把內心話講出來。

  「小魔,你還在糾結學生被殺事件唷?」R從未想過這事魔蒂斯會一直放在心上,因為他和阿皮是淡淡之交,其實不用太去在意她的罪嫌有無洗清。

  「我對那次事件懷有不安預感,才會特別在意。」魔蒂斯嘆氣承認。「皮克耶死得不清不楚……不只她死亡,凶瑟的消失也讓我感覺很不對。」

  「小魔,說話要看情況,這裡乃魔界皇宮,大公主剛遇害,你閉緊嘴當啞巴我們都不會有任何意見。」R推著魔蒂斯的小腿,要他快點往前走進入貝奇準備的馬車。

  魔蒂斯抬手摀嘴,剛才無意失言,皮克耶是被驅逐的骷髏族人、凶瑟擁有亞西瑟的外表,兩人的姓名盡量別在魔界皇宮內提起。

  貝奇利用魔法傳送陣將拉車瞬間移動到一座幽暗、人煙稀少的森林中,魔蒂斯發現此地頗眼熟,問過貝奇候才知道奇奧斯˙霍里金˙茲卡,這位魔族與精靈族的混血兒居住於魔界邊境地帶,與之前剛解除詛咒的魔植族幾乎算是鄰居關係。

  這座森林美名「祈芙」,從前景象光明燦爛,是塊美不勝收的風景地,後受黑暗物質侵擾而動、植物基因突變,陽光無力驅散盤繞森林的幽暗,生活在內的魔族恐懼魔植族的詛咒將牽連他們,而徹夜搬走,唯有不能移動與說話的植物、認定一生的歸宿是祈芙森林的魔獸繼續留在這裡。

  奇奧斯的宅邸在森林之外,他不怕詛咒,其餘魔族都搬走他反落得清閒。

  森林內設有魔法陣,是因為要避人耳目、享受個人生活空間,尊貴的侯爵雖花心但也僅限於在外的社交活動,他不喜歡讓人打擾,除非對方有事先預約或他親自邀請。

  祈芙森林中的突變魔獸都不會主動攻擊這輛由速龍拉奔的車,牠們厭惡精緻車殼上刻意漆抹的草藥味。

  魔蒂斯將格窗打開,撲鼻而來一股馥郁甜膩的花香,耳聞在平常不過的鳥叫蟲鳴。他好奇的探出頭並向後方看,有一隻頭顱多長了兩根角的變種犀牛獸正笨重的移動。

  聽說獄王派人協助魔植一族復甦國家,但魔蒂斯心底有個疑問,獄王時而清醒時而昏迷,真能完全掌控魔界各族政事?這樣的想法非常不敬魔王,可魔蒂斯不得不納悶。

  「我想提問。」魔蒂斯手肘靠窗檯,手掌支撐於下顎,視線刻意不與貝奇或R對上,說:「獄王昏睡臥病在床,那由誰來代政?」

  這問題疑似凍結了瞬間,少年查覺貝奇和R都沒有的一時間回答,而微妙的沉默望他。

  「……王子殿下是希望由誰繼承魔王之位?」貝奇牛頭不對馬嘴的詢問。

  魔蒂斯轉動目光,正面回覆貝奇:「我所希望的那個人不在候選者名單內,但他卻是我打從心底認定最有資格成為魔王的人。」

  貝奇聽這答案很是新鮮,刺探的問:「咪,我非常好奇殿下心目中的人選。」

  魔蒂斯淺淺一笑,似乎不想討論這件事。

  貝奇意會他隱藏式的迴避,聰明的轉話題:「獄王自五百多年前開始發病,陸續宮內大臣欲想能奪得更多權力,但都讓將軍們和奧茲大人聯手抵制。其實奧茲大人早已不問世事,卻不願魔界內部崩壞而挺著年邁身子出來整飭朝風……後來,在大臣們極力的央求下,奧茲大人、也柏恩和神隱將軍三人共同分工合作政事。」

  魔蒂斯聽前頭還很認同,聽後面冒出的兩個人名都明顯眼神微驚。

  「也柏恩和神隱將軍?」關他們屁事啊!

  「沒錯,神隱將軍是獄王某日在半醒半昏時候所指定的代政的人選,那次之後隔不到五天獄王又單獨會面也柏恩。」

  「所以一開始獄王最先想到的是神隱將軍,後來又讓也柏恩插手管政事,奧茲大人則由大臣們齊心推薦……這樣看來,神隱將軍當上魔王的機率是最大的。」魔蒂斯真沒料到神隱可能將是最大贏家。

  「那也是剛開始的時候。」貝奇說,「我們到了。」

  拉車停下,車外的速龍高亢吼叫驚動了附近的鳥群,使牠們害怕的從樹梢上飛離。魔蒂斯走出拉車,涼風拂過他的面容,陣陣冷意疙瘩他的肌膚,不自覺兩手相互摩搓發熱想退去身體發抖的現象。

  少年以為擁有爵位的人都喜歡住在華麗精緻的城堡,但今日他可打破這個想法。

  一棟豪華巨大的長型洋宅矗立於魔蒂斯面前,他幾乎要把頭抬到極限才能看見洋宅的最高尖塔。

  魔蒂斯看的脖子都痠了才低頭用手捏著疼痛的肌肉部位,心底開始自我建立銅牆鐵壁般的防禦,若奇奧斯侯爵是有目的才讓他和R過來吃頓晚飯,那他可要好好的應付了。

 

 

 

 

 

 

 

創作者介紹

✝ 死寂的天堂 ✝

玩奇/維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