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神歲學園校史中提及,一千年前魔界前任的玄魔王使用強大魔法將它定於空中,並在校內設下封印結界,命師生不得踏入此地,稱之為「禁區」。許多學者被玄魔王下令禁止調查禁區得一切,於是千年後惹出不少奇妙傳說……

  魔蒂斯就是要去「禁區」。

  那裡讓玄魔王的強力魔陣保護使人不得隨意靠近,這一點魔蒂斯感覺奇怪,記得當時他和古斯塔奇妮露雨果學姊可是輕易就推門進入,隨後拉厄亞R也歡樂與他們相見面,完全沒有被禁區外的結界阻擋。

  該不會是……少年低頭看著預言師的白色毛茸頭頂,內心的疑惑在緩慢消除。

  察覺到有微妙視線,R仰首和少年對望:「唷,看著我做什麼?」

  「是你讓我們闖入禁區的。」魔蒂斯平坦的口氣像是在唸教科書上的無聊內容。

  「唷呵呵,那些往事不必現在一提。」R不承認也不否認,只思考此時的事情:「你讓奇奧斯帶我們來,就別想他會安份先回魔界。」

  奇奧斯悠然一笑,默許R猜對了。

  魔蒂斯識時務,暫避之前的事情:「嗯,我剛剛就說了,這是很簡單又很危險的要求,侯爵帶我來這裡很容易。」

  兩人、一貓、一兔,藏匿於末神歲某棟大樓的角落,細雨綿綿飄落,黑雲密布遮隱了日常的滿天星子,也不見月亮的光芒露出一小角,附近的立燈勉強發光照亮部份環境,但無光地區卻是烏漆抹黑。

  已入夜,學生幾乎都回到新宿舍內歇息,留守衛十五人輪班巡邏。

  奇奧斯從前也是末神歲的學生,從哪裡潛入不會讓人發現他都很清楚,所以魔蒂斯他們才能幸運閃過守衛們。

  魔蒂斯自草叢中走出,背著奇奧斯的神情萬分認真:「侯爵,我要潛近禁區。」

  奇奧斯哦了一聲,道:「你說的危險是指這個呀。」

  「是。」魔蒂斯稍微回頭,意外的見奇奧斯興味濃厚的淡笑。

  「真有趣。」他低笑,半點謊言味道都沒有。

  魔蒂斯輕輕抿嘴,瞬間認同R說侯爵是個白目的人這話。

  「然後呢?」奇奧斯緩步行走,站在少年身旁,降低音量的嗓音頗動聽迷人:「入禁區能幫助帝他們?」

  魔蒂斯眨也不眨眼,筆直凝望前方:「不能。但我還是得進去一趟。」

  「看樣子你是基於私心才會偷偷行動。」奇奧斯和平常同樣微笑,但不符合場合的笑聲能成為嘲諷的利器。「你入禁區不會幫到帝反而可能拖累他們……這裡面有什麼讓你很在意嗎?」

  魔蒂斯低頭,瀏海蓋過他的眼眸:「不會連累他們的,因為帶我來這的是侯爵你呀。」

  奇奧斯笑而不語,魔蒂斯續道:「原本我想助帝或剎伯爵登王,但他們都沒興趣繼位,所以我就執行第二計畫。現在能左右魔王候選者的人就在裡頭,我最終目的是要阻止也柏恩成為王者、以及拯救裡面的人。你說的沒錯,我是基於私心才會隱瞞帝他們,那侯爵你又是為了什麼才幫我?」

  「嗯……跟你一樣也是私心。」奇奧斯的笑容擴張,「跟在你身邊可以時常見到帝。而且看你把事情鬧大真的很有趣。」

  「我們是一丘之貉。」魔蒂斯撥弄瀏海,稚嫩的容貌似乎因嘴角勾起的冷笑而有了些微淡漠成熟。

  「還不至於那麼糟糕吧。」奇奧斯聳肩回答。

  魔蒂斯輕瞥他一眼,獨自邁步向前。

  「小魔不討厭你喔!」R說,隨後蹦蹦跳跳跟上少年。

  奇奧斯盯著R的白色身影,輕吐一句:「而我討厭你。」

  相似之人,也許會水火不容。

  正因為相似,才明白對方的優缺點。

  貝奇搖擺長尾,裝若無其事、啥也沒聽到的與戴上溫和面具的奇奧斯並排而行。

  他們在夜半時刻行動,守衛們無聊的打呵欠降低了注意力,也沒發現有人入侵末神歲,讓他們平安順利到達禁區附近。

  末神歲學園內共有五處禁區,但真正封印亞希瑟的只有一處,其餘為障眼法。魔蒂斯之前能和妮露他們闖對地方,能說是命運的安排,但魔蒂斯認為是亞希瑟在呼喚自己。

  由岩石建造的獨棟高塔隱沒在黑夜之中,不得任何人接近的禁區更顯幽暗神秘,塔外不見窗戶,出入口僅有一個──似牢獄的封印地區,將亞希瑟關在裡面好幾世紀。

  究竟是以何種心情把親人封在其中?魔蒂斯心情糾結,困惑玄魔王的做法是否對錯。

  魔蒂斯伸出手,下一秒立刻被無形的力量彈開,手指還冒著陣陣灰煙,他用魔法治療被傷害的指頭,紅眸鎖定五尺外的大門,上次他與古斯塔奇他們可是一路奔進去,完全不受結界阻擾,怎麼這次卻出現屏障?

  「是新的結界……」魔蒂斯退步,上次闖入禁區讓末神歲與亞爾學園雙方產生激烈摩擦,末神歲的學園長可能讓人設下更堅固的結界了。

  「我就覺得奇怪唷!」R撿起石頭朝界內扔去,立刻化成石灰,「我們上次是受亞希瑟的邀請才能進入吧,他感受到有熟人在附近才讓我們進去。」

  R兩手插腰,搖擺著頭說:「唷呵,但那是不可能的,被封印的王子哪會有意識?小魔,我們撤退吧。」

  「撤退?」魔蒂斯一時被惹怒,音量猛然在寂靜的深夜中爆發,格外清晰響亮。

  「唷呵,你再吼大聲點讓守衛過來湊熱鬧也不錯。」R嘲諷得不留情,魔蒂斯的理智又是陣陣接近喪失。

  用力呼出氣,少年不太有耐性的嘖一聲:「都來到這裡了,撤退什麼的我不要。」

  R抬手比向高聳的尖塔,薄弱閃爍的魔法字放大在少年面前:「小魔,你我能入禁區絕非偶然,可能是誰的陰謀。」

  「是必然的陰謀。」少年義正嚴詞回答,預言師片字不回。「我接受這份挑戰,R,我遲早都要把他給救出來,選定今夜是因恰逢選魔王儲君之時,大公主已死,也柏恩有極大可能會成為魔王,那他當上王以後將會對亞希瑟下毒手……還有,我想獄王見到亞希瑟的面貌能夠恢復清醒。」

  「你想的很週到……小魔,我並不擔心我們轟破禁區後的後果。」

  預言師的身體漸漸飄起,遠離了少年能觸及的範圍,極接近的背對堅固結界,櫻色獨眼渲染成美豔的殷紅,透過這隻完整無傷的眼球,牠的視線模糊了奇奧斯和貝奇,僅剩魔蒂斯。

  「我擔心你會被失控的亞希瑟的殺死。」

  冷風吹嘯刺寒了預言師的內心,被深深震撼的還有因看到預言師含淚的少年。

  奇奧斯注目R半晌,又側看神色鐵青的魔蒂斯,才想要緩和劍拔弩張的急驟狀態,已將情緒冷卻下來的少年突然大步走向擋在結界前的白色動物,伸手捉住牠的長耳並且甩了出去!

  奇奧斯反射性接住飛向自己的機械兔,在思緒未整理好的情形下,大開眼界金髮少年動作俐落完美的在掌中聚集火熱烈球,當熱氣對流至奇奧斯的周圍,他才意識少年想要做瘋狂的事情,連忙和貝奇奔到遠處避難。

  絢爛的豔紅火豔轟轟燃燒,魔蒂斯的眼眸被火光返照的更加鮮色明亮,逐漸茁壯的火團在黑暗中明亮爆發,過熱的溫度與刺目的光芒吞噬了操控者,瞬間讓旁人只能靠本能閉眼躲避,遺忘身在其中的魔蒂斯。

  魔力密度極高的火焰大球碰撞結界的剎那,時間彷彿靜止,R從奇奧斯懷中掙扎落地,連吶喊的機會都來不及,乍然轟隆巨響擊破了凝靜夜晚、奪走三更時刻應有的玄墨色彩,燃燃熾火筆直飛沖,替夜空劃上璀璨紅光。

  R被衝擊波炸到十幾公尺外,等撞上石牆才停止翻滾,牠忍著疼痛半爬起身,煙炎張天之下找不到那金髮少年的身影,嘴角含血力喊:「艾伊雷爾──」

  禁區高塔的結界被毀,地面被炸出一個面積頗大的深洞,灼火延燒附近草叢,傳來陣陣霹靂拍啦聲響,但都不是預言師想要的回應。

  「艾伊雷爾──艾伊雷爾、艾伊雷爾、艾伊雷爾!回答我,艾伊雷爾──」

  預言師吼出了真聲,奇奧斯與貝奇訝異的看著牠崩潰哭叫。

  一聲喊完又是一聲,筋疲力盡了還是想呼喚行蹤不定的少年。

  正當預言師倚靠石牆起身時,牠得到希望的答覆:「R,你再吼大聲點讓守衛過來湊熱鬧也不錯。」

  金髮少年擒帶自信笑靨安全的越過烈火,高傲的仰頭並用食指指著泛淚的預言師,道:「去你的擔心,我們都不會被殺死,對吧,搭檔?」

  R迷迷糊糊的點頭,不知到底有無聽入他的話。

  奇奧斯掩嘴偷偷低笑,非常慶幸能認識名叫魔蒂斯的少年。

 

 


 

  

  奇奧斯跟R很像,所以彼此討厭啊......

  他們兩個要想交付真心,必定要有個中間者,就目前狀況是魔蒂斯 (這傢伙真是攔下很多事情呢

  現階段更文都是一個月兩次、日期不定,會開始嘗試定日期發文!(相關資訊請看部落格右邊蘭位)

  感謝各位讀者關看,如有意願都可以留言跟我閒聊QQ謝謝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玩奇/維醺 的頭像
玩奇/維醺

✝ 死寂的天堂 ✝

玩奇/維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