咀嚼沒有什麼味道的簡單麵包,兩腳無所事事的左右搖擺,數著今天是送來的第三餐,視線從角落移向對面已經空無一人的地牢,少年的腦袋換想出許多可能性,但卻不知這些可能何時會發生。

  他喝著已經冷掉的茶,將乾澀的麵包混著水比較好嚥下。地牢的食物難吃又沒有什麼營養,但還是得吃下四天來都一樣的晚餐:一顆水煮蛋、兩塊乾麵包和一杯水,少年靠這些食物存活,閒來無事就用碎石子在地上塗鴉亂寫打發時間。

  少年不是很餓,他食用晚餐的時間剛好有士兵換班,好聲的問看起來面孔和善點的士兵,他說已經夜深兩點四十二分,這讓少年感到訝異,他不知道自己想事情想了那麼久,連飢餓感都推遲了。

  午夜已過,所以現在是第五天。

  少年用手托腮,本來關在對面的R在他們入獄後第二天深夜就被帶出去,過後到現在都沒有人來探望他,他也無從得知外面的情形……真是糟透了。

  少年重重嘆氣,他沒被嚴刑拷打也沒收到懲罰的消息,關在地牢中的日子平靜、無聊,連讓他做勞動也沒有,讓他都快悶出一身病來,就算想跟士兵聊天他們也很少回答,頂多對下列問題有反應:你是誰的部下?那位將軍對你好嗎?平常將軍們都在幹嘛?

  帝的部下會回:「我是帝將軍的人。帝將軍對我們都很好,我們很效忠他。帝將軍很喜歡跟我們格鬥或是賭博。」

  ……嗯,好像哪裡怪怪的?

  剎的部下則回:「我直屬於剎大人。剎大人是我們全軍的偶像,能看見他豐富的神情是我們最大的快樂,所以我們很努力的讓自己受傷,他就會關心我們。剎大人平常喜歡裸睡,我們也很喜歡看他裸睡。」

  ……這已經是變態的境界了。少年也分不清士兵是說真說假,因為他的模樣給人感覺寡言又酷酷的,不太像是會說那些話的人。

  潔蘿的部下也沒多正常:「潔蘿將軍萬歲!他待我們如親兄弟,是位很好的兄長。平時潔蘿大人喜歡研究奇怪的草藥,讓我們喝下並研究之後產生的效果。」

  ……兄長?潔蘿是女的吧!還有,現代不是禁止人體實驗嗎?

  五天的輪班下來,少年明白一件事情──帝他們不讓神隱和也柏恩的部下來這裡看管他。

  這又是為何?

  少年靠著牆慢慢滑落到一點也不柔軟的床上,準備闔眼休息。

  喀啦──地牢的閘門被開啟,少年憂悶已久的臉但總算有了笑容,淡定等待來人給予他一些消息。但當看到是誰進地牢時,少年就笑不出來了,靈動的大眸反而愧疚的望向牢外衣著高貴的女子。

  他想著,會是帝、剎、潔蘿來探望自己,或者是小兵捎來什麼信息,卻預料不到人界公主竟然親自過來。

  「王子殿下。」亞莉莉沒有責備魔蒂斯,極長的群矲在髒亂地板拖走,緩步走向不知該說什麼話的少年前方。

  「請隨我回人界吧。」

  只有這樣?魔蒂斯左右搖頭,嗓音微抖的問:「怎麼會……」

  「這是獄王陛下的『命令』。」亞莉莉讓身後的士兵打開地牢,魔蒂斯還是原地不動,難以置信闖了大禍還能被魔界君王赦免,亞莉莉明白他的心情,又道:「王子殿下,這裡不好說話,我們還是先回人界。」

  魔蒂斯低著頭,安靜的和亞莉莉走。

  各界與各界的皇宮中都有間神秘寬房,稱為「傳房」,王族間因有重事或受到邀請才能特別使用傳房,人界國王亞莉伯於昨日收到魔王的緊急密函,希望能派一人在今日清晨時悄然帶走被拘禁的魔蒂斯王子。

  亞莉伯考慮良久,就讓姊姊亞莉莉前去接魔蒂斯。

  從出牢後魔蒂斯都不發一言,順間移動的魔法華麗啟動,剎那間就回到熟悉的人界皇宮,一直到和亞莉伯會面,魔蒂斯才把心中的諸多疑問都問個清楚。

  帝和剎設法讓甦醒、意識幸運地保有清醒的獄王私下看到亞希瑟的影像,而後獄王傳士兵解除對R的拘留,聽說那日魔界之王和預言師談了一整夜,而在昨天下午正式公布王位候選者是神隱將軍。

  至於獄王對魔蒂斯大闖禁區的事情一概不予追究,只命法力高強的眾多魔法師針對禁區再設五重堅固難破的強大結界,並頒布一項嚴重命令:闖禁區者,一律死刑。

  魔王的決定誰也不能撼動,長老、大臣表面順從,私底下可是非常生氣。魔蒂斯知道他在短期內進入魔界都不會受到多大歡迎。

  魔蒂斯內心可是兩種截然不同的心境,他想大聲歡呼成功令也柏恩得不到王位,又內疚使不少人要為他收拾爛攤子。究竟要如何做才能兩全其美?他到現在想破腦子還是想不出更好的方法,也許朋友們知道他的不得已,才會嘴上罵他卻又在背後默默支持。

  中午時刻,魔界的帝將軍向全世界宣布,人界王子魔蒂斯是為追捕叛黨才將末神歲的禁區大門毀的面目全非。得知大新聞的少年主角更是心虛,想來魔王陛下非常有良心,還找了台階讓他下。

  受人之助要懂得報恩感謝。

  少年寫了一封信給獄王,內容表示他感謝魔王陛下的寬容大量,最後提到他和亞希瑟的關係以及會想辦法解除他受到的詛咒。送走信也過了兩天,少年沒有收到獄王的回信,他想著可能魔王又昏睡,或是他對此保留態度。

  時光飛逝,又過三日,圍繞人界王子的風波話題正在退燒,各界的焦點又轉向其他新奇趣事,風波未結束前他忙得焦頭爛額,想盡辦法拒絕各界的瘋狂採訪、協助亞莉伯國王處理政事,他得不到一點私人空間,現在終於能夠喘一口清閒之氣,得空就跑來圖書館內查詢關於詛咒、滅神之劍與修練火魔法的古文資料。

  魔蒂斯眼入大量文字,心思卻是在遙遠的魔界,R被帶出牢房候就沒再看見牠,還以為魔界王位候選者的事情卻定了牠就會回來,依目前情勢來看恐怕沒那麼簡單,魔界一定有什麼內部秘事要處理,不然帝不會特地傳來信息要他安分的待在人界,暫時別回亞爾學園。

  心煩意亂的連書也看不下去,他闔上古文,打開稍早前收到的來自亞爾學園的魔法信件,立體影像奇幻顯現,他的好友們擠成一團搶著最好的位置想跟他說話,魔蒂斯忍不住失笑,因為在最中間的兩人是破殺和旭學長。

  拉厄亞、古斯塔奇都交待他好好休息,課業進度等他回來在課後輔導,還跟他八卦了最近亞爾學園發生什麼趣事,例如妮露學姊被某位二年級的學弟強烈追求,鬧得全校都知道。就擠在古斯塔奇旁邊的妮露瞪直了眼向魔蒂斯抱怨那名學弟有多誇張。

  破殺和旭沒說多少話,都讓魔蒂斯感覺怪異,他們說:我們很快就會見面。這是什麼意思?

  凱兒薩、伊芙司、梅基、死羅等學長姊紛紛貼心的問候他的近日狀況,魔蒂斯注意到少了兩位年紀比他大的好友……雨果和莘西雅。

  魔蒂斯透過亞莉伯明白神界全界加強戒備,滴水不漏的防禦叛黨再次入侵奪走滅神之劍,而精靈界那方他近日就會登門拜訪,撒冷給亞莉伯發了密函,央求魔蒂斯能過去看看還沒康復痊癒的蓮王。

  既然用密函通知,表示撒冷不願他到精靈界的事情曝光。明天即週休假日,魔蒂斯約中午到達精靈界。

  夜晚降臨,沐浴後的少年走出浴室,被突然造訪、出現在房內如幽魂的友夜友˙安特嚇了好大一跳,魂魄差點拉不回來。帝擔心情報外漏,他自己又尚未選軍所,因此委託潔蘿讓小友特地跑這一趟。

  小友說,魔界下一任王能是神隱都多虧魔蒂斯臨門參一腳,若獄王沒有因為看了亞希瑟的影像是不會清醒的,他將選也柏恩當上王者。

  魔界中很多大臣都心定魔王的選擇,一為也柏恩、二是神隱,魔王改變主意把王權託付予神隱,他們心有困惑但不至於非常震撼。唯獨表現不太高興的是首席元老奧茲,這點令魔蒂斯驚訝,奧茲寧選也柏恩而非神隱……?

  也柏恩本人表現淡定灑脫,聽說第一個對神隱將軍拍手祝賀的就是他。魔蒂斯絕不相信也柏恩會真心祝福神隱當王,他必有秘密計畫。

  R日夜陪著獄王,奇蹟的那幾日獄王意識良好,能說能笑,也柏恩去看的次數變少,帝、剎、潔蘿和神隱每天分上午下午晚上三個時段輪流去探望魔王,這是個非常好的消息,魔蒂斯這才放心R的安危,如果牠的陪伴能讓魔王好點,那牠要留在魔界多久就多久吧!

  小友帶來的情報不只這些,魔界老臣上奏魔蒂斯的真實身分與R的預言獅頭銜是否為真,後來和剎交好的某臣子全力將R的事情放大追查,魔蒂斯是魔導士厄爾的胞弟就比較沒人想注意。

  魔蒂斯想了想還真有點哭笑不得,預言師的出現是個大爆點,相較之下他是微不足道的小王子呀……也罷,他並不希望全世界的焦點又是自己。

  獄王澄清R不是預言師,只是他的一位種族特殊的故友。魔王都親口證實了,大臣們鼻子摸摸就閉嘴不再談。魔蒂斯明白R在魔界還是想低調行事,每個人都扮演自己適合的角色,帝與剎高調沒問題,他們越發光發熱更能引得也柏恩,R就可以安全過日子。

  小友要回魔界時,又說了一句話:帝和剎很快就會和他見面。

  ……百思不得其解呀!這些魔蒂斯可喊哥哥、叔叔甚至爺爺等級的好朋友們在賣什麼關子?很快能見面是在上演哪齣好戲?

  魔蒂斯吹乾頭髮候看了幾頁帕諾借給他的<狩獵計畫>小說,然後準備闔眼歇息,他滿心期待朋友們所說的「很快就能見面」。

  翌日,少年帶上亞莉莉姊弟倆要給蓮王的禮物,和早上剛到皇宮的愛爾塔˙北諾迪亞一同進入人界連接精靈界的傳房,順間移動的傳送陣一啟動,精靈界那方的法陣即刻連鎖反應,魔光漸弱的同時法陣內的少年與女子也笑著與接待他們朋友揮手。

  長髮綁成公主頭的撒冷邊走邊抱怨蓮王的病情好了大半卻不肯批閱簡單文件,整日無所事事當個米蟲,醒了吃餓了也吃、無聊就下棋打牌看書看影集,再不然躲過侍女的看守帶著雨果遊山玩水一兩天,而依蜜也是密謀和蓮王玩樂的好幫手。

  魔蒂斯非常能理解蓮王想偷閒的心態,以前厄爾大哥偶爾也嘆氣說想要放假一天就好,出門踏青放鬆身子。王者之路不好走,當上了一界君主更是繁忙中的繁忙,蓮王不趁著生病時段做點想做的事情,等康復後他會忙到發瘋。

  撒冷輕鬆彈指,精靈王寢宮的兩扇左右開式大門無聲推開,魔蒂斯小聲哼歌走入其中,待視線被圍著蓮王的那群人給填滿,他的歌乍然停止,所剩寥寥無幾的理智聽到那群人跟他打招呼。

  ──我們很快就能見面。

  魔蒂斯抹了一把臉,這「很快」還真的超快呀……

  蓮王衝著呆掉的少年露齒微笑,道:「快樂的同學會!」

  同學會你媽啦!

  蓮王你少來了,想要大玩特玩就說吧,別以他之名行開派對之實!

  魔蒂斯真是想吐出一口血來,內心的喊話是用非常多的毅力才壓下,朋友都特地前來精靈界,他也不好意思當眾吐蓮王的嘈。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玩奇/維醺 的頭像
玩奇/維醺

✝ 死寂的天堂 ✝

玩奇/維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