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援,請求支援!」

  妮露手持擴音器,乘坐掃把學起電影、小說裡面的魔女來回穿梭於校園內,學生們基本上會捧個場抬頭對她笑笑或揮手打招呼,卻不會自願表明想要支援;妮露此番舉動都是針對某些特定人士,既然她心有所屬,其他人就充當路人、打個醬油,幫忙她傳遞訊息。

  「喵呀,魔蒂斯、古斯塔奇、拉厄亞,你們快來支援我啊──」

  廣大學校滿滿迴盪這三人的名字,要不是今天是假日亞爾學園沒有上課,依照妮露那嗲聲的緊急呼喚法會成為全體師生的魔音傳腦夢魘。

  有些學生無法忍耐三年級學姊像個無頭蒼蠅、又似故意擾人忙碌的奔波舉止,連忙去通知人在會議大廳的前任學生會長──破殺。

  「她沒找到人誰也無法組她。」

  敢情是由於即將卸任了,破殺難得帥氣的不負責任,令通報的高中部二年級學弟頭痛不已。

  「學長,魔蒂斯他們三個從今早就消失無蹤了,你行行好制止妮露學姊吧!」某學弟哀號,他算是代表全體受害學生。

  「我無法、也不想。」

  眼迅速翻閱米亞校長交待下來的最後公文,一刻也不能放鬆的破殺誠實道:「典禮是十點開始,他們三人是學生會的活動、公關和總務股長,我手頭上一堆要傳給他們的文件,他們到現在還沒來找我就已經是罪不可赦。那麼,你認為我要以何種理由去阻止妮露像個瘋婆子死命尋人呢?」

  「……」學弟理屈詞窮。

  「還有,你應該去找現任的學生會長莘西雅,她還有可能幫你解決聒噪的小魔女。」

  「破殺學長,莘西雅會長也和魔蒂斯他們一樣一大清早就不見人影。」學弟是基於無奈才來找破殺這尊難搞大神。

  「是嗎?今天是我們三年級的畢業日,怎麼我的好學弟妹都搞失蹤。」破殺終於大概處理好公文,而後忽視學弟的哀求直接從走出會議廳大門。

  今日是亞爾學園三年級的畢業典禮,前兩天的預演活動還算順利,舉辦的熱鬧非凡,學生會活動部長古斯塔奇盡心盡力策劃,贏得眾三年級的歡呼與支持。

  魔蒂斯這位總務股長卻私底下大嘆學生會沒有經費,窮的連張貼海報的資金都不夠。最後狠心,於畢業前一個月學起妮露的經營手法,販賣校內知名學生的養眼照片,暫得不錯銷售量,後又和公關部長拉厄亞到每個班級去募款,前提是他要忍受學生們推擠貼近與偷摸。

  讓三年級學長姊瘋狂尋找的魔蒂斯就躲在某間教室,與其他人暗暗準備要給畢業生們永生難忘的畢業賀禮。

  一、二年級自日光照入亞爾學園時就已早起,進行第N次全方面、徹底檢查典禮大廳是否萬無疏失,雖不是活動部長的魔蒂斯也被古斯塔奇扛到這間教室待命。

  魔蒂斯亂揉臉頰,毅力十足地趕跑想睡的意念,把精神集中在桌上那顆直徑有一公尺的超大型剔透水晶球,但撐不到十分鐘他又開始神遊四海,目光飄忽不定。

  ──超想睡的啊!

  魔蒂斯邊打呵欠邊瞄向牆上的掛鐘,也才八點半多,畢業生約九點會入校。據他所知破殺、妮露那幾個快要畢業的三年級生,還是不太放心地提早來學校幫忙監督所有佈場。這感覺就像父母要遠行,千交待萬交待孩子們要怎麼做,卻在臨走前碎碎念的叮嚀已經重複超多次的話。

  魔蒂斯趴在桌上,手掌拍拍打打透明亮麗的大水晶球,想著這個學期初發生的一連串事件……

  魔界的儲君確定是神隱大將軍;神界那方也無再傳出叛黨入侵的消息;精靈界的內亂還持續不定,蓮王又未身體康復,R為此從魔界趕去他身邊照料,到現在兩個多月了都還沒回亞爾學園。

  代替蓮王處政的撒冷日夜頭痛不已,心煩殘虐精靈族與其他精靈族的內戰糾紛,聽雨果說他狂瘦十多公斤,巴掌大的瓜子臉消瘦成了超骨感大美人,帝、剎還從魔界帶上補品送他,但吃了狂吐根本沒什麼作用。

  為不讓撒冷英年早逝,愛護部下的蓮王瞞著撒冷私下讓雨果將公文送過來,形成表面上是撒冷代政,實則蓮王回到王椅處理政事的詭異模式。修斯達告訴魔蒂斯,蓮王會那樣做有其理由。

  ──魔力調息不整。

  修司達如此說,一張平常又衰又俊的面容因眼神的認真而顯格外嚴肅。。

  ──這是秘密,你還請保密啊魔蒂斯。

  魔蒂斯答應下來,雖然半知不解,隱隱感到不該多問。

  人界的情形也無多安穩,道格將軍說有隨機殺人事件發生,警方在努力調查中。魔蒂斯打算一放暑假就回人界幫忙調查。

  想了想各界大事,魔蒂斯還漏想一個人……他自己。

  兩個月前他在精靈界魔力大暴走,帝他們都知曉了他的身世來歷,這群天然樂觀的好朋友都緊緊抱著他,誇讚他的勇氣、欽佩他的毅力,揣摩過許多畫面但沒有一個準確,與他原料想的同情、可憐沒一個對得上,他因此更是開心,他不需要憐憫不需要同情,純粹想要他們待在自己身邊,迎接每日新的開始。

  除了這個身世大爆點,蓮王那日還哈哈爽快地報料當年從天而降,被精靈子民稱為傳說「神女」的其實正是魔蒂斯的母親──鎖。

  剎曾跟魔蒂斯提過那段歷史,在前任精靈女王黛茉茉死後,有一名女子突然降臨,還於精靈界住上一段時間,謠傳她協助蓮王登上王位。

  魔蒂斯猜想母親所說的朋友就是指蓮王……不知怎地,他開始懷疑蓮王和母親有些少為人知的祕密。

  「早安。」

  魔蒂斯耳邊傳來軟膩甜美一句話,他登時像被刺激的貓,從椅上跳起來,步伐站穩、微窘困的和來人相看。

  「哈哈,早安……」周遭的人都留意反應激烈的魔蒂斯,令他臉龐紅的像顆蘋果。

  莎娜˙摩奇手提著一袋餐點,道:「拉厄亞要我幫你送過來的。」

  魔蒂斯接過朋友買的愛心早餐,試圖拉回一點男人的自尊心,裝沒事的說:「謝謝你們。」

  莎娜卻故意收手,露出小惡魔的邪惡可愛笑容:「剛才被我嚇到了?」

  「沒有。」魔蒂斯哈哈幾聲乾笑,轉了話題:「妳怎麼回來了?」

  「你不先回答我,我就不告訴你。」莎娜拉開椅子坐下。

  魔蒂斯眼看肚子餓的胃都痛了還得先過少女出的難題,就有種說不上來的辛酸感。

  我是招誰惹誰了?魔蒂斯只得很奴性的跟著坐回座位,發揮平時對朋友不會有的高度耐性,道:「我在很認真的想事情,妳突然出聲音當然會被嚇到。」

  「嘻,我就是看你想的出神,才想整你讓你露出不一樣的表情。」莎娜說。魔蒂斯不知為何覺得自己的耳朵又開始神奇的發燙。

  莎娜對魔蒂斯輕笑,道:「三年級要畢業了,也該準備選出下一任『暗生』。我回來是想找個不錯的學弟妹推薦給米亞校長,請她舉辦完暗生考試後,能優選考慮我推薦的人選。」

  暗生──暗中執行神秘任務的學生。

  此任務即是保護魔蒂斯之生母:鎖。

  R曾言:「小魔,你母親她『不能離開人界』……否則,她的生命將『不再延續』。」

  魔蒂斯心寒的揣想是蓮王和她的母親隱瞞了一個天大的秘密,使平凡人類的鎖能延續生命好幾百年。

  魔蒂斯小小測試的問:「暗生的任務不是不能給任何人知道,那為何瀏金和妳都還讓我保有『那天』的記憶?」

  那一天深夜,魔蒂斯、R從人界皇宮溜出去找鎖,請她幫忙說服亞莉伯小國王別退位;要離開人界前,魔蒂斯在迴旋樓梯口處和莎娜擦肩而過。

  「瀏金大人說沒有必要刪除知道相關秘密人的記憶。」莎娜湊近魔蒂斯,低語:「所以,你知道什麼秘密嗎?」

  魔蒂斯從莎娜一臉好奇的模樣來推敲,她壓根兒不清楚鎖真正的身分是什麼。於是反應極快的回問:「有秘密嗎?」

  「你和鎖小姐認識,所以應該是知道什麼。」

  「妳誤會了。」

  一提及關於生母等嚴肅話題,方才窘困的魔蒂斯已眨眼消失:「鎖小姐是我母親的朋友,我找她尋問母親的下落很正常……也可能是因為這個原因,你們才不能刪除我的記憶,否則我就找不到生母了。」

  魔蒂斯有那麼一點對莎娜撒謊感到心虛、難過。

  「欸,我還期待你知道鎖小姐的秘密。」莎娜用手撐頰,緩慢搖頭:「她幾乎不出舊教堂,讓人實在好奇她被囚禁的理由。」

  「也許不是囚禁,是保護。」

  魔蒂斯說,瞬間他似乎看見莎娜的眼睛微瞇了起來,嘴角還若有似無的勾起,似從他口中套出什麼關鍵的感覺……他是不是說錯話了?但莎娜那樣的神情僅在剎那間。

  魔蒂斯討厭懷疑些什麼,快速避開鎖的事情,問:「對了,妳想推薦給米亞校長的學弟妹是誰?」

  「是將升上高中部一年級的罪夜˙克勞德˙伍勒斯。」

  「哦……」魔蒂斯眉心舒緩。

  這名字最近還真常聽到。

 

 

 

 

 

創作者介紹

✝ 死寂的天堂 ✝

玩奇/維醺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