飲盡了甜酒,妮露關心的問:「喵喵,魔蒂斯,你們幾個以後的計劃呢?」

  魔蒂斯用舌頭舔嘴唇,道:「還能怎樣?一樣繼續讀書呀。」

  「不過今年暑假應該會不太一樣吧,喵?」

  「怎麼講?」

  「你還沒聽說?」妮露拿酒過來,把自己的空杯子全都倒滿,眨眼回:「『神修日』之預演就在暑假中喔!」

  「……我真的不曉得。」魔蒂斯在暑假開始就被小國王亞莉伯催促快快退宿,搬回人界皇宮,但他卻都沒得到一絲神修日的情報,「妳是聽誰說的?」

  「是我母親從神界太子那聽到的消息。」妮露欲罷不能的又多喝幾口甜酒,問莘西雅:「妳清楚嗎?」

  「這就奇怪了,我也沒聽說呢。」莘西雅搖頭。

  「喵喵喵,難道是我記錯了?嗯,那當我沒說吧。」妮露喝太多已經有點微醉,嬌小身軀全靠上了左旁的學弟。

  魔蒂斯無所謂的讓妮露倚在自己身上,「人界這幾天發生連續殺人案,我請亞莉伯國王讓我進警部去調查。」

  「該說你多事,還是熱心過頭。」旭呵呵的調侃。

  「學長,我這叫多疑。」魔蒂斯把眼睛都闔上的妮露直接抓過來,讓她枕在自己的大腿,「我懷疑是以前亞爾學園發生過的慘案……」

  「學生被殺事件。」旭的眉尾抬高。

  「沒錯,我一直覺得內心很不安,所以想要找出犯人。」魔蒂斯面露憂心:「而且道格將軍跟我敘述那些受害者的死法,疑似製造『亡魂司帝』前的必要儀式。」

  遠古時代,魔神創造了能消滅世界所有生命體的恐怖黑暗系軍團,領眾這支不死軍隊的首領名亡魂司帝。創造黑暗不死君王需要大量生命力量與強大的魔力,是禁忌魔法。

  一千年前的魔蘇日之戰敵軍派出亡魂司帝,全世界死傷慘重,人口銳減許多……史實記載,亞安菲迪為魔蘇日之戰、千年來最後一位亡魂司帝,當年緝拿他的是已退休之前任四大神主的火神˙赫發斯特。

  「你怕叛黨想製作不死君主。」破殺肯定的說。

  「嗯,你們都知道千年前的戰爭……」

  稍停幾秒,魔蒂斯敘道:「……我是『參與那場戰爭』的人,我只能說亡魂司帝的棘手程度簡直是宇宙等級,要剷除他得集合光明魔法的高手。」他用半開玩笑的語氣快速帶過自己的身世。

  「我們都很樂意幫你找犯人。」事關世界的安危,破殺很有英雄心的立即毛遂自薦。

  「目前還不能肯定我想的是否正確,一旦是真的我會再跟你們聯絡。好了不說我,你們這兩個月的暑假要做什麼呀?」魔蒂斯說了自己的盤算,滿好奇朋友們的。

  「我要回魔界……」提到關於自己的興趣,破殺就會侃侃而談。

  破殺、旭在暑假中已經報名參加軍隊的實習營,可惜實習老師是潔蘿女將軍,帝和剎表示只負責從中協助,並不一定會現身在營隊中,著實令破殺與旭這兩個崇拜他們的少年心中充滿失落感,潔蘿對此癟嘴揶揄帝、剎魅力無比。

  雨果、梅基回去精靈界。雨果會待在蓮王身邊幫忙處理公文兼當小保鑣,魔蒂斯還請雨果多多照顧R那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尊貴預言師。

  莘西雅回到族裡守護好滅神之劍。妮露則痛苦表示她已經開始偉大又長久的繼承家族企業之訓練。

  伊芙司、古斯塔奇這一對兄弟的暑假卻過得截然不同,哥哥是進公司讓父親好好調教成未來接班人,古斯塔奇說想回魔界邊境的犬族看看情況。

  拉厄亞低調的答覆自己要和撒冷共同平息精靈族中的內亂……

  看來朋友們每個都很忙啊!

  聚會過後,魔蒂斯先去舊教堂探望母親,和她聊聊以後的計畫、學長姊們將來的去處。回程時,終於如願地碰到畢業典禮後就沒怎麼聯絡的莎娜˙魔奇,她的身旁帶了一位即將升上高中部一年級的罪夜學妹。

  魔蒂斯記得莎娜想把罪夜推薦予米亞校長當下任的暗生,此事細細想來也怪,暗生一事屬學園最高機密,莎娜告訴他當真沒問題?還是因為瀏金的關係,莎娜才能毫無保留的把事情攤在白日下與他開心分享?

  魔蒂斯凝視莎娜,她沒有特別漂亮,身上那股神秘味道卻是吸引自己的最大關係……魔蒂斯承認,比起其他異性,他對莎娜˙摩奇充滿了更多好奇。

  是好感、是喜歡,亦或皆非?

  理不清的情感魔蒂斯暫且放置一旁,不踏實感屢屢衝刺心頭,尤其那日見她唇角上揚的笑靨萬分詭異……他想要弄清楚莎娜的真正目的。

  黎明之光浮略城市,彷彿洗滌了所有汙穢,早起的鳥群在樹梢愉悅鳴叫,與樹下三位少年少女互相猜心思的情境恰好相反,魔蒂斯打量莎娜的同時,少女也坦蕩蕩地給少年觀察。

  僅約三秒的探看,魔蒂斯得到一個小結論:不可能那麼剛好!

  「罪夜學妹,對於上次打傷妳的事情我感到很抱歉。」魔蒂斯笑容可掬。

  沒錯,不可能那麼剛好。

  罪夜˙克勞德˙伍勒斯,殘虐精靈族的名門世家,她更是水龍王的小兒子克雅的女朋友,上次魔蒂斯和R夜闖水龍宮遇上也柏恩的副將軍凱特,此時莎娜還把罪夜帶來舊教堂,這怎麼想就怎麼怪。

  太過巧合的關係、太過巧合的安排,這類的恰巧綜合來講:是計謀。

  當然,魔蒂斯可不喜歡自己養成和R同樣超有疑心病的個性,若這一切都是虛構,他內心得以平靜,事情的複雜、棘手程度方能降到最低。

  近幾個月來世界形勢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誰也不希望又出了什麼岔錯。

  罪夜起初還未認出魔蒂斯的面容,待他提及「打傷」兩字,她想了一下才知道他是誰。

  「學長你好。」罪夜淺笑。

  魔蒂斯大概目測她約一百五十公分以下,身軀顯得很嬌小,膚色是銀灰、兩眸是碧綠色、兩耳長尖、五官深邃,雖然她和拉厄亞同是殘虐精靈,但顯然罪夜的血統更為純正,和種族書內形容的很接近。

  「他是我們班的魔蒂斯,新任的學生會總務部長。」莎娜簡單介紹,後問:「你是來找鎖小姐的?」

  「不,我來拜訪蘇蕾莎修女。」魔蒂斯盡量不透漏自己和鎖的秘密關係,便利用蘇蕾莎曾是他養母的事情擋下這問題。

  「修女大人正在治療鎖小姐,你可能要等等了。」莎娜說。

  「治療?」魔蒂斯表面穩定,心則小慌亂。

  「鎖小姐的身體不是很好,每個月月底都要請修女大人張起異次元結界,進行二十四小時的光明魔法治療,所以今天瀏金大人就讓我和罪夜整日看守。」

  魔蒂斯抓到莎娜的語病,道:「我還以為你們剛外出回來。」

  「噗!」莎娜笑逐顏開,「你是不是太敏感了?我們是從裡面走出來透透氣的,不能待太久,等等就要進去。」

  魔蒂斯盯著她看了一會兒,道:「不是啦,我怕修女和鎖小姐出意外。既然他們在忙,那我明天再來。」

  「你要回皇宮去,還是到辛墨警官那?」莎娜在魔蒂斯要轉身前再問。

  魔蒂斯璇回腳步,小驚訝:「妳知道我會去找辛墨警官。」

  「我之前也有和他一起合作過,是他告訴我你要協助人界警方辦理關於連續殺人案。」莎娜拍著罪夜的肩膀:「她也加入了,以後我與學妹會多面接觸人界詭案。」

  「咦?」魔蒂斯眨眼。

  「暗生偶爾會和人界警方秘密合作,罪夜很有可能是下任暗生,所以我特地請辛墨先生通融。」

  「你是暗生的任務結束後,難道不用消除警方的記憶?」魔蒂斯疑惑。

  「他們不知道我是暗生,他們雇用我是由於米亞校長的安排,所以不用特地移除關於我的記憶。」莎娜大概的解釋。 

  「哦……那以後請多指教了,罪夜。」魔蒂斯表示友善的伸出手。

  罪夜點頭,和魔蒂斯首度肢體接觸。

  只是,當少年碰到殘虐精靈肌膚的剎那──冰冷、不安感從魔蒂斯的內心深處逐漸萌芽。

  在不讓他們發現自己萌發怪異感覺情況下,魔蒂斯旋身離去。

  暴風雨前的寧靜?

  不,艾伊雷爾˙魔蒂斯˙卡諾萊特認為他早在踏入亞爾學園的那刻開始,就處在暴風圈內了。

  

 

 

 

 


 

  作者:

  還會有個隱藏章節~之後會結束第七集。

  魔蒂斯跟莎娜的對手戲會慢慢發展於第八集,總是人生會有這個難題的......關於感情那點事。

  畢業後,各奔東西,各位讀者(無論是哪個年紀畢業)都一定身有感觸,我有幾位網路上或現實生活上結識的繪友,有些年齡比我小,還在讀書,

  聽著他們說自己以後該怎樣怎樣,我就想起自己也走過那段路程,而此時的我只是先邁上另個更遙遠的路途。

  

  小魔考慮的『神修日』這關於世界的大事,但他也應當想想,等這件事情辦完,自己又該何去何從.....

  討論這個好像有點嚴肅了XD

  

  那麼,下次見囉~

  

創作者介紹

✝ 死寂的天堂 ✝

玩奇/維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