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創小說《神的火焰使者》簡介
傳說:金髮人類擁有神祕力量,嗜血族飲其血能無敵,魔族啃其骨能披靡,唯精靈與神族食其肉則死亡。 魔蒂斯,金髮少年,為尋求自己失去的記憶,踏上了求學之旅! 未料,去讀個書還能意外連連。 結識精靈界之王, 拜魔界將軍為師, 與神界天使交友, 遇人界第一殺手, 還扯上五界災難。 魔蒂斯翻白眼,無奈道:「我也太倒楣了吧!」

 

 

  魔蒂斯還在收拾行李,R閒著無聊就跑到女宿養養兔眼。

  女生對小動物最沒有抵抗力,而R更是小動物中的佼佼者,能通人話,和女生們聊天時用的言詞都很甜蜜動聽,因此牠的人望高居不落,幾乎有一半都是靠人際關係穩坐高中部名人前十名的地位。

  而使牠在校內成名的另外一半原因就與妮露同樣──愛搞怪、愛起鬨的個性,非搞得米亞和破殺出面制止才肯罷休。

  R跑來女宿是想「確定」一件事情……

  魔蒂斯在人界皇宮中昏睡的期間內,R到神界得知了一個最新情報。

  妮露的母親名為愛露,是一位偉大的正神,曾經歷過魔甦日之戰,對年齡不可考的R是滿懷心胸的敬畏。

  前陣子因魔蒂斯昏睡了幾天,R雖很擔憂他的身體,但也不想錯失情報而不能先計畫,於是就至神界想找太子問些問題。

  R偷偷摸摸的在太子寢宮晃了一圈都沒看到人,想給他一個驚喜的慾望也就消退了,便突然冒出來向路過的修女問他的下落,稍微被驚嚇的修女指著某座寢宮。

  「半神妮露小姐好像突破了什麼,就與正神愛露小姐通訊,而後太子殿下、輪迴女神和瀏金大人就被邀請過去作客……」修女手中捧著新鮮水果,香甜味道令R稍微留步查看。

  「妳的職位是大修女呀!」R有段時間沒細看神界女性神職人員的衣裳,這下發現與千年前並無差異。

  「是的。」大修女嗓音甜膩,微低頭的模樣像是害羞與尊敬。

  「請問大修女芳名為何?」R湊近,這修女的面容牠完全沒印象,按理說能穩坐大修女的職位都有一定年齡,這孩子看起來還挺年輕。

  「莉莉。」碧綠的瞳孔禮貌性與白兔子對上,嫣然微笑,「我不滿千歲,預言師大人不知小女也是應該。」

  R的毛茸兔耳可愛地晃動兩下,稱讚道:「莉莉大修女很厲害唷~血統不僅純正,光明力量也很充沛。」

  「謝謝預言師大人。」

  「啊,莉莉大修女身上有古很特別很特別的味道呢!」

  「是花香味吧……我喜愛種植各種水果、花草樹木呢。」

  「嗯,有機會在拜訪大修女唷,再見~」R蹦跳離去。沒留意後方大修女表情有些鬆口氣的樣子。

  太子殿內──

  「唷,你們在說悄悄話?」R大方地闖入,唯有路米爾對牠的不禮感到不愉快,但太子和兩位正神都很歡迎他的到來,要拔劍的動作也就作罷。

  神界太子的貼身近尉:路米爾,可是一張俊臉嚴厲地像即將出鞘的刀,若R太不守規矩,他絕對會把這隻來歷不明的白色動物碎屍萬段!

  神界太子沒跟路米爾說R是預言師的事情,而R本人也無意見人就說。為了魔蒂斯、為了更久以後的未來,小兔子需要低調行事,也對知曉牠身份的故友央求保密。

  魔甦日之戰過後,神界宙王有意退位休息,但神界太子私下與父親說了一晚的話,宙王才又改變主意繼續當神界之王。

  R和那位即時過了一千年也尚未繼承王位的太子是舊友,他也是R少數不敢恣意惡整的朋友之一。

  「沒有什麼悄悄話,只是高興妮露能使用自身的魔力操控『神器──愛維拉的神鏡』了!」正神愛露喜悅地分享女兒稍早前透露的近況。「她也才十八歲就摸索成功了點什麼出來,我真感動……」

  「小妮露真強唷。」R的兩手都毛茸茸的,就算鼓掌也不會有多大的聲響,「待哪天我也想問她一些問題。」

 

  而哪天,就是今天了。

 

  雨果還沒回房,R就過來串門子問話。

  「小妮露唷,有空嗎?」R在房門後探出半顆頭,用水汪汪的粉嫩眼睛直盯著妮露。

  「喵喵,我在整理行李啦,沒有空。」晚上就要出發到人界,妮露可要想想帶上什麼必需品才好。

  「唷,人家想幫妳。」平時問也是可以的,但這是一種心情啊!R就是現在特別想問問妮露。

  「喵,好啦。」妮露挑選著好看、但在必要戰鬥時不會難移動的服裝。手上忙著,腦袋卻也很清楚,「R,有事就直說。」

  「小妮露真了解我的心思,可以當我肚子裡的蛔蟲了。」

  「蛔蟲就不用了喵!你不是那種沒事跑來幫忙我整理行李的好人。」

  「唷呵。」小兔子幫忙妮露將要帶上的用品放入背包中,回道:「妳看過身邊友人的『未來』了嗎?」

  本來在移動的兩手稍停頓半晌,妮露那一雙似貓的眼眸微微睜大,天生就嫣紅的小嘴緩慢蠕動:「喵呀呀……『天機不可洩漏』啊!」

  R別開妮露想要透看自己眼神的視線,「我不強求妳說得很完整,只求妳跟我說說小魔的『未來』。」

  妮露輕摸嘴唇,喃喃唸道之前聽聞的全名,「艾伊雷爾˙魔蒂斯˙卡諾萊特……喵喵,你拿什麼條件跟我換『天機』?」

  「『愛維拉的神鏡』聽說不見了,到底在哪裡唷?」R早有準備。

  「什麼!」妮露更張大了眼眸,似是兩顆眼珠子都要掉落,「喵啊你竟偷了神界的神器,不怕死嗎?」

  「我說服令堂教妳使用『愛維拉的神鏡』,不算偷。」奸詐的微笑乃是R一貫的作風。

  「你有資格教我使用?你又不是神祇。」這算是認識R至今,妮露真正首次對白色動物燃起名為憤怒的火焰。

  「妳又知道我不是。」說著的同時,R的眼睛乍現紅光,令少女不禁心中怦然震撼,感覺氣溫下降許多。

  「小妮露,我可以請愛露幫忙看魔蒂斯的未來,我卻來求妳,只因妳是他的朋友,我相信未來不論發生什麼事情,妳都會陪在小魔身邊支持他……」

  「怎麼說的好像你要離開魔蒂斯。」妮露感受著周遭的壓力,又接收R傳給她的淡淡哀愁。

  「人家又怎會願意離開可愛的小魔?人家跟他可是生命共同體呢。」R輕浮地口吻帶走了剛才不經意流露的哀傷。

  妮露不說話的盯著R。

  窗外的風呼嘯連連,少女的房間內卻寧靜地可怕。

  半晌,好想是明白什麼的妮露站起來,R不自覺得跟隨她身軀的移動,目光移上,和少女相望。

  妮露的眼眶好像泛淚了,又好像只是眼球反射燈光而感覺波光瀅瀅。

  R屏氣凝神聽妮露開口:「他和朋友過得很和平快樂,身旁有許多孩子圍繞……」

  貓眼少女突然閉嘴了,R緊張的像心懸在半空,汗水從牠的肌膚點點滲出,耳中鼓舞著失去秩序的心跳聲,連呼吸都加快。

  「只是很奇怪,為什麼……」妮露倒抽一口氣,也強壓抑心底的惶恐不安。

  其實妮露什麼也不知道。

  她只是看見了魔蒂斯過得很快樂,他有朋友,身邊還有孩童們嘻笑的景象。

  ──就只是這樣而已。

  但……

  好像哪裡不對。

  妮露內心湧上害怕,她看到了什麼啊!

  明明是和樂融融的未來,但不應該是那樣的,因為──

 

  少了什麼呢?

 

  『嗯,謝謝妳唷小妮露。』那聲柔似水,幾乎不像從兔子的聲帶發出。

  妮露的捉緊了裙襬,發覺自己的掌心在冒汗。R用兩手蓋著眼睛,就像裝鬼嚇人的舉動,妮露卻不認為牠接著會哈一聲的嚇她,而是會哭出來的感覺。

  「我只是來跟妳『確認』而已。」突然妮露又無法聽見兔子的嗓音,絢爛地魔法字是不能讀取R真正的心思。

  「請小妮露別跟任何人談起今日的事情唷!現在人家確認完畢,就先走了,等等見。」語畢,R一溜煙的就想跑出房。

  「等等,喵呀──」

  妮露下意識的想抓住牠,哪知腳踩到散落一地的衣服,向前撲倒。

  「R,那也是……『很久以後』的事了啊!」

  預言師有聽見,卻不給予回應。

  R一直奔跑一直奔跑,喘得上氣不接下氣,甘願利用身體的劇烈呼吸來使自己的腦袋更加清晰。

  R跑回了宿舍房間,從魔蒂斯背後衝撞他。

  「噢!」

  少年跌倒,頭撞到書桌而腫了一個包。

  「痛啊……R,你發什麼神經啊!」

  望著金髮少年朝自己怒吼,預言師笑了,彷彿心中的痛苦都煙消雲散。

  「小魔,你還是覺得預言師是很偉大又可悲的存在嗎?」

  R問,魔蒂斯記起自己曾言:預言師很偉大又可悲,能知曉未來,但知道了卻沒辦法改變一切,那他為什麼要擁有這樣的能力?不能改變,看著事情發生的經過,是多麼無力又難過……

  魔蒂斯揉著腫包,認真地說:「不對。千年前你付諸了行動,你不是那麼可悲的存在。」

  「只要我付諸行動設法逆天運,人家就很偉大唷?」

  「啊、你當了不知幾十萬年的預言師了,怎麼問我這麼奇怪的問題?」魔蒂斯盤腿坐好,沒啥力氣去罵R得了什麼亂想的病,嘆口氣,道:「今天你不是預言師,你碰上了壞事,不也想辦法解決嗎?」

  「嗯。」

  「那就對啦。能預言也好、不能預言也好,既然『將會』發生、『已經』發生,就算怨天怨地也是得接受得解決,除非死了一了百了,不然又能如何?」魔蒂斯呵呵冷笑,「什麼我年紀小不懂,你也活久了腦袋不靈光了……噢、很痛耶!」

  R故意朝魔蒂斯的腫包踢過去,「要尊敬老者,你這小兔崽子。」

  「你是怎樣啊,心情很不穩喔。」魔蒂斯速速退離情緒晴時多雲偶陣雨的兔子。

  「人家就只是做了個噩夢,才整個心緒陰晴不定。」

  「噩夢?」魔蒂斯歪頭,有時預言師也能透過夢境來預言,即預知夢。

  「是唷,一個噩夢。」

  R咧嘴微笑,但金髮少年卻感受不到牠眸底有笑意。

  而是從中看到了無盡的憂傷……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玩奇/維醺 的頭像
玩奇/維醺

✝ 死寂的天堂 ✝

玩奇/維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麟櫻
  • 看來會等你很久
    不過我會耐心等你的-W-
  • 麟櫻
  • 想念作者兩個月又11天030...
    身體還好嗎~0w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