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少年目光不離銀行入口,鮮紅眼眸令路過他身邊的陌生人紛紛議論起來,他們刻意降低音量的碎語少年也聽的非常清楚,他擁有過於搶眼的外表,初次見他之人皆會驚訝、欣賞、甚至恐懼。

  若他身為魔族、神族或精靈族,用種族基因來當藉口還能使人信服,可惜他天生是純種人類,璀璨金髮於光照下閃耀明亮,絲絲柔順,風拂而飄逸;鼻梁形狀完美,小巧又堅挺,飽滿嘴唇是健康的紅潤色澤,唯獨他那對腥紅似血的瞳眸人害怕。

  魔眼。

  人們如此稱之。

少年無動於衷他人的議論,最重要的為即將發生的大事--轟!少年大愣,根據得來的可靠消息,銀行應該會發生搶案,怎是隔兩間的餐廳發生大火?停頓片刻他就邁步前衝,才剛接近爆炸處,銀行果不其然有歹徒闖入。

  少年轉向奔去,緊接著第二起爆炸又倏地炸開,他被風壓彈飛,硬生生撞上後方停靠路邊的貨車,身體傳來的劇烈疼痛令他緩了幾秒才又繼續活動。

  熊熊大火竄出,四周此起彼落尖叫、求救聲,遠處隱隱聽見消防車的標準鳴響。少年手貼胸,喘幾口後便不懂放棄的追緝準備撤離的歹徒。

  「快來人報報警啊!」

  「銀行被搶了!」

  三名蒙面搶匪倉促從爆破處跳到車上,狂踩油門加速逃走。

  少年瞇起雙眸,左右轉頭瞥見路旁有台鑰匙遺留在插孔的越野車,他連車主是誰都不顧,帥氣跨坐、發動引擎,如風的疾行。

  車主恰好只在附近買隻冰淇淋消暑,卻遇爆炸案,他原是不想插手人界事情,可那少年卻搶了他的車!近海冷風吹來,其中的濕黏他無法感覺,人們吵鬧的對話他一律過濾,腦海不斷倒帶愛車被奪的景象。
  直到消防車靠近,他才猛然回神。

  「剎,我的車被搶了。」青年車主--帝,神情大變,心想自己與死黨趁連假到人界玩樂,竟一連遇到諸多事,虧他還聽說人界近日治安已有改善……改善個屁!

  「帝,節哀順變。」剎面帶笑容,說的每個字都不充滿同情心。

  「那是王送我的限量版越野車!」帝大掌拉過剎的衣領,拔腿就跑。

  「你輕點……」剎白皙俊美的臉蛋頓時變紅,帝跑的速度他跟不太上,被勒得快無法呼吸。

  帝與剎以非人類所能及的速度追於少年後方,更能目睹少年毀損昂貴車的一切慘狀。十六歲的少年--魔蒂斯是第一次行駛機車,不過駕馭技術卻出奇的好,又加上這台車的性能完美,不到五分鐘就追上搶匪。

「把錢交出來,不然燒死你們!」魔蒂斯豎起中指,發狠的嗆聲。

  搶匪總共四人,聽到他無厘頭話便放聲大笑,一位瘦弱的少年在威脅歹徒,這簡直是天大笑話!搶匪頭目刻意拿了二十張千元達尼當扇子搧風,挑釁意味十足。

  魔蒂斯癟癟嘴,他其實不願意使用特殊能力。

  他的保證人:辛墨星警曾跟他提過,在白日時盡量別使用能力,否則會引起不必要的麻煩,不過當下事態緊急,魔蒂斯也顧不得那麼多了。

  「你們的罪惡由我來制裁。」話音落下,他舉起右手聚集一團籃球大小的火球,而原就鮮艷的紅瞳讓火光照映的更加赤麗。

  他無絲毫猶豫地用火焰攻擊贓車輪胎,隨後跳離奪來的越野車,跳至贓車後處,用蠻力打破後車廂,從中拿出一箱又一箱的行李,裡面裝共裝有八千多萬達尼。贓車開始失控,少年與搶匪在互相拉扯,他抬起頭,發現前面就是漁港,車子肯定會落海。他機靈的跳開,還又送給搶匪幾顆豪邁大火球。

  --轟隆!

墜海的贓車爆炸,魔蒂斯哼氣,罪惡之人罪有應得。

  「少年,謝謝你的幫助……」遲來的警察訝異少年的瞳色,紅眼的人類被視為不祥之物。

  魔蒂斯抬頭,映入瞳孔的是一臉戰戰兢兢的警察們:「我要求見辛墨先生。」

面對別人投來的異樣眼光,魔蒂斯並不介意,他早已習慣,所以才能用輕鬆平常的語調說話。

警察大怔,忽然又憶起了什麼傳聞:「你是那位『特派警』!」

魔蒂斯一臉驕傲。對方卻潑冷水:「那位沒有考試、光靠魔法辦案的幼齒少年警。」

「你才幼齒。」魔蒂斯癟嘴地反駁。

警察正想與魔蒂斯好好對談,此時後方傳來一道聲音。

  「嗨。」為了奪回愛車的帝拍拍警察的肩膀,他長相俊美邪魅,一頭赤髮與金棕色眼眸在眾人之中特別顯著。帝勾起唇角,痞痞地笑容有種說不上來的魅力,大多數的人都被他迷倒,沒看清他金眸內醞釀的怒火。

  「抱歉,我們想帶走這名少年。」另一旁的剎從口袋拿出證件。

  警察一看見證件的記號,連碰也不敢碰的就退後三步,驚恐的直搖頭:「兩位大人想帶走他無訪!」

  剎淺笑,他的面容比帝更加妖媚美艷,氣質高貴優雅,簡單無裝飾的黑襯衫在他高瘦的身上呈現某種誘惑感,令人想一探究竟他白皙身體的美麗;微捲的金髮束成低馬尾,幾綹髮絲垂在臉龐,不擦唇膏即紅潤的唇陽起,溫潤的銀色眼睛彎成月亮,這樣絕美的男人一開口就讓魔蒂斯幻滅,原來他並非外表那樣溫和,而是鐵石心腸。

  魔蒂斯傻眼,他這位當事人什麼事情都沒說,就被決定接下來的命運。

  「我為什麼要跟你們走?」

  「你毀了我的車,難道不用賠償?」

  帝理直氣壯的吼著,魔蒂斯的耳朵不堪噪音的砲轟,兩手下意識地抬起遮耳。

  「咦?原來車是你的?真是對不起了。」魔蒂斯真心道歉,還來個九十度鞠躬。

  「你以為一句對不起我就撒手不管,和平解決?」帝的臉色陰沉下來,限量版的越野車要修理好可要花上百萬,這位幼稚的少年根本就在狀況外。

  「當真要我賠償?」魔蒂斯惶恐的仰起娃娃臉,在帝微笑說是的下一秒立刻接話:「免談!」

  帝的額角有青筋迸出,他不曾遇過臉皮這樣厚的乳臭未乾小子。

  「大叔,你知道什麼叫做『得饒人處且饒人』嗎?」魔蒂斯將兩手攤開,一副聖人的模樣。

  帝覺得自己快要抓狂,「去你的!我今年才二十一歲,你竟敢喊我大叔?」

  「好了,別生氣,當大叔要有度量。」剎抿嘴,依然止不住語言中參雜的笑意。

  帝惡狠狠怒瞪剎那張傾城傾國的臉龐,在他人眼底剎笑得很美豔,可帝卻看了很礙眼。他捉起魔蒂斯的衣領,冷言道:「不賠?那咱們去警局。」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玩奇/維醺 的頭像
玩奇/維醺

✝ 死寂的天堂 ✝

玩奇/維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