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爾學園,四大界首屈一指的學府。

  亞爾學園,任何人擠破頭都想進入的第一學府。

  學生天資聰穎,師長優秀強勁。

  要管理世界僅有的超優質學校,必定其校長要無敵霹靂厲害、無敵霹靂嚴格、無敵霹靂超會……煮火鍋?魔蒂斯眼球凸出、下巴掉落,手指著前方不遠處的「校長」。

  破殺卻沒多大反應,早已經習以為常。

  亞莉安柏爾學園的校長握穩象牙白筷子,夾起一片肉塊,沾了沾辣味沙茶,動作優美地將肉送入口中細嚼慢嚥。

  她美眸斜睨魔蒂斯,塗滿口紅的唇瓣拉開漂亮弧度,深藍幽色的眼底蕩漾柔媚,窈窕的凹凸體態由於一身灰色盔甲,帶點柔中剛強的感覺。她一口接著一口吃火鍋料理,暫時離不開美味佳餚。

  魔蒂斯抓抓臉蛋,當校長能享受極高待遇,也許他可以將這職業列入未來志向之一。校長小姐吃豐盛火鍋又加穿盔甲,魔蒂斯想不透為什麼要大費周章穿成這樣,難道是以防萬一火鍋爆炸?

  「他就是魔蒂斯。」破殺依舊是那張一副拒人於千里之外的冷淡模樣。

  米亞校長放下筷子,拿紙巾擦式嘴邊湯汁:「和拉厄亞戰鬥的那個、喊帝的大叔那個?」

  「是的,我就是『那個』。」魔蒂斯微笑。

  「呵呵呵,你好啊魔蒂斯,我是米亞˙炎斯。」米亞用筷子戳一顆花枝丸要遞給魔蒂斯,後者搖頭拒絕,她只好聳肩一口咬下。「你目前為止適應良好嗎?」

  魔蒂斯想著班上人的目光同組但對自己有惡意的古斯塔奇這隻怪異的兔子R,他就覺得災難多多、前途黑暗。

  「嗯,還不錯。」十六歲的少年選擇編織善意的謊言。

  「你說謊呢,沒關係,總會熬過來的。我看過你和拉厄亞戰鬥的過程了,用火的能力還有些不成熟。」米亞停止戳肉片的動作,笑道:「你有的動作似乎有經過訓練,可有時又胡亂來,你私下有讓人指導嘛?」

  「沒有。」魔蒂斯內心有小小衝擊,與他相識的辛墨警官也曾說過類似的話,可他不記得被誰訓練過,他向來都靠本能跟人交手。

  「那你真的很有潛能呢。」

  「謝謝校長。」

  「那就先這樣了,破殺,你帶他回教室。」

校長的美腿交互相疊,吃得過飽的她用手撫摸肚子,可惜她身穿盔甲,幾乎沒什麼按摩效果,想促進消化也不能。

  米亞將瓦斯開關關閉,口中念念有詞:「幸好這頓火鍋餐沒發生意外……」

  「米亞校長,請小心。」破殺的警告剛說完,頭頂的挑高天花板便被炸出大洞來。

  轟隆轟隆巨響不間斷地爆破,石塊瓦片從天而降,大火迅速蔓延開,破殺立即召喚水之魔法撲滅大火。

  魔蒂斯瞥向火鍋,裡面有顆燒焦的球體。

  「啊--最近是哪個班級那麼愛打棒球?要打也離我的校長室遠一點呀,這星期已經第四次了。」米亞校長慘叫哀號。

  魔蒂斯無言瞪著棒球炸彈,心想他往後在學園中隨時都會面臨生死一瞬間。

  「你別怕,體驗死的感覺還不賴。」破殺真心告訴學弟自身的經驗。

  「我一點都不想體驗。」魔蒂斯快速吐嘈。

  「真是會被這些孩子給活活氣死!」米亞校長很無力地翻白眼。

  「校長,請容許我拒絕剛才妳所講的命令,學生會還有些事情必須要我處理,所以不能帶他去宿舍。」破殺說。

  「那魔蒂斯,你跟著R走。」米亞把炸彈球拿起來翻看,想找出線索看看是哪個白目學生在打棒球。

  R晃動兔耳,好像想到什麼。「小魔小魔,你看。」牠從背後的包包掏出一條深綠色男用底褲,在破殺和校長面前晃呀晃。

  「那是我的!」魔蒂斯最愛穿的貼身衣物被小動物拿著。

  「人家有很多唷。」兔子R在原地轉圈跳舞,不到一會兒等停止了,牠又補上些字。「不過我賣給小妮露兩件了。」

  賣給誰魔蒂斯沒興趣知道,反正就是賣給人了。

  --很好,這隻該死的兔子!

  魔蒂斯青筋啵啵啵暴出,臉上的色彩跟烤熟的蝦子沒兩樣,卻由於惱羞成怒過度,鮮紅大眼佈滿血絲,眼神也很殺,跟準備對人發動攻擊的鬥牛相似。

  但R沒多怕他,挑釁地拍拍屁股後,一溜煙從門口逃走,魔蒂斯低吼一聲追了出去。

  魔蒂斯自認他跑步速度沒有多快,但前方那隻輕盈跳躍的兔子,頭戴他的心愛綠色四角褲,那模樣只有兩個字能形容:變態。因此少年憤怒地爆發小宇宙,奔跑潛力完全被激發而出。

  「站住!」

  魔蒂斯火力全開。

  火球一團團在空中漂亮畫出曲線弧度,擊落目標是白色小兔子。

  R挺興奮的東閃西躲,魔蒂斯的攻擊很亂來,牠不用轉頭看也能透過感應閃避攻擊。

  「小魔小魔,不可以太暴躁,女孩子要淑女一點唷。」忽然迎面飛來一張紙,魔蒂斯掙扎地從臉上扯下,原來是R寫給自己的諫言。

  「我是男孩子!你這隻白目兔子……啊啊!」魔蒂斯整個人向前飛撲。

  就在千鈞一髮之刻,有隻強健手臂勾住他的後衣領,對方步伐漂亮原地迴旋,魔蒂斯被他轉了三百六十度大圈。緊接著對方突然鬆手,魔蒂斯很快反射動作,努力讓腳步站穩,卻還是重心不穩撞上牆,疼的眼前暈黑,過段時間才看清周遭狀況。

  「這次就好點了。」性感低音,帥氣的漆黑軍靴踏在魔蒂斯面前。

  「大叔……你故意的?」

  「稍早你躲不過破殺的踢擊,現在一點點點點--能有想防衛的意識也不錯了。」帝把魔蒂斯拉起來。

  「喀嚓!」相機按鈕的聲響。

  魔蒂斯與帝同時扭頭望向兔子R的方位,一雙毛茸茸的小手拿穩了相機。

  「唷!拍到帝救人的英姿,我要拿去賣給妮露。」小白兔歡樂地逃走。

  「牠要賣給誰?」魔蒂斯問帝。

  「賣給『今日亞爾八卦』的負責人。亞爾學園有所謂的學園刊誌,專門寫些各年級名人的八卦或私生活照片,當然這些照片不是主編整天閒閒沒事情做拍來的,通常都藉由第三者偷拍。」帝做個完美結論:「但我是世界知名的人物,這隻兔子拍了我的照片就能拿去賺外快。」

  「多少錢一張?」魔蒂斯摸摸下巴。

  「以我的價碼來算,一百八十萬有。」帝認真回答。

  「你的照片可以賣到一百八十萬?R、R,也洗一張大叔的照片給我啊!」

  「……」

  ※

  翌日。

  魔蒂斯深刻體會到上學有人!

  魔法、符咒、武器、治療、草藥魔法混合、餐飲、資訊……他算是插班生,突然學這麼一堆簡直是強人所難,不過他也盡量學了。

  草藥魔法的老師出了一個功課,要在校園中找出迷彌音草,明天要交出來檢查,若找不出來就找類似草藥,總之混合出來的效果要和迷彌音草一樣。

  這難倒了全班,一群學生忙到將近午夜都還有一半以上的人沒有找到理想的草藥,而且其他班及也讓老師出了一樣的作業,算起來約有近百人在搶草藥!

  時間已經超過午夜十二點半。

  亞爾學園的宿舍有門禁,過了夜晚一點,休想進入。

  聽古斯塔奇誇大言詞,某位學長曾因出任務而晚歸,不想躺在醫護室度過一晚,所以強行闖入宿舍,下場就是被強大的魔法攻擊。

  幸好那位學長很強,只受了輕傷,但整個學園被宿舍炸得滿是坑洞,損失米亞校長將近三億達尼的維修費,而學長願意負擔一半金額。

  「那位學長好有錢。」魔蒂斯如果能夠認識那位超強(超有錢)的學長該有多好,他想自己也能夠提升自我強悍的(金錢)實力。

  「他是魔界的貴族咩!」古斯塔奇鄙夷魔蒂斯的眼神還持續發燒,他看魔蒂斯就像在看難民。「你看起來一臉窮酸樣。」

  「抱歉啊我天生長這樣。」魔蒂斯早已把古斯塔奇摸透,那傢伙打從一開始就很討厭自己,也不知道究竟是什麼原因。

  魔蒂斯斜眼瞪他,心想或許古斯塔奇看不起平凡的窮人。

  「不只是窮酸樣,你的長相太過惹人厭,長得跟魔族人也相似、聞起來也比平常人還要香……偽魔族人。」古斯塔奇的理由嚴重充滿人身攻擊,魔蒂斯被他罵得莫名奇妙。

  神情超挫敗的十六歲人類少年兩手攤擺,嘴唇成O型的猛搖頭。

  「你討厭我的理由太可笑了吧!說我窮酸樣又講我長得魔族人?」

  「果然聽不懂人話。我討厭你的原因是『窮酸樣的偽魔族人』。」古斯塔奇雙手叉腰,蠻橫的態度要人打從心底無法折服。

  魔蒂斯也被他搞得無法忍受,他的理智線快要斷裂了。

  「血紅的雙眼,人類怎可能有如此瞳色?」古斯塔奇說得理所當然,沒特別留意魔蒂斯的神情已丕變,拉厄亞與R很識相的退到旁邊,以免遭受池魚之殃。
  「你給我閉嘴!」魔蒂斯的地雷終於爆炸,他抬腳往古斯塔奇的左腹踢去,卻讓他閃過。

  「怎麼,你惱羞成怒?」古斯塔奇受過訓練,出拳速度比魔蒂斯還要快,三兩下地回擊就讓魔蒂斯的清秀臉蛋紅腫瘀青。

  「如果今天你和我是陌生人,你厭惡我的長相我能接受,但今天很該死的我和你認識、還同班、同組,那我就不得不告訴你,不准批評我的長相!」

  魔蒂斯吐掉嘴裡的血水,站穩腳步又朝古斯塔奇攻進。

  兩人一言不和的在操場上起衝突,引來人群圍觀。學生們起鬨吶喊,情勢失控,古斯塔奇和魔蒂斯都越打越起勁,滿肚子對彼此的不滿一次爆發。

  拉厄亞不想阻止那兩人,他抱著睡著的兔子R站在人群中看戰鬥。他觀察著,假使古斯塔奇、魔蒂斯都光明正大的赤手空拳互相搏擊,那會贏的是古斯塔奇。

  拉厄亞了解古斯塔奇,那小子絕對會用力量和魔蒂斯戰鬥……不過魔蒂斯的魔力還控制得不穩,也可能隱藏的力量會爆發,那到時和「變身」的古斯塔奇戰鬥,結果將是不擅長武鬥的魔蒂斯會敗下,古斯塔奇可不會手下留情。

  在第四場破例鳴戰中,雖然帝口口聲聲要拉厄亞別心軟的和魔蒂斯打,但其實拉厄亞點到為止,不會狠心讓魔蒂斯輸得太難看。

  「魔蒂斯,你小心一點。」古斯塔奇勾起嗜血味很重的殘笑,像隻待命的惡犬,狠瞪魔蒂斯:「只要是嗜血的種族都想吃了你。」

  魔蒂斯停下出拳的動作。

  嗜血的種族?

  吃掉?

  他巡視周圍的學生。沒錯,有感應到殺戮的眼光,目標是他。

  魔蒂斯難過的吞嚥口水,他太大意了,亞莉安柏爾學園內的學生來自世界各地不同種族,其中當然也包含會吃人類的族群。

  生態系的標準法則--弱肉強食,適者生存,不適者被淘汰。

  能在學園活下來的人類都有能力保護自己,而現下的情勢就是在考驗他有無資格存活。嗜血種族會依靠本能行動,他們虎視眈眈新生已久。

  魔蒂斯也沒多氣餒,在看好戲的學生中,也有人挺他,就像當古斯塔奇宣示要撕烈他的時候,有幾十位好心同學站到他後面,擺起的架勢明顯就是要保護他。

  拉厄亞眼看校園內已經區分成嗜血團與保衛團,情勢繼續惡化下去可很難收拾,輕嘆一口氣,他向前踏步。

  魔蒂斯由於拉厄亞的幫助,整個人頓時信心大增。古斯塔奇反而瞇起眼看著搭檔,揣想他要做什麼。每個人都以為魔蒂斯得到拉厄亞的幫忙、古斯塔奇失去搭檔的支持,但他們都錯了。

  拉厄亞,黑髮紫眼的俊秀精靈少年輕聲細語的說了一句話,立即讓這場鬥爭結束:

  「已經一點了。」

  「……」

  全場禁聲。

  一點了,也就是代表--

  「宿舍關了啊啊啊!」

  全體發出悽慘的吼叫。

  「呼呼,古斯塔奇是怎麼了?」魔蒂斯著實鬆一口氣,能盡量不和恐怖的人打架也是好事一件。「他真的想殺了我?」

  「不,他只是因為荷爾蒙的關係引起嗜血的衝動,並不是故意針對你。」拉厄亞的話魔蒂斯把它當安慰。

  「荷爾蒙?」

  「嗯。」

拉厄亞指著天空,魔蒂斯隨即仰首。

黑夜中掛著一輪明月,皎潔美麗。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玩奇/維醺 的頭像
玩奇/維醺

✝ 死寂的天堂 ✝

玩奇/維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