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蒂斯整整休養七天才醒來,而他的第一句話就是──

  「我餓了。」

  從僕人傳來魔蒂斯睡了七天後,所說的簡短三個字的感想,年紀有六百歲以上的精靈王當場不顧形象的哈哈大笑。

  「餓個屁!通常醒來講的台詞不都是『我在哪裡』嗎?只有那死小鬼會說他餓了!」帝哭笑不得的說。

  「很好,非常有活力。」精靈王右手撐著臉龐,左手輕柔撫摸疼愛的狐狸寵物。「雨果,給他弄點好吃的。」

  被點名的少女,雨果,慢吞吞又羞怯地答:「好、好的,我敬愛的蓮、蓮王陛下。」然後她慌張地離開現場,像逃命般的奔走。

  剎剛好進房,並靈敏地閃過奔出門的雨果。「蓮王,午安。」他朝精靈王尊敬地彎身敬禮。

  「剎伯爵,你找我嗎?」蓮王挑眉地瞥著剎手中的信件。

  「不,我是來找帝的。」剎把信交給帝。

  帝迅速掃過以後吃驚地說:「不會吧!我得當魔蒂斯的指導老師?」

  剎點頭,金黃髮絲隨之飄揚。「沒錯,而且不只這樣,他要修練的地方就在『夜房』。」

  蓮王聽了忍不住眉頭緊皺。「夜房是精靈界訓練士兵的特殊地方,就算是獄的請求,我也不會隨便答應的。」

  「不,這其實是宙王陛下的主意。」剎拉著帝的手臂,要他退後點以免等等好逃走。

  精靈王的面色越來越難看。

  「宙那老頭子當我這裡是什麼地方啊!豈是他說能做主就做主的?」

  「蓮王陛下,請您冷靜……」

  「宙真的是狗改不了吃屎!剎伯爵,麻煩請你去神界一趟,告訴那個老頭子我要他去死!」

  「蓮王,你那樣說恐怕會引起世界大戰。」

  「我管他那樣多!」

  「那個……」魔蒂斯從中插嘴,但沒人理他。

  魔蒂斯在外頭偷偷看著精靈界的王者──蓮王!竟然是個人類外表約十二歲上下的男孩?桃紅色的頭髮與水靈靈的大眼眸,發育未完全的身體穿著華麗的王族衣服,纖細的十隻手指其中六隻戴滿了戒指,魔蒂斯一眼就看出那是魔法水晶製成的。

  「蓮王,你別老胡塗了好嗎?魔蒂斯太弱了本來就得好好受訓練,他在你這邊如果變得很強悍,那可是你的驕傲。若你不答應,我只好把魔蒂斯帶去神界了,居時宙王肯定會說神界的資源比精靈界還要好!」一旁的帝不知死活的搧風點火,剎聽了險些吐血身亡。

  「那個,我撿到這個。」魔蒂斯的音量加大,但還是沒有人注意他的存在。

  「帝,你不想活了嗎?說我老糊塗?」蓮王的怒火在眼底熊熊燒起,懷中的寵物害怕得掙脫主人的懷抱,趕緊逃命去。

  拉厄亞拍拍魔蒂斯的肩膀,要他先出來避難會較安全,果然不到五分鐘,帝與蓮王打起來,造成精靈界皇宮嚴重受損。

  拉厄亞、古斯塔奇、魔蒂斯以及R悠閒地逛著以風景著名的精靈界。身為精靈族的拉厄亞擔任導遊,講解精靈界的歷史。

  精靈界位於世界正中心的東方,在這一塊淨靈之地上有個傳說。第一代精靈王艾梅斯紀是大神的「第一個人類子民」,但第一次的試驗難免出了點差錯,使得艾梅斯紀擁有強大的力量。

  這個意外令大神雀躍,他想世界種族多元將會更美好,於是精靈族的第一代王者出現了。擁有艾梅斯紀血統的後代,便是後來的精靈貴族,血統都較純正,其餘則為平民。

  但就在四百年前,原本是世襲傳承王位的習俗被打破,取而代之由平民竄起,據說這位年輕的王者並無純正血統,卻有著強悍實力。

  從這一刻起,精靈界的制度走向了「奇妙化」。

  新任的王本是上一任精靈王底下的最強聖靈之一,脾氣古怪卻又叫人佩服,有時還喜歡裝可愛,搞的精靈界上上下下、裡裡外外,不是戰戰兢兢,就是快樂和平。

  「這新任的王是說蓮王吧!那他到底幾歲呀?」這是魔蒂斯最困惑的問題。

  「陛下今年已經六百四十四歲了。」拉厄亞據以事實的回答。

  魔蒂斯偷瞄著朋友的側臉,心底開始懷疑或許拉厄亞的年齡也很大了。

  魔蒂斯一直想不透自己怎會突然在亞爾學園攻擊?經過破殺的解說後,他才完全了解。

  破殺其實也是聽帝講的。一個多月前的銀行搶案,魔蒂斯的路見不平、拔刀相助讓一位路過的叛黨瞧見,強風吹起了少年的頭髮,擁護魔神的叛黨一見整個震撼,開始調查魔蒂斯的家庭背景,但他因車禍過後變成孤兒,後來又讓帝送進亞爾學園,所以才至今跑來亞爾找人!

  亞爾學園不好入侵,叛黨們準備許久才侵入成功,但是進來了卻不一定任務達成,魔蒂斯已經不是一個多月前那什麼都不太會的少年,現在他多少學會一點魔法,身邊又有拉厄亞、古斯塔奇和R隨行,叛黨不太可能殺害他。

  而叛黨之所以只鎖定魔蒂斯的原因在於,那位看過魔蒂斯使用魔火的叛黨覺得此少年的功夫還沒有很厲害,趁他尚未成熟前先解決掉,如此神石無以修復,魔神就會復活!

  這裡念讓魔蒂斯大大的翻了個白眼。

  無聊!

  況且,他又不一定是那個什麼拯救世界的大使者。

  與蓮王大打一架的帝最後被剎死命拖出來。

  許久沒動真功夫的蓮王伸伸懶腰,抱著心愛寵物回去睡覺,他懶得再跟帝打架。

  剎拐了帝一拳,美麗的白皙臉蛋擺出難得的忿怒神態。

  「少自不量力了,你根本不是蓮王的對手。」

  「我們只是打好玩的,不用擔心,可以嗎?」

  剎瞇眼瞪他,揣想帝所說的真話只有百分之三十的可信度。「最好只是那樣,你的舉動嚴重越軌,魔界的將軍擅自挑釁精靈王,這件事情傳出去,獄王陛下會很沒面子。」

  「我知道啦,我下次不會了。」

  「知錯就好,那現在我們就快點趕回魔界。」剎輕皺兩眉,清媚的容顏因為他這樣的表情更顯得美麗動人。「亡魂司帝被魔蒂斯的聖火淨化成功,體內的幾千個融合一起的靈魂被完整地『切開』了,但卻有個問題還沒解決。」

  「嗯……什麼問題?」

  「亡魂司帝的名聲已經傳開,許多不死生物聽聞他被抓住都想來救人,因此獄王決定將他暫時關在『異界牢房』。」

  「『異界牢房』是死神所管轄的地帶,不死生物想劫獄也就不太敢了,不然會被死神抓走!」

  「嗯,就是這樣。現在我要去處裡這件事情,你要跟嗎?」

  「哈!我在魔界待了幾十年就是沒去過異界牢房!好,我跟你去。」

  帝很開心地與剎勾肩撘背,準備前往傳說中最黑暗恐怖的異界牢房,在那裡只有死神能夠進出,這次獄王特別授權讓他們自由進出,是個非常難得的機會。

  「不過你有什麼證明能夠盡去那裡嗎?要是死神找碴不讓我們進去怎麼辦?」帝困惑的問。

  「這你放心,我有令牌……」剎摸摸胸口的口袋,「咦?奇怪,我確定放在這裡的啊……」

  「剎先生,你在找這個嗎?」咬著吐司的魔蒂斯拉扯剎的衣服。

  帝和剎回頭,少年魔蒂斯正咀嚼甜膩好吃地桔子口味吐司,一雙大眼無辜地望著他們,手中還拿了剎在找的黑色令牌。

  「你怎會……」剎很錯愕的問。

  魔蒂斯對R伸手,小兔子便奉上奶茶,他邊喝邊回答。

  「嗯……命運的女神要我要撿起它的。」他一口氣喝完不燙口、溫度剛好的奶茶,將杯子還給R以後,兩手強硬地勾住剎和帝的手臂。「『異界牢房』聽起來好棒啊!吶,我也要去!」

  「你、不、准、跟。」帝態度很強硬,他抽回自己的手臂,微彎腰地扛起魔蒂斯,然後再狠心地把他摔出去。

  「痛死我了!」魔蒂斯在地上滾了幾圈後才吃力的爬起來。「喂!是我撿到令牌的耶!」

  「你撿到的?」帝不知什麼時候已經從他手裡搶過重要的令牌,他炫耀似地拿在魔蒂斯眼前晃。「呵,現在是我撿到了,看來命運的女神根本不眷顧你嘛!」

  「你無賴啊大叔,讓我去會死嗎?」

  「會啊會啊,所以你不能去。」

  「帝,其實讓他跟著也沒關係。」剎好心替魔蒂斯說話,他實在看不下去帝對一個小孩動粗。

  「不行,這小鬼弱得跟螞蟻一樣,去那邊要是被死神『玩死』了那該怎麼辦?他可是人界的使者耶!他要是有什麼萬一,我們兩個可會被全世界的人給詛咒死。」帝氣呼呼的大吼。

  「我哪是什麼鬼使者啦!還有,誰弱得跟螞蟻一樣了!」魔蒂斯再也無法忍受帝看輕自己的囂張的態度,嘴巴一開就噴出一連串火燄。

  帝也快速使用雷電反擊,轟隆──傍晚時分,精靈界又遭受一波恐怖的大爆炸,把熟睡中的精靈王震得醒來罵人。

  等到完全天黑,魔蒂斯得到剎的支持,確定能有難得機會去參觀異界牢房。拉厄亞、古斯塔奇和破殺則先回學園。

  一向行蹤神秘地R沒與魔蒂斯去死神的領域遊玩,牠另有事情要辦。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玩奇/維醺 的頭像
玩奇/維醺

✝ 死寂的天堂 ✝

玩奇/維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