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蓮王陛下,你瘋了嗎?」魔蒂斯無顧忌的戳著外表十二歲的精靈王。

  「我瘋了?」蓮王好笑的抓住魔蒂斯的手。「我只是想『確認』你能否控制魔水晶而已,R說你有這個能耐。」

  魔蒂斯瞬間有種想要把那隻該死兔子抓出來剁碎的衝動。

  「我記得當時我是被水晶吸走力量,哪能說是控制?」魔蒂斯把水晶還給蓮,他一點也不想碰叛黨拼命想得到的可怕物品,而且事後他仔細想想,魔水晶吸走他的火焰應該是拉厄亞所說的封印魔法勝過神秘力量。

  「魔蒂斯,只是要你試試看可不可以控制,你反應不要那麼大。」蓮王和魔蒂斯激動的情緒恰好相反,他悠閒自得。

  「蓮王,這主意不好,要是我失控了讓叛黨知道魔水晶在這,那他們會成群結隊攻進你的領地!更何況魔水晶不是你們四大界之王同意放在學園內的嗎?你還偷出來?這樣是破壞協議的舉動。」

  「親愛的孩子,原來你是在擔心這問題啊!」蓮王明明是張小孩臉,卻做出老者撫摸後輩頭頂的動作。「放心,我們四大界的王都同意讓你試試看。」

  「靠!什麼時候決定的?」魔蒂斯音量拉大,滿火大他一點人權都沒有。

  「剛剛我去上廁所的時候。」

  「什麼?你們的高峰會議竟然在廁所開!」

  「噓,小聲、小聲,別讓別人聽到。」

  蓮王老人家很成熟穩重,面對快抓狂的小朋友他有一套安撫程序。

  「乖,我有好吃的糖果,要吃嗎?」

  「啊!真不好意思,讓蓮王招待……去你的,不要轉開話題!」魔蒂斯氣呼呼的站起來,兩手橫放在胸前,一副打死都不可能答應操控魔水晶的堅硬態度。

  蓮王無可奈何的輕嘆,只不過要魔蒂斯試試看而已,怎好像搞得他逼一個孩子去自殺?

  「聽著,孩子。」蓮王抽出一張紅心A士,「我們認為你是使者的原因有兩個。第一,你能自由操控火燄,這很難得。」

  「難得?魔法就不能使用火焰嗎?」

  「可以,但你是天生就會,和拉厄亞一樣,他使冰的力量可是打從他一出生就能用的,這種天生的優勢就好比天才與平凡人,懂嗎?有人就算能使用魔法,卻不一定能把火焰運用自如。」

  「嗯,那第二個原因呢?」魔蒂斯對第一個理由且還能接受。

  「第二個嘛,你有印記,不過就你說的那樣,單憑一個胎記就確認你是使者好像不公平,所以我們才要請你試試看能否操控魔水晶。拉厄亞也是使者你知道吧?他就用過,我們才敢大聲說他是精靈界的守護使者。」

  蓮王說得頭頭是道,魔蒂斯在心底衡量試與不試的後果。

  假使確定他是人界使者,除了找尋自己的記憶外,他又多了一項使命。

  但他若不是也不會影響繼續找記憶的計畫……

  「魔蒂斯,我很好奇你為什麼很排斥你是使者呢?全世界的人都覺得能成為英雄名留千古,挺好的呢。」蓮王出聲打斷了魔蒂斯的思想。

  「那是他們認為的。」魔蒂斯摸著胸口,他感應自己的心臟平穩的跳動、呼吸順暢的循環。「我期許自己成為偉大的人,但並不是天生注定就是拯救世界的使者,而是靠我的力量去創造。」

  「你錯了,儘管你可能是使者,如果你做得不好,又怎有資格稱得上是偉大的人呢?」蓮王將紅心A士連同魔水晶一併交給魔蒂斯。「同樣都是藥草,發揮的功能卻不一樣,有得單純治小病,有得卻使人起死回生。孩子,你懂我的意思嗎?」

  魔蒂斯呆然地望著紅色撲克牌與透明水晶。「好吧,我就試試看!」

  「感謝你聽信了我的老人言。」蓮王喜悅地對外大喊:「雨果、雨果!妳帶魔蒂斯去夜房修練。」

  魔蒂斯緊緊握住魔水晶,感受它一點一滴溢出的力量。

  夜房,精靈王訓練最強兵隊「泰坦」的秘密靈地,能自由進出的只有蓮王與他的三聖靈。

  「泰、泰坦士兵的……的直屬上、上司就是三聖靈。」被蓮王賦予命令帶魔蒂斯到夜房的精靈˙雨果,是個害羞且說話慢吞吞的少女。

  她甚至羞澀到走路都頭低低,魔蒂斯很難不懷疑她是不是真的走對路。

  魔蒂斯一路上都用詭異眼光看四周的。

  記得他前去異界牢房時幻想那個地方是周圍燃燒酷熱烈火、草木不生、地塊崩裂,裡面的岩漿蠢蠢沸騰,好像隨時都能爆發流出,而吸入的空氣熱燙難受,眼睛每眨一下就感覺刺痛,是個讓人一秒也待不下的地獄。

  夜房就與他想像的同樣可怕,魔蒂斯始終以為精靈界是全世界最美的地方,但今天他大開眼界,小小心靈也隨著幻想破碎而崩潰,精靈界也是有殘酷恐怖的地帶存在。

  魔蒂斯緊跟在雨果後方,忍不住開口問:「那些泰坦士兵與三聖靈都能忍受這裡嗎?」

  「嗯……可以,不、不然他們沒資格……成為很強的人。」

  「精靈界有三聖靈、神界有四大神主,魔界呢?妳知道有幾位將軍嗎?」魔蒂斯忽然想起這個問題,他只曉得帝和剎是將軍。

  「五、五位……你認識的帝先生和血族的剎、剎伯爵都是……」

  「血族?吸血鬼嗎?」魔蒂斯喃喃自語,他對魔界的種族並不是很了解,就連帝長得人模人樣也看不出他是魔族,而且他也沒有尖耳,與人類同樣是圓耳。
  帝真的是魔族人?這是魔蒂斯認識帝以來,第一次認真懷疑他的身分。

  「那裡……就是入口。」雨果指著前方不遠處。 

  懸崖。

  十六歲的少年頓時沉默了,無聲的拒絕氣味從他身上淡淡散出,雨果清楚感受身邊的魔蒂斯頗有一巴掌從她後腦朝呼來的感覺,於是她冒著冷汗悄悄退離他一公尺。

  魔蒂斯還是沒開口說話,雨果心底好緊張,她只是奉命行事,但也許今天會因為她接下導遊的任務而喪命夜房──她真心祈禱魔蒂斯不會下毒手。

  魔蒂斯朝懸堐邊走去,雨果也慌張地跟上。

  少年垂頭向下望。岩漿,滿滿滾燙、赤紅的殺人液體,只要是生物掉下去準會沒命。

  「這是入口?」魔蒂斯輕聲細語的問,身為聽者的雨果卻起了雞皮疙瘩。

  「嗯、嗯。」

  「我要跳下去?」

  「是、是的。」

  「這是儀式嗎?」使用魔水晶前先死一次的儀式。

  「……啊?」雨果兩手合握放在胸前,祈禱似的舉動讓魔蒂斯斜眼瞥看,這才察覺自己把她嚇壞了。

  「我的意思是說,我只要跳下去就行了?」魔蒂斯耐著性子和雨果交談,希望她能給個準確答案,別再拖拖拉拉他問一句、她答的斷斷續續。

  「淨身、要淨身。」雨果緊閉眼睛,右手很嚴重顫抖地摸向魔蒂斯的胸口。雖然她已經很幫很多位男性做淨身的魔法,卻還不習慣觸碰男性。「以靈之命令˙純潔者的詠歎!」

  銀白璀璨光芒從魔蒂斯正胸膛蔓延開來,擴散至全身,他感覺自己處在溫暖的光團裡,十分舒暢。

  「請快、快點跳下去。」雨果又退開魔蒂斯遠遠的,以蚊子般柔弱的音量說:「在光芒消失之前……你、你不會受到黑暗的侵襲,如果光、光芒消散了……就請你靠自己的力量,到達『黑洞』……」

  「什麼黑洞?」魔蒂斯想確認他的耳朵有沒有聽錯,那個名詞感覺並不是很美好。

  「我、你、呃……你進去以後就知道了!再、再見!」雨果淚眼汪汪的轉身跑走,魔蒂斯從她的眼神中明顯嗅到一絲同情,讓他愣在懸崖邊,一分鐘內都沒動作。

  咕嚕嚕……

  他只聽見岩漿沸騰的噁心噪音,那塊小石子被融解的完美,屍骨無存。

  魔蒂斯面無表情的坐在地上。他曾經想過哪天自己也許是出自意外而死,但現在證明他會是自殺身亡,好端端的發瘋跳入岩漿而被融化。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時間,終於魔蒂斯還是下定決心跳跳看,他把魔水晶緊緊握住,兩眼一閉、雙腿一躍,勇氣可佳地跳落。

  魔蒂斯半開一隻眼睛,銀白光芒排開所有岩漿,他安然無恙地持續往下降落。直到腳踏地,他謹慎地觀察週遭環境,白茫茫一片什麼也看不見,就只是肌膚上有灼熱感。

  「看來了一個孩子呢。」

  有人在交談,魔蒂斯兩耳豎起想聽仔細。

  「金髮、紅眼,很香的男孩。」

  「好好吃的樣子啊……」

  魔蒂斯心一驚,發現雨果施加的光明魔法已經沒剩下多少,光芒在消失中。

  「孩子,你幾歲?」女人的聲音,很尖銳,像個巫婆。

  「妳是誰?」

  魔蒂斯提高警覺性,四周白霧整片他沒辦法分辨敵人在哪個方向。

  「妲舞安姬。」

  魔蒂斯覺得好像聽過這名字。

  「你還沒回答我的問題,孩子,你從哪裡來?幾歲?」

  「……我是亞莉安柏爾的覺生,今年十六歲。」

  「根本就不是十六歲啊,孩子。」男人低沉的嗓音,年約四十好幾,中氣十足的朗爽大笑:「說謊是會有報應的!哈哈哈!」

  「抱歉喔!我就是有娃娃臉!」魔蒂斯看著周圍,卻無法看穿敵人在哪。

  「別笑他了,他忘記自己幾歲了。」妲舞安姬的音量變大,魔蒂斯感覺她就在自己身邊。「孩子,前面的路很危險,要不要我和狂達帶路?」

  「妳能帶我去黑洞?」

  「可以,但有條件,請給我你的血。」

  「為什麼要我的血?」

  「呵……」妲舞安姬在魔蒂斯的耳邊吹氣,他感到一陣寒冷從脊椎滲入,難受得蹲下來用兩手抱住身體。「孩子,你若不答應我的條件,前面的路你就會被惡靈吃掉。夜房這地方可是連接異界牢房,都會有逃出來的惡靈遊蕩呢!」

  魔蒂斯想要發出一點火來退散這些礙眼的白霧,但卻無奈身體發軟,頭昏得令他想吐。

  「好,我答應妳。」少年勉強吐出這句話。

  魔蒂斯跪在地上,緊閉兩眼,一副準備受死的樣子。

  狂達與妲舞安姬誦唸不知名的語言,那像在高歌吟唱,女人的高音與男人的低音交響於深霧之中,字字句句傳進魔蒂斯的耳內,甚至是他的心靈。

  本來魔蒂斯感覺這裡很熱,但隨著他們的唱誦越來越快速,他覺得溫度下降了,變得涼快許多,身體也不可思議的飆浮而起,一切感受美好舒暢。

  當最後一句咒語妲舞安姬口裡唱出,魔蒂斯感到訝異,他竟然聽懂了──

 

  當黑暗奪走汝的身體,
  與吾定下契約的少年,
  汝將得到重生,
  得到光明。

 

  「孩子,希望你還記得我們的約定。」妲舞安姬微笑。

  魔蒂斯雙眼瞪圓,他隱約看見一位銀色長髮的美麗女子,她的雙眸是緋紅的顏色。

  魔蒂斯漸漸感到疲憊,然後他眼睛闔起,昏昏沉睡。

  他做了夢,他與一個女人、一個男人站在高山懸堐,眺望遠處美景。

  「你看,世界如此的美麗。」

  金髮男人把年紀小的魔蒂斯抱起,他指著天空。

  「而你,是守護世界的使者。」

  「使者?」

  小小的魔蒂斯不知道那是什麼東西。

  「就是很厲害的人。」銀髮紅眼的女人輕捏他的臉頰,像是對待自己孩子般,她用溺愛眼神凝望魔蒂斯:「孩子,希望以後你能變強喔!」

  「嗯,妲舞安姬姊姊,我一定會變得很強很強!」

  魔蒂斯給予銀髮紅眼的女人承諾。

  那是絕不會失敗的諾言。

  夢境開始一點一滴模糊,過往的記憶淡去。

  魔蒂斯嚶嚀的呻吟,他還想再多與金髮男人、妲舞安姬多相處,那樣的話會讓他有安心感,覺得自己不再孤單、不再是一個人活著。

  黑暗侵襲他的意識,魔蒂斯猶如墜入深海,呼吸不到空氣,四肢沉重,難受得好像快要死去……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玩奇/維醺 的頭像
玩奇/維醺

✝ 死寂的天堂 ✝

玩奇/維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