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小鬼,還不快給我醒來,還裝死啊!」手刀精準快速地往沉睡少年的肋骨劈下,魔蒂斯頓時從夢中驚醒。

  「嗚啊啊啊!」慘叫不絕於耳,十六歲少年生平第二次感受全身骨頭彷彿散開的激烈疼痛感,每增大尖叫聲,就代表他更加難受劇痛,而他週遭的朋友卻以為帝下手不輕,各個用譴責的目光瞪他。

  魔蒂斯軟趴趴的扭動身體,無謂的掙扎在友人們眼中像隻蠕動的幼蟲。

  「好痛,我的身體要裂開了!」魔蒂斯說得一點都不誇張,這種難以忘懷的爆炸性熱痛感就發生在約一年前,他車禍甦醒的那天。

  「你當然要裂開了,你知道你躺了多久嗎?」帝彈著他的額頭,接著指向牆邊的日曆:「一個月!躺著都不動當然都肌肉僵硬了。」

  「什麼?一個月!」魔蒂斯稍微扯動嘴角都難過不已。「你、你騙我!」

  「是真的,你這一個月只靠魔法和吊點滴維持生命,都瘦了五公斤。」拉厄亞小心翼翼的抓起魔蒂斯的手,盡量不讓他又發出哀嚎聲。

  魔蒂斯難以相信一隻纖細到似乎只要用力點就能折斷的手竟然是自己的。

  「我怎會睡那麼久呢……」

  但那個夢卻短暫的要人心碎。

  魔蒂斯望著拉厄亞,在黑洞內的記憶點滴的流進腦海中,三位朋友被泰坦殘暴對待的血腥畫面浮現。

  「啊!你們!」魔蒂斯發了瘋似的撲倒拉厄亞和古斯塔奇,儘管身體的劇痛隱隱發作,他扔然檢查兩位朋友的傷究竟好了沒。

  明明被炸毀手的拉厄亞卻雙手完好如初,背部被狠砍的古斯塔奇也恢復傷勢。魔蒂斯「耶!」了好大聲,最後古斯塔奇長腿一踹,把病人踢開。

  「耶個屁啊你!自己做了什麼事情都不知道嗎?」古斯塔奇臉上有可疑的紅暈。

  魔蒂斯還是滿頭問號,他又忘了什麼?怎他老是忘記重要的事情?

  「你救了他們。」外表是天真可愛的十二歲男孩,應該待在精靈界守護子民,卻跑來亞爾學園的精靈綻開無敵清純的笑容說:「你的白色火焰具有療傷的魔力,強得連拉厄亞炸毀的手也能治療。」

  「哼!我才不會向你道謝!」古斯塔奇朝魔蒂斯的身上扔了一個盒子,然後就匆忙奪門離去。

  魔蒂斯拆開禮盒,是個小蛋糕。

  「他擔心你一個多月,以為你不會醒來了。」拉厄亞難得淺笑。「但剛才你好像有醒來的跡象,他便迅速衝去買『幸福蛋糕』給你。原諒他的彆扭,他其實想好好跟你說謝謝。」

  魔蒂斯心頭暖烘烘,看來和古斯塔奇之間的距離稍微的拉近了,他還苦惱要怎麼和討厭自己的人同班、同組的度過未來三年。

  「可是我怎麼什麼都不記得?」魔蒂斯喃喃的說。「對了,R呢?」

  「我和古斯塔奇把你帶回學園後,牠就不見蹤影一個月了。」拉厄亞也很擔心小兔子的去向。

  後來魔蒂斯在病床上又休養了八天左右,這幾天裡很多人來關心他,雖然他不認識,但拉厄亞告訴他那些人都是他的粉絲。

  蓮王也在魔蒂斯用餐時刻來晃了幾次,把他使用魔水晶的祕密過程說給他聽。那晚魔蒂斯由於朋友們因保護他而受到傷害,無法容忍自己的無能,於是化悲憤為力量,體內潛藏的巨大魔力與魔水晶相呼應,透過它當媒介一口氣釋放出來。

  淨化黑暗的黑色火焰與絕對治療的銀白光火同時發揮,敵方四位泰坦全被殲滅。而拉厄亞、古斯塔奇、R和魔蒂斯則受到白火的籠罩,所有的傷口都神奇地復原,包含必須得用禁忌魔法才能恢復的實體肉身,拉厄亞的手也被庇祐。

  聽著蓮王的描述過程,魔蒂斯一點也沒印象,他只看到白色的光,想抓住它……然後就失去意識了。

  「魔蒂斯,你果真是大神的火焰使者。」蓮王撥開他的瀏海,灰淡如醜陋傷疤的十字型胎記就在正中央,「R說,他看到你這裡有發光喔!」

  原來R看到一切經過嗎?魔蒂斯摸著那塊被稱做神的烙印。

  「也許我是吧?你們都說我的力量經由魔水晶而解放。」

  「是的話很不錯啊,你的人生有了另一個目標,對吧?」

  「嗯……」

  「怎麼了?你還在排斥當使者?」蓮王訕訕然的說:「你不想當個可以起死回生的草藥嗎?很偉大的。」

  魔蒂斯勾起嘴角,蓮王總能看出他在想什麼,薑果然還是老得辣。

  「我只是有一種感覺,我不應該是使者而已。」

  「你的感覺大錯特錯!」蓮王左眉挑起,輕鬆地彈手指,醫護室的門口便自動打開。「偷雞摸狗的在做啥?」

  門外一群人,不例外都是關心魔蒂斯的朋友。

  以兩句哈哈聲帶過被逮個正著而尷尬的帝拉過剎,他想找個人陪自己壯膽,畢竟他是帶頭偷聽的人。

  「噗……哈哈哈!」魔蒂斯看到大家好就像做錯的小孩,每個都頭低下、要不就是扭頭吹口哨,那情形實在很有趣,忍不住噗嗤的笑出來。

  「笑得很大聲嘛!死小鬼,看我修理你!」帝氣得臉紅脖子粗,被精靈王逮到也間接表示他的功力還不強,有損他身為魔界將軍的身分。

  「大叔,輸給精靈王沒什麼好丟臉的啊!」魔蒂斯對帝扮了逗趣鬼臉,接著跳窗閃人。

  帝硬拖著剎趕著追人,也不理醫護室內有多少人在大笑看好戲。

  「蓮王陛下,關於泰坦成員的事情……」破殺盡責的報告,蓮王卻搖頭。

  「你把情報跟給帝說就行了。」蓮王灑脫的變成一道強風離去。

  魔蒂斯確定是人界使者的消息目前只有幾個人知道,在沒正式發表世界記者會聲明他的使者身分之前,其餘流傳的謠言多半都是會讓人半信半疑的,蓮王說這樣才能保護魔蒂斯的生命安全。

  魔蒂斯在每晚於房間內瘋狂寫信給遠在家鄉的親人,然而,他最渴望收到的回信卻遲遲沒來,他曾懷疑蘇蕾莎修女和孤兒院的孩子是不是沒錢付郵資?

  亞莉安柏爾學園有條校規規定:不得隨意回家,每學期總成績第一名的學生才能回去三天。

  這條規定是為了保護學生與他們的親人,萬一讓叛黨知道學生的家住哪裡,很可能他們的家人會有生命危險,因此只能透過寫信或電話方式連絡,但孤兒院沒裝電話,魔蒂斯無法和修女聯繫。

  每到夜晚魔蒂斯就、R會與帝、剎見面。他們兩位大將軍奉魔界之王命令,要當魔蒂斯的指導老師,所以很用心的幫他跟上拉厄亞他們已經學得的初中三年課程。

  ※

  某日上課途中,魔蒂斯舉手告訴老師他要出來洗手間一趟,哪知卻遇上了麻煩。

  「魔蒂斯,請留步喔!」

  魔蒂斯轉身瞪著前面喊住他的各種種族學生,他們唯一的共通點就是眼神都很殺。他心忖,以後都不要上課的時候跑出來了,上次是被叛黨襲擊,這次是遇到討人厭的同校學生!

  魔蒂斯向後退一步,憑著直覺來說,他覺得這些人不是想要抓自己,可能是看不順眼自己,與他的粉絲集團性質恰好相反。

  「別以為你有張可愛的臉孔我就會被你迷惑!。」

  一個應該是人類的少女站了個三七步,冷冷的嘲諷。

  魔蒂斯皺皺鼻子。碰到上室外課的學生真倒楣。

  「誰要迷惑妳啊?醜女。」

  「你、你!可惡,我、我要殺了你。」

  「好,請妳快殺我吧!」

  魔蒂斯雙手叉腰,將所有耐心花在明明看到自己就會臉紅還結巴的無聊女同學身上。從他入學後也有不少女孩子向他告白,他也從一開始的害羞拒絕,到現在的帥氣回絕。

  而現在,眼前這只想吸引他的注意力才刻意扮成新生殺手的少女,魔蒂斯並不想陪她玩浪漫告白遊戲。

  天際的朵朵白雲逐風飄揚,遮蔽了部份陽光,漆黑的巨影籠罩學園。

  隨意瞥向地面的魔蒂斯卻覺得哪裏不太對勁,除非是烏雲才有可能造成陸地一片夜黑,否則一般的雲朵飄過,造成的影子也依舊可以透光。

  魔蒂斯仰頭,一台禮車從天墜落,他倒抽一口氣,奔向還在碎碎念的女同學,英勇無比的推開她,而自己遭受重擊。

  抱著頭,以為會被壓扁的魔蒂斯睜開眼睛,所見是精緻豪華的禮車座椅,一道無形的力量把他捉進車內。

  下課鐘響起,校園內一位綁著馬尾的俊美少女匆促地奔跑,每個學生看到她都趕緊站到旁邊。

  少女的目的地是全亞爾學園的學生最害怕的地方:學生會,除非是幹部成員,不然一般的學生並不會主動靠近,只因為全校最強且最嚴格的學生會長˙破殺平時就坐鎮在那。

  少女心急如焚,敲門的基本禮儀也顧不得,慌忙的踹開會議室大門,周圍的低呼聲傳起,學生們替俊美學姊擔心會被會長狠罵。

  但破殺還沒開口,少女就搶先大喊:「魔蒂斯學弟被抓走了!」

  然後,鴉雀無聲。

  再然後,先是學生會那棟大樓轟動尖叫,接著連鎖效應,全校都在驚恐的大騷動,所有人都在找尋魔蒂斯的下落。

  「妳應該小聲的跟我說,而不是河東獅吼。」破殺˙達引,平時以冷靜穩重聞名的他卻被這位少女搞得一個頭兩個大。

  「我認為要讓全校都知道,這樣綁架他的人就會不敢輕舉妄動。」少女得意洋洋地拍拍自己不起眼的胸舖。

  「不敢輕舉妄動?是啊,這樣我們就更難搜尋了。」破殺冷言冷語,少女還是不改那張驕傲表情。「為什麼妳知道魔蒂斯被抓走?」

  「簡單啊!破殺。」少女英姿風發的撥弄頭髮,身後愛戴她的學弟妹們都雙眼變成愛心。「是我的車受人控制把魔蒂斯捉去。」

  「……妳還敢說啊凱兒薩。」

  「我為我的疏忽向您致歉,破殺會長。」少女一手擺前、一手擺後,修長身軀向前傾四十五度,標準的紳士禮儀惹來更多崇拜目光。

  「總而言之,該怎麼辦呢,親愛的會長大人?」身為副會長又兼會長秘書的高中部三年級少年,伊芙司˙德瑪從容不迫的問。

  破殺雙手合握並頂著前額,用幾乎是無力的聲音說:「把門用魔法強制封鎖……」

  才剛下完命令,那道已經被凱兒薩摧殘的門又二度被踹開,甚至還壯烈的倒下了,想修理完好已不可能,得重新請人製作新的門扉。

  哀莫大於心死。破殺心底很清楚從他十三歲入學那年開始擔任學生會長到現在,自己養成不花錢的習慣都是因為米亞校長絕對、絕對不會主動拿錢修復被學生破壞的公物。

  例如現在這扇門,踹壞它的是魔界由史以來最年輕的將軍˙帝,就算破殺強調是老師搞壞的,校長也會要他自己負責。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玩奇/維醺 的頭像
玩奇/維醺

✝ 死寂的天堂 ✝

玩奇/維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