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先生,您把門……」破殺將快從鼻梁滑落的眼鏡推好。

  「我知道,我會賠的。」帝一掌拍於會議桌,桌面頗有裂開的跡象。

  破殺的神情又更沉了些。

  「死小鬼被綁架囉?該死的,獄王要我看好那小子……慘了,我完了!」

  「請冷靜,帝先生。」破殺深深的吸了一口氣,不改面無表情但心中在淌血的跟伊芙司道:「門……把門口給我用封閉魔法阻擋,快!」

  破殺說到後來已經用吼的了,伊芙司抿嘴淺笑,走到門口不過三秒鐘便火速退開,因為有顆砲彈漂亮地射進學生會議室,並巧妙的擊中破殺後方的那面落地窗。

  反彈的衝擊波讓破殺瞬間化解,而碎裂的玻璃也變作甜蜜的糖果,落於外頭。如此魔幻的變幻過程不過短短幾秒,卻也深刻被在場所有人牢牢記於腦內。

  而打破落地窗的罪魁禍首緊接著就登場,那是一隻嬌小可愛的白兔子。

  「誰抓走小魔的唷?我殺了他唷!」R扛著秒殺槍出現,他的夥伴還有一臉淡漠的拉厄亞以及感覺很不爽的古斯塔奇。

  破殺不是很開心學生會議室裡擠滿一堆人,才正要自己施下魔法,但又來了一位無論行動或是說話都很緩慢的清秀少女。

  學生會資訊處理長,三年級的雨果˙蜜果抱著她寶貝的眼鏡電腦與滑鼠手套出現於門口,紅潤的臉蛋流滿淚水與汗水,楚楚可憐的氣質深受校內男學生愛慕,但她本人卻毫無感覺。

  「雨果,妳翹掉我們的會議,現在才出現不會太晚了嗎?」破殺口氣一點也不溫柔,對於有慢吞吞美女稱號的雨果他一向都很嚴厲。

  「因、因為……啊、那個、就是我追查到車、車子的下落了!」斷斷續續勉強說完一句的雨果氣喘吁吁。

  「也就是說妳知道魔蒂斯在哪?」魔界第一美男˙剎伯爵優雅地兩腿交疊喝咖啡,不知何已經坐在某張椅子上。

  剎突然造訪,會議室內的孩子並沒有太大的驚訝,他們都知道只要帝在哪裡,通常剎也會在哪,他們是十分要好的死黨。

  面對剎的疑問,雨果羞赧的縮了縮脖子,囁嚅地補充:「我查到車、車子往不夜城前進……」

  結界大地的首都:不夜城,距離亞爾學園不遠,算是很近的都市,每兩個星期學園會開放學生出外購買日常生活用品,而不夜城是學校規定學生們能去採買的地方之一。

  「等一下,你們不覺得哪裡奇怪嗎?若你們是綁架犯,會光明正大的讓受害者家屬查到要隱匿的地點嗎?」為了讓大家的視線回到自己身上,帝二度重拍桌子,並提出非常可看性的想法。

  「那個,其、其實我認為也許是陷阱……」雨果不好意思的舉手,她就是查到魔蒂斯下落的受害者家屬代表。

  「哎!管他是不是陷阱,反正我覺得先跟去再說,嗯,那有誰要跟我去?」帝一說完,大家搶著都要跟,那種暴動的場面就像追星族在搶購限量演唱會門票一樣。

  當一群少年與少女瘋狂的把你推向牆角,即使是在強的帝也會油然升起一股寒意。

  「全都給我安靜,你們每個人都都去還像話嗎?我來決定誰跟我去。」帝有些慌張的大吼,卻在句點落下的瞬間,所有學生頓時用悽哀的眼神瞅著他,叫他全身都不是很舒服。

  美眸微微彎起,剎代替所有內心很想抱怨的人開口問:「為什麼是由你決定誰跟你去救魔蒂斯?你又不是他的朋友。」

  「我是那死小鬼的照顧者,要不是獄王要我看好他,誰理他去死啊?浪費我的時間。」因為有了充分的理由,帝可是講得很理直氣壯,即便他口頭上說照顧魔蒂斯是很浪費時間的,但明眼人都看得出來,這位年輕的將軍把魔蒂斯當成弟弟看待。「好了好了,不要在拖拖拉拉問一堆問題了,我選R、剎和雨果跟我走,其他人留著。」

  ※

  「可惡!我怎老是遇到怪事!」被綁架的少年氣呼呼的說。

  帶走魔蒂斯的禮車突然以自由落體的速度降下,過不久就會與地面相撞。

  抬起腳猛然踹去,鋼鐵製成的堅硬車門碰地一聲解體,然後墜落。

  魔蒂斯探出頭,狂風呼嘯而過,半空上的氧氣不足,而且重力加速度墜落很難呼吸,他緊閉兩眼,跳下。

  少年雙手大開,想學小鳥一樣揮動兩肢說不定會發生奇蹟,能順利飛翔。但這終究只是個幻想而已,現實很殘忍冷酷,他邊叫罵邊墜落。

  他狂甩頭,眼淚因急速下降反而向上飛升,他已經不抱任何希望了,只有不斷不斷墜落,碰觸地面的瞬間便進入死亡的世界。

  「……耶?不對啊,我會飛翔術啊!」魔蒂斯這才想起最重要的事情。

  不過現在距離地面已經很近,他得用更多魔力阻止下降的衝刺力。

  「嗚啊啊!」地面近在咫尺,眼看他已經要撞上了!

  「我來接住你!」有個很耳熟的聲音大喊。

  碰!少年平安無事落地。

  魔蒂斯剛才好像有聽見什麼人在說話,他搔搔臉頰,這裡是荒野地帶,草地一點盎然生機也沒有,稀疏枯黃的可憐,除此之外放眼看去還有大大小小的石頭,並無樹木花朵。

  離他不遠處的地方有條道路,曾是新制亮白的路牌也已經搖搖欲墜,上面的文字被風沙磨得已看不清楚。他大眼眨了眨,在這地方只有自己一個人,但他真的有聽到其他人的聲音,忽然有毛骨悚然之意從腳趾竄流上來。

  魔蒂斯慌張從地面爬起,在附近亂走動。

  陣陣強風吹過,略有生命的乾草左右搖晃,耳力靈敏的魔蒂斯確實聽見哀怨咒罵音。

  「魔蒂斯……你想自殺前可以先把頭髮給我嗎?你從天而差點壓死我。」

  女鬼很明顯在對魔蒂斯說話,而且內容嚴重指控少年想自殺還連累其他人。

  魔蒂斯發現聲音的主人就在自己剛才的落地處,他咚咚咚跑過去,看到一位骷髏人卡在泥土內,陷下至少有約五公分。

  魔蒂斯不好意思地吐吐舌頭,怪不得他幸運地沒摔死。「阿皮,為什麼妳在這裡呢?」

  亞爾學園的受刑人護士:骷髏人皮克耶,外號阿皮。

  「我一知道你被抓走就透過我給你的手環過來的。」皮克耶從土裡爬出來,但只有上半身出現,其餘的被埋在土中,魔蒂斯只好跟她一起把剩下的骨頭找齊。

  「這個骷髏手環可以把妳召喚過來啊?」魔蒂斯驚奇的摸著首飾,「那妳為什麼不帶其他人一起來救我?」

  皮克耶將骨頭組裝好,「這只能召喚我。」

  皮克耶稍作解釋,本來要送給魔蒂斯普通的骨頭,但陰錯陽差給到能呼喚她的骷髏手環。

  「帝先生已經出發找你,我來這之前有去找破殺,他給我一個能追蹤的手錶……嗯?手錶呢?」皮克耶盯著自己的白骨看。

  「喀。」物品破碎的聲音。

  魔蒂斯表情古怪的移開腳,有隻解體、類似手錶的東西被他踩壞。

  「……魔蒂斯,我們來做個交易,你給我你一半的頭髮,我帶你回學校好不好?」

  「……免談。」

  「那該怎麼辦呢?」皮克耶用難以割捨的目光緊盯著魔蒂斯的金髮。「你考慮一下吧!」

  魔蒂斯別開頭,情願不理皮克耶想殺人奪頭髮的驚悚視線。

  「不然這樣好了,我用這個手環把妳召喚回去,妳叫人過來救我吧!」

  「這只手環沒這種能力!最多聯繫我的族人,不過我被驅逐了……」越說越哀傷,皮克耶垂著頭,魔蒂斯忽然有種自己欺負女孩子的罪惡感湧上,皮克耶雖一身白骨但性別確實是女性。

  「對不起,都是我的錯,妳別哭。」魔蒂斯手忙腳亂又很小心的輕拍阿皮的肩膀,很怕打她弄散。

  慌張安慰骷髏人的少年與憂傷被族人拋棄的皮克耶渾然不覺有人在接近,他們都太過放鬆,身處外地卻沒提高警戒心。

  巨大的布袋猝然蓋住兩人,越是掙扎就會被布內的電擊魔法所傷,不過幾秒鐘魔蒂斯與皮克耶失去意識。

  「喂!起來吃飯。」有著低沉磁性聲音的男人用腳輕踢魔蒂斯的背。

  少年翻過身體然後睜開那雙赤紅漂亮的大眼,覆蓋一層水霧的瞳孔依稀得知他還沒醒的很徹底,男人心腸惡劣的將一桶沸騰的熱水往他身上倒,瞬間魔蒂斯難以承受疼痛的尖叫。

  男人蹲下,大掌攫住魔蒂斯的臉頰,遏止他繼續難聽的魔音攻擊。

  意識恢復的魔蒂斯凶狠地瞪著對方,從未見過的壞人臉孔,這男人是誰?

  「你該感謝我沒把熱水往你這張可愛的臉蛋潑。」男人甩了魔蒂斯一記火辣辣巴掌。

  魔蒂斯吐掉一口血水,他的嘴肉因為牙齒碰撞而破了一個洞。

  男人似乎很欣賞魔蒂斯的倔強,輕蔑地冷笑後便出去了。

  魔蒂斯抬眼,他被關在牢房裡,而且還是個會對犯人動用酷刑的監獄,他可以看到接近出口的牆壁掛著許多變態的刑具。

  將目光轉到其他地方,牢房共有十二間,他的對面就關著一位女人,她那頭烏黑長髮蓋滿全身肌膚,恰好擋住沒穿衣服的裸體。

  女人的視線與他對上,魔蒂斯不禁在心底讚嘆,她有雙銀灰色的漂亮眼睛。

  「魔蒂斯?你還好嗎?」女人問。

  「妳認識我?」魔蒂斯大吃一驚,如果說他和黑髮女人是朋友,他絕對不會輕易忘記她,因為那頭髮實在美得要人移不開視線。

  「我……」

  「不准交談!」門外的守衛對他們大喊,魔蒂斯和女人才閉嘴不作聲。

  魔蒂斯躺回乾草做成的床鋪,他嘗試要用魔力炸毀這裡,但卻都失效,他想這座牢房肯定有法陣制止任何魔法啟用。

  不知等了多久,魔蒂斯的肚子餓了,他今天吃過早餐也吃過午餐,現在飢餓感竄上,可以推敲已經到了晚上約六、七點。

  魔蒂斯轉頭與女人相望,不必透過言語,兩人已經達成共識──絕對要想辦法離開這鬼地方。

  不認識女人沒關係,魔蒂斯相信她是個好人。

  等待是最煎熬的,尤其被關在不見天日的牢房中,最容易令人喪失純潔的心靈。聽著被關的人哀嚎、聽著一扇又一扇的門打開,而放出的人被刑具殘忍拷打,多少摧毀人心的冷酷聲音迴響在耳際,就算是很堅強的人也會被擊倒。

  胃疼的快要發瘋,魔蒂斯難敵飢餓,他告訴自己一定要撐下去。

  一滴淚水滑過少年蒼白的臉頰,魔蒂斯陷入深淵的沉眠。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玩奇/維醺 的頭像
玩奇/維醺

✝ 死寂的天堂 ✝

玩奇/維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