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然如同傳言,神的火焰使者是個愛逞強的娃娃臉小鬼。」男人將鎖解開,壯碩的身體擠進狹小的牢房,燦橘色的丹鳳眼彎起如月牙,滿臉鬍渣的嘴角也微微上揚。

  男人動作細膩的替魔蒂斯褪去衣服,對面監牢的女人看在眼底也沒阻止的意思,他挑釁地回首看女人,卻見她點點頭。男人厚實粗糙地大掌輕撫魔蒂斯白皙細嫩的胸膛,使少年在睡夢中嚶嚀。

  魔蒂斯的身體,那些被沸騰熱水燙傷的部位,經由男人大掌撫過便發出淡淡橘光,然後不見傷疤地神奇復原。

  女人安靜地看著男人替魔蒂斯療傷。

  「不要說,知道嗎?」男人的手指點在嘴唇,禁聲意味濃厚。

  女人又點頭,男人才一臉大功告成的離去。

  當夜色天際出現第一道光明,燦爛絢美的晨陽炯炯昇起。

  溫煦光線與大地相連接一起,沉睡的山神緩慢的甦醒起來,靛青暗灰的天空逐漸顯現以往的蔚藍,冷肅的風驅使了黑色的雲朵往四面八方逃去。

  魔蒂斯不能看見這片美景,當他張開眼,一隻瘦弱的小老鼠瞠著漆黑圓眼凝望他,烏溜溜的瞳孔滿滿是祈求的神態,魔蒂斯心疼的摸摸牠的頭,實在抱歉沒有食物餵牠。

  坐起身的少年發現衣服被解開,他搔搔頭以為是自己夢遊、或者太熱下意識脫掉的。

  ──我的傷怎麼好了?

  監獄外有人在談話,魔蒂斯不再多心傷勢如何,他兩手抓著鐵欄杆,想聽清楚他們說什麼。

  門發出難聽咿呀聲,魔蒂斯大大的眼睛瞪向某位男人,他穿著不同獄卒所穿的粗糙灰衣,而是量身訂做的貴族衣裳,與剎伯爵平常的高雅服裝很像,卻又多了點俗氣,過度華麗。

  一頭金髮與淺紅眼眸,這男人全身有著不平凡的氣息,舉手投足間充滿高貴、魔魅,長相清麗典雅,若不是他胸前一片平坦,魔蒂斯會以為他是個漂亮的大美女。

  男人向魔蒂斯走來,細長的眼睛打從一出現就將目光鎖定在他身上,看得他很不舒服。

  「好久不見,夏蒙公爵。」對面牢房的黑髮女人細聲開口,從她言談中不難推測她與男人認識,也可能還是深交。

  「安西娜狂戰士,二十幾年不見了,妳那頭噁心的黑髮依舊很漂亮呀。」男人又褒又貶的言詞實在讓魔蒂斯唾棄到了極點,一點紳士態度都沒有。

  「不要叫我那個名字,我早已經捨去它。」黑髮女人的聲音降到冰冷點。

  「呵,但我沒興趣知道妳現在的名字。」男人轉身,修長的白皙蔥指比向魔蒂斯。「亡魂司帝就是被你給殺死的吧?」

  魔蒂斯不說話,血紅的眼眸被微弱燭光照耀,從黑暗牢房內瞪著男人的眼神森冷得不像人類。

  男人的腳移動了約一公分,心底掀起一波名為恐懼的感覺,對方只是個小孩,他卻在惶恐。「就是你吧,火焰使者魔蒂斯,傳聞中你能控制魔水晶……」

  「你聽誰說的?」魔蒂斯沙啞著嗓子問,他很渴,但絕不乞求男人給他水。

  「那四位泰坦。」男人做作的兩手環胸。「不然你以為你殺了四位泰坦,蓮王怎會不追究?他們都是我的手下,但太笨了,以為蓮王沒有起疑便很放心的要去解決你們,卻被反將一軍……看來蓮王很有把握你能釋放魔水晶的力量。」

  魔蒂斯雙手抱著膝蓋,把頭埋進去,打算不再理會話很多的男人。

  「你給我安分點,我就等等送食物過來。」男人與屬下交耳接談幾句就走掉了。

  確定大壞蛋都已經走遠,魔蒂斯開始在地上爬來爬去、鑽來鑽去,他想這裡竟然有老鼠,應該有洞才對,然後再找個堅硬的石頭用力敲擊應該可以挖出個逃生口。

  女人被他窸窣的爬動聲吸引,看到一位美少年趴在地上便勸告:「太難看了,魔蒂斯,你那頭金髮會變髒的。」

  「我全身都很髒。」魔蒂斯若能多留意女人在意的金髮問題,他也許可以知道她的身分。

  「魔蒂斯,你放心,會有人來救我們的,你就別做白費功夫,要是被夏蒙發現,你會被用刑。」女人把可能受到的殘忍結果說給他聽。

  「大姊姊,這裡沒人會救我們!」魔蒂斯揮汗如雨,牢內很熱。「而且我的朋友也不知道在哪裡,我想去找她。」他其實有多次都往壞處想,皮克耶一身白骨會不會被拆散熬湯,或是被野獸啃食?

  魔蒂斯甩頭,不能亂想,皮克耶一定還活著!

  「你的朋友……」女人垂頭,靜了一下說:「你的朋友不是很想奪走你的頭髮?」

  「妳知道她?」魔蒂斯的心中出現一絲希望光線。

  「……嗯,我聽夏蒙說的。」

  「喔!」魔蒂斯停住找尋的動作。「我朋友是個骷……呃、『怪人』,她很羨慕我有一頭金髮,雖然我不可能把頭皮扯下來給她,但給個幾根我是可以接受的。」

  女人聽完少年的內心話便又不再答腔,魔蒂斯也就繼續找老鼠洞。

  過了不久又有人打開牢房,魔蒂斯回頭,是那位對他潑沸水的橘眼粗野男人。

  魔蒂斯奔到欄刊前,奮力的搖晃,引發吵雜的摩擦聲。「放我出去!」

  「閉嘴,你想讓外面的人知道我想救你啊?」男人的橘色丹鳳眼沒有昨天的兇唳目光,魔蒂斯嚴重懷疑這人不是有孿生兄弟、就是雙重人格。

  「你要救我?」魔蒂斯困惑。

  男人對站在門口的夥伴招手:「梅基,把水和食物拿過來。」

  紫髮紫眼,長相頂多中等帥氣的梅基躡手躡腳的走過來。梅基的年紀約十七、八歲,與一張滿臉傷疤的三十多歲橘眼男人是朋友,魔蒂斯深感訝異。

  男人把牢房的所打開讓梅基近去探望魔蒂斯,他露出溫柔微笑,大掌拍拍魔蒂斯的頭,似乎在安慰他。

  「你們……到底是誰?」在魔蒂斯狼吞虎嚥所有食物後才想起這個疑問。

  「我叫做旭˙拿過多倫緹,他是梅基˙嘉吉。」橘髮男人回答。

  魔蒂斯聽到男人很長的姓氏,腦袋中的記憶被刺激而激盪翻滾。

  叮叮噹噹、噹噹叮叮,大腦組織的資訊讓魔蒂斯脫口大喊:「啊!是被宿舍追殺還沒死的旭學長以及他的搭檔,梅基學長!」

  小兔子R曾拿過旭的身家資料給魔蒂斯看:旭是獨生子,他父親的職位是僅次於魔界將軍的軍所階級。

  旭全身最大特色在於臉蛋如女人般美麗,白裡透紅的肌膚與迷人的丹鳳橘眼,一頭長長的橘髮披散於肩膀,時常讓人誤以為他是女人,卻也因為這樣而時常動怒。

  古斯塔奇曾經言簡意賅的說:「當年受到宿舍追殺還能活下來的魔界貴族學長就是旭。」

  魔蒂斯一直想認識那位超強(超有錢)的學長,與他當朋友絕對能提升自己堅強的(金錢)實力。

  「耶?奇怪,旭不是長得很美嗎?」魔蒂斯狐移的盯著粗野男人的臉蛋,醜到令人想吐,是旭學長的機率可憐地只有零。

  魔蒂斯崇拜旭,他家不僅有錢,實力也只是比破殺遜色幾分,現在出現一個臭男人說他是旭,魔蒂斯絕對不相信。

  「該死,你聽誰說我很美的?」男人對美這個形容詞一向敬謝不敏。

  「兔子R啊!」魔蒂斯老實承認。

  「白目兔子。」男人癟嘴,沒刮乾淨的鬍渣在魔蒂斯看來就像百年腐爛的樹根同樣可怕。

  「告訴我,你不是旭學長!」魔蒂斯有種快哭的衝動,崇拜的偶像是個比帝還老的男人。

  男人壞心的微笑說:「我就是旭,長相醜陋鄙俗,怎樣啊?」幼稚的語氣其實很容易察覺他的年齡,但魔蒂斯卻被現實給打敗。

  「不──」十六歲的少年(金錢)美夢破碎。

  「魔蒂斯,你冷靜點,他是旭沒錯,而且有一張傾城傾國的臉蛋也是真的!不過我們在出任務,旭不可能以真面目見人啊……」梅奇話說到一半就停止,他怕再繼續稱讚旭,好友會一掌劈來打死他。

  「出任務?」魔蒂斯壓低音量的問。

  「謠傳血族與人界地下組織做交易,換取年輕的孩子。」旭有意無意的瞥了眼魔蒂斯,刻意放慢速度的說:「尤其是金色頭髮的孩子最搶手。」

  魔蒂斯目光飄走,假裝沒聽見真是困難。

  「而我們主要的目的是追查這些孩子的下落,卻在途中發現幕後主使者是魔界的公爵˙夏蒙。」旭提及的魔界公爵一詞令魔蒂斯咋舌,心臟差點興奮過度而跳出來。

  「魔界公爵耶!」他驚歎連連:「比剎伯爵的地位還高,但卻是惡人。」

  「你昨天被凱兒薩的魔法車襲擊也是他搞的,學園內有學生是他的部下,我們猜可能是嗜血族。」梅奇把脫盤收好,跟著坐下來於魔蒂斯身旁。

  「嗜血族……」魔蒂斯已經不只一次想起古斯塔奇曾說過的話,他的身體很香,很多食人性的種族都想殺掉他。「那為什麼只抓金髮的孩子呢?」

  「有傳說金髮人類的血液都很特別,也許對嗜血族而言是極品。」梅基不確定的表達自己的看法,他對於這方面的知識並不很深入。

  「說對了一半。」插嘴者是對面監牢的女人,她輕聲細語道:「金髮人類擁有神奇的力量,嗜血族喝了他們的血能夠無敵,魔族啃食他們的骨能夠披靡,只有精靈族與神族吃了金髮人類將會死亡。」

  「這是什麼傳說?」魔蒂斯心頭莫名奇妙的一緊。

  「金髮大多為魔族所擁有,假使人類也有的話就被視為『混血種』,然而人類又是魔族的食物之一,因此有魔族血統的人類就是極品,魔族都會爭相搶著要。」旭瞇了瞇眼,以詭譎的不懷好意眼神直盯著魔蒂斯發毛。

  金髮的人類少之又少,因此貪婪的人類看準這個商機,假裝收養孤兒,把他們的頭髮染色以後販賣給魔族,好賺筆大錢。

  不過最近世界上有名的人間界使者是天然金髮的事情曝光,不少依然有食人類的魔族蠢蠢欲動。

  旭無奈的搖頭嘆氣說:「之前破殺到人界、古斯塔奇毀了半座山的任務就與這有關聯,獄王還特地請剎幫忙解決,但看來事情比我們想得複雜……」

  旭指著自己的尖耳說:「我是魔族,我能很確定的告訴你,你的血出奇的很甜、很香。你能在亞爾學園待那麼久都是多虧了帝先生和剎伯爵,沒有他們的保護,你早就被嗜血族啃得一根骨頭都不剩。」

  魔蒂斯仔細斟酌旭說的話能不能相信,他每天學園被粉絲錐是稀鬆平常的事情,不過他有時會感受到一些刺人的視線。

  他以為或許是粉絲們太過熱情對他產生幻想,但倘若不是的話,就是殺人的目光。

  「由於你的體質比較特殊,所以要研發新的『生存疫苗』要花上一點的時間。聽說最近已經製作完成,到時會在替你打上。」旭能強烈感受到魔蒂斯有多麼不安,他低著頭揉捏手指,身體縮成一團,這種下意識做出的舉動是自我保護。

  旭宛如心疼孩子的撫亂魔蒂斯的頭髮,接著強拉梅基步出牢房。

  當門又關上,魔蒂斯便開始想事情。

  剛才女人所說的「金髮人類擁有神奇的力量,嗜血族喝了他們的血能夠無敵,魔族啃食他們的骨能夠披靡,只有精靈族與神族吃了金髮人類將會死亡」這句話來擬定計畫,他或許可以不受皮肉傷的離開這裡。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玩奇/維醺 的頭像
玩奇/維醺

✝ 死寂的天堂 ✝

玩奇/維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