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蒙公爵的秘密基地距離不夜城很近,他常來往城市與客人談生意。

  每當魔界的血族公爵出現在人潮眾多的交易街,人們便知道他又來做黑心事業。

  夏蒙公爵是魔界中主張吃人肉的帶頭者之一,他的觀點是:人界有貧民窟、孤兒院、無期徒刑的犯人,這些人活著也沒用,應該貢獻出來魔界嗜血族。

  有人支持他,但反對黨卻佔多數,尤其獄王更是下令全面禁止對人類下手,因此夏蒙公爵只能私底下進行交易,而他的魔爪伸到世界各地,想追查他的證據比登天還難。

  亞爾學園的孩子們近幾個月多次出任務就是調查公爵的基地在何處,他們與各界派出的高手出入生死,與各地的殺手交戰,幸好人平安無事的回學校,但都沒有一次順利完成任務。

  梅基與旭在一個機會下臥底進入夏蒙公爵的宅邸,找到了囚禁金髮孩子的監牢。這一切多虧了一個娃娃臉的男人,他叫做依蜜。

  「沒想到依蜜總裁想跟我談生意啊!」夏蒙公爵毫無自知他的虛偽嘴臉在依蜜眼中被視為噁心下流。

  依蜜天生就是個很會演戲的人,同時,他的個性也很狡猾,只有他的朋友能夠看清他的為人好壞。

  依蜜刻意戴上人界珍貴的古董藍寶石「哈萊納」,在公爵面前揮舞昂貴的飾品,目的是要讓對方卸下心房,以為他真的很有錢、想和他做筆美好的交易。

  事實上這顆藍寶石是人界新人類帝國國王的收藏品,依蜜光是跟國王陛下借就要苦口婆心勸說足足三天時間,年紀小卻很愛古董國王才心不甘情不願的「出租」他一天。

  依蜜花了三千萬達尼租一顆藍寶石只為了揭穿夏蒙的野心。

  「哦呵呵呵!」依蜜連笑的時候都在撫摸藍寶石,這是暗示動作,他要確定夏蒙後面站著的醜陋中年男人是不是亞爾的學生。

  旭輕輕地撥弄頭髮,被他觸碰的髮絲在短短幾秒內變成橘色。依蜜嘴角微勾,他看到那瞬間的變色過程。

  「我聽說夏蒙公爵抓到人界的金髮使者,所以想要用四億七千萬的價錢跟你買。」依蜜開門見山就說。

  「依蜜總裁的消息好靈通,不曉得從哪聽到我得到人界使者的事情?」夏蒙公爵面色略帶懷疑的問說:「我記得總裁跟亞爾學園的米亞校長好像是朋友,該不會你……」

  「你多慮了公爵大人,對我來說米亞校長只是和我作生意的女人,我不把她當朋友。」依蜜說謊跟真的一樣。

  旭低頭偷笑,假如米亞校長知道依蜜這樣說,絕對會宰了他。

  「再者,我跟公爵你作對可是我吃虧啊!」很會說話的依蜜能把黑的講成白的,夏蒙公爵沒察覺他被牽著鼻子走。

  「這樣啊……可是人界的金髮火焰使者很珍貴,我捨不得賣。」夏蒙公爵小心應對,這句話的反意其實是獅子大開口,他要依蜜花更多錢來買下魔蒂斯。

  「公爵大人,我可以買下他以後再分你幾杯血。」依蜜擺明非得買下魔蒂斯。

  「總裁人真好,但我還是覺得你開的價錢太……不行的,他真的很珍貴。」

  「不然我看這樣吧,公爵,先讓我看過那位人界使者,如果真的有你所說的那樣好,我就出更多錢買他。」

  「那血呢?我要他的血。」

  「沒問題。」娃娃臉的依蜜笑得很僵硬,但他也得繼續保持笑容……這位血族公爵真是超機車!

  「還有,公爵大人。」依蜜那雙墨紫的大眼睛有精明的光芒閃過,他修長的手指比向塊頭高大的旭,面無表情的說:「這傢伙我認識,他是亞爾的學生!」

  夏蒙公爵吃驚的轉頭,就算是做事細膩冷靜的旭也在瞬間神情丕變。

  「別再裝了,你這臥底.」依蜜出手神速,旭的變身魔法被擊破,一張漂亮冷艷的面容顯現在夏蒙公爵面前。

  「是你,拿過多倫緹家的少爺。」夏蒙認得旭,這少年是魔界貴族。

  旭憤怒的對依蜜大吼:「你背叛我們!」

  「什麼背叛?我可不會跟公爵作對,我還得賺錢呢。」依蜜皮笑肉不笑的說。「去死吧。」他揮手,強力難以抵擋的精靈魔法將旭的身體撕成碎片。

  旭的最後遺言都在咒罵依蜜,咖啡廳裡的人們目睹一切也不會多加插手,這就是生意人的冷血。

  夏蒙頷首,從依蜜把亞爾的學生殺死的層面來看,他應該真的和米亞校長不是朋友。

  「總裁,請跟我來吧!我帶你到我的秘密基地去。」夏蒙認真的說。

  依蜜偷笑──大魚上鉤了!

  ※

  擬好一切計畫的魔蒂斯卻因為依蜜的出現而宣告失敗。

  計劃永遠跟不上變化──十六歲的少年深刻體驗。

  魔蒂斯瞄向夏蒙公爵的後面,梅基還在,但是旭不見了,他覺得事情有點不對勁。

  將目光轉回前面的依蜜,魔蒂斯有股說不上來的違和感。

  雜亂如鳥巢的蓬鬆綠色頭髮、墨紫的桃花大眼,依蜜有張與聲音不符的稚嫩臉孔,魔蒂斯理應說對有娃娃臉的人會很有親切感,但今天他卻覺得平胸的依蜜應該是個女人而不是男人。

  「你叫什麼名字啊?」既然魔蒂斯張大眼睛看著自己,依蜜也學他把雙眼瞠開,但卻造成反效果,反而像個瘋狂變態正準備對小朋友下手。

  「……魔蒂斯。」被嚇到的少年恍惚幾秒才回神。

  「好鮮紅的眼睛,魔蒂斯,你真的是人類嗎?」依蜜饒有玩味的看著倔強的少年。

  魔蒂斯的心彷彿被千萬根的針刺穿,疼痛不已,在他的腦海閃過一個畫面,幾個人圍著他罵自己:血紅的眼睛不是人類,是魔族!

  陣陣的心痛讓魔蒂斯無法不忽視。

  「我是人類!」魔蒂斯強忍痛覺的大吼。

  「別給我太放肆。」夏蒙公爵走過來乎他一巴掌,不悅的說。

  「王八蛋你敢打我?」被人欺侮的少年突然站起來大罵。

  就在這時,一個熟悉到不能再熟的男性嗓音從四面八方傳來──

  「罵的好啊死小鬼。」帝從地面以雷擊摧毀位在地底的監獄,他帥氣狂妄地從天降落,散塌的石塊與泥土陷下,在陣陣的塵埃中,魔界的年輕將軍強勢英挺的要人離不開眼。

  跟他一同行動的還有魔蒂斯剛才在找的旭、亞爾學園的學生會長破殺、行動與做事都很緩慢的雨果,以及暴力的雜食性兔子R。

  魔蒂斯的感動淚水從眼眶內氾濫而出,他還以為大家不來救自己了!

  「可惡,你們讓我等了一天。」魔蒂斯用手粗魯的擦掉眼淚,聲音懺抖的說:「我都要餓死了。」

  「你死了我也會跟著死。」帝懶洋洋的再補一句:「被獄王罵死!」

  「大叔……」

  「別鼻涕跟淚水混在一起喊我大叔,超噁的。」

  很戲劇化的出現一群救星,夏蒙公爵氣得喘不過去,他首先從口袋掏出一灌藥喝下去,既然已經逃不了,那他還要至少要與對手同歸於盡。

  「夏蒙公爵,二十幾年前的事情沒能把你送進監牢,現在報應來了,讓我來將你捉進去吧!」帝陰狠冷笑。

  公爵不甘示弱的回諷:「我可不想和你父親一樣落得罪人之名!」

  夏蒙變化成千隻的蝙蝠,並同時張開嘴準備發射銀色魔彈。

  被千顆擊破彈打到不死也剩半條命,帝迅速地開啟防護罩,但千群蝙蝠只是威嚇作用,牠們維持不到幾秒又成群化為煙霧。

  帝不敢大意,金色眼眸中的殺意十分明顯,當他確定敵人躲在哪裡的時候,隨手一揮就使出爆雷球。公爵的部下趕來支援,破殺等人便分開作戰,讓帝獨自對付最難纏的敵人。

  魔蒂斯直覺夏蒙喝下的藥水一定有什麼增強作用,他剛要提醒帝小心點,忽然有隻手冒出緊抓他的前髮。

  帝驚恐的扭頭,很驚訝夏蒙公爵能使用「空之破」,能運用此高等魔法的人是少之又少,因為想用魔法隨心所欲移動到任何的地方要消耗大量魔力,畢竟要劃破空間不是簡單的事情。

  帝身為魔界將軍,但從沒用過空之破,那種幾乎耗損魔力的魔法他不會笨到去用。

  夏蒙公爵從空間扭曲的地方探出半截身體,並勒緊魔蒂斯的脖子。血液無法順利循環造成臉部逐漸蒼白的魔蒂斯痛苦地扭動身體。

  「讓我吸乾你的血吧!」血族公爵嘶喊,但他感覺後方有絲絲殺氣直逼近。夏蒙回望,身後的空間又劃開一道裂痕,接著一把巨大鐮刀無情朝他砍下。

  剎伯爵從空間裂縫中跳落,接著將鐮刀丟給帝。「我跟死神艾勒克西斯借來的,他說晚點就得還他。」

  「晚點?夠我時間砍死這傢伙!」帝對解決完小嘍囉的學生們命令:「雨果和依蜜負責鞏固時空別讓夏蒙逃走。破殺、旭從後方攻擊。剎,你從左邊。死小鬼和臭兔子給我從右邊殺過去!」  

  「而我就從正面砍他。」帝邪氣冷笑,巨大鐮刀在他手中變成了玩具。

  帝原以為能順利解決夏蒙,但喝了藥水後的公爵卻力量詭異大增。

  腳步聲又陣陣出現,公爵的部下跟螞蟻一樣多。

  「大叔,鐮刀給我。」魔蒂斯深吸一口氣,他想一次解決敵人。

  「這不是玩具,這是死神鐮刀,人類是不能使用的。」帝邊作戰邊回吼。

  人類不能使用嗎?魔蒂斯一點也不害怕。

  「大叔,給我就對了啦!」魔蒂斯搶過鐮刀不猶豫的往手臂砍,頓時所有嗜血族的人都瘋狂的衝向流血的少年。

  魔蒂斯放掉鐮刀,血紅的眼眸逐漸暗淡,死灰模樣如同失去靈魂的空殼子。

  「潛藏於吾體內的真實力量,由大神所傳承的火之血契,請聽從吾的命令聚集於吾的雙手……」咒語輕盈吟誦,魔蒂斯的眼珠漸有紅光,在旁邊的兔子R瞬也不瞬緊盯著他看。「背棄正義的邪惡,失去光明的黑暗,吾將在此以神的憐憫制裁!請神賜予吾強大力量,摧毀吾眼前的敵人,將他的靈魂燃燒殆盡吧!魔法˙神轟滅火。」

  金髮少年的身體閃爍金光,從他雙掌間噴發的巨無霸火球美得讓人直屏息,也驚駭的讓人不敢相信!半徑約五尺的大火球筆直射出,擊中瘋擁的敵人。當大家以為魔蒂斯成功了,卻猶聽見夏蒙噁心的笑聲。帝眼神一冷,魔蒂斯使出神等級的魔法都沒有效,簡直難以置信!

  帝雙手朝天,陰風頓時颯颯狂吹,雲朵朝這裡移動,藍色的明亮天空漸漸變暗,在短短幾十秒內大地的天氣驟然改變。帝的頸部青筋也爆出,剎明白他想做什麼,連忙呼喊破殺他們撤退,而他則抱著暫時虛脫的魔蒂斯開啟終極防護罩。

  「大叔,不要啊!你那招會波及到別間牢房的小孩……」魔蒂斯疲憊的半睜開眼,他咬著牙、眼神一冷,推開剎伯爵後衝去撿起鐮刀。

  帝的終極絕招˙滅雷,威力足以摧毀半個魔界。

  帝緊急毀掉要使出的魔法,看到魔蒂斯持著鐮刀奔過來。那是瞬間發生的事情,只見金髮少年將鐮刀舉起,朝奄奄一息的夏蒙公爵砍下,刀子從右頸部平行揮過,頭顱輕易地與身體分開。

  一塊透明晶體完美的在半空畫成拋物線,落於帝的手中。

  「──」魔蒂斯輕唸幾句話,而後昏厥。耳朵很靈的帝聽見了他的呢喃後俊臉丕變。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玩奇/維醺 的頭像
玩奇/維醺

✝ 死寂的天堂 ✝

玩奇/維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