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思考很久,非常久,想不通的他只好來找最好的死黨,身份為魔界將軍與高貴的伯爵──剎˙西杰商量。

  剎不只是帝的最好朋友,同時也是撫養他長大成人的「奶爸」。

  在帝五歲的那年,他那幸福美滿的家庭因某件事情而在一夕之間瓦解,與父母離散的他接受了獄王的安排來到魔界,而負責照顧他的人正是外貌如女人、身體卻為男人的剎。

  年紀相差一個世紀的兩人,很難能可貴的成為了知心朋友,而偶爾剎也會以奶爸的身分告誡帝許多事情。

  在這個世界上,除了帝的父母與獄王以外,剎說的話是帝會聽進去的第四人。

  吐著沉重氣息,帝拖著腳步,猶豫的神情就呈現在他的邪魅臉蛋上,經過他身旁的巡邏士兵都只敢點頭致敬,不敢出聲問安,就怕打擾了魔界最年輕將軍的思想。

  帝一直都把自己的目光停留在緊握的右手中,究竟走到了哪裡他也不在意,步伐自然就依循記憶直走、右轉或左轉,反正最終目的是剎的房間,不管花多久時間都會走到那裡,那麼在到達之前,他就先把思緒全部整理好,再問剎會比較妥當。

  然而帝卻沒留心有個與他同樣屬於將軍階級的女子正尾隨於他後面。

  但說尾隨也不是很適當,畢竟她很光明正大的跟在帝身後,兩人之間的距離約兩公尺。

  女子的豔紅厚唇微微勾勒出漂亮的弧度,她在等帝什麼時候會發現自己就在他後面,不過以他把全部注意力都放在右手的情況看來,或許得她親自上前叫人,帝才可能回神吧!

  眼看帝都快走到剎的房間,女子便加快腳步跑倒他的前頭。她擔心一旦帝進了剎的房間,帝在憂鬱的事情只會告訴剎,而不告訴自己,那可多無聊?

  女子用姣好的身材擋住了帝的去路。

  帝抬起頭,只看見兩顆渾圓的胸部,他再將視線往上移,看清楚了究竟是誰如此大膽的擋住自己,便兩眼翻白,給了女子一記不留情的白眼。

  「潔蘿,有事嗎?」帝沒好氣的問,他可沒閒工夫陪這女人聊天。

  「當然有事。」潔蘿瞄了一眼帝地右手,青綠色的瞳孔綻放好奇的光芒,小聲地問:「你手裡握著什麼呀?」

  「不關妳的事情。」

  帝的無情回答早在潔蘿的預料之中,當年剎養大帝的過程,她可是也有參與,所以她與這小子勉強可以算是奶媽與孩子的關係,因此潔蘿已經想好一套方法讓帝吐出實情。

  「帝,我今天要出門。」

  「怎麼?妳是想跟我炫耀妳要和小友出去嗎?很抱歉,我一點也不羨慕,反而很同情小友竟然要陪妳一整天。希望大神保佑他可以活著回來,我可不希望失去一位品行良好的朋友。」

  小友,全名友夜友˙安特,是潔蘿女將軍的忠實部下,性格直率木訥,常被潔蘿耍著玩,卻依然對她忠心耿耿。帝認為友夜友上輩子肯定欠潔蘿恩情,這輩子才要受她的使喚。

  帝說得話具有強烈的嘲諷,不過潔蘿卻不介意,因為這是不爭的事實,她的確會玩弄自家憨直可愛的部下。

  「不對喔,你猜錯了,我不是要和小友出門,而是和迪絲。」

  「……」帝聽到了再熟悉不過的名字,便立即沉默不語。那名字對他來說是恐懼、是地獄,是最可怕的夢靨!

  潔蘿見到帝那慘白如見魔鬼的表情就心情大好,這樣的結果與她想得一樣,即使沒有住在一起了,迪絲在帝的心中還是非常的具有影響力。

  帝瞇眼瞪人,他該想到的,潔蘿很少找到機會整自己,一旦找到了就會想盡各種辦法整他。

  因為帝小時候很調皮,時常對身邊的人惡作劇,而身為奶爸的剎和免強算奶媽的潔蘿就成了最可憐的犧牲品。

  雖然後來帝長大了,玩心收斂許多,但潔蘿的內心已有了陰影,於是每當有機會可以耍帝時,她二話不說就把握。

  潔蘿其實很疼帝,不過疼歸疼,想報復的心態依舊難以抹滅,這樣的她可以說是童心未泯,也能說是她把帝當作朋友,不再是小孩子了。

  假如潔蘿還把帝當成孩子看待,那她才不把他小時候的惡作劇放在心上,因為成熟的大人是不和幼稚的小朋友計較的。

  隨著時間的流逝、帝的成長,潔蘿與他少了代溝,成為朋友。

  「臭女人,妳去找她做什麼?」帝口氣很差的問。

  「你別緊張,我只是跟她聊聊天,順便跟她說你最近有煩惱囉!」

  燦爛的甜笑,發自內心的威脅,潔蘿好順口的就重重捅了帝一刀。

  「我哪有什麼煩惱?」即便潔蘿漾出美麗的笑容,對帝而言只不過是虛假面具,他才不相信潔蘿只會對迪絲討論自己的煩惱,這兩個女人要談的內容,九成九都是他的壞話。

  「沒煩惱的話,就把手打開。」

  「我憑什麼聽妳的?」

  「唔,這樣說好了,迪絲跟我的感情如同姐妹,我如果加油添醋你的事情,她一定也會相信我的。」

  「……可惡。」帝低聲咒罵著,然後轉過身開始大步邁前,等與潔蘿之間的距離稍微拉開了,才悶悶不樂的說:「站在那裡發呆啊?快跟上啊!」

  潔蘿又笑了,這次的笑容沒有絲毫的做作。

  兩人一前一後的走進剎的房內,而沒被告知、突然就讓人給打擾的剎洽時在品茶看書,一見兩位友人來訪便起身開椅子。

  帝擺著臭臉坐下來,潔蘿則快樂的朝剎點頭打招呼,這兩人完全相反的情緒可令剎大感興趣,因為以往幾乎都是潔蘿俏臉難看,帝是一臉詭計得逞,現在突然掉換了表情,剎當然難掩心中的疑問,連忙開口詢問。

  「怎麼了,吵架了嗎?」

  「如果是吵架,我們兩人還會一起來找你嗎?」

  帝怒火不小的回了剎一句,話中似乎還帶有「你是在說廢話嗎?」的雙關語。

  「那為什麼你要那麼生氣呢?」剎不會因為帝對自己沒禮貌就生氣,與其現在對這位青年碎碎唸,還不如探究原因才好。

  「哼,我要跟你討論事情,她硬要跟來,妳說我心情會好嗎?」

  「又不是說什麼秘密,讓我知道沒差吧?」

  「哈!難道我說我要跟剎講秘密,妳就不會跟?」

  「基於好朋友要互相分享秘密的這個定義,我會勉為其難的跟來。」

  「說得真好聽啊!我倒覺得妳根本就是厚臉皮。」

  「好了好了,不要吵了,有什麼事就快說吧。」

  剎淺笑的阻止兩位成年人十分幼稚的爭吵。

  帝癟了癟嘴,終於在潔蘿緊迫盯人的視線下,攤開了緊握到已經浮出青筋的右掌,其中所藏的秘密是一顆晶瑩剔透的水晶。

  接下來,三人不用任何的對談、隻字的語句、眼神的確認,只是一貫的保持呼吸的速度,使沉默控制他們的氛圍,營造出如暴風雨前的寧靜。

  約兩年前左右,他們三人與魔界另外兩位將軍、神界四大神主、精靈界三大聖靈、人界五星將,被四大界之王命令參與一場世界級的高峰會議。

  那場會議的重點在於──這個世界出現了具有強大魔法的水晶體。

  雖說還有其餘的魔法石也含有大量魔力,但它們都已被列入各界的產界區,成為高價物或珍奇保護物。

  再且,就算信仰魔神的叛黨得到了這些魔法石,將其運用在戰爭上,各類的魔法石也具有相剋性,只要了解敵方的魔法石屬何類,就能有方法反擊。

  不過這具有強大魔法的水晶體卻更特別,它擁有封印與解放的兩種相反魔力。

  學者們研究了晶體的封印魔陣是失落的咒語,因為儘管翻閱了古代各書籍,也找不到是哪個年代所使用的魔陣,學者們只好做出了兩項結論:

  一,封印魔法為私人創立,除創造者,其餘無人能解。

  二,能了解封印魔法的構造的古代書已經失傳,姑且列為失落的咒語。

  另外,晶體內的解放魔法指得就是一股無限強大的魔力,學者們找不出晶體的相剋魔法石,所以很怕落入叛黨手中,尤其是強者,舉例來說,像帝這種魔力本身就強大的人。

  目前學者們找出能壓制晶體的力量的辦法有兩種,其一是放在結界大地異界交處的亞莉安柏爾學園,那裡的磁場可使晶體的魔力減弱。

  其二的方法較暴力,萬一晶體被敵人搶走,那就只得派出各大界的將領與敵方決一死戰,不過波及範圍很大,人民與土地將會被毀滅,因此各大界之王才決定把魔法晶體置於亞爾學園。

  晶體的數量不只一個,學者們研究指出,它可能的原體應是球狀,但究竟碎裂成幾片,實在難說。

  帝、剎以及潔蘿在高峰會議上曾看過晶體的模樣,那時它被封在宙王與蓮王聯合施法的透明冰箱中。

  嚴肅地瞪著帝手心裡的精緻水晶,剎終於不再緘默的率先擊破沉靜。

  「帝,我從小到大就教過你,別人的東西不要亂拿,尤其是很貴重的物品,萬一弄壞了還要賠,那要是賠不起又該怎麼辦?你老是嫌我對你唸東唸西,不過你沒做錯事,我還需要唸你嗎?你……」

  「剎,可以先讓我解釋嗎?事情不是你想得那樣,我……」

  「帝,我和剎從小把你拉拔大,從沒做過偷東西的事給你當榜樣呀!你怎會跑去偷放在亞爾學園的晶體呢?而且還把它染黑了?哎呀,總之你就是想造反吧?真是太瘋狂了!獄王如此疼愛你、你卻要篡位?混帳、臭小子!我非要讓迪絲回來好好教訓你。」

  「潔蘿,妳給我安靜點,都說了事情不是你們想得那樣啦!」

  帝把音量放大許多,必須壓過這兩人的聲音才能把討論的主控權完全地掌握好。他將水晶放在桌上,右手撐著下顎,輕嘆一口氣,道:「這東西是從夏蒙公爵身上掉下來的,我研究它幾天了,外表跟魔水晶一樣,但卻是黑色的,魔力的能量雖強大,但還不及真正魔水晶的強,所以我想可能是仿製品。」

  「就算是仿製品,它也造成了一定程度的威脅。」在與夏蒙公爵的決鬥中,剎也有加入,當時後公爵湧上了古怪的魔力,原來就來自於這顆晶體。

  剎輕輕觸碰,忽然想到了一個很可怕的可能,於是提出來說:「現在這顆水晶的魔力不強,會不會是裡面的封印力量在發揮作用?」

  「喂,照你這樣說,這顆水晶不就是真的魔水晶嗎?」帝頗汗顏的道。

  「也不是不可能,畢竟魔水晶是碎片,或許這只是其中一片。」潔蘿的想法和剎一樣,所以得到他的點頭以表認同。而帝說什麼也難以置信,因此雙眼睜大、嘴巴也闔不上來,非常驚恐的望著他們兩人。

  「你們難道忘記了?碰到魔水晶的人會失去自我意識,開始瘋狂暴走、大肆破壞呀!我從前幾天就開始碰了,也發生什麼事情,你們真的想太多了。」帝已合理的推斷否決剎與潔蘿的天真想法。

  「都說了『可能』是封印的力量在壓抑。況且,你們仔細回想一下,當初神界那位得到第一顆魔水晶的女囚犯真的有意識被奪走嗎?我問過當時鎮壓她的瀏金了,他說對方完全是憑自己的意志來反擊,一點也不像被操控。」在說這些推理的話的同時,剎已經在房間設下了結界,外人是難以偷聽的。

  「還有兩件事情我一直想不通,當時後兔子R拿了魔水晶卻沒事,又,蓮王與宙王施在冰盒的結界是誰解除的?竟然讓R拿走水晶。就算牠是機械兔子,但好歹身體還有一半是肉體,為什麼不會被奪去意識呢?你們說,是不是很奇怪?」剎說。

  「對耶……」帝的俊眉漸漸地皺起,不曉得為什麼,他對即將推測出來的結論很感不舒服,但依舊講了下去:「而且很奇怪呢,我聽拉厄亞說R把魔水晶扔去了魔蒂斯身上!而且接連發生了亡魂司帝、夏蒙公爵的事情,都是那小子解決的,嘖,這一切會不會太剛好了?」

  「我猜,魔水晶的結界是蓮王親自解開的,目的就是要測試魔蒂斯。」魔蒂斯到過精靈界休養,所以剎才認為是蓮王的計畫。

  「為什麼呢?這其中一定有原因吧!」帝搖頭。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玩奇/維醺 的頭像
玩奇/維醺

✝ 死寂的天堂 ✝

玩奇/維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