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你還不願意承認嗎?」潔蘿訕訕然的道:「剎要表明的意思很簡單,魔水晶與魔蒂斯的體質很契合,據我所了解,那位少年的印記是完整的,但卻沒有『氣』。」

  「所以我們的結論就是魔水晶會控制人心的話是王們編出來騙人的?而這東西也許能激發魔蒂斯額頭上的印記原本的力量囉?」帝挑起右眉,最後上揚的語調充足的展現他依舊不怎麼願意相信這些可能的事實。

  「有八成可能是這樣。」剎點著頭道:「王們會騙我們的原因應當是怕有心人吧!你們仔細想想,也只有不顧自己生命安全的死士才肯被水晶吞噬心靈,但要是與水晶結合了卻還保有自己的意識,那麼會想得到它的人不就又增加許多?」

  「唔,我們推斷的一切也不算完全正確,若想要正確,前提得十分肯定這顆水晶是真正放在亞爾學園的那顆。」潔蘿出聲提醒兩位。

  「是啊!我就是在煩惱這問題,所以才打算來找剎商量。」結果說了一大堆,帝最想確認的事情還是不清不楚,宛如霧裡看花,有了頭緒卻沒證據。「剎,你覺得如何?」

  「我覺得如何?嗯……我會去找獄王問看看。」

  「與其找獄,何不找我?」稚嫩的童聲非常違和的介入三位成熟大人的討論。

  剎、帝以及潔蘿聽這嗓音已經聽了好多年,從他們出生到現在,這聲音的主人不論身高或面容,幾乎都沒變過,當然,他忽然現身的這招也從來就屢試不爽,總能在別人討論秘密時驚悚出現,嚇得當事人心臟差點停止跳動。

  精靈界由史以來第一位非世襲、且身分也非貴族的王──蓮,坐於剎的床邊,晃動著踩不到地、懸空的兩條腿,他歪著頭,眨著靈動的大眼,精緻的容顏上有著無比可愛的純真笑容。

  天使的外表、惡魔的心腸,這兩句話用來形容精靈界之王˙蓮一點也不為過。

  剎的結界,碰上了蓮王的力量,當然是輕而易舉就攻破,就連解除結界的時間快得令剎都沒在第一時間察覺。

  「別緊張。」蓮王嘿嘿的笑著:「我才剛來而已。」

  「是嗎?」三人很質疑。

  「真的,我從潔蘿說的那句:『我們推斷的一切也不算完全正確,若想要正確,前提得十分肯定這顆水晶是真正放在亞爾學園的那顆。』才出現的。」

  「好,那請問蓮王可以回答潔蘿的問題嗎?」帝很犀利的問。

  帝不畏懼蓮王,因為在他的回憶裡,向來靠純潔臉孔欺騙人的蓮王一直是帝的玩伴,直到帝十一歲那年當上了魔界將軍,在受職典禮上得知蓮的真正身分,他們兩之間的玩伴關係才有了微妙變化。

  帝起初不能接受蓮王的欺騙,那對他來說是個污辱,不過後來等他長大,他才能理解蓮王為何要隱瞞自己是王的貴重身分。

  蓮王不想要他們之間有一道隔閡,那樣當朋友實在太過辛苦,因此,現在已成長為大人的帝才會對蓮王的態度較無上司與下屬的拘束,總在兩人要打起來前,由剎來阻止。

  帝對蓮王的沒大沒小心態,多半是友誼上的打鬧,所以蓮王也不會太介意他語氣上的犀利。

  「你們希望我回答嗎?嗯……」蓮王搔著臉蛋假裝思考。「破殺跟你報告泰坦的事情,詳情是什麼呢?」他反問帝。

  「泰坦?」帝一愣。

  怎會扯到這個?

  「嗯,破殺本來要跟我報告這件事情,但當時我沒興趣知道,所以就要他跟你說了。」蓮王聳肩。

  「蓮王,你未免也太不盡責了吧?,泰坦是你的部下,你竟然把責任推給我?難怪當時我覺得奇怪,破殺怎會來找我報告?還有,那小子說到底是魔族,不歸你精靈界的來管,少命令他調查了。」

  「如果我要雨果調查,破殺容易起疑心。」

  「真是個很好的藉口,我無話可說了。」帝坦率的佩服蓮王的決定,在亞爾學園裡有幾位對蒐集情報很強的學生,其中一位是雨果,但基於一些顧慮,她不能讓其他人知道她有多強大的能力。

  望著蓮王,帝開口道:「你的部下裡面確定有一位終極背叛者,不過究竟是哪位,暫時還查不出來,我只能說那傢伙是個狠角色,我和修斯達、撒冷都聯合調查了,還是不能揪出他到底是誰。至於那四位背判你的泰坦是夏蒙公爵的手下,他們私底下在計畫活捉魔蒂斯,而真正目的是什麼,我就不清楚了。」

  「這目的與潔蘿問的問題,答案是一樣的。」蓮王笑著解釋:「我刻意的放出消息,說『魔蒂斯能夠正常使用魔水晶的力量』,如此一來,敵人就自然露出馬腳了。」

  「也就是說……」不僅是帝一臉驚然,剎與潔蘿也是。

  「夏蒙公爵的魔水晶是仿製的,但他『可能』知道另一片水晶的下落,就在這時我製造了消息,夏蒙他一定有注意到,然後一切如計畫中,魔蒂斯來到夜房修煉……而且帶領者還是殘虐精靈˙厄休拉!接著,由我下達命令,告訴泰坦們有人入侵夜房,要求自願者前往那裡,就地處決魔蒂斯等四人。」

  消息說,魔蒂斯能操控水晶力量。

  不久後,魔蒂斯來到夜房這地方。

  跟著夏蒙公爵、選擇背叛蓮王的泰坦們會以討伐之名到夜房,但其實主要是活捉魔蒂斯,再來製造假屍體便可。

  「你就那麼肯定夏蒙會中計?」帝可不認為夏蒙是個愚蠢之人。

  「夏蒙不可能放過這次機會的,即使有可能這是陷阱,他依然自負地認為泰坦不會輸給四個小朋友,不過他卻大錯特錯,這是他輕敵的下場。」蓮王此時解說的計畫,終於在事件發生後才告訴魔界的戰友們,然而身為當事人的魔蒂斯卻不知道。

  「這樣說來,這顆屬於夏蒙公爵的水晶就是假的了。」如帝所願,起碼他得在一連串的事件當中得到了一個比較確定的答案。「蓮王,你設想的真周到,不過利用拉厄亞的身分……我實在不能接受。」

  殘虐精靈在精靈界裡是屬邪惡的種族,因此得由拉厄亞帶著魔蒂斯等人走入夜房,才可以完美地成立有人入侵夜房的消息。

  除此之外,拉厄亞他們殺了泰坦成員也不會被長老們懲罰,只因為通常不會有精靈想與殘虐精靈一族對抗,除非那些人頭殼壞去。

  「我承認我這樣做很卑鄙,所以你可以盡情罵我。」蓮王平靜地接納帝的指責。

  「呿,算了,反正不是每個王者雙手都很乾淨、不沾血腥的。」帝彆扭地跟蓮王道歉,而他這樣的體貼也讓蓮王很感窩心。

  「……咦?」潔蘿突然一臉懷疑的看著蓮王。

  「怎麼了?」蓮王關心的問。

  「陛下剛才說夏蒙公爵輕敵了,魔蒂斯他們最後贏得勝利,這其中必定有詐!」潔蘿頓了頓,小心翼翼地問:「……魔蒂斯會贏,是不是他真的用了魔水晶的力量?」

  「呵呵,妳怎會這樣想呢?」

  「因為陛下剛才是說你放出了『消息』,而不是『假消息』。」

  「哦?跟我玩文字遊戲?」蓮王徐徐的微笑,不慌張的答:「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你們關心的不是只有這顆水晶是不是假的,怎又扯到魔蒂斯身上了呢?」

  「蓮王陛下!」潔蘿焦急的提高分貝了。「請不要開玩笑。」

  「好、好,那我不開玩笑,這是我的答案:『我不開玩笑』。」蓮王猶如包容孩子耍任性的父親,正經地收起了笑容。

  潔蘿倒抽一口氣,蓮王說不開玩笑話,算間接承認魔蒂斯確實使用過魔水晶。

  「好了,我得離開了。」蓮王抬手以示他不會再與潔蘿等人聊下去。「R,把那顆假水晶拿過來。」他一說完話,桌子底下竟然冒出了一隻白色兔子。

  「R!你什麼時候在這裡的?」剎頗傻眼的問。

  「從三天前開始就『住』在這裡了唷!」兔子R開心的拿出一台單眼相機:「你看,剎,我拍了你好多張照片唷。」其中還包含剎穿著浴袍的性感照片。

  「可是為什麼你會在這……不會吧?蓮王陛下,你侵犯我的隱私權了。」剎的臉色有點沉重,若他沒想錯,蓮王會出現在這裡的原因絕對與R脫不了關係。

  潛伏三天的小兔子是蓮王的間諜。

  「我的確要跟你道歉,對不起,以後我不會再這樣做了。」蓮王的保證,剎等三人都堅信絕對是唬人的,「我還要事情要處理,就不多留了,再見。」他抱起小兔子,來得突然,也去得瀟灑。

  剎無奈地搖頭:「R肯定會把我們剛才討論的事情,從頭到尾跟蓮王講。」

  「講了也沒差啦!我反而好奇R怎知道我這幾天會過來找你?牠難道有預言能力嗎?真是太噁心了。」帝渾身感到不對勁的打了個哆嗦。

  「應該是有暗中觀察你的行為,這樣一來就能先來剎的房間偷住了。」潔蘿拍著憂鬱的剎的肩膀,好心地安慰:「我會想辦法幫你跟R要回照片。」

  「真的?妳不會跟牠一起賣?」

  「怎會呢?不過如果是帝的照片,我會考慮賣給奇奧斯。」潔蘿大笑。

  「喂!潔蘿,妳跟我都多久交情了,要是妳真敢那樣做,我就──」帝瞇眼瞪著笑得嘴都闔不起來的潔蘿,同時心中卻想著晚點要去搶R的相機,他怕自己也有被偷拍,萬一有拍到什麼勁爆畫面,他的名聲將大幅跌落。

  「你們別吵了,我還是有點心煩。」剎抿起嫣紅的嘴唇,他揉著太陽穴嘆息,那張不知擄獲多少男女老少的美麗臉蛋上覆蓋了一層擔憂。

  「煩什麼?」帝噗嗤地笑:「是在想魔蒂斯跟魔水晶之間的關係嗎?不用想了,若魔水晶可以刺激他的印記,令他潛藏的魔力顯露出來也很好啊!」

  「可是你不覺得很奇怪嗎?魔水晶、亡魂司帝、夏蒙公爵等事件都和魔蒂斯有關。」剎可是有諸多疑問。

  「是有點奇怪,但目前我們能蒐集的情報也不多……這些事我看蓮王很有興趣插手,我們就算想管也沒辦法管,除非你有能力拼過精靈界的首領。」帝倒是沒那麼緊張。

  「哦!帝你長大了啊,竟然在安撫剎的情緒?還講出這麼現實的話?」潔蘿訝異的張大嘴巴,還刻意拍了幾下手。

  「妳誤會了,我只是覺得這樣很有趣。你們想想看,我們一知半解的在行動不是很刺激嗎?也因為蓮王什麼都不跟我們講,無法參一腳的我們才能成為『關鍵』,想怎樣做他都管不著,多好玩啊!」帝興奮的雙手握緊。

  「才怪,今天你的行動不就被蓮王料到了?」潔蘿不顧情面的狠狠吐嘈帝。

  「那是剎的錯,竟然沒察覺那隻該死的兔子住在他的房間,而且還三天耶!」帝憤慨地對剎說:「你是怎樣?老了嗎?能力退步了啊?」

  剎瞪著帝,艱澀地反擊:「你和潔蘿也沒發現,沒資格說我。」

  「我苦於魔水晶的事情、潔蘿又把過度放鬆嘛!好啦,不要我說你老你就生氣嘛,快點笑一個。」帝輕戳著剎的粉嫩臉頰,接著道:「唉,你說你心煩,對吧?我也是呢,剛才忘記問蓮王一件事情。」

  「什麼事?」潔蘿頗疑惑的問。

  「蓮王說夏蒙公爵知道『另一片水晶的下落』!這是怎麼回事?這情報又打哪來的?他神通廣大的地步強得讓我想反胃。還有還有,夏蒙又從哪裡弄到假水晶的?」帝其實也想很多,只是懶得去找線索。

  「聽你這樣講,我覺得我們魔界的情報能力徹底輸給精靈界。」剎尤感而發,他的腦海忽然之間閃過獄王病厭厭的面容,是不是因為王在生病,所以讓整個魔界都陷入了低潮?

  剎搖著頭,他這樣的想法無疑是在怪罪王。當王被疾病纏身時,當部下的更該積極才是!

  「我們得使出渾身解數查出此事。」剎振作起來了,充滿自信的他又變回人人崇拜的魔界伯爵,十分地耀眼。

  「當然!」帝拍著胸口,邪惡地勾起嘴角。「我會去逼問修斯達,要他交出情報!」

  「你就不能自己去查嗎?」剎淺笑,帝這個性就是懶,有什麼捷徑就去走,但也  幸運地很少碰到危險。

  房間內的三人嘻笑地開始聊天。

  房間外,尚未走遠的蓮王與小兔子正各自站於門的左右兩邊,聽著帝他們的吵鬧歡樂聲。

  「獄沒疼錯人,這幾個孩子真夠上進呢。」

  「小蓮,那現在我們要怎麼處理假水晶呢?」

  「嗯,放回帝的房間吧,接下來的事就交給他們處理了。」

  蓮王無所謂地聳著肩。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玩奇/維醺 的頭像
玩奇/維醺

✝ 死寂的天堂 ✝

玩奇/維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