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蒂斯醒了,身邊圍著一群朋友。

  魔蒂斯記得自己手持鐮刀斬斷夏蒙公爵的腦袋,快、狠、準的手段讓人崇拜沒錯,但他還給了死去的公爵一些「祝福」。他有種感覺,那些「祝福」不能讓任何人聽見,否則會改變他現在的生活。

  魔蒂斯股起臉頰,倘若帝要盤問自己,他絕對沒有辦法答出來,因為那是閃過的記憶促使他做出的反應。失去的記憶偶爾會出現,可不好捕捉,他會很努力把片段的記憶串拼好。

  「你睡了兩天。」帝將一大束花和一盒糕餅塞進魔蒂斯的手中,「這是給你,我們希望你快點好起來。」

  「這花的香氣能夠使魔力快速恢復。」剎伯爵溫柔的說。

  「那是涼糕,我做的。」梅基拿一塊糕餅咬了一口,幸福表情洋溢在臉上。「嗯!甜度剛好,希望你食用後能心情好些。」

  「謝謝你們。」魔蒂斯害羞的淺笑。

  關於夏蒙公爵買賣人界孩子的事情順利破案,立大功的學生:魔蒂斯、旭、梅基。

  從中幫助的還有依蜜,他假裝殺了旭,但其實一切都是演戲,旭趕回亞爾通知他人來攻破夏蒙的基地。皮克耶也回到了亞爾學園。

  魔蒂斯昏迷的兩天中就住在由精靈界控管的大都城,不夜城內的依亞蜜爾醫院。醫生說魔蒂斯的身體得在靜養兩天,他悶得無聊就要求拉厄亞找好看的小說給他。

  隔日清晨,來了個意外的訪客,他帶早餐來探望魔蒂斯。

  「孩子,我聽帝說你用了『祝福』啊?」精靈王笑著問。

  魔蒂斯想了一整晚,該說的與不該說的都心底有打算,他吃完了苜蓿芽三明治才開口:「當時候我的腦海裡面有奇怪的聲音告訴我要包容罪人的罪過,他的來世將有報應……接著就脫口而出講了些對公爵祝福的話。」

  「孩子,你清楚你的那些祝福不是普通的祝福嗎?」

  「有感覺到哪裡奇怪,但……連我自己都搞不清楚究竟是怎麼回事呀。」

  蓮王的眼眸頓時暗沉許多。跟蹤過來躲在窗外,自以為沒有被發現的兔子R也打了個冷顫,蓮王在生氣。

  「『死神的祝福』不是普通人類能用的,它只限定在非人類種族且魔力十分強大者才能發揮效果,我問了我的死神朋友,夏蒙公爵的靈魂被祝福之光籠罩,你確實施法成功,而且你還能運用死神鐮刀卻沒有死,真的是奇蹟……。」

  懾人的目光因為蓮王一眨眼便不見。「你不愧是神所指定的火焰使者,魔蒂斯,你強得讓人捉摸不定。」

  蓮王訕然的說:「死神的祝福主要目的在對邪惡靈魂給予保證輪迴後的生活將幸福美滿,是比高等魔法還要高階的『幾乎失傳的魔法』,至今會使用的人只有死神首領。

  「但是死神首領心腸也沒好到會對一個殺人魔使用這種魔法,魔蒂斯,包容罪人的罪過所要承擔的是什麼你明白嗎?仁者之心要看對時機用,你真的認為夏蒙公爵有懺悔?」

  魔蒂斯眼簾垂下,一句不發,承認自己沒仔細思考後果。

  「呵,以後世界的和平靠你了,火焰使者。」有點惡意的嘲諷,蓮王丟給魔蒂斯一句壓力沉重的期許。

  蓮王離去了。魔蒂斯深感作惡感,夏蒙公爵會得到應有的懲罰,他卻插手,給予了惡人「祝福」。

  「小魔,我們永遠都陪在你身邊,不要害怕唷!」一顆氣球從窗戶飄進,還繫上字條。

  魔蒂斯笑了,婉如雨過天晴的日陽。

  窗檯上不知什麼什後又多了一本小說和一堆從沒吃過的食物。

  兩天時間過去,魔蒂斯與三位朋友辦理出院手續後,所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在城裡快樂的逛街。不夜城內有各式各樣新奇古怪的東西,魔蒂斯拉著朋友亂跑,終於逛了四個小時後他們進入一家茶飲店休息。

  魔蒂斯喜歡吃甜食,他點了十盤特製蛋糕準備大快朵頤,但在食用前先讓古斯塔奇全部沒收。

  「魔蒂斯,你會用神等級的魔法啊?」古斯塔奇的消息可曉而知從某白色動物那聽來的。

  神界子民共分為神等級和聖等級,魔界有魔等級與妖等級,精靈界是天等級和地等級。

  三大界的神等級、天等級與魔等級的人是所謂的「精英」,他們實力雄厚,人數極少,舉例來說剎伯爵與帝都是魔等級的人物,他們使用低等、中等或高等魔法都不是問題。

  不過區區的人類想使用高等魔法卻很困難,若不是經驗的累積、長期的努力,想完整發揮高等魔法是有其困難度。

  魔蒂斯失去記憶進入亞爾學園的高中部就讀,初中部的魔法也沒學過卻會使用神等級的魔法,幸好這件消息並不多人之情,否則又將引起軒然大波。

  魔蒂斯支支吾吾個老半天就是無法回答……該怎說呢?就自然而然唸出咒語。但這樣的答案恐怕話將引起不小騷動,魔蒂斯瞅著拉厄亞桌前的甜點,苦惱要如何回答。

  就在此時有人意外出現的打斷古斯塔奇的窮追不捨問題。

  「出院了還不回學校?」亞爾學園的學生會長破殺˙達引突然現身,嚇壞了三位少年。

  「為、為什麼你們會……」魔蒂斯結巴地問。

  「總而言之,我破殺出來接任務。」副會長兼會長秘書的伊芙司˙德瑪微笑回答。「古斯塔奇你也真是的,怎麼可以帶頭逃學呢?」

  「哥,我沒有逃學,只是魔蒂斯說想逛逛所以又多待了一段時間。」古斯塔說。

  魔蒂斯聽到古斯塔奇喊伊芙司「哥」,當場霹靂無敵震撼。斯文好個性的伊芙司學長的弟弟是脾氣暴躁的古斯塔奇!

  「你們是兄弟?」魔蒂斯近乎用哀號的聲音在問。

  「對啊,親兄弟。」古斯塔奇沒空陪魔蒂斯玩傻掉遊戲,他對破殺說:「我們現在就回去了,你們不用擔心。」

  破殺很滿意的笑彎眼,不過這群認識他真正本性的學妹們都曉得他只是皮笑肉不笑,想讓他真的打從心底面笑出來,恐怕比登天還要難。

  最近破殺笑的很勤奮,魔蒂斯被綁架的前天破殺找雨果談論學生會的事情,由於繃緊酷臉,把她嚇的渾身發抖,半夜還做惡夢。

  同房的妮露當時在隔壁打牌,聽見雨果的哭吼聲連忙跑來救人,但她不去還較好,那時妮露在敷臉,綠色的面膜當場令雨果口吐白沫、翻白眼的昏去。

  為此,破殺才會開始練習微笑。

  ※

  夜晚時,魔蒂斯跑到宿舍頂樓練習控制火力,兔子R閒著沒事做在一旁吃宵夜。

  「有大事要發生了。」魔蒂仰頭觀望夜空,發現星星的位置異常。

  R丟紙飛機給他,上面寫著:「小魔會觀星?」

  魔蒂斯歪頭,星光映入他的眼底是如此的模糊,他模稜兩可的答:「我也不清楚會不會觀星,不過……應該有大事要發生了,就在以後……」

  「小魔,你知道嗎?預言師已經消失了千年了。」

  「預言師……」魔蒂斯愣了一下,剛才這個名詞刺激他腦海中的記憶。

  「知道未來的事情是很可怕的唷!」兔子R就像平常對他咧嘴微笑,但卻多了點深不可測。「根據萬年史書記載,預言師都有一雙鮮紅無比的眼眸唷!而小魔你的眼睛啊……」

  魔蒂斯下意識的退後,身體在發冷汗。

  兔子R搖搖擺擺的站起來,然後不再表明什麼的離去。魔蒂斯握緊雙拳走去R剛才坐的位置,彎身撿起牠最後那張沒折完的紙張,裡頭只畫了一個記號。

  「七芒星……」少年著魔似的望著圖案,等過了一些時間才回去房間歇息。

  他在睡覺前寫了一封給養母蘇蕾莎修女的信。

  魔蒂斯出過車禍,當時醒來時有位年老的修女就待在他旁邊。

  「等了一年哪……」修女滄桑地凝視少年。「我是你母親的朋友,可憐的孩子,你的雙親在車禍中身亡了,如果你願意讓我這老人照顧,就請你留下來。」

  魔蒂斯想要努力回想車禍發生情形,卻只覺陣陣頭痛,很不舒服的呻吟。

  「我……想不起來。」

  「那就別想了。」老修女捧起他的臉,「總有一天你會想起來的。」

  「那我叫什麼名字?」

  「魔蒂斯。」修女堅定的說出影響少年一輩子的姓名。「你是世界上唯一的魔蒂斯,任何人都無法取代。」

  魔蒂斯現在回想起來,發現從那時開始就對修女的那一句「任何人都無法取代」感到安心。

  「唔,別想了,還是快點寫信吧!」魔蒂斯依舊寫信給蘇蕾莎修女,即使她不回覆。

  「小魔,給你喝。」R好心地泡杯熱可可給他。

  「謝囉!」魔蒂斯嚐了一口,味道濃郁恰當。

  R無聊的坐在書桌旁看小說,魔蒂斯從網路訂閱許多好看的書籍,閒閒沒事牠也會看。

  隔日早晨,魔蒂斯與朋友們前往談樓準備吃早餐,意外發現餐廳內部設施多了十顆左右的魔法水晶球,分別各五顆鑲嵌在天花板的左右大柱子。

  魔蒂斯好奇地揚眉觀察,那種款式的魔法水晶球他見過,用途是呈現超立體影像,能夠實際感受影像隨傳出的五感。這最新科技產品由人界和精靈界合作,目前只在人界販賣,不曉得校長多加裝這個想做什麼。

  他隨便點了幾樣菜餐點便坐下來,卻總覺得心底有不好的預感即將發生。

  就在大家愉快享用早餐時,魔法水晶球發出了嗡嗡聲響,七彩光芒絢麗閃耀,巨大的立體影像呈現在每個人的眼前,而影像的主角是一位少女。

  魔蒂斯看仔細她的蝴蝶結顏色,純白,是第三部門的學姊。

  亞爾學園高中部與初中部的制服不太一樣,但部門的區別以領帶顏色來分,第一部門紅色、第二部門水藍,最高年級是純白。

  嬌小少女的草色捲髮綁成了兩根馬尾,粉色眼眸如貓眼般精明,小小的嘴巴嘟起來哼著歌。

  「喵啊啊!各位早安,我是妮露˙布達佩斯,在學校的職位是學生會的點心組長。」

  魔蒂斯第一次聽到學生會還有點心組長。

  「妮露學姊是很恐怖的人。」古斯塔奇就這麼迸出一句令人驚訝的話。

  魔蒂斯眨著眼睛,他看古斯塔奇的面色不像開玩笑,不過他身旁的兔子R卻反而高興地與妮露揮手,儼然是熟人。

  「我們還是先離開吧。」拉厄亞與古斯塔奇對看,接著架起茫然的魔蒂斯準備在發生大事前先離開。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玩奇/維醺 的頭像
玩奇/維醺

✝ 死寂的天堂 ✝

玩奇/維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