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莎娜……是跟我們同組的那位同學?」魔蒂斯故做正經的問:「我來學校都三個月多了,怎麼都沒看過她?」

  古斯塔奇撐著頭,目光飄向了教室角落唯一空著的座位。「她被選上的當『暗生』,在人界出任務,基本上高一這一年她應該不會回來。」

  「暗生是什麼?」魔蒂斯對新穎的名詞很感興趣。

  「是我們學生私底下取的簡稱,意思是『暗中執行神秘任務的學生』,不知從什麼時候開始,學校就有了這種高一新生得去人界出最高機密任務的制度,一去就是一年,每次只派出一個人。」

  古斯塔奇感覺手麻掉了,於是換手繼續維持撐頭的姿勢。「莎娜通過測驗,開學第一天就走了,你第二天才來當然沒機會碰到她。」

  「好酷的感覺喔!」魔蒂斯瞄了眼拉厄亞。「那你和他怎不去參加測驗呢?」

  「鬼才參加!暗生要去人界一年,不得與家人聯繫、絕對得完成任務不能中途放棄,否則下場可能就是……」古斯塔奇的手在脖子上一劃。

  魔蒂斯迅速地抓住古斯塔奇的手,要笑不笑地挑釁:「你只說可能啊,又不一定。」

  「那是你自己以為的吧?雖然說可以得到六千萬的優渥獎學金,但之後回來得消除記憶呢,所以我可不要去接這種最高機密的任務。」古斯塔奇甩開他的桎梏,沒意識自己說了啟動魔蒂斯愛錢人格的關鍵詞。

  「六千萬?那那我要去!」在上課期間,猛然站起來的魔蒂斯很快地成為了班上的焦點。

  「白痴,測驗早已經結束,別做白日夢。」古斯塔奇澆了他一頭冷水。

  正在教課的老師神準地丟來兩顆黏黏球。

  「兩位同學,請安靜聽課好嗎?」

  「抱歉。」

  強力的黏性液體把破壞秩序的魔蒂斯與古斯塔奇牢牢的黏住,兩人得維持一個站著、一個坐著的姿勢足足五小時。

  但為了保持教室的整潔,身為班長的拉厄亞只好替兩人移除液體,放他們自由。

  下課時,拉厄亞和古斯塔奇扶著頭痛魔蒂斯來到高中部醫護室,R也蹦蹦跳跳跟在一旁。

  打開門,門內不見任何人的蹤影,但卻聽到說話交談聲。

  「誕勒老頭子,你在忙什麼好事啊!」古斯塔奇對著某個方向喊。魔蒂斯側著頭,不知道他喊的人名是誰。

  「你還亂喊我老頭子?」一位栗色長卷髮的男性拉開屏障簾子,說話者就是他。

  男人穿著得體純白的醫生袍,內搭緊身吸汗的黑色衣服,腰間繫上金光皮帶,材質看起來是純金打造,修長的腿由皮製褲子包裹,襯托出肌肉結實的一面。

  男人有雙和髮色相同的栗眼,眼角部份向上勾起,標準的桃花眼,嘴巴還歪斜著,一看就知曉此人很油嘴滑舌。

  「他就是誕勒,高中部的醫護師。」拉厄亞將魔蒂斯扶到椅子上坐好。

  魔蒂斯的目光轉至簾子後的床,那裡有三位裙子短到都快要春光外露的二年級學姊,她們對小學弟甜美微笑,令魔蒂斯不禁疙瘩全起。

  穿著醫師袍的誕勒勾起魔蒂斯的下巴,仔仔細細地觀察少年清秀的臉蛋,「這麼娃娃臉?」

  魔蒂斯心生不悅,長得像小孩又不是他願意的!

  「喂,你別亂碰他喔!」古斯塔奇瞥了一眼那群被他以定義為三八的學姊,「魔蒂斯不是你可以隨便亂動的。」

  「怎麼聽起來我好像是壞人?」誕勒輕笑,但還是聽懂古斯塔奇話中的犀利,手遠離了魔蒂斯,「不可以動他,那我要怎麼替他診斷?」

  「別吵了唷,小誕勒,魔蒂斯睡眠不足,你給他藥物吃一吃就好。」R說,便附耳於魔蒂斯:「誕勒醫生時常和學生傳出曖昧誹聞,有人說他對學生下手,但都沒有找到證據。」

  「哦?」這時魔蒂斯才大悟剛才古斯塔奇說的「隨便亂動」是何意。

  「我明明只是兼當心理輔導員,大家怎麼都把我當什麼變態了呢?」誕勒也沒有多大的氣怒,他只是隨口講一講,然後拿了藥丸給魔蒂斯。

  古斯塔奇拍拍魔蒂斯的頭頂,故意笑得很陽光俊美。「傳言你男女通吃,我們就防不勝防了!」

  魔蒂斯聞言瞪大眼,男女通吃這四個字很可怕。

  「學生基本上在怎麼分就是男的跟女的,我當然就聽他們的心理話呀!」誕勒也沒全然否定男女通吃這四字。「來,這給你。」

  魔蒂斯接過白色藥碗,心中覺得醫生應該不是那樣的人,只是不想辯解而已。

  「怎麼不見阿皮?」古斯塔奇懶得跟他繼續瞎扯。

  「她說不打擾我聊天,就出去走走了。」醫生說。

  「她是怕看到變態的畫面吧?」古斯塔奇調侃。

  「古斯塔奇,謠言止於智者。」拉厄亞有點聽不下去朋友對醫生的態度不大友善。魔蒂斯吞下藥以後,拉厄亞便對醫生道:「謝謝你了,我們就不多擾了。」

  「下次再來玩啊!」醫生面帶笑容。

  古斯塔奇向他扮鬼臉。

  魔蒂斯和R走在最後面,小兔子小聲地說:「有些人就是做什麼都會被誤會,講了也沒人信,那就不裡會謠言了,就像剛剛拉厄亞說的,謠言止於智者唷!」

  魔蒂斯回頭望醫護室的大門,「所以醫生都沒有被找到證據,就是因為他真的沒有對學生下手吧?」

  「唷,你怎麼用疑問句了呢?小魔,你不信任醫生的為人?」

  「米亞校長雖然感覺有點奇怪……但她也將亞爾管得很好,我想她應該不會去找一位會對學生亂來的醫生。」

  「對唷,誕勒只是給人感覺很風流,但他真的對學生很好,以後小魔多多跟他聊天就會明白為何他如此受男女學生的歡迎了。」小兔子咯咯笑。

  在下一個轉角處,他們遇上骷髏人護士˙皮克耶。

  「阿皮!」魔蒂斯看她手上抱了幾本書,「妳……」

  「我太無聊了就跑去圖書館。」皮克耶說,爾後凹陷的眼窩一直盯著魔蒂斯看,讓少年有種不太舒服的感覺,「上次有叛黨要殺你,你以後都要小心一些。」

  皮克耶用手碰觸少年的臉頰,又隨即拉了拉他的頭髮,低沉道:「『金髮紅眼』是魔族的最愛……」

  「什麼?」魔蒂斯聽不清楚她口中在唸什麼。

  「沒事,再見。」皮克耶快速離去。

  魔蒂斯聳聳肩,低頭見R的眼眸時而櫻紅、時而鮮紅,倏地,他的腦海中浮現某種景象,在一個富麗堂皇的大地方,他和R以及一隻小龍在玩耍……

  「嗚!」魔蒂斯蹲身,他的低吟引起前方拉厄亞和古斯塔奇的注意。

  「小魔!」R抱著他的膝蓋,粉色的眸子退去艷紅,非常擔心地靠著少年。

  「你沒事吧?」古斯塔奇問。

  「要不要先請假回家?」拉厄亞提議。

  「我還好,不用擔心。」魔蒂斯起身,依然很在意的瞄著小兔子。

  奇怪,他是不是早就已經認識R?

  幾天過後,米亞要六位交換學生準備啟程前往魔界名校˙末神歲,而她有重要事情必須要回神界一趟。

  魔蒂斯收拾著行李,要離開亞爾學園一個月他真有點捨不得。

  呆愣愣地看著要帶去的衣物,魔蒂斯忽然想起了一件事情,他走到隔壁房敲門,不管多晚都堅持看書到十二點半的拉厄亞應聲開門,斯文俊秀的臉龐還是那麼淡漠,看不到絲絲的疲憊。

  魔蒂斯探頭,古斯塔奇已經在床上睡得像隻小豬,呼呼地打鼾,平常陽光自傲的他只有在睡眠時刻會少了點驕傲、多了些純真。

  「有打擾到你嗎?」魔蒂斯問得仔細,但卻直接從拉厄亞身邊繞進房裡。

  「是有點打擾到我。」拉厄亞把門關上,貼心地從冰箱拿出一塊魔蒂斯最愛吃的黑森林蛋糕給他。「我剩下一頁還沒看完……吶,要吃嗎?」

  「哦哦,太感謝你了!」魔蒂斯滿臉幸福的捧著盤子,把蛋糕奉為至高無上的寶物。

  「有什麼事嗎?為什麼悶悶不樂?」拉厄亞很會揣測人心,與他相處幾個月來的魔蒂斯非常佩服他的細膩。

  雖然才當朋友兩個多月,但短暫的時間內魔蒂斯已經知道在同儕中過於強悍、優秀的拉厄亞其實很少有朋友,他都與自己、古斯塔奇、兔子R一起行動。

  有時破殺、旭、妮露會來一年級區找他們,但也只是偶爾,畢竟三年級的學生忙著復習課業。

  魔蒂斯舔著手指,思考要怎麼開口才不會傷到拉厄亞,他純粹在擔心。

  拉厄亞靜靜地等魔蒂斯開口,他不用催促,朋友間的默契牽引他們的心靈相通,拉厄亞多少猜到魔蒂斯想說什麼,假使他想說,自然等勇氣收集夠了就會問。

  「嗯……」魔蒂斯脫長尾音,斷續不定的張開沾滿奶油的嘴。「我和古斯塔奇要離開一個月,那、那你……你和R要好好相處喔!牠很愛開砲,你要小心,還有牠也很愛偷拍……」

  「我知道,我是第一個遇上牠的人。」

  「對吼。」魔蒂斯憨然傻笑,他想自己的笑容絕對很假。「其實沒什麼事情啦,只是、只是我擔心你會不會寂寞而已。」

  拉厄亞緩慢別頭,紫羅蘭色的眼眸把目光投向床上睡得不醒人事的古斯塔奇。魔蒂斯緊張地盯著拉厄亞的嘴,看著那雙不會太蒼白、有些嫩色的唇一張一闔,那含有暖意的嗓音透入他的心底,拉厄亞如此說:「寂寞是因為你們不在身邊,不寂寞是因為我們是朋友。」

  魔蒂斯覺得眼睛發酸,一塊稱作心疼的石頭哽咽在喉中。

  「所以你還是會寂寞。」魔蒂斯清楚外表堅強的拉厄亞其實有多脆弱。

  古斯塔奇、兔子R都曾說拉厄亞身為殘虐精靈,一般而言很少人願意親近他,那群崇拜他的粉絲也只敢遠觀不敢靠近,就只因為他的種族在精靈界是被歸類為邪惡的一族。

  魔蒂斯能體會大家對拉厄亞的感覺很矛盾,實力強悍又面容俊美,唯一美中不足卻是他可怕的身世背景。

  想在仰慕與恐懼中找尋平衡點很困難,能做到的人就足以成為拉厄亞的朋友。魔蒂斯不怕什麼殘虐精靈,即便他不懂拉厄亞有什麼讓人畏懼的力量,他仍舊無怨無悔的相信他。

  「你放心,我很習慣寂寞。」拉厄亞輕描淡寫帶過內心的不安。「倒是你記得別要跟古斯塔奇吵架,他自尊心很高,喜歡命令別人。」

  「但他很聽你的話。」魔蒂斯嘟嘴說,在他們A亞組裡就屬他和古斯塔其較常起衝突。

  「因為我救過他。」拉厄亞的雙眸瞇起。「這說起來話長,也與剎伯爵有關。」

  「是嗎?怪不得古斯塔奇對剎伯爵很有敵意。」

  「你想知道嗎?我可以說給你聽。」

  魔蒂斯搖頭拒絕。「這個嘛,我等古斯塔奇自己跟我說吧!」

  拉厄亞嘴角淺揚,坦率誠實的魔蒂斯是值得長久交往的好朋友。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玩奇/維醺 的頭像
玩奇/維醺

✝ 死寂的天堂 ✝

玩奇/維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