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大……他們兩個真的在我們這一班?」某位妖豔成熟的女人揮舞她驕傲地黑色翅膀,惡魔的美麗臉孔卻在瞥魔蒂斯、古斯塔奇時變得扭曲醜陋,她很明顯討厭兩位人類。

  「是的,奴恩。」帶魔蒂斯他們進來的少年被喚為老大,他自然流露的溫柔神情就好像雙眼瞎掉沒看到魔蒂斯和古斯塔奇有多驚愕。

  「凶瑟。」深海色長髮少年的臉孔有三分之一有被火燒灼的傷疤,他睜著完好的左眼與額頭的第三隻眼冷瞪兩位少年,口氣溫度零下一百度的問:「金髮的就是火焰使者?」

  「墮落深淵,你別生氣,魔蒂斯雖然使用火焰但他不會隨意攻擊別人。」凶瑟用慣有的迷人笑容說:「所以,你也別再突襲了,好嗎?」

  聞言,古斯塔奇瞬身移動,魔蒂斯只能看到他留下的殘影,沒看清楚他何時已衝向墮落深淵的前頭,但古斯塔奇被擋下了。

  墮落深淵單用一根手指就把古斯塔奇的碩大獸拳擋住,額中的第三隻眼穿出一根細尖的長針,古斯塔奇吞嚥口水,長針駭人恐怖的只要再伸出一毫米他的右眼就會被刺傷。

  魔蒂斯憤怒又惶恐。「住手,不要傷害他!」

  「是你朋友先出招的。」墮落深淵說得事實讓魔蒂斯百口莫辯。

  「狗屎!是你突然對那白癡攻擊的耶!」古斯塔奇吼回去,他可有看清楚是誰對魔蒂斯下手的。

  「好了,別跟我們的新同學吵架,墮落。」凶瑟像在哄小孩般,墮落深淵冷哼一聲,收手並從口袋內掏出帕子擦拭碰過人類的手指,而那根驚悚的長針也慢慢退回第三隻眼內。

  針的長度比墮落深淵的頭寬還要長,究竟他如何收回的每個人都很納悶。

  「古斯塔奇,你還好吧?」魔蒂斯很關心朋友但沒主動去扶古斯塔奇,他與自己一樣,性格好強決不能讓敵人看到狼狽的一面。

  古斯塔奇輕喘氣的點頭。魔蒂斯皺起濃濃的眉頭,改變原有的和善,有點不悅的說:「凶瑟學長,如果你的同學不歡迎我們,那我們就回亞爾學園。古斯塔奇,走吧,我們去找旭學長。」

  「你們就這樣回去亞爾學園,恐怕會有損校譽。」凶瑟的腹黑個性在此時表露無疑,他那柔情似水的笑靨此時看在少年們的眼中是彎扭的荊棘,一旦靠近就會死狀悽慘。「魔蒂斯,我的朋友們並不想傷害人,相反的他們喜歡你們才會刻意刺探你們。」

  「是嗎?」魔蒂斯低頭斜眼瞪去度落深淵,然後又把視線移回凶瑟身上,「好吧,我姑且相信你的話,就先繼續留在末神歲。」

  「魔蒂斯!」古斯塔奇不贊成的大吼。

  「真是太好了。」凶瑟拍手,銀色透明地眼眸微彎,「現在是下課時間,你們需要我當導遊帶你們晃晃末神歲嗎?」

  「不用了。」

  魔蒂斯當場不給面子的拒絕,他硬拖古斯塔奇往出口方向走。

  「笨蛋啊!你幹麻去挑戰墮落深淵?你感應不出來嗎?那班的人每個都比我們強!你是想早死早超生嗎?」魔蒂斯倫起拳頭狂揍古斯塔奇。

  當然不會乖乖被打的古斯塔奇連閃好幾次他的暴力火拳。

  「你兇屁啊!我替你出氣不行啊?」古斯塔奇胸口悶得很,他純粹想替朋友報仇,卻讓不解風情的魔蒂斯狠罵。

  「我知道你好心……但太危險了!今天換作拉厄亞,你覺得他會怎麼跟你說?」魔蒂斯把古斯塔奇最奉為至高無上的人扯進來。

  「拉厄亞會罵我。」古斯塔其更加鬱悶了,只要說到曾救過自己的拉厄亞,他的氣勢就會減弱一大半。

  「對,笨蛋、大笨蛋!」魔蒂斯罵上癮了。「我和你都不想留在那個班級,但我記得是某人說要打敗末神歲的強者、發揚光大亞爾學園的學生有多厲害的,現在某人卻臨陣脫逃,簡直是膽小鬼加笨蛋。」

  「你很煩耶!我反對留在那是為了你好,愚蠢的白痴,你都還沒打生存疫苗,血液散發出的香甜味到簡直就是彰顯要魔族吃掉你。剛才S班的人看你都像在看食物,就連現在也是,你看四周!」古斯塔奇咬牙切齒,魔蒂斯一臉莫名奇妙的左右看看。

  魔族,魔族,都是魔族。

  他們被魔族包圍。

  五大界所有種族加起來共有五十七億人口,如滄海一粟的魔蒂斯、古斯塔奇在須臾間體會到自己有多秒小,屬不清有多少魔族人,但要真的誇張比喻的話,就像全世界妖怪都將他們團團圍住。

  吸一口氣都讓肩膀上的沉重加大,吐一口便使胸腔的肺臟疼痛。

  鹹濕的一滴汗水從鼻梁滑落,它經過的地方為臉孔化成一半區位,來到鼻頂時它搖搖欲墜,當主人魔蒂斯移動身體便自由落體衝撞地面,為平滑的石版增添一株汗水的美感。

  古斯塔奇雙手獸化驅逐湧上的魔族,魔蒂斯使勁全力聚集火球,在釋放熊熊烈火的一秒後趕緊抱起朋友飛向半空逃走。

  一場激烈的殺戮遊戲開始。

  末神歲學園裡的嗜血族學生約佔三成四左右,全部都把魔蒂斯當可口甜點追殺。帶著生存疫苗狂找魔蒂斯的旭不用耗費精神就找到人,反正嗜血族往哪跑,他就跟過去。

  即便反擊也不見任何效果的魔蒂斯和古斯塔奇放棄進攻計畫,他們採取落跑行為。識時務為俊傑,逃跑絕非丟臉策略。

  對魔界名校不熟的兩人單憑直覺閃人,在不知第幾個轉角處,一位少女救星羞澀豋場,她開啟精靈界獨有的特殊魔法,將所有嗜血族關進四方形結界內。

  雨果咬著下嘴唇,雙手牽起兩位學弟的手趕快離開現場。

  「要、要很小心!魔蒂斯,你、你沒打疫苗,古斯塔奇又有人類血統,很容易當作食物吃掉。」雨果眼角有淚痕,魔蒂斯猜想她可能擔心他們兩人到哭了。

  「雨果學姊,謝謝妳。」魔蒂斯一顆心臟還在撲通撲通的加速跳動,太過刺激的運動他還真不能參與。

  「雨果,妳怎知道我們有危險?」古斯塔奇很少稱前輩為學長、姊,能有資格讓他喊的人只有三個,破殺、旭和妮露。

  「嗜血族都蠢蠢欲動,全校瀰漫噁心的血腥味……」雨果全身發抖。

  「血腥味?」魔蒂斯捧著左胸口,聽到血這個字,他會不自覺聯想心臟被挖出。

  「血腥味超濃的你聞不出來?我想可能死了十幾個人吧!」古斯塔奇一點也不訝異。

  「為什麼會死人?」魔蒂斯直覺與他有關係。

  「喵喵,因為你太香、太好聞了,無法控制自我的嗜血族就挑能力較弱的人類先塞牙縫囉!」妮露滿臉泥濘的從半空降落,她最喜歡的可愛蕾絲群損壞的淒慘無比,從裂開的方式來看,是由利爪與刀器交互撕裂而成。

  魔蒂斯抓起碎片布料,慘白的嘴唇張開問:「妳、妳怎麼了?」該不會是因為自己所以她也成為被攻擊的對象?

  「喵,魔蒂斯,人家只不過是……」思想異於常人的妮露嚴肅的說:「只不過是去偷拍那個凶瑟和女惡魔奴恩而已,有必要把我扔進『蝕骨泥坑』裡嗎?」

  「什麼?妳被丟進去還能活著出來啊?果然是打不死的小強。」古斯塔奇哇啦啦大叫,他真佩服妮露,那個泥坑能腐蝕肉身啊!

  「喵喵喵!人家可是神等級……」發現說錯話妮露做作的假咳嗽,「咳嗯,人家受到大神的保佑,當然平安無事。」

  「小強的始祖當然都很強。」古斯塔奇小聲的對魔蒂斯說,後者忍不住噗嗤大笑。

  「喵,你說什麼啊!」明是很瘦弱的少女手臂卻有辦法勒住古斯塔奇的脖子。妮露的力氣與她的體型反差很大,魔蒂斯吐吐舌頭往雨果身邊靠去,想求得保護。

  在他們打鬧的時候,不該參一腳的凶瑟、奴恩以及墮落深淵從角落穿牆現身。

  女惡魔奴恩展開巨大漆黑的翅膀,替凶瑟與墮落深淵阻擋煩人熾熱陽光。

  凶瑟的纖白肌膚清晰可見青色血管,他那櫻花色的柔嫩嘴唇失去光澤,慘白並且乾澀,就像是失去水滋潤的百合花,在枯萎前還想爭取一點存活的時間……

  凶瑟面色虛弱,但眼神卻不減光采,他的自信與溫柔兼併,耀眼的很危險。

  通常死纏爛打就屬這種個性,假裝對你很好卻其實在案算你。魔蒂斯不會再相信凶瑟第二次,能當S班的老大心眼不壞才怪。

  「我聽說你被嗜血族的追殺,正想辦法來救你。」凶瑟說得很善解人意,魔蒂斯將他的言詞歸納為欺騙意思。 

  「少騙人了啦,喵!」膽子大、嗓門也大的妮露嗆聲:「你這白色娘娘腔到底有什麼目的?我剛才聽見你們正在討論魔蒂斯!」

  「誤會,一切都是誤會,妮露˙布達佩斯,我們S班想計畫派對歡迎兩位學弟而已。」

  「最好是誤會啊!凶瑟。」旭˙拿過多倫緹是遲來的英雄,他剛才與梅基在解決被雨果困住的嗜血族,不給他們一點教訓是學不乖的。

  旭從嗜血族中得知,凶瑟與魔蒂斯同樣在三個月前突然進入末神歲學園,短時間內就成為全校學生最崇敬的強者,連老師、校長都對他有幾分敬畏。

  旭瞇眼觀察凶瑟,眼色、髮色與膚色都淺得讓人以為他要透明化,他是哪個魔界種族旭真的想不出來,除非凶瑟和古斯塔奇一樣是混血,要不然就是魔界很古老的種族,旭才可能不知道。

  「你在學園的勢力很大,所以你要校長安排魔蒂斯和古斯塔其編入S班也不是不可能。」旭很快地瞄了眼墮落深淵,擁有第三隻眼、膚色和髮色都是深海藍的種族在魔界中只有一個。

  「為什麼要我進入你們的班級?」當事人魔蒂斯可心理不好受。

  「就說這是誤會,你是人界使者,校長將你編入S班是為了保護你。我想你們還不清楚S班成立的原因是什麼,總之我們是集合全校最強前十八的學生,是夠有實力讓你平安在末神歲度過一個月的。」凶瑟仰頭望向天際,太陽的光線越來越強烈,雲朵因風的關係散開的很快。

  在場的人當中唯有梅基知道是旭操控風將白雲吹走。

  「今天學園爆發嗜血族殺人事件,校長剛才宣佈提早放學。若各位還不曉得宿舍位置,我可以帶你們去。」凶瑟微笑。

  「我小時候在末神歲讀了六年的書,所以很了解宿舍的『運作模式』,就不用你費心了。」旭用下顎點向某方,「我們走。」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玩奇/維醺 的頭像
玩奇/維醺

✝ 死寂的天堂 ✝

玩奇/維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