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神歲學園的宿舍並不於天空,它位在魔界邊境荒涼陰森的地方,而那裡有個傳說。

  居住在魔界邊境地帶的魔植一族建立艾芙國家,曾經領導此國進入繁榮時期的人正是魔植族由史以來最美的女王,芙蘿拉三世。她在位的期間內將艾芙國的治理的興盛繁榮,其名產是魔花血朵,專門供應魔界血族。

  但到了芙蘿拉三世晚期,她最珍愛的女兒爾亞薇公主陷入離奇昏睡。這個國家如睡美人的童話故事,全國子民都不在清醒,然後漸漸石化……

  末神歲的三千多名寄宿學生就住在魔植族的西座皇宮內。西座皇宮因陸地移動的關係處於隆起板塊地段,與其他宮殿距離遙遠,且有一條深不見底的裂谷作為界線。

  學生們心癢想探險到對面去根本不可能,據說只要越過裂谷的人會被遭受詛咒變成石頭。雖然只是傳說,但從來沒有學生敢放膽挑戰,校規規定擅自行動的人,除被退學外還將被關進監牢一百年。

  魔蒂斯也很贊同千萬別因為好奇心就去其他宮殿探險,身為人類的他很愛惜生命也很服從校規。

  「西座皇宮基本上可以自由進出,不像亞爾學園有時間限制要幾點就寢,不過呢……」旭壞心眼的指向窗外,在光能照射的地方,荒涼的沙丘中鑽出一個黑影。「看到沒?那是血嘴鎧蠍,肉食性魔界昆蟲,最大能長到二十公尺長,最小也有五公尺,如果任意踏出了宿舍可會被吃掉的,這附近有一百多處血嘴鎧蠍的巢穴,所以想偷溜出去的人可要有被吃掉的覺悟。」

  可怕肉食性蠍子有多強魔蒂斯已經很明白了,現在的他就眼睜睜看著血嘴鎧蠍用尾巴遊刃有餘的毀掉一顆擋它路線的巨石。

  用較實際的想法來比喻,熊揮一掌能打死人,若被魔界大蠍的尾巴掃到,整個身體都變成肉醬。

  「還、有。」旭戳著古斯塔奇和魔蒂斯的額頭:「西座皇宮內也常被蠍子入侵,只有躲在房間內會比較安全,能受到魔陣的保護。」

  「學長,你這樣說不就整晚都要在房間?連去找你們都不行囉?」魔蒂斯已經有個計畫,他想偷偷潛入凶瑟的寢室,說不定可以找到什麼資料,他對這個人抱持強烈懷疑,凶瑟肯定有什麼驚人的秘密。

  「聽不懂人話嗎?我是說躲在房間比較安全,你們想自由活動當然可以,但要小心點。」旭兩眼瞄向四周,然後收回目光,聲音略微變小的說:「魔蒂斯,你不要任意打草驚蛇,等我做好準備在一起出擊。」

  「……旭學長你看出我在想什麼啊?我只是覺得凶瑟執意要我加入S班太奇怪了,他會不會因為我是使者……嗯,又是比較弱的那個,所以想利用我呢?」

  「也許吧,你看起來就是一臉好欺負。」旭無賴的冷笑,魔蒂斯又緊張的猛吞口水。「凶瑟三個月前入學,而S班也那之後就成立了,真是很奇怪……總之,我決定要插手調查這件事情。從你被發現是使者,到現在亞爾學園和末神歲進行交換學生的活動,還有凶瑟要求校長要你進S班的時機來看,巧合過頭了,這其中必定有秘密。」

  魔蒂斯沒想那麼多,旭說了一堆倒引起妮露的興致,古斯塔奇也似乎被勾起玩心來。魔蒂斯覺得自己行動會減少多餘的危機,他趕緊瞥了眼梅基,作為旭的搭檔,他肯定能阻止事情繼續發展。

  「旭,你警告古斯塔奇別大鬧,那你也不行亂來啊!」收到魔蒂斯的求助眼神,梅基刻意譴責旭。

  「我沒有要大鬧。」旭正經萬分的反駁。

  「旭學長只是要揭穿末神歲學園真正的目的,好打擊犯罪、伸張正義。」古斯塔漂亮的接話令梅基呆了幾秒。

  魔蒂斯覺得旭和古斯塔奇的個性很像,就跟親兄弟一樣,脾氣溫和的伊芙司與古斯塔奇有血緣關係才叫人驚愕。

  「亞爾學園的學生就是要擊退邪惡啊!」妮露與他們同個鼻孔出氣,她兩手牽起旭和古斯塔奇的手並向上舉起,儼然就是組成同盟的意思。

  魔蒂斯頭疼的比著多管閒事三人組,梅基則無奈的搖頭。

  「他們只針對我,你們沒必要插手。」魔蒂斯只要想起墮落深淵當時差點刺穿古斯塔奇眼球的景象,他就寒毛直豎。

  凶瑟、墮落深淵、奴恩,這三人的實力深不可測、不能小覷!魔蒂斯真的不希望朋友遭遇危險,若敵人只想對他不利,那他就要將關心自己的朋友排除在外。

  比起自己,他更不允許朋友受到傷害。

  「魔蒂斯,我才是隊長。」旭不悅的提醒。

  「我知道。」魔蒂斯的口氣也開始有些起伏,他打開房間的門,悶悶地說:「反正由我來查清楚凶瑟有什麼目的,就這樣了,晚安。」

  「你別太囂張啊!」旭憤怒的想把他抓起來痛打。

  「旭,魔蒂斯不希望我們被受波及。」梅基拉住他的手臂。

  「魔蒂斯在人界幾乎沒朋友……我想,他不願意我們捲入危險吧……」雨果哽咽的說。

  聽著他們兩人的話,古斯塔奇異常冷靜的望著地面。

  ※

  施打生存疫苗的魔蒂斯需要先做健康檢查,才知劑量用得過多或過少。末神歲學園的醫護室外頭全被學生擠滿,所有的魔族同學都好奇人類的身體構造如何。

  各大界的子民想來往各國得需申辦特殊證件,但基本上想到人界的魔族不多,他們輕視人類,又加上生存疫苗所散發味道難聞,所以不會特別到人界觀光。不過還是有少數部分的魔族喜歡人類而親近他們,就像剎伯爵、旭、破殺。

  魔蒂斯不是第一天習慣被當稀有動物,他將刻意被醫生打開的窗簾拉起,無懼樹妖醫生的陰冷目光,他挺起胸膛把衣服脫到只剩底褲。

  三兩下輕鬆瞞過眾人的旭和梅基隱藏氣息躲在天花板好保護魔蒂斯,而醫護室外的人群中還有個半獸化的古斯塔奇鎮守,如果誰想對魔蒂斯下手,他們三人會不顧一切的大開殺戒。

  不過,旭忽略了一位少女將出擊,妮露老早就在醫護室內放置攝影機,魔蒂斯的一舉一動都在她的監視範圍內。嘴角上揚四十五度,妮露吃著巧克力棒愉悅地欣賞魔蒂斯的脫衣秀,而她的好友雨果則害羞的遮起眼睛。

  兩位少女大剌剌的帶著小電視機在中庭觀看,他們篤定這時候不會有人想理她們。但妮露太小看凶瑟,這名少年打破她的結界,姿態悠閒地走了進來。

  「妮露˙布達佩斯,妳的結界設得真穩固。」凶瑟拍掉掉落在肩膀的枯葉,穿著一身潔白的他姿態優雅像個貴族。

  一樣是那彷彿能淨化全世界邪惡的溫柔微笑,凶瑟沒因為妮露狡猾的嘴臉而不面露笑容。他們兩人的表情有著強烈的比照,雨果憂心忡忡的抓緊了妮露的衣袖。

  「果然想破除神等級的結界得花點魔力。」凶瑟輕撫胸口,淡淡地問:「妮露˙布達佩斯小姐,請問妳是哪個神族呢?」

  「喵哈哈哈!你問我的家世背景要做什麼?」妮露一點也不心痛的當場毀掉小型電視機,她可不要被凶瑟看到魔蒂斯肉體。魔族是個擅長戰鬥的種族,只要摸過、看過敵人的身體就能推測對方的弱點在哪。

  「妳別生氣,我對妳沒有敵意。」凶瑟說。

  「喵喵喵!如果你沒有,那就自己來找我就好,作啥還帶一隻惡魔和邪眼過來?」妮露瞥了眼奴恩和墮落深淵。

  「他們是我朋友,當然和我一起行動。」凶瑟說到一半時忽然咳嗽,奴恩手腳俐落的捂住他的嘴。

  妮露和雨果隱約感覺奴恩在輸送魔力給凶瑟,那是惡魔的黑暗力量。

  慘白的臉孔漸漸恢復氣色,凶瑟順了順呼吸,「我來只是好心的要告訴你們,再過幾天魔蒂斯和古斯塔奇要與我們出任務……」

  「喵,你在說什麼啊?」妮露可沒聽說過末神歲學園和亞爾學園一樣,學生能接任務。

  「去問你們的小隊長旭,他會告訴你們。」凶瑟轉身離開。

  妮露和雨果等他們徹底遠離此地才敢鬆懈下來。

  「他連旭是小隊長都知道,喵喵,不得了!」妮露可快氣炸了,敵人的蒐集情報的速度比他們還快。

  「我、我想聰明人都能看出來旭是隊長。」雨果理性的提醒朋友。

  「不管怎樣啦,那白白的臭傢伙說什麼任務?末神歲也搞那種東西嗎?」妮露把電視機的殘骸丟進草叢堆。

  「可能是和、和S班三個月前成立有關吧?」

  「去他的喵!假如魔蒂斯和古斯塔奇真和他們出任務,被暗中幹掉的機率很大的。快,我們去找旭討論。」

  「妮露……我覺得……」

  「覺得什麼啊,喵?別浪費時間了,走啦!」妮露飛也似的跑走。

  雨果沉思了一下,往反方向走。

  另一方面,做完健康檢查、打完生存疫苗的魔蒂斯得連續住在醫護室三天,這三天是觀察期,以防萬一他的身體抗拒疫苗而引起併發症。為了保護魔蒂斯的安全,古斯塔奇也搬過到醫護室。

  「我帶了特製魔法養身茶葉,十分鐘後就泡好了。」梅基搖搖手中的透明袋子,裡頭會蠕動游泳的茶葉使魔蒂斯的臉色更進一步難看。

  「喵,你們知不知道事情的嚴重性?」妮露早在剛才就把凶瑟的話一字不漏的轉告給魔蒂斯和旭聽,但他們兩人好像根本不在意。

  「妮露,妳別把口水噴進病人的飯菜裡。」梅基把嬌小少女推到一公尺遠,可知妮露有多激動。

  「喵!」妮露跺腳。「古斯塔奇,你覺得呢?」

  被點名的古斯塔奇回答:「有我和他一起行動,妮露學姊,妳就少擔心了,OK?」

  古斯塔奇昨晚一夜都沒睡,他始終在思考要如何查出凶瑟的目的。當年的他被拉厄亞拯救,從此以後他有了能信任的朋友。古斯塔奇一開始確實不喜歡魔蒂斯,但拉厄亞相信他,那麼古斯塔奇也會敞開心胸去接納魔蒂斯。

  梅基和雨果都說魔蒂斯在替他們著想,所以刻意拒絕他們的好意,想獨自調查凶瑟的秘密。思想較直的古斯塔奇認為只要插手管這件事情,也許魔蒂斯就會心存感激而信任他們。

  死命不願令朋友遇難與死命都要參與的兩位少年剛好視線相對,但又隨即撇開。

  「喵喵喵……OK你個頭啦!」妮露暗叫不妙,這與她的計畫背道而馳。

  妮露有個一石二鳥的策略,首先讓魔蒂斯成為末神歲的名人,然後擊敗全體學生的偶像凶瑟、找出他的目的,米亞校長肯定會誇獎她的作為,最後她光耀家族的名聲、又發揚光大亞爾學園的名譽,真是萬分美好!

  「妳在想什麼?」旭給了沉浸在幻想世界的妮露一顆大暴栗。

  「好痛!」妮露抱頭哭叫。

  「我們主題扯遠了。」梅基拍手吸引大家的注意力。「魔蒂斯,你想和古斯塔奇真的要出任務嗎?也許這是陷阱。」

  「不,我自己去就好。」

  「你、自、己?」古斯塔奇捉起魔蒂斯的前領,忘記現在是夜晚時刻,他聲音全開的大吼:「我現在是你搭檔,你要丟下我一個人?怎樣,你不夠信任我嗎?」

  「沒有不信任你,但我感覺凶瑟是個狠角色,他只想對付我,那為什麼我要把其他人牽扯進來?」魔蒂斯比古斯塔奇冷靜多了。

  「信任我的話就別說什麼『自己』,你是嫌我們這群朋友不夠厲害?」

  「不是啦……」魔蒂斯超級無力,他們好像在雞同鴨講。

  旭拉過古斯塔奇,將兩人稍微分開些。「魔蒂斯,我看你很堅持自己行動,但你要記住我們是個團隊,不許你自己搞分裂。我們剛進來這間學校,你的生存疫苗幾天後才生效,這樣吧,一星期後我們正式開始調查,在這之前就安分的當個交換學生,先熟悉校園環境。」

  「那任務呢?」古斯塔奇插嘴。

  「你們兩個都去,但要照顧好自己的安全。」旭撇嘴,不屑地翻白眼,「要是你們都受傷可會害我的個人聲譽下降,所以絕對要小心,知道嗎?」

  「知道。」古斯塔奇婉如勝利般的對魔蒂斯比V字型,後者虛脫的躺下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玩奇/維醺 的頭像
玩奇/維醺

✝ 死寂的天堂 ✝

玩奇/維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