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世界只有一所學校擁有極特別的課程。

  亞莉安柏爾學園為了培養最頂尖的學生,會接下各個國家所委託的任務,例如捕捉等級較低的逃犯、找尋失落的神器。有部分學生畢業後會直接進入國家戰鬥部隊,替國家效力,其他則是回到故鄉繼承家族事業。

  當然也有少部分的學生乾脆自己開起店面來做事,不過這類的學生數量真的很少,畢竟現在這個年頭,要靠自行的力量來創業,實在不是件簡單的事情。

  然而為了防範支持魔神復活的異教徒:叛黨,亞爾學園的孩子們在十三且滿十八歲前,由五個人組成一支小隊,私底下與各大界的秘密警察互相合作打擊犯罪,這種會危及生命安全的任務通常由戰鬥組的學生接下。

  已經將自己學校的歷史、簡介倒背如流的魔蒂斯卻從未聽說過魔界末神歲學園也有類似的課程。

  看了眼一整晚失眠的魔蒂斯,古斯塔奇直接塞給他一瓶提神飲料,那是梅基給的。透明的罐子裡漂浮噁心物體,就算魔蒂斯很想睡也絕不喝會毒死自己的飲料。

  放下罐子,魔蒂斯有力無氣的問:「唉……等等是什麼課啊?」

  「我勸你還是把那喝了,如果昏倒了就可以逃課。」古斯塔奇納涼的諷刺。

  這句話很有玄機,魔蒂斯乾脆自己拿課表看較快。

  「唔,什麼是『禁慾課』啊?聽起來好變態。」

  從字面上的翻譯純粹解釋是禁止慾望,魔蒂斯可不認為只有這麼簡單。想禁止自己的慾望是很困難的事情,當衝動勝過理性,將解放最本能的自我。

  收拾完書包的古斯塔奇遞給朋友一張紙,便先行離開。魔蒂斯趕緊跟上搭檔,旭學長警告過他,在疫苗發揮功效前最好皮要繃緊點,走在古斯塔奇身邊會是最正確的決定。

  「……這、這太血腥了吧!」踏於會變換七彩顏色的樓梯上,魔蒂斯驚訝的忘記要壓低音量,從他旁邊經過的學生都好奇的瞄他。


  「你以為我們來到哪裡啊?這裡是魔界!五大界表面上維持和平,但為什麼會和平呢?你沒想過嗎?不要再讓我罵你白痴了!」古斯塔奇搶過課程介紹單,用手重重的拍打紙。

  雖然被罵了,魔蒂斯還是沒從訝異中回神。「怎麼會這樣呢?哎,我應該把飲料喝下的。」

  「我想梅基肯定知道禁慾課有多殘忍,才會準備假死飲料給我們。」古斯塔奇突然迸出嚇人的話。

  「啊?你說什麼?」魔蒂斯選擇假裝聽錯。

  「假、死、飲、料!我看那罐茶很詭異,所以昨晚弄了一點到盆栽裡面,結果你猜怎樣?花朵全枯萎了,不過今天早上我看好像恢復一些元氣了。」古斯塔奇與梅基認識已經很多年,他可清楚梅基做得東西哪些能吃、哪些不能碰。「梅基和妮露學姊都是愛烹飪的人,但梅基做得失敗品多過完美品,他發明滿多稀奇古怪的食物,大多用在毒死叛黨。」

  「太恐怖了!」魔蒂斯打了個哆嗦,上次在不夜城的醫院內,梅基做給他涼糕應該是碰巧成功的作品。

  「還好,只要習慣就好。」古斯塔奇側頭問:「喂,你有殺過人嗎?」

  魔蒂斯心一驚,普通的朋友聊天不可能會扯到殺人問題,但打從他就讀亞爾學園後,失去記憶的他不只對這個世界更加了解,也得到更多超乎常人的知識。

  魔蒂斯出過幾次任務,但都是些小兒科,光是制止搭檔兔子R別瞎搞就夠他累的,其餘什麼任務簡單與否他都無所謂,但他知道古斯塔奇和拉厄亞都被米亞校長安排等級難易度中等以上的任務。

  不愧是高中部一年級最強的組合,古斯塔奇的經驗累積遠勝過魔蒂斯。

  「我怎可能殺過人?況且校長不允許我們奪走他人性命。」即便是邪惡的叛黨,校長也告訴學生點到為止就好,至於壞人的罪過交由司法公正處罰,他們無須越軌殺人。

  「哦,那動物呢?有殺過嗎?」古斯塔奇又問,自然的態度真令魔蒂斯心底反感。

  「也沒有,我不會那麼無聊。」魔蒂斯是作賊心虛的在回答,動物是沒傷害過,但昆蟲可就有了,太小隻的螞蟻、討厭的小強等,在日常生活中偶爾會殺害。

  古斯塔奇看出魔蒂斯在想什麼,他伸出手勒住他的脖子。「不管怎樣啦,反正你等等就會體驗踐踏生命的事情了,要是你噁心想吐就趕快去廁所,懂嗎?」

  「我會忍耐的。」魔蒂斯正經八百的說。

  一般普通的課程制度都是各班級上自己的課,鮮少會統整成一個大班級來教導,但禁慾課卻比較特別,這門課一星期內共有三堂,每次都五個班級一起上。

  五個班級中挑出嗜血族的孩子,並將他們集合在操場訓練如何克制慾望,至於其他學生則在教室上其他課。

  處在S班的魔蒂斯和古斯塔奇根本不知道這項規定,被欺騙的他們傻傻地走到了操場。

  指導老師是位主任,頭髮花白、皮膚鬆垮,走路還會搖搖晃晃,儼然就是個體弱多病的老人。年邁的主任抬頭望去年輕的學生們,在這群人當中,他第一眼就發現與眾不同的魔蒂斯。

  主任的濃密白眉動了幾下,他於今早接到校長的通知,這節課將安插一位人族的孩子,但沒想到他的搭檔也是半人半妖血統。

  魔蒂斯沒察覺主任在盯著自己,因為四周看他的視線實在太多,部份是輕蔑、部份是飢渴。古斯塔奇也感受到其他人討厭的目光,於是露出尖銳獠牙,比那些人還要兇的瞪回去。

  就在那時,主任對古斯塔奇產生了強烈好奇心,他單看一眼就知道古斯塔奇的基因混到哪個魔界種族,那是已經瀕臨絕種的珍貴族群。

  約十多年前,魔界曾爆發過一場族與族間的戰爭,戰敗的王家成員被殺害,僅有王后存活,她被敵方永久囚禁在不見天日的牢房裡,而剩餘的子民逃到了魔界邊境躲著,不再踏入敵人的勢力範圍。

  雖然主任還不知道古斯塔奇怎擁有那族的血統,但欣喜之後他卻開始苦惱,等等開始上禁欲課的後果恐怕會很糟糕。

  主任回頭對助手說:「換掉獵物。」只有這個辦法能避免不必要的麻煩。

  「不行啊莫克主任。」助手被上司突然的決定嚇到,禁慾課的獵物都得提前幾天準備好,現在臨時要換是不可能的。「別的獵物還沒送來,只有這個了。」

  「嘖!」莫克心思煩躁,他不想要古斯塔奇對自己留下不好的印象,這樣以後就不好與他和平談條件了。

  「主任,該上課了。」助手將懷錶拿給主任瞧,從剛才到現在已經浪費十分鐘。

  「好吧。」莫克抓抓頭,白髮便掉了幾根。「各位同學,我是莫克主任,由於有交換學生,所以我在此重新介紹禁慾課的規定。」

  指導老師宏亮的嗓門適時奪回眾人的注意,一觸即發的氣味便在瞬間煙消雲散,古斯塔奇和魔蒂斯都在心底鬆了一口氣,他們很清楚假如老師在不說話,依照現場氣氛凝重來推測情勢發展,將會掀起一場血腥鬥爭,而他們就是可憐的犧牲品。

  雖不怕會打輸,但旭學長交待:別丟盡亞爾學園的面子,要當個乖巧的好學生!這個指令的有效期限只有七天,等時間一過,他們將按照計畫進行,全力追查凶瑟的真正目的。

  「禁慾就是『禁止慾望』。」主任臉色嚴肅的道。

  每個人一生下來就擁有「本能」,但在成長過程中因為後天的教育與社會倫理道德的影響,大腦裡自然形成能判斷是非的正義思想,這能控制可怕欲望。

  不過魔族卻難以壓抑本能,因此為了向全世界證明他們並非兇狠殘暴的種族、為了讓世人對他們徹底改觀,魔界的每所學校都安排了禁慾課,使學生們學會如何抑制想撕裂、吞食的慾望。

  末神歲學園採取非常手段,老師放出滿身是傷的獵物,並潑上會刺激大腦進而引發想撕裂、吞食對方的化學液體。

  「那麼現在我將放出『獵物』。」莫克主任兩掌拍擊,稍微喧鬧的吵雜聲便消失。他巡視一圈每個人的神情,然後道:「我再說一遍規則,不准吃掉獵物,只能殺掉,懂嗎?」

  所有學生點頭,只有魔蒂斯和古斯塔奇咬著下唇、兩隻手倫起拳頭。

  扮演獵物的人都是被處以死刑的囚犯,但他們兩人卻認為這樣做太過份了,被一大群人砍殺而死,那種千刀萬剮的劇痛還不如咬舌自盡,一了百了較快。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玩奇/維醺 的頭像
玩奇/維醺

✝ 死寂的天堂 ✝

玩奇/維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