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是太殘忍了!」魔蒂斯心中的怒火快要爆發出來,末神歲的禁慾課說穿了就是變相的殺人遊戲,以學習的名義為由讓衝動的嗜血族能夠適時的發洩。

  「這種不人道的教育培養出了病態學生。」說出這句話的古斯塔奇接著搖頭,轉換成不以為意的態度說:「算了,我們又不是真的嗜血族,他們也許有苦衷吧?」

  魔蒂斯推了他一把,「你怪怪的,怎麼了?」

  「我只是覺得每個人要做一件事情前都有原因,不可能沒原因就去做。」古斯塔奇突然幫病態的禁慾課說好話:「因為他們想克制慾望,所以必須犧牲囚犯……不然的話,只會有更多受害者出現。」

  魔蒂斯低頭,古斯塔奇也沒說錯,很多時候不能單以一個角度來看待一件事情,若是侷限了思想,錯的可能是自己。

  犧牲了一個人會比犧牲更多人來得好,不過……如果真的都這樣想,那正義將會被扭曲,人們所信仰的公平也會不存在。現今這個世界,不講求膚色、性別、政治、種族、宗教等分歧的思想,而是個融合的和平國度。

  雖然在他們不知道的地方還是存在不平等的待遇,但魔蒂斯堅信不完美的世界總有一天會「接近」完美,光明會驅散黑暗,快樂將降臨世間每個角落。

  魔蒂斯凝視自己的手掌。「我想,應該還有更好的辦法教育嗜血族怎麼控制本能才對。」他可愛的娃娃臉因話題的嚴肅也增添了幾許成熟感。「這種課程安排到最後還是殺人啊!我看我找時間跟凶瑟討論好了。」

  「啊?找他討論?為什麼啊?」古斯塔奇很反感的問。

  「我『直覺』跟他講事情才能改善。」

  「白痴,什麼直覺啊!你以為你是女的啊?」

  「不要罵我白痴,靠直覺很棒啊!誰說男生的直覺不強?」

  「那你的直覺告訴你現在我想對你做什麼?」

  「嗯?你想打我啊?」

  「對啦!」古斯塔奇假裝舉手要揍過去,魔蒂斯反應很快的抓住他的手,但視線卻往旁邊看。

  「來了。」魔蒂斯說。

  獵物來了,那是位女子。

  她纖細的身體趴於地面,屬於女性該有的白皙柔嫩肌膚卻染上一層鮮紅的液體,多處慘不忍睹的傷口潰爛得發出惡臭,但只有那雙因痛毆而腫起的眼眸還殘留炯炯的倔強光芒。

  魔蒂斯與古斯塔奇同時震撼,被凌虐的囚犯下場通常都變成失去生存毅力的可憐人偶,但這位女子卻沒有,她忍痛爬起來,挺直腰背,雙腳踏在血水中,並抬頭高傲地望向前方,彷彿是地獄中的光明天使,純潔又堅強。

  也許是被她的氣息影響,學生們震懾的不敢亂動。莫克主任撫順長鬍子,佩服女子果然厲害,能在短時間內主宰大家的心志,果然非等閒之輩。

  「女王身邊的第一護衛隊長啊……希望妳能活下來。」莫克主任心疼的嘆氣,他事先查過資料,女子身分很特殊,校長會將她列入獵物名單內絕對是凶瑟在搞鬼。

  凶瑟到底想做什麼,莫克也猜不出來,他也是那個人的棋子之一,直到現在莫克都還在想辦法逃離他的魔爪。

  「別發呆了,快攻擊她!」莫克中氣十足的大喊:「這堂課剩下三十分鐘,你們總共三十三人,如果連重傷的女人都打不過,就全部處罰禁食一星期!」
  主任的話激起學生們的決心,他們齊聲吶喊──

  「飯啊啊!」

  「湯啊啊!」

  「肉啊啊!」

  「甜點啊啊!」這句話喊得最大聲。

  偏愛甜食的魔蒂斯一天不吃就會渾身不對勁,兩天不吃就會精神不濟、陷入昏迷,三天不吃就要送醫急救。

  「你別瞎起鬨了。」古斯塔奇K了魔蒂斯一拳,捏著朋友的臉頰說:「你難道也想殺了她?」

  「唔!你果然怪怪的。」魔蒂斯打掉他的手,揉揉發疼的臉頰,埋怨似地說:「除非是拉厄亞要你去做,不然你平常才不會多管閒事。」

  古斯塔奇其實是個很不喜歡找麻煩的人,但只要牽扯到朋友,他就會不顧一切的去保護。

  「你管我。」古斯塔奇想要掩飾自己的慌張,但越是想演得自然,就越顯得行為怪異。

  「你認識那個人嗎?」魔蒂斯想了想,探測性的問:「該不會是你的愛……」

  「白痴啊!怎麼可能。」

  「那不是你的愛人,你又為什麼要救她?」

  「哼!」古斯塔奇才不願意說。

  魔蒂斯扳過他的頭,直視古斯塔奇有些濕潤的眼框。「給我一個理由去救她,這樣旭學長罵我們的時候才不會你說你的、我講我的。」

  魔蒂斯的意思很清楚,只要古斯塔奇說個理由,縱使會汙辱亞爾學園的美譽,他也會選擇救人。

  「也沒什麼。」古斯塔奇扯過魔蒂斯的衣領,在他耳邊低語道:「那個女人的味道很像我的『同伴』。」

  「同伴?」

  古斯塔奇點頭,忽略魔蒂斯的疑問句,繼續自顧自的說:「不過我也不確定,因為我有十年沒見到『同伴』了。」

  「……十年?」

  「嗯。」古斯塔奇閉上眼睛,過了一下子又睜開,然後平靜的問:「白痴,甜食和幫我,你選哪個?」

  「啊?」這令魔蒂斯陷入艱難的抉擇。

  「靠!還要想啊?」

  「哈,開玩笑的。」魔蒂斯乾笑的搖頭,心虛自己的內心有一瞬間在拔河。「那我們要怎麼救?」他回頭,一大群嗜血族早已蜂湧而上的追趕受傷的女人。

  「我還沒想到,你呢?」古斯塔奇把責任推給魔蒂斯。

  「喂,那是你同伴,你竟然叫我想辦法?」魔蒂斯氣得跳腳,但還是摸摸腦袋,半無力半無奈的說:「由我引開吧!」

  「你要當犧牲品?」

  「別說得我好像會死。」魔蒂斯打了個哆嗦,古斯塔奇簡直在間接性詛咒他。「我的疫苗還沒發揮作用吧?如果流出一點點血,他們就會……」

  話尚未說完,古斯塔奇的鞭子就打在魔蒂斯打開的手掌內,劃開一條不深的傷口,流出些許鮮紅的血。

  魔蒂斯大愣,古斯塔奇滿不在乎的拍拍朋友的肩膀。「那我去救人了。」

  魔蒂斯站在原地,聞到他血液香味的妖怪都轉頭了。

  「十五分鐘後在妮露學姊的寢室見。」

  「……去你的!古斯塔奇你這王、八、蛋!」魔蒂斯的怒火指數百分百。

  「抓住他們!」助手比莫克教授還要慌張,他代替上司發號司令。

  莫克主任沉默的任由事情演發到最糟的情況,他已經料想到,卻不想阻止。

  是時候該結束一切了。莫克主任心想,他那雙灰色眼眸溢出黯淡與懷念的情感,他望向了無邊無際的天空,陽光正從雲中穿透,照耀了他的衰老身影。

  「可惡,太多人了!」魔蒂斯清楚自己的體力有限,要對付暴走的嗜血族可不簡單。

  莫克主任的心思從遙遠的記憶中拉回,他回首看著那位死命掙扎,想逃出怪物們手裡的十六歲青年。

  「友情,真是了不起。」莫克輕笑。那是對於一個人類少年支持半妖朋友的敬佩笑容。

  莫克主任趁助手留心捕捉魔蒂斯和古斯塔奇的時候,右掌小心翼翼的施用魔法,那群撲倒魔蒂斯的妖怪們便在瞬間被強風打散。

  被帝和剎訓練過的魔蒂斯很快地就站起來,即便身上的咬傷很多,他還是堅強的跑向古斯塔奇最後所講的集合地點。

  魔蒂斯稍微回頭,他看到莫克主任對他釋出善意的笑容,他沒有在當時去追究那位老人為什麼要幫自己,但他覺得莫克主任是好人。
  那接下來該怎麼辦呢?魔蒂斯這時揚起了純真迷人的淺笑,算了,船到橋頭自然直!

  ※

  少年轉過頭,確認後方的追兵沒有跟上後便鬆懈的放下腳步,稍微喘一口氣。

  他將身體倚靠在陰暗的牆壁,潮濕的角落邊長滿了雜草與菇類,他小心翼翼不去踩到那些微小的生物,並且壓低呼吸的聲音,想要使自己與周圍的寧靜結合。

  他身上的傷口還不斷流出鮮紅液體,他的血帶有使魔族發狂的香味,為了不讓追兵找到自己,他前後用了治癒與隱藏氣息的魔法。

  少年那雙火紅色的眼眸看著傷口慢慢癒合,就在法術結束的前一秒,耳力很強的他聽見有微弱腳步聲正緩慢朝他走來。

  很接近了!少年輕輕吐氣,只要在幾秒……

  「噠!」

  少年微微的瞪大雙眼,怎麼回事?腳步聲在剛剛忽然消失,連同對方的氣息他也感受不到!

  他的冷靜正慢慢消減,而心底的沉重與緊張感倒是一點一滴的入侵他的神經,他有些難受的吞嚥口水,在這曖昧不明的情況下,他更得不慌亂手腳才行。

  四周太過寂靜,詭譎的氣味攀爬少年的肌膚,疙瘩一粒粒的凸起。他屏息的等待,也許等等腳步聲還會出現,對方可能只是停下步伐。

  他並沒有立刻殺出去攻擊,他認為在尚未確定對方是否要加害自己之前,隨意的輕舉妄動都是致命的行為,最好的辦法就是能盡量不被誰發現,然後順利抵達目的地。

  少年回想剛剛友人說要在十五分鐘後於妮露學姊的房間會合,但現在他的位置距離末神歲的宿舍有些遙遠哪……

  「魔蒂斯?」一聲呼喚把少年的思緒統統拉回,對方的低沉嗓音是他想忘也忘不了的!

  魔蒂斯趕緊衝出去,果然看到一個熟悉的臉孔正冷眼看自己,雖然對方的眼神很傷人,但他還是開心的手足舞蹈。

  「哦哦!旭學長!」魔蒂斯生平第一次覺得能認識這位優秀的學長真是太好了,在危急的時候跑來救他。

  「呿!」面對臉部表情明顯喜悅的學弟,長髮學長扳起臉,口氣傲慢且不耐煩的說:「你到底和古斯塔奇做了什麼好事?」

學長的質問非常的恐怖,魔蒂斯彷彿從天堂掉到了地獄。

  「旭學長不要生氣,我們只是在做對的事情。」因為認為是對的,所以才會冒險行動。

  「是嗎?」旭繼續用冷冷的語氣和自以為正義的魔蒂斯說話:「做事情前麻煩先考慮後果可以嗎?」來收拾爛攤子都是他,又不是這些一年級的學弟。

  魔蒂斯尷尬的呵呵笑,他與古斯塔奇的衝動確實會造成學長很多困擾,畢竟他們是以交換學生的身份來到魔族的末神歲學園,最好不要在別人學校引起什麼騷動才好。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玩奇/維醺 的頭像
玩奇/維醺

✝ 死寂的天堂 ✝

玩奇/維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