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她送出去?這太可笑了吧!以她的身份只能躲藏一輩子了,你不覺得很可憐嗎?竟然還說要把她送出去,魔蒂斯,你真狠哪。」古斯塔奇氣沖沖的走到獵物前方,擺出了戰鬥姿勢,若誰要強行帶走女人,他會奮不顧身的阻止。

  「那把她送到你家就會有個快樂的結局嗎?你家人會怎麼想?請你多考慮後果。」魔蒂斯正努力遏止火氣不要衝上腦門,他盡量用勸導的方式與古斯塔奇交談:「我們的長相都被人在場學生和主任看見了,就算把獵物放在你家,也很快的會被找到啊!」

  「兩位別吵了,先冷靜。」梅基很是無奈的介入兩人的爭吵,現在旭因為破殺能被女生喜歡而生悶氣、妮露又裝出一臉看好戲的模樣、雨果支支吾吾不會應付這種場面,只好由他來調和。「古斯塔奇,你會想將獵物藏在你家的原因,是因為剛才你說的她和你擁有相同的『血』,對吧?」

  「是的。」

  「血……」魔蒂斯喃喃低語,半恍神半困惑的望向變身後是獸人種族的古斯塔奇。也許是他的視線過於大膽,古斯塔奇稍微偏頭和魔蒂斯對看,兩人間的詭異沉默逐漸渲染在他們周圍,就連不打算插手管別人吵架的旭都不自在的皺起眉頭。

  「嗯,我能理解古斯塔奇你想要拯救『同伴』的心情,不過魔蒂斯說得對,將罪犯藏在家裡會造成你家人的困擾。而且我想,你哥哥也會不開心的。」梅基巧妙的搬出少數能夠以壓倒性的威嚴使古斯塔奇屈服的人。

  伊芙司的溫柔個性和古斯塔奇的暴衝性格恰好相反,但也因為這樣,所謂的互補就足以成立了,這對兄弟意外的感情很好。

  古斯塔奇靜默幾秒,然後,他用那夾雜委屈與妥協的聲音小聲開口:「那好吧,就把她送去安全的地方。」

  「哼!我還以為你要鬧脾氣到幾點呢。」旭毫不留情的嘲諷。「我提議將她送到人界。」

  「人界?」魔蒂斯、古斯塔奇異口同聲的驚呼。

  「你們不是要去人界出任務?順便把人帶過去。」

  「呃?」

  「呃個頭啦,你們兩個是聽不懂人話嗎?我說把那女人帶過去人界,那裡有我認識的人,只要我說一聲,應該是可以幫忙的。」

  「請問是誰呢?」古斯塔奇不是很放心的問。

  「菲欣家族的紅寧兒。」

  「菲欣……菲欣?難道是菲克亞欣家族?」由於古斯塔奇太過激動,幾滴口水竟然噴在距離他很近的魔蒂斯臉上。

  魔蒂斯安靜的從明明笑到肩膀都在抖動、卻假裝沒事的妮露手中接過手帕,好擦掉古斯塔奇可怕的噁心唾液。

  「哦?你聽過啊?那太好了,你清楚菲欣家在哪吧?」

  「知道是知道,不過旭學長,把她放在那裡不是更危險嗎?」

  「最安全的地方就是最危險的地方。」旭用食指點在嘴唇上,示意古斯塔奇不要再追問了。他轉而對滿頭問號的魔蒂斯說:「你去跟凶瑟說要帶著她偷渡進人界。」

  「偷、偷渡?」魔蒂斯滿意外這種非法的詞彙會從將來想當魔界副將軍的旭學長口中說出。他驚愕的目瞪口呆,因為模樣時在誇張,讓旭不是很開心地往他的後腦勺重重打下去。

  「你覺得她會有護照嗎?」旭半無奈半不耐煩的指著渾身是血的女子。

  「護照?」魔蒂斯這下可搞不清楚狀況了,先是偷渡,再來又是護照,學長到底想說什麼?

  「魔蒂斯,你不知道護照嗎?」古斯塔奇用憐憫小動物的眼神望向一臉呆滯的朋友。

  「不是的,我的護照……」在哪?魔蒂斯微愣。「呃,我們繼續剛才的話題。旭學長,你要我去跟凶瑟說情是吧?好,我會努力的。」

  魔蒂斯一口氣將話題轉到他處,又加上他冷汗狂冒,心虛的模樣十足明顯,令大家都懷疑的瞇起眼眸。

  失去記憶的魔蒂斯身世本來就可疑,但他們抱持著不探索他人隱私的心態,沒打算做進一部的調查。況且,校長、帝先生與剎伯爵,都曾私底下要求他們別亂問魔蒂斯關於以前的事情,否則強迫讓記憶恢復只可能造成二度傷害,還是讓魔蒂斯慢慢找回記憶才好。

  旭收回質疑的目光,然後拍拍魔蒂斯的肩膀,這是他另類的安慰方式,但魔蒂斯卻未察覺學長在關心他。「嗯,你們晚點就要出發到人界了,那你現在就去找凶瑟討論這件事情吧。妮露,妳陪他去。」

  「喵?為什麼是我?他的搭檔是古斯塔奇,又不是我。」妮露立刻反駁旭的命令,她可嗅到了一絲名為八卦的氣味,她猜想旭想支開魔蒂斯,好討論些什麼吧!

  「要妳去就去,不要囉唆。」

  「喵,旭好兇啊!」妮露圓滾滾的眼睛瞪得跟牛一樣大,但隨即她好像又想到什麼,然後瞄了一眼雨果,才改口說:「好吧!喵喵,魔蒂斯,我們快速快回。」

  接著,她一點也不淑女的將臉頰微紅的學弟踹出房間。

  門外,妮露與魔蒂斯的喧鬧聲漸遠,腳步聲就像被黑暗吞噬,緩緩消失。

  「不、不好意思,我想要替她療傷,嗯……需要脫衣服,所、所以請三位先房好嗎?」雨果羞澀有禮的請在場男士們迴避。

  「嗯,那我和梅基先去校長室處理這次的風波。古斯塔奇,你回房等魔蒂斯。」交代完自己的行蹤後,旭與梅基心理都帶著會被責罵的不安預感,前往末神歲最高指揮官的辦公地點。

  古斯塔奇再三拜託雨果照顧好受傷的女子,然後便神色惆悵的離開。

  ──咿呀。這間房的門不知第幾次被關上,也許在雨果和妮露住進之前,已經被開開關關好幾千次了吧!但,今天應該是首例在門扉關閉的剎那也啟動了雙時空閉鎖魔法。

  雨果將這個房間完全「隔絕」,除非是能力比她強的人,才有可能被強制侵入,但雨果很有自信,在末神歲學園內絕無能破除這魔法咒陣的人。

  因為施術者不只有她一個,這是聯合魔法,必須至少兩人以上才可使用,而和她同步的人便是雨果最尊敬的長官。

  璀璨銀光絢爛房間各個角落,光芒最晶亮的中心點隱約出現一位少年的身影,銀光搖擺不定,彷彿強風吹縐平穩的水面,掀起陣陣的漣漪。

  少年的臉龐沒能讓雨果看得仔細,但她很確定現在與自己連繫上的人肯定是精靈王。

  『就是她?』蓮王快速瞥了眼奄奄一息的女子。

  「是的。」雨果等到人影開口說話,便立即單腳屈膝跪下,對少年萬分崇拜尊敬。

  『哦,白剎犬神一族的嘛!不過這張臉我好像在哪見過……算了,想不起來,人老了就是記性不佳。』

  「蓮王陛下還、還很年輕,請不要說自己老。」

  『好、好,不要激動。來,現在告訴我情形如何?』

  「遵命……」雨果閉上雙眸,迅速的重整近日來所見的記憶,然後想要用精簡的語句流利地回答,可是不擅長說快話的她才講第一個字就咬到舌頭。「魔……嗚!」

  『我允許妳慢慢說。』蓮王的臉上冒出三條線,他可愛的部下為什麼會那麼怕自己呢?這個答案直到蓮王退休都還找不出來,是個詭譎的謎。

  「嗯,就我之前已經跟您、您提過的,那位可疑人物凶瑟,他的能力不明,但感覺很強,妮露、旭都被挑釁過……而魔蒂斯和古斯塔奇進入S班,呃……好像要去人、人界出任務,順便將這名獵物偷渡到菲克亞欣家族……」

  聽完了雨果斷斷續續的報告後,蓮王不但沒露出心寧不安的嚴肅神情,反而是奇異地呵呵笑了起來,雨果都不自覺起了肌皮疙瘩。

  『偷渡到人界嗎?那可真巧啊……不,根本就是計畫好的吧!他到底想玩什麼招數呢?』蓮王自言自語的低喃,他的腦海正以同理心態來窺探敵人的計畫,每當他的推想有了絕對的解答,他的笑容也隨之加深。

  『是想殺了魔蒂斯吧……蠢斃了!』蓮王冷哼。

  「陛、陛下?」

  『沒事。魔蒂斯他們什麼時候要出任務?』

  「好像等等就要出發。」

  『這樣啊,那妳替我轉告他們一句話。』

  「好、好的,陛下請說。」

  『別死了!』

  「……咦?」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玩奇/維醺 的頭像
玩奇/維醺

✝ 死寂的天堂 ✝

玩奇/維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