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蒂斯迅速地下床,赫然發現自己只穿著一條底褲,其餘衣服不知道被收到哪裡,他苦惱要不要使用幻覺魔法,可以讓別人誤以為他有穿衣服,但那樣做卻會很消耗魔力。

  以他現階段所學習的魔法只能製造出幻覺,至於幻化實體物的課程到二年級才有專修。既然用魔法會浪費魔力,那魔蒂斯只好使出終極手段:去「借」別人的來穿。

  不是偷,是借。

  少年右手握拳,下了一個乍看之下很正義實際是犯罪行為的決心。

  不過,究竟是誰拿走他的衣物?魔蒂斯不用特別動腦就能猜到,那想盡辦法不讓病患亂跑便拿人家行李的人只有旭學長。命令拿走行李的人是學長,而喜歡惡作劇的妮露就屬行動派,嚴格說起主使者與共犯就是這兩位。

  魔蒂斯心想,找不到自己的衣服那就去翻古斯塔奇的行李,但不到十秒鐘後他便後悔,並立刻大退三步。古斯塔奇心機頗重,在行李箱上設了指紋與密碼,若非本人開啟,行李將爆炸。

  魔蒂斯躡手躡腳的打開門,探出頭來左看右看,確定走廊上沒有人後才放心走出來。西座皇宮內有只要揮動尾巴、被打中者必成肉醬的血嘴鎧蠍,他真心向大神祈禱,幾乎裸露身體的自己別遇到那種可怕生物。

  或許是大神聽見魔蒂斯的真誠禱告,他在跑到某人房間前都沒有遭受到攻擊。慶幸沒事的魔蒂斯下一刻便露出苦瓜臉,他忘了每間房都有專用卡片,想進去別人房間根本不可能。

  連續兩次都沒能「借」到衣服的少年心有不甘,腦海浮現乾脆裸身出門的念頭。就在少年準備犯下妨害善良風俗罪的同時,有人出聲叫住了他。

  魔蒂斯沒有第一時刻提高警覺,因為來人無散發絲毫殺氣。

  來者是一對雙胞胎,感覺穩重的應該是哥哥,有雙翡翠眼,而弟弟給人印象是活潑開朗,眼色為紫羅蘭。他們快步朝魔蒂斯走來,接著左右包圍他。

  魔蒂斯覺得很有壓力,這兩人彷彿發現了什麼珍奇野獸,哥哥雖面無表情但眼神透露出些許的訝異,弟弟更是大膽戳著少年的臉頰,笑容顯示充滿濃厚興趣。

  他們對魔蒂斯上下其手,而被人當稀世珍品的少年由於太過錯愕也沒有太大反抗。

  魔蒂斯覺得身為男性的自己理應說是不太會被性騷擾,除非對方是同性戀。他並不排斥同性戀者,還很樂意與他們當好朋友,但就算是朋友之間也要保持基本距離。

  魔蒂斯並不認為和這對雙胞胎能有什麼構成朋友的基本條件,所以說他確實正被性騷擾。

  很想大叫,但那樣又太女性化了。

  很想罵人,但那樣又太沒禮貌了。

  魔蒂斯沉住氣,這對雙胞胎看起來不像是想侵犯自己,只是單純「研究」他的身體構造,所以他還是別亂對人家發怒。終於,難熬的時間過去,雙胞胎哥哥停止撫摸動作,對還樂在其中的弟弟開口討論。

  「過於纖細,肌力不夠。」

  「加強訓練,未來不錯。」

  哥哥和弟弟一搭一唱,魔蒂斯完全聽不懂他們在講什麼。

  「請問……」魔蒂斯困惑的想提問題。

  「還沒變聲,發育過晚!」弟弟一聽到魔蒂斯偏中性的聲音就激動的抓住他的肩膀,「巴特,他好矮!」

  好矮好矮好矮好矮好矮好矮好矮好矮好矮……

  尖銳刺耳的話在魔蒂斯心中迴盪無限次,重傷程度百分百,努火瞬間燃燒到最大,他已經無法再容忍這兩人的無禮行為,奮力掙脫雙胞胎弟弟的手,接著衝出他們的包圍區,同時手中巨大火球毫不給情面的扔向他們。

  轟隆!火球沒有丟中雙胞胎,卻剛好殺了一隻從地底竄上的血嘴鎧蠍。

  這擊的威力不夠殺死西座皇宮最恐怖的生物,血嘴鎧蠍只有被驚嚇到而回到地面,往其他地方移動。而敏捷躲過火焰攻擊的雙胞胎,頓時眼睛又亮了起來。

  「好酷啊,果然是神的火焰使者!巴特,你有沒有看到?他的火焰顏色有變化,先是火紅、再來青橘、最後湛藍。」弟弟開心地拍手叫好:「他的魔法等極好高。」

  「他的能力是天生的,只要多加訓練可以練成聖火。」哥哥非常仔細地觀察魔蒂斯的火燄,在魔法之火的階級中,他的能力達到了高階。

  通常有上過魔法學校的人只學會將火燄的顏色練到二段式的變化,若要發揮三段以上的魔火,還得在鑽精。不過能將魔火任意地變換顏色的人只有五大界的強者,就連天生火焰種族的火精靈與火妖也沒這個力量,因此魔蒂斯的潛能可說是無限。

  「你們到底想怎樣?」魔蒂斯可不會因為被人稱讚而就不生氣,這兩人的討論只是將他搞得更加混亂。

  「不好意思,我們只是好奇阿破的學弟是怎樣的人類。」弟弟終於發覺自己說錯了話,連忙向魔蒂斯道歉:「對不起,如果哪裡冒犯你了,請你原諒,我們不是故意的。」

  「我接受你的道歉。」魔蒂斯也不是個肚量小的人,既然他們已經認錯,他也不會追究。「請問,你們說的阿破是指破殺嗎?」

  本來只是隨便猜的魔蒂斯真沒想到猜對了,雙胞胎弟弟欣喜地道:「對、對,就是破殺!我們是他的好朋友。」

  這下子讓魔蒂斯更加確定破殺會長的朋友都是些怪人,舉例來說:愛搞怪的妮露、脾氣古怪的旭,還有一隻變態的白色小兔子。而現在,又多了一對會性騷擾別人的雙胞胎,他也不會覺得訝異了。

  「嗯,破殺會長的朋友也算我的朋友……你們好,我是魔蒂斯,亞爾學園一年級學生。」

  「你好,我是路特、他是巴特,我們是末神歲二年級的學生,這次是你們亞爾的交換學生代表。」弟弟路特衝動地捉住魔蒂斯的雙手,瘋狂地上下甩動,極粗魯的力氣讓魔蒂斯覺得他的手快要斷了。

  「交、交換學生?」兩手被人拉著甩,身體也因震動的魔蒂斯險些咬到舌頭,他努力地想說出完整的一句話:「可可可是你們不、不是應該在在亞爾嗎?怎、怎會回來了?」

  「哦!」路特停止握手行為,魔蒂斯因此得到緩暫的休息。「我們回來解決你的問題啊!」

  「我的問題?」

  「你闖下了劫走獵物的大問題。」巴特冷聲開口。

  「咦咦咦?」魔蒂斯的肩膀抖了一下,明明路特已經沒有繼續甩手,他還是結結巴巴地說:「米、米亞校長叫你們來的?」

  「不,是帝先生。」巴特的回答擊潰了魔蒂斯小小的心靈。

  「大叔會殺了我。」魔蒂斯拋開了男人的矜持,像個小姑娘大聲的尖叫:「死定了啊!」

  「不要慌張,帝先生說不會殺了你,嗯……這由巴特來傳話會比較適當。」路特將目光轉到與自己有張近乎相同的臉孔,但卻擺出淡漠神情的巴特身上。

  魔蒂斯也跟著把視線移去巴特那,聽到他說:「你完蛋了。」

  「這不就等於死定了嘛!」魔蒂斯大聲吼回去。

  「別激動啊魔蒂斯,完蛋了的意思有很多,但還不至於會死掉,頂多奄奄一息而已,不會怎樣的。」路特講得非常不像是開玩笑,他真的是非常樂天在想不會太糟的結果,所以魔蒂斯也就忍著一拳往他高挺鼻樑揍下去的衝動。

  「算了,到時看著辦。」魔蒂斯決定先不管這件事情。「那,我闖的大禍,你們幫我解決了?」

  「嗯,解決了。」路特瞇著眼眸微笑,不經意迸出一個關鍵人名:「凶瑟也替你們說情了,又加上我們特地回來所以末神歲的校長才不再追究。」

  「果然凶瑟他……」魔蒂斯輕輕地皺起眉頭。

  「勸你別太接近凶瑟。」巴特提到此人時的眼神,特別厭惡冷淡。

  「我也不想跟他太靠近。」魔蒂斯唉聲歎氣。他認為自己的體質很特別,越是危險的人物他越會認識。

  「對了,你光著身體在做什麼啊?」路特拍著魔蒂斯纖細的肩膀,好意地提醒:「擅長格鬥的魔族只要看過、摸過敵人的身體,大約就能判斷此人的弱點在哪,你這樣不穿衣服很不好的。」

  「原來你們不是性騷擾,是在找我的弱點?」魔蒂斯迅速退離路特身邊,防止他的手又伸過來亂摸。

  「你是破殺的學弟、又是遲來出現的人類使者,我們當然好奇你的骨骼。」巴特兩眼對著魔蒂斯,咬牙切齒、強硬的強調:「並不是性騷擾。」

  「噢。」明明吃虧的是魔蒂斯,但巴特那張被人罵變態的難看面色,似乎在說受害者才是他。

  「你還沒回答我為什麼光著身體啊?」路特又問了一次。

  「我的衣服被被人拿走了,所以想要去別房拿一件。」

  「你要用偷的?」

  「不,是借。」

  「哦,好吧,你要去借一件。」路特沒興趣跟魔蒂斯糾纏是借還是偷,「那你要進去誰的房間『借』啊?」

  「那是……」魔蒂斯吞吞吐吐:「旭學長的房間。」

  「哇!你膽子好大,你要是真的借走阿旭的衣服,他肯定會很生氣。」

  「可是就是他拿走我的衣服啊!我拿他一件又不會怎樣。」

  「阿旭為什麼拿走你的衣服?是不要你別亂跑吧,那你怎麼還亂跑呢?」

  「我不管旭學長怎樣,反正我要去人界找人。」魔蒂斯激昂的握緊雙拳,「路特大哥,我想請你幫我一件事情,你能不能帶我去人界一趟?」

  「我?這個嘛,你要問巴特,光我答應是沒用的。」

  「我拒絕。」巴特立刻澆了魔蒂斯一桶冷水。

  「拜託你,巴特大哥。」魔蒂斯使出渾身解數的哀求:「我朋友有難,需要幫忙。」

  「你就答應嘛巴特,人家為了朋友寧願不聽阿旭的話也要溜走耶!好偉大的友情。」路特是個心腸很軟的人,只要誰用含淚的眼神看他,他就會答應幫忙到底,所以總要巴特出面制止他爛用愛心。

  兩個人都用水汪汪的大眼看著巴特,要是他再不答應也就太殘酷。

  巴特閉上美麗地翡翠色眼眸,逼不得已的點頭答應。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玩奇/維醺 的頭像
玩奇/維醺

✝ 死寂的天堂 ✝

玩奇/維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