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來到人界後先直奔舊教堂,那裡是魔蒂斯出車禍失去記憶後醒來就寄住的地方。

  因為寫信與通話都沒有辦法和養母蘇蕾莎修女取得聯絡,魔蒂斯乾脆豁出去特地跑回來一趟,就算被米亞校長知道了,被嚴厲處罰他也都不怕。

  「我現在是末神歲學園的學生,你們校規有規定學生不可以回家嗎?」魔蒂斯講得振振有辭,兩隻纖細手臂叉在腰間,眼睛裡所射出的光芒好像在說著:怎樣,我有罪嗎?

  「當然可以、絕對可以,回家好啊!誰說不可以回家?」路特興奮的附和。

  巴特揉著右道太陽穴,似乎很頭疼當一個笨蛋弟弟遇上一個蠢蛋學弟竟然擦出這般逗趣的火花。

  「你說這間像鬼屋的破爛教堂是你家?可是好像沒有人住。」路特很不會看氣氛的胡亂說話,惹得魔蒂斯有一瞬間不開心。

  「什麼像鬼屋的破爛教堂?這裡是我溫暖的家。」魔蒂斯癟著嘴反駁:「修女和孩子們都很可愛,在這裡我很有歸屬感,因為外頭的人們看我的眼神就像看到……」

  「混血魔人。」巴特接續說,一點也不給情面。

  「混血魔人?」魔蒂斯第一次聽到這個說法。

  「就是魔族與人類的混血種。」路特將左手壓在魔蒂斯的右肩,另一隻手則拍打胸膛,大聲宣佈:「不過我敢保證你是人類!」

  「我本來就是人類。」很小聲的抗議。

  「人類是所有種族中難以辨認其他種族的……生物。」巴特有感而發。

  「你剛才是不是想要說低等生物?」魔蒂斯瞇眼瞪向面不改色的巴特。

  「一切都是你的錯覺。」巴特回瞪魔蒂斯:「你要繼續在這瞎聊,還是趕快進去?」

  「哼,我們進去吧。」魔蒂斯推開生鏽的鐵製大門。

  教堂的內部是寬廣的空間,絢爛的彩虹玻璃,典雅的乳白石壁,精緻的水晶燈,老而保養得漂亮的黑色鋼琴,放置神聖聖經的木桌,整齊且不染一絲灰塵的長椅。

  柔和低穩的嗓音在迴盪,朗誦的文章是聖經,而朗誦者正是魔蒂斯想念已久的蘇蕾莎修女。少年奔向年邁修女,他想用力抱住對他而言是母親的蘇蕾莎,然後告訴她自己在亞莉安柏爾學園的生活是如何的充實。

  「修女!」

  闔起聖經,明明也很久沒見到魔蒂斯的蘇蕾莎修女卻一派清閒地笑著:「孩子,歡迎回來。」

  「嗚……蘇蕾莎修女。」近距離見到懷念的和藹臉龐,他的眼眶隨即被淚水填滿。

  「不要哭,這一切都是大神的安排,我們才能再度相見。」

  魔蒂斯擦掉插點滑落的眼淚,心痛似的抱怨:「為什麼不回我信和跟我通話?修女,我真的好想念妳。」

  「思念與寂寞會使人強壯,孩子,你太過依賴我,所以我只好刻意不和你聯繫。」嘆口氣,修女撫著魔蒂斯的臉頰:「你看起來成熟多了,可見你學到很多東西吧!有交到好朋友嗎?」

  「有。」損友也有。魔蒂斯心底補了這麼一句。「後面這兩位是我剛認識的朋友,他們是巴特與路特。」

  「妳好。」雙子齊聲開口。

  「嗯,魔蒂斯勞煩你們照顧了。」蘇蕾莎修女微微鞠躬,很是高興兩位一表人才的少年是魔蒂斯所結交的好友。

  「抱歉,不是我想潑冷水,但我們還有急事要做。魔蒂斯,你見到養母了,應該可以趕快走了吧?」巴特看了一眼修女和善的笑容,接著將目光轉回少年那張不甘不願的臉上。

  「我還想跟修女講講我的校園生活呢。」魔蒂斯抓過修女的手臂,像個孩子一樣不想離開母親。

  「你忘了你來人間的目的?」巴特皺眉。

  「我……」

  「魔蒂斯,不要任性,快去辦事吧。」修女出聲勸著。

  「好,既然修女都這麼說了,那我就下次再回來看妳。」魔蒂斯放開了手,有些依依不捨的將要轉身。

  「等等。」眼尖地發現少年的頸上戴了一條生鏽項鍊,蘇蕾莎忽然喊住他,然後從木桌內拿出一個手環。就像是早已經準備已久、又好似等待著某個時機的到來,修女捧著手環的手正許許顫抖。「給你,這是你母親的首飾。」

  「我母親?」魔蒂斯大愣。

  「嗯,你願意收下嗎?」

  這是不該問的,卻又很重要的問題。

  魔蒂斯遺忘了親生母親,他醒來以後一直照顧自己的就是修女,母親的角色、母親的地位,就是蘇蕾莎。

  現在一個精緻的寶石手環突然出現,若魔蒂斯接受了,在他的心中就好比抹殺了修女的重要位置。願意收下嗎?願意的話是承認親生母親的存在。不願意嗎?是認同修女兩年多以來的苦心。

  魔蒂斯看著手環。不,他不該這樣想的,收下也好、不收也好,就算遺忘母親的面容與回憶,那個最熟悉的陌生女人都撫養自己長大,只是命運弄人,他與母親被迫分離。

  但也因這樣的命運,他才得以認識蘇蕾莎修女。

  這兩位女性,在魔蒂斯的生命裡都是無可取代的親人。

  「謝謝。」伸出雙手,魔蒂斯小心翼翼地將手環拿了過來。只是幾秒的時間,他總感覺自己與母親相遇了。

  「那我們快走吧!」路特也很感動,幾滴眼淚就這麼很不爭氣地流下來。

  在離開前,雙子的哥哥巴特對著修女低聲說:「人類真的是很難辨認出其他種族的生物呢,妳說是吧……天使女士?」

  什麼也沒回答,蘇蕾莎修女靜靜看著他們離去。

  ※

  前幾天神界格外熱鬧,因為千年才結成一次的「神果」已可採收,負責看守神樹的神界皇后特地舉辦慶典,全國上下無一處不鑼鼓喧天,熱鬧非凡。

  這件喜事透過媒體分享給五大界的子民,也因如此,神界邊防區域也更是謹慎,派了比平常多出兩倍的軍隊,只怕有心人想盜取千年之寶。

  這次成熟的果實共計有六顆,皆交給神界皇后保管。

  原以為能夠得到千年果實是這代神界之王的福氣,卻沒想到禍、福是生命共同體,只要其中一個出現,另一個遲早也會降臨。

  今日的神界很不安寧。

  神果被竊走。

  怕果實落入了與現世和平對立的「叛黨」手中,神界之王立刻派人外出追查,想盡可能不讓更多人知道神果被偷之事。

  越是擔憂的事情越有可能發生,在果實消失於保護區後,人界傳出不好的消息,有近百位的人類因不知名原因開始暴動、四處破壞。

  根據部下回傳的報告中提到,暴走的人身上有「黑暗」的味道,神界之王˙宙猜想神果應是讓叛黨盜走且下了黑暗魔法指令,使得誤食的人類被激發潛在魔力,心也被黑暗侵襲才會失去自我。

  神界宙王聯絡新人類帝國的國王與亞爾學園的校長,同時命令目前在神界高職位、實力優秀……也最天然呆的某位部下出面制止暴動。

  希望騷動能在今日之內平息──內心雖如此祈禱,但宙王還是有些隱憂,畢竟那位部下剛剛一臉沒睡醒的樣子。總之,若他沒處裡好這件事情,大不了宙王在派其他人去幫忙。

  於是,那位部下就精神不濟的來到人間。

  使用瞬間移動的他鎖定地點是常來的第九區。

  他依著轟動胸口的爆炸聲來到第九區危急處,街道滿是塵埃、石塊與垃圾,民宅部分被破壞,而導致這裡失去以往繁榮的元兇正與穿著亞爾學園制服的學生格鬥。

  他眨眨漂亮桃花眼,發現亞爾學園派出的學生他認識,基於禮貌與好久不見的激動情緒,他很不會看場合的對那位學生打招呼。

  「凱兒……」

  「轟轟!」身後又是恐怖的轟炸聲響,因太過靠近地面的暴炸區,強風吹亂了他的頭髮和衣服,而與風同樣噴出的塵埃阻擋了他的視線。

  「嗚啊!神聖的我變髒了!」像個孩子大呼小叫的他卻做出小孩難以做到的事,他氣急敗壞的吟誦咒語,然後打鬥便隨即中止──束縛術,以他強大的力量,只要比他還弱的人都不得動彈。

  既然破壞者與阻止者都沒能使用魔法,其餘人也跑去避難,剩下能夠發出聲響只有無生命物體。

  碰──房子倒塌,劃破寂靜。

  「凱兒薩、死羅,妳們好啊!」

  「……」

  打招呼的人與被打招呼的人呈現極端的不同反應,畢竟一個可以歡欣的揮手,另外兩個像木頭人似的不能動。

  凱兒薩與死羅都沒有心中怒罵突然出現且還無差別束縛人的幫手,她們明白此人某方面少根筋。

  「神聖的我我忘了你們被束縛,抱歉。」過了半分鐘他才發覺束縛魔法還有效力,怪不得亞爾的孩子不理人。

  凱兒薩和死羅窘困的互相,神界最高統治者宙王怎會派此人來這?雖然他很強,但萬一火上加油,災難會不會不減反增?

  「瀏金大人啊……」唯一開口說話的是凱兒薩,她咳了幾聲緩和情緒,接著說出大逆不道的話:「你今天放假嗎?」

  超直接翻譯就是:你今天很閒吧!所幸神界裡高職位、實力排前五強的瀏金˙尤銀個性本就脫線,不明白凱兒薩的話中話。

  「對啊,神聖的我今天休假。」

  「難怪宙王陛下派你來。」想必宙王是情非得已。

  「嘿嘿,神聖的我是要來淨化的。」

  「淨化?」

  「黑暗魔法需要吟唱聖咒,這件事就讓神聖又強悍的我來處理囉!」

  「是啊,瀏金大人很強。」脫線的功夫也很強。

  「嘿嘿!」

  「對了,請問瀏金大人你要跟我們行動還是分開?」

  「分開吧,你們先離開這,神聖的我淨化這區後再去別處。」

  「請你要小心。」

  「妳們也是。」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玩奇/維醺 的頭像
玩奇/維醺

✝ 死寂的天堂 ✝

玩奇/維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