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轟轟!轟──」

  「你、你還好吧?」

  兩道全然不同的聲音傳進魔蒂斯的耳裡。前者是只會發生在戰地的轟炸聲,後者則是難以分辨性別的陌生人嗓音。

  魔蒂斯艱難張開雙眸,看見梨花帶淚的漂亮姊姊,但自己卻與她不相識。

  「這裡是天堂嗎?」魔蒂斯勾起一抹虛弱的淺笑。「天使姊姊,妳的妝都哭花了……」

  「太好了,大神保佑你沒事。」被魔蒂斯當成天使姊姊的瀏金擦掉淚水,卻使妝脫落得更壯烈,看起像某種醜陋妖怪。「如果你死了,神聖的我就沒資格當神職人員了!」

  「咦?」魔蒂斯摸著應該是被戳了一個洞的喉嚨,驚愕的問:「我還活著?」

  「嗯,你沒有死。」

  「怎會……」魔蒂斯茫然眨眼,依稀記得自己在血泊中死去,然後靈魂在漆黑深淵孤寂排回,不過最後好像有誰出現?

  「少年,請你在這裡休息一下,我去淨化那隻犬妖。」瀏金輕拍魔蒂斯的胸膛,說:「他就麻煩妳照顧了。」

  「沒問題。」瀏金說話的對象是剛才和魔蒂斯對戰的少女。得到了她的回覆,瀏金隨後就走出防護罩,與瘋狂的女子戰鬥。

  魔蒂斯呆愣的張開嘴,少女輕笑解釋:「抱歉,我剛以為你是暴走的人。」

  「我哪是啊?是妳突然先攻擊,我才想說妳被『黑暗』控制了。」原來他們都誤以為雙方吃了神果而暴走。「請問一下,那位姊姊說的『淨化』是什麼意思?」

  「就是你剛剛提到的『黑暗』」,那種邪惡魔法要用高等級光明魔法『淨化』,說是解除『暗示』也可以。」

  少女扶起魔蒂斯,這時他才近距離看清楚她的面貌,她有雙漂亮的褐色大眼,堅挺鼻樑與豐厚嘴唇,直長的柔髮隨性綁起一根馬尾,其餘沒綁緊的髮絲散於臉頰兩旁。

  少女的身材纖細瘦長,給人的感覺成熟可靠。不過不知道為什麼,魔蒂斯總覺得少女有種異樣的神秘感。

  「我不太懂『暗示』的意思。」魔蒂斯誠實的說,接著又搶在少女要解說前插嘴:「沒關係,我回去找資料就好,不用麻煩妳特地解釋。」

  「嗯,那好,換我問你問題。」

  「喔?」

  「你叫什麼名字啊?」

  「在問別人的名字之前,妳要先報上名才對吧?」

  「呵,我是……唔,摩奇,我是摩奇。」少女欲言又止的樣子很可疑,魔蒂斯雖想追問,不過想想自己沒資格多干涉人家的隱私,也就作罷。

  魔蒂斯挺直了背,「我叫魔蒂斯。」

  「魔蒂斯魔蒂斯……」摩奇像是要把這名字永遠刻在腦中,一直低喃重複,半晌,她抬頭又笑著問:「你剛剛好厲害,起死回生耶!那是什麼招數呢?」

  魔蒂斯摸著以復原的喉嚨,「不是那位姊姊救我的?」

  「沒有喔,她來的時候你已經確定死亡了。」摩奇放慢說話的語調,眉頭稍微挑起。「對了,我要跟你道歉。」

  「為什麼?」

  「我以為你是暴動的人,而那位女子跟我一樣想要阻止你,所以才讓她出手傷你,但我沒料到她是想殺你,幸好你自救成功,否則我就成了殺人犯的同黨了。」

  「我自救?不可能,我不會治療魔法。」魔蒂斯非常嚴肅的回答,卻又想到另一種可能性:也許自己失去記憶前曾學過?

  摩奇半信半疑的說:「你本身不會治療魔法,不然是我看到幻影嗎?你的身體被一團白色火燄包覆。」

  「白色火燄……哦,這樣啊。」魔蒂斯含糊不清的回答。

  「我看你已經好很多了,那我就先離開去其他地方阻止暴動。」摩奇起身拉好裙襬。「那麼再見囉!」

  雷蘇娜拉學園的神祕少女噙著深不可測的笑靨離開了。等摩奇走遠魔蒂斯才收回目光,轉而觀望瀏金與女子的戰鬥。

  魔蒂斯的實戰經驗並不怎麼豐富,在亞爾學園出任務時,拉厄亞與古斯塔奇配合的很完美,他和小兔子R默契雖還不錯,但也沒說多好,偶爾還會扯彼此後腿。

  不過魔蒂斯的眼力不錯,瀏金與女子的速度相當快,他勉強可以看出他們的格鬥方式。但看不到兩分鐘,他就放棄繼續以眼觀望,他們的動作五花八門,又加上魔蒂斯才剛「起死回生」,體力還未全部恢復,他能清醒著與摩奇聊天已經是很不可思議的事情。

  魔蒂斯認為自己很沒用,剛才他打不贏摩奇、還被女子重傷,而現在又讓天使姊姊上場對戰,他到底哪時才能實力增強?他很憂心天使姊姊會受傷,就跟自己一樣。

  魔蒂斯以為瀏金會敗於女子,其實剛好完全相反,瀏金能以壓打性的實力擊潰她,但他不想傷人。

  宙王陛下跟瀏金提過女子的來歷,假如她出了什麼意外,以後魔界的血族與犬族之間的局勢會有變化,因此瀏金不敢大意,他非常小心的用最溫和方式與女子對打,想盡辦法找出她的破綻,在瞬間做出輸贏,然後成功的把她帶回去。

  但女子彷彿有用不完的力量,使瀏金想起以前的事,有一次神界女囚犯越獄,出動大批人馬捕捉她,卻都被悽慘的擊退,宙王便派他上場抓人。那次也和今天一樣,悠閒放假的他被命令捉人;而捉拿的對象也都擁有詭異、充沛、強大的魔力。

  難道說,女子體內有魔水晶?瀏金忍不住這樣想,而魔蒂斯也如此猜測。
  用手指大力戳著右掌正中央在發亮的晶體,魔蒂斯懷疑附近或許也有一顆魔水晶,因為它無故發光,似乎是在彼此共鳴。

  「為什麼魔水晶一亮我就想睡了?」魔蒂斯的眼皮重得快要闔上。

  「少年,你怎麼了?」留心魔蒂斯一舉一動的瀏金慌張大吼,他見魔蒂斯臉色難看,像極了快往生的人。「撐住,我馬上去救你!」

  如果瀏金多想一些,就會察覺魔蒂斯並非將死,會使用神火的人不會輕易踏上黃泉的道路。

  瀏金將橘色格子大衣脫掉往後面丟去,站穩馬步,眼神難得變得銳利精明。他拿起頸間戴的白十字架項鍊,在中間部份的黃寶石上落下一吻,就在剎那間寶石驟然發出激光。

  受到光芒照耀的魔蒂斯微微睜開眼,看到瀏金手中握得十字架項鍊逐漸變體,高度與寬度都是體型纖細的瀏金的兩倍大,而巨大十字架四處頂端部份裝有銀刃。

  瀏金握著扣入十字架內部的粗大鐵鍊,蓄勢待發。魔蒂斯愣了一下,從瀏金純潔的氣息來判斷似乎神界天使族,但天使應有的潔白翅膀卻沒出現,魔蒂斯想起瀏金說自己是神職人員,這似乎與天使族不一樣。

  「主。人。說。殺。了。他。」女子每說一個字,頭就轉一下,用機器人般的空洞眼神與魔蒂斯對望。

  「為什麼執著於少年呢?」瀏金納悶的問:「花˙綺亞小姐,是誰給妳下了『暗示』,要把無辜的孩子逼到死路?」

  「殺。了。他。」女子始終只有這個目標。

  「神聖的我是希望溫柔的淨化妳,但妳卻不乖乖束手就擒。」瀏金心疼似的搖頭。「花˙綺亞小姐,阿卡迪亞女王絕對不願意妳變成這個樣子,神聖的我希望妳的意志快戰勝黑暗……」

  女王陛下?魔蒂斯的心臟加快的跳了。假使女子和某國女王有很深的交情,那為什麼會變成罪犯?古斯塔奇說「很久沒見到同伴」又是什麼意思?

  問號問號,還是問號。魔蒂斯知道古斯塔奇是「半個」人類,但伊芙司呢?

  「殺。」

  「少年!」

  瀏金的呼喚把魔蒂斯從問號堆中拉回現實。

  女子正飛速朝魔蒂斯進攻,她的外貌變得粗獷,姣好身材漸漸膨大、壯碩,四肢肌肉比起一般成年男子還要大上兩倍,烏黑濃密的毛髮覆蓋人類應有的皮膚,美麗容顏扭曲,變成尖牙大嘴的野獸。

  狼人。

  魔蒂斯曾看過某本改編自歷史的奇幻小說,狼族與血族大戰,最後狼族戰敗。但魔蒂斯也沒空多疑惑眼前怎麼還有位狼人,他只知道一件事情……會被殺!

  直覺在警告少年,但他的身體已經不能在使出任何魔力,只能面臨第二次的死亡。魔蒂斯緊閉雙眼,兩隻手舉起想要護住最脆弱的胸膛與頭部。

  「別動!」瀏金焦急大喊,他的嗓音接近男性,粗啞又渾厚,但此時情況危急,誰也沒多餘時間去注意這微妙的變化。

  瀏金靈動的大眼瞇成細縫,眼神充斥計算與自信。「白金˙洗罪的聖痕!」他大聲吶喊魔法咒語,武器聽從主人指示,中央那顆精美黃寶石立即散射白光。

  瀏金奮力甩動巨大十字架,鐵鍊在半空拋出漂亮的圓弧,隨著十字架劇烈旋轉飛遠,鐵鍊發出的喀啦聲響也越大。

  魔蒂斯的心臟在快速跳動,那並不是來自女子想殺了自己的恐懼,而是驚駭女子身後那逼近他們兩人的凶器!

  瀏金的武器不分敵人、不問魔蒂斯的生死,就這麼激速穿刺女子與少年的身體。當武器白金轉了一圈回到主人手中,被劈殺的兩人早就倒下。

  神界宙王派來淨化人間的部下瀏金˙尤銀,沐浴於夕陽餘暉照耀,佇立在蕭瑟破亂的暴動地區,持著武器白金,面帶純真燦爛笑容,宛如善良的神人。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玩奇/維醺 的頭像
玩奇/維醺

✝ 死寂的天堂 ✝

玩奇/維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