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朔時間:花˙綺亞和魔蒂斯尚未接觸之前──

  古斯塔奇與凶瑟等人來到人界就立刻分開。

  從來就不把凶瑟當夥伴的古斯塔奇一點也不留情面的說:「我先走了,晚點再去找你們。」他連聽凶瑟說明這次的任務內容是什麼也都不想,瀟灑離去的背影很令奴恩感到不悅。

  凶瑟沒有當場阻止古斯塔奇的擅自行動,反而他先走人會對他們比較有利。

  「我們要改變這次的任務。」凶瑟的這番話一說出口,奴恩的美臉可更加難看,直覺自家的老大可能又被使喚去哪裡出差,讓護主心很重的女惡魔極度厭惡對他們下命令的黑影。

  「你們兩人去一趟魔蒂斯住的孤兒院,幫我調查他的身世背景。」

  「恕我冒昧的直言,這樣做有什麼意義嗎?」

  「要了解敵人就要先知道對方的底細!最好是全身上下有多少根毛都要查得一清二楚。」向凶瑟發言的墮落深淵卻得到奴恩滿口不爽的回答。

  這女惡魔的脾氣說來就來,墮落深淵與她認識也久了,所以也不特別感到不舒服,他只輕點頭並不回嘴。凶瑟微笑,奴恩的暴燥脾氣算有一半都是墮落深淵寵出來的,他們兩人的關係就像哥哥與妹妹。

  不過,墮落深淵會任由奴恩對自己耍任性,應該是有移情作用吧!據他了解,墮落深淵有個妹妹,但他們已經很久沒見面。凶瑟羨慕擁有兄弟姐妹的奴恩與墮落深淵,因為他並無家人。

  「奴恩說得對,我想要了解魔蒂斯的一切。」

  「我們會盡力調查。」

  「那您要去哪裡?」奴恩輕輕捉住凶瑟的手腕,一陣冰涼感從他的肌膚傳到她的手中。「您要去很遠的地方吧?需要我傳『力量』給您嗎?」

  若奴恩把墮落深淵當哥哥一樣任意撒嬌,那她就是把凶瑟當成父親般敬愛,她很恐懼這個給了自己新生命的男人會隨時倒下,那她肯定會崩潰。

  其實這樣的敬愛已經逐漸變成欽慕,如果繼續潛移默化將成為愛情,奴恩本人雖沒注意到,但凶瑟多少已經察覺。

  小心翼翼抽出自己的手,凶瑟婉轉拒絕:「謝謝,不過不用了,以我現在的魔力足夠完成黑影交待的事情。」

  「可是……」

  「三小時後這裡會合。」凶瑟在奴恩要發言的時趁機插嘴,接著連忙離去。

  「該走了。」墮落深淵很煞風景地破壞奴恩獨自感傷的氣氛,他不是不想安慰,因為依照奴恩的個性,安慰的話只會令她覺得被羞辱。

  果然,奴恩的情緒轉換很快,因墮落深淵的話而很快恢復平常冷漠、強悍的姿態。雖然外表可以偽裝堅強,但奴恩的內心不斷猜測凶瑟去哪裡?她孰不知,凶瑟將去的地方與古斯塔奇是相同目的地。

  古斯塔奇帶著睡著的獵物來到只有政商名流才聽過的赫赫有名家族:菲克亞欣,位於人界第四區,又名「黑色城市」。

  第四區之所以有如此詭異的稱號,全因為這裡的黑幫份子是人界最大據點,總體來說,黑色城市的黑手黨具有影響人界經濟、外交的力量,人界王室與星警也不敢任意逮捕他們,除非找到他們做了喪盡天良的壞事證據。

  現在,古斯塔奇即將踏入的菲克亞欣家族,並非屬於黑幫,而是另一種邪惡的行業:殺手。

  人界第一暗殺家族,菲克亞欣。

  簡稱菲欣家族,有人說這個暗殺家族果真是「非心」……沒有人心。

  殺人的手段無出其右,一招下去其人必死。

  尤其是大家長黑杰,他是人間界排行第一最強殺手,也是個很有個性的男人,只接有興趣的委託,就算出了天價請他暗殺,若他卻不想去那誰來講情都沒用。

  以殺手為業、性個古怪的黑杰是出了名的疼女兒,這件事情據說嚇到不少聽過他暴戾名聲的人,其中也包含古斯塔奇,他也感到錯愕。

  古斯塔奇拿出信封,翻過來看收信人的名字:紅寧兒˙菲克亞欣。

  黑杰的女兒。

  古斯塔奇默默地將信收回口袋,開始思索要怎麼進去菲欣家?要是今天魔蒂斯與他一道前來,恐怕那小子會直接跑去問站在華麗大門兩旁的護衛,然後被當瘋子趕出來吧!古斯塔奇想著想著不禁笑了起來。

  扛著昏迷女子的他忽略旁人注視的異樣眼光,緩慢的朝人界最強的暗殺家族邁去。他感到害怕,也感到興奮。

  胸口滿懷兩種相反感覺的古斯塔奇,沒發現身後的女子半睜開了雙眼,但意識還未完全清醒。

  「不曉得紅寧兒˙菲克亞欣是什麼樣的人?」古斯塔奇期待能見到第一殺手最疼愛的女兒。「旭學長真厲害,竟然認識黑杰的女兒!真好奇他們怎麼認識的。」

  「我們是打架認識的。」與古斯塔奇一樣行進速度,並以輕鬆對談回應他的人是位少女。

  「你找我嗎?我就是紅寧兒。」少女笑了,她的粉嫩臉頰有可愛的小酒窩,跟傳說中留著大鬍子、面目兇殘的黑杰一點都不像,她長得實在清秀可人。

  古斯塔奇打量少女,身高約一百六十公分,身形纖細、肌膚偏白,瓜子臉蛋上的五官沒有特別漂亮,穿著也很樸素,一件米白襯衫、刷白的短褲和運動鞋,背著大大的背包,看起來就像個普通路人。

  不過古斯塔奇承認她瞬間接近自己的功力很強,他竟然是在她出聲的瞬間才發覺後面有人!所以少女一定就是紅寧兒˙菲克亞欣,而還有一點也能夠證明她的身份……古斯塔奇瞄向她的背包,裡頭傳出淡淡的血腥味。

  左手不費力氣的支撐背上女子的重量、右手伸出想與少女握手的古斯塔奇吐出一句話:「妳好,我是古斯塔奇˙德瑪。」

  古斯塔奇友好的與初次見面的殺手之女紅寧兒自我介紹,得到的卻是意料之外的回答:「私奔嗎?」

  「咦?」

  「你們兩個私奔想來我家避風頭?」紅寧兒指向古斯塔奇後面背著的女子,臉頰微微發熱。

  紅寧兒的思想很古怪,古斯塔奇有點不太能理解她在期待什麼。

  「不是。」古斯塔奇非常汗顏,若不是眼前這天真的少女是旭學長的朋友、又是接下來能幫助自己的貴人,以他衝動的個性非打暴紅寧兒的漂亮臉蛋不可!在他的字典裡沒有憐香惜玉這句成語。

  古斯塔奇的回話打擊了紅寧兒愛幻想的幼小心靈,她失落的嘟起嘴巴,隨後不吭一句的拖著步伐走回自家大門。

  「給我慢著!妳去哪裡啊?」紅寧兒突然不理人的態度對他而言無疑是非常挑釁的舉止。

  聽到身後傳來怒吼聲,紅寧兒頓了一秒,徐徐轉頭,注視古斯塔奇的怒顏,又看了看身體靠於路燈休息的虛弱女子,她思索了幾秒,開口詢問:「有事?」

  「沒事找妳幹麻?你以為本大爺吃飽撐著來找黑杰的女兒幹架嗎?」火氣燃燒到最高點,現在的古斯塔奇婉如吃了炸藥。殺手之女蠢死的天真眼神和好像沒做錯的口吻激怒了他。

  「你、你好兇,爸爸說不要常生氣,不然會被殺死。」

  說得好像很有道理,但根本哪裡有問題。

  「為什麼會被殺死?」古斯塔奇超不爽的大吼回去。

  旁人因可愛的女孩被不良少年纏上,紛紛好奇的竊竊私語,這又讓成為焦點的古斯塔奇更加火大。

  「爸爸說誰對自己發飆,殺死對方就對了。」

  「妳爸的教育方式太血腥了吧!」古斯塔奇本來害怕殺手家族的恐懼感,都因為紅寧兒不像樣的「單蠢」氣質給大大的減少許多。

  「嗯,你也覺得太殘忍的對不對?」紅寧兒彷彿遇到知己,歡樂地跑來搭住古斯塔奇的雙肩,臉頰淡紅,眼眸閃耀激昂光芒。「所以我就跟爸爸說不要殺人,把他們打成重傷就好。」

  「對嘛,給他們教訓就好,殺人什麼的只會有業障。」古斯塔奇甩開親近自己的柔嫩小手,面色比起剛剛的不爽又添加了幾絲厭惡。他不怎麼喜歡剛認識的人裝熟,那感覺很噁心。

  古斯塔奇明顯拒人於千里之外,紅寧兒卻絲豪不減熱情,又二度大方的握住古斯塔奇的手,仰起臉喜孜孜的說:「你好有趣喔,跟我當朋友吧!」

  「我不要。」

  「啊?不要嗎?那沒關係,我們當損友。」

  「妳有毛病啊?知道損友跟朋友的差異嗎?損友是有害無益、以利益為先、妳遇難就閃的濫朋友,這樣妳還樣跟我當損友?」

  「呵呵。」紅寧兒明是笑得甜美,但古斯塔奇感覺她的心靈缺少了某種東西,令這笑容參雜些許的哀傷。「你說沒事不會來找我對吧?那現在你有事求助才來找我,不就是以利益為先嗎?那我們當損友哪裡不對?」

  她不似外表單純。古斯塔奇默默改變對紅寧兒的印象。

  「哎,我不介意啦,你也別放在心上,我認識的同輩大多都跟我以這種關係保持聯繫,所以我也習慣沒有真正的朋友、只有愛利益的損友。」紅寧兒正處在慌張的狀態下,所以說話速度也不自覺加快。

古斯塔奇看她的眼神跟以前她遇到的人不太一樣,可能他本人沒察覺,但紅寧兒察覺他的眼神融合了憐惜與溫柔。

  紅寧兒的心開始隱隱刺痛,甚至討厭那種眼神。「那你有什麼事嗎?」

  「這個。」古斯塔奇拿出旭學長親筆寫的信。

  紅寧兒快速瀏覽過一次。「我明白了。」她又綻放缺陷的虛假笑容。

  古斯塔奇心中很不是滋味,紅寧兒既然認識旭學長,怎會說沒真誠的好友?旭學長對每位朋友都很真心。

  「妳跟旭學長不是朋友嗎?」護友心驅使古斯塔奇問了不相干的問題。

  「不是,我們只見過一次面,那次我差點被他殺了但他饒我不死,只說以後有事相求時希望我能幫助。」

  紅寧兒如旁觀者敘述一個故事,冷靜的說:「嗯,我們是損友。」她從信封內抽出另一張紙,遞給了古斯塔奇。

  古斯塔奇也沒多表示什麼,或許其中藏有什麼內情。接過了紙條,上面署名是給自己的,他便不疑的打開看。

  ──古斯塔奇、魔蒂斯,紅寧兒就麻煩你們「改造」了。

  是旭˙拿過多倫緹的字。古斯塔奇低頭不語。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玩奇/維醺 的頭像
玩奇/維醺

✝ 死寂的天堂 ✝

玩奇/維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