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再見囉!」奇奧斯趁帝還呆然時偷親他的臉頰,之後快速溜走。

  「……該死的!」等帝的雷擊射出,可恨的變態早就前一秒逃之夭夭了。

  粗魯又用力擦掉臉龐的餘溫和口水,帝的髒話連連出現,更在發現某四人用悲憫的眼神看自己後,氣得都快吐血。

  「靠!你們是怎樣?做啥我一靠近就退後啊?喂!」

  「怕掃到颱風尾,我們還是先離你遠點。」

  剎合理的丟個理由給帝,然後看向兔子。

  「R,你找到魔蒂斯了?他在哪?」

  「小魔唷?他在小潔蘿的房間,才剛醒不久,直嚷肚子餓,而小黑的肚子也很餓,所以小友帶我們去廚房拿好多好多食物唷!你們要跟我們去廚房還是要去醫部?」

  「醫部?給魔蒂斯找治療師嗎?」帝還以為魔蒂斯恢復大半,才有體力嚷著要食物。

  「不對唷,是要你去『消毒』。」R說完,友夜友還很配合地再退一步。

  帝方才要對付奇奧斯的雷電又霹靂啪啦作響,R從容的又道:「好啦開玩笑的,帝別生氣,你快去魔蒂斯的身邊唷,小潔蘿很喜歡他,好像想研究為什麼他的血液那麼香。小魔雖醒了但還很虛弱,你和小剎得保護好他唷!」

  「那你還放他一個人跟潔蘿相處?」

  「我們被小潔蘿趕出來了唷!」

  「嘖,剎,我們走。」

  帝抓了剎的手腕,趕緊奔去救人。

  R跟他們揮揮手,然後跟友夜友˙安特提議:「小友,人家要去找小獄,你帶小黑去拿食物,拿越多越好,生的也可以……嗯,生肉是給小黑吃的,給小魔的菜最好清淡點,還有記得也要拿水果。」

  友夜友明白兔子和四大界的王們交情很好,究竟牠用什麼方法征服王們,無人能知,也許恰好只是投緣吧?聳聳肩,友夜友的心思放到小黑上,這隻奇妙的黑龍喜歡吃些什麼哪……

  友夜友在懊惱,兔子R早已飛奔到魔王的寢宮前,侍衛沒有阻止牠,可以自由進出魔王房間的有誰他們很清楚。

  R推開門,走入大而樸實簡約的魔王寢室,擺滿公文的書桌、一整面牆大小的書櫃、火爐、最深愛的全家幅畫像以及棋盤。

  精靈界蓮王的房間擁有各種各國的珍貴古董、書本、植物、畫具與甜食;神界圖書館和音樂館內各有宙王的專屬房間;人界新人類帝國小國王的寢宮像個十七、八歲的少年的房間,昂貴的音響、每天會用到的電腦、放滿漫畫與小說的大書櫃、各種球類,與堆積如山的公文。每個王的性格、喜好,看房間就能推測出來。

  R很安靜待在睡著的魔王旁邊。

  獄王生病了,得了一場幾百年來都無法醫治好的病。

  盯著獄王一年比一年還衰老的面容,R的精神開始恍惚,回想從第一次見到獄王的往日時光,然後昏沉沉的閉目睡去。

  牠因有人的觸碰才驚醒。R張開眼皮,獄王在對著自己微笑,眼神清晰卻也滄桑。

  「小獄,你認得我吧?」

  魔王的,讓他失去「心」,有時認得出誰是誰,有時候跟痴呆的老人一樣。

  「我當然認得出你,R,怎會有空來我這?」

  魔王坐起,他的身體薄如紙片,連遭到魔法吞噬生命的魔蒂斯都沒魔王來得更像邁入黃泉的將死之人。

  幾百年來不斷的衰落,但獄王不放棄的追求生命的可貴,他還不能倒,決不能!至少,他得活著等魔蒂斯恢復所有的記憶才行。

  「小魔出了點狀況,現在於魔界皇宮暫留幾天,養好身子就會離開了。」

  兔子R隔了幾秒才又坦白地說:

  「找到小黑了唷,就是小魔的坐騎,你們稱為『魔煞之龍』,但我想現今世界只剩他這麼一隻了吧?吶,小獄,我跟你說唷……小魔恢復一些記憶,他想起誰是亞希瑟,還有當年厄爾教他的禁忌法術他也……」

  R的聲音越來越小,到最後是靜默不語,牠伸出毛茸茸的兩手抱住了瞳孔內失去光芒的獄王。

  因鮮少下床走出房外吸收陽光的照射,獄王的肌膚毫無血色,慘白如紙,而赤紅的眼眸沒有丁點意識,茫然且黯淡。

  「小獄啊,你會好起來的唷!聽著,這是身為『預言師』的我對你的預言,所以你放心,你不會死的。」

  空曠的房間,卻不會覺得寂寞冷清。

  幾千年來,永不熄滅的友情,直至這一刻也不會消失。

  ※

  魔界皇宮某房間──

  「今年幾歲?」

  「十六或十七……」

  「身高多高?」

  「號稱一百七十公分……」

  「星座?」

  「我不確定……」

  「家裡幾個兄弟姊妹?」

  「我是孤兒,不過孤兒院裡有很照顧我的老修女和很多的孩子,所以我的家人很多,大家都是我的兄弟姊妹,而老修女算是我的第二個母親。」

  「這樣呀,那你的名字呢?」

  「這應該是妳第一個就要問的問題吧?」

  魔蒂斯有些不滿的嘟嘴。

  他醒來後有兔子R和一位叫做友夜友的軍人跟他大至說明目前的情況,他了解自己使用會減損壽命的法術,是衝動、是彌補又或者逼不得已……?說不清的複雜情緒滿懷於胸。

  衝動,乾脆豁出去的熱血感至今回想起來還是心有餘悸,手放在左胸,怦通怦通的心跳在加速著,年輕的血氣方剛能夠後悔嗎……

  所以,逼不得已就是後悔的感覺?蓮王再三請求,需要拯救學姊與整個魔植族的性命,但他真的不願意誰又能強迫他?

  應該是彌補過去。

  魔蒂斯的兩手用力緊抓著被單,雖然還有很多關於記憶的謎題沒有解開,但原本以為已經「結束」的感覺,到後來卻發現自己會在這個地方都是要完成以前沒有成功的任務。

  壽命削減,他不會感到特別怨天尤人,這些日子以來的夢境若有似無的提醒他,打從兩年前車禍以後,現在的生活是他經歷過死亡後而得來不易的,那是生命的洗滌,因任務減少了壽命而非奪走生命,他已經很感激上蒼。

  「哈囉?少年,你的名字是什麼?」潔蘿在魔蒂斯的前面揮揮手,這小子突然嚴肅地瞪著被單,彷彿這件被單與他有什麼深仇大恨。

  魔蒂斯回神,潔蘿的聲音這才完整的在他的腦中慢慢響起。

  「啊,我的名字……」

  艾伊雷爾˙魔蒂斯˙卡諾萊特。

  「……魔蒂斯,請叫我魔蒂斯。」

  這不是謊言,一萬個肯定,不會是針對潔蘿所特意講的謊話,只是這名字他得去「確認」之後才能正式與他重要的家人朋友們報告。

  坐於床邊的潔蘿站起來退後幾步,右手摸著穠纖合度的下顎,繡綠的雙眸上下來回打量纖瘦的少年,嘴裡念著幾句話,由於音量不小也不大,魔蒂斯理所當然就聽見了。

  「哎呀……明明就有這麼棒的名字,帝做啥老叫他死小鬼呢?」

  看來臭大叔連在魔界皇宮裡都不留點面子給他。魔蒂斯癟嘴,反正他自己也在亞爾學園對他暱稱不敬的稱呼,所以也就不怎麼介意了。

  「那是因為他太不懂得尊敬長輩了。」

  帝在外頭的可聽得到潔蘿的音量,他假裝從容不迫的開門,可惜再怎麼淡定都逃不過潔蘿的法眼,她透過帝的不平穩呼吸頻率,推測這愛面子的二十一歲青年肯定是接到魔蒂斯的消息後,拉著剎用跑的過來。

  太過焦急,連移動魔法都忘記運用。

  「什麼不懂得尊敬長輩?你難道就尊敬過我們了嗎?」潔蘿的話中有九成是開玩笑的成分,帝將誰當成朋友,自然和他相處時就感覺得出來,若不樂意當他的友人而是師長,帝便會識相的保持距離。

  瞟了一眼笑得奸詐的潔蘿,帝的眉毛挑得高高,大大懷疑潔蘿是不是有什麼話想說、想問。「妳要我把妳當老人我可沒問題喔?」

  「我還很年輕。」潔蘿用手肘撞上帝的胸口,然後指著魔蒂斯道:「你這麼關心這小子,那把雨果和莘西雅多年的交情放哪……」

  「對了,學姊們沒事吧?」魔蒂斯剛才聽友夜友和R說了一大堆事情,卻沒提及兩位同樣和他出任務的學姊。

  「啊,放心啦,她們兩個都沒事,晚點還打算來探望你呢。」潔蘿要損帝的計劃讓魔蒂斯給打亂了,看他露出的擔憂神情如此真成,這騙人的話就是說不出口。

  「我開會前就和撒冷聯絡過了,雨果只是因魔蒂斯的『消瘦』而受到了點驚嚇,至於莘西雅可厲害了,聽艾勒說神界會議開到一半,她竟然不休息,硬是闖入會議室跟著開會,宙王要她回房她還不肯哩!」帝心底明白潔蘿想要做什麼,但還是想要口頭上解釋一下,好給魔蒂斯更完整的交代,以免他操心過頭,食不下嚥。

  「真不愧是神界大天使公主。」潔蘿說。

  「……耶!莘西雅學姊是天使公主?」突然聽到什麼震撼事實的魔蒂斯不禁脫口喊出疑問。

  帝兩手環胸,納涼般地回應下巴幾乎誇張得要脫臼的金髮少年:「是啊,我想全亞爾學園只有你這個轉學生不曉得吧?高中部二年級赫赫有名的『莘西雅公主和她的部下兼搭檔˙蘇茉爾』是二年級的第一與第二名人,你這死小鬼可好運了,認識公主可是你上被子修來的服氣。」

  「我真不敢相信……」魔蒂斯的三魂七魄被這消息給驚得快要散去。

  「剎是魔界伯爵與將軍,我和潔蘿也是將軍階級,怎你就不那樣訝異?」

  「我若沒有使用魔法成功,那天使公主不就因使命喪黃泉?那對神界造成的影響會很大,魔植族的詛咒不解除,又將是多久的等待?」

  魔蒂斯回答帝,心平氣和,一點都不想刻意營造自己減少壽命有多悽慘狀列,然而卻還是將氣氛引導至令人屏息的氛圍。

  潔蘿、帝、剎以眼神來做心靈溝通。魔蒂斯後知後覺他們三人突然閉口不語,還用那愧疚的眼神看著他,頓時領悟他們還以為自己在怨嘆被人利用而害得壽命被吞噬,不知消失了多少。

  「小鬼,聽著,我們真得不知情這次的任務會使你的壽命……」

  「不,我知道,但我還是選擇拯救魔植族與莘西雅學姊的性命,你們不用愧疚,王們也是一知半解,我是直到施用魔法的瞬間才想起這封印魔法所換來的代價是什麼,所以啊……你們誰都不用覺得對不起我,而我也沒有後悔。」

  魔蒂斯淺笑的中止帝要道歉的話。他很盡力地想要表達出自己真的不後悔的心意,卻依然消彌不去帝等人的慚愧。

  帝等人又對看了幾眼,然後點頭。魔蒂斯很有誠意的安撫他們的情緒,不接受便為抹殺他的真誠。

  「換個話題吧,不然太沉重可對病人的身心不好。」帝摸摸魔蒂斯的頭頂,道:「你的任務已經完成了,在末神歲闖禍、與米亞記你大過的等事都能抵掉了,可還是要停學一個月,恰好你就趁這三十天好好休息養身,接著亞爾要舉辦校外教學,你猜猜地點是哪裡呢?」

  「臭大叔,你就別賣關子了。」

  「呿,真不好玩。地點是新人類帝國的博物館,我跟小國王不錯熟,你想要查什麼資料告訴我,我要他不只讓你參觀博物館,看要是圖書館或者皇宮內部也都行。」

  帝滿懷信心的說,魔蒂斯則興奮的笑了。

 

 

全站熱搜

玩奇/維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