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如看見你不流口水不就證明你輸給剎了?」帝嘿嘿的調侃來客,然後小聲的在魔蒂斯耳邊說:「他是撒冷,精靈界三聖靈之一,『目前』精靈界最美的人就是他。」

  「貧嘴!」撒冷向帝冷笑。濃密的睫毛微微抬起,一雙漂亮的櫻色鳳眼在瞥見醜陋面具的瞬間迸出激烈的怒意。

  「剎,難得我們見面了你不打個招呼倒想羞辱我呀?本妾貴為花精族長,等同花神、花妖之母的偉大地位,你戴了個醜面具是想告訴本妾你連比都不想比就要把『最美』『讓』給我?真夠混帳!」撒冷激動起來,嫩白的手背爆出條條的青筋,魔蒂斯這才後知後覺的發現撒冷是男性。

  少年頭疼了,魔界與精靈界最漂亮的可人兒都是男的,這把女人放在何處?

  帝憋笑的很不留情,肩膀一抖一抖任誰都看得出他有多開心剎被撒冷罵個臭頭。

  每回去精靈界,剎都刻意躲開與撒冷見面的機會,就怕好強的宰相拖著剎開始「巡迴演出」,見一個精靈就問:「我跟這血族誰才是絕色?」

  剎都還沒開口解釋自己的行為,撒冷一個箭步來到床邊,傲慢斜視呆掉的魔蒂斯。

  「這孩子簡直過瘦,若長點肉可就頗有姿色了。你們兩哪弄來的人類?以為丟個還不錯漂亮的孩子給我罵一罵我心裡就爽快多了?」

  然後,帝再也忍不住的哈哈大笑了。

  「你不用罵他,他不是我們找來給你出氣的。撒冷,他是火焰使者魔蒂斯,你來魔界一趟,是不是蓮王要你來的?」剎的面具依然沒脫下,他還是認為戴著總比沒戴好。

  撒冷沒好氣的回他一記白眼,抱怨著蓮王的不是:「全精靈界不忙的一堆卻找我來探望一個才幾十歲的孩子……」

  他輕皺好看的眉頭,紅唇閉了閉,再開竟是嘲諷魔蒂斯的話。

  「清秀、娃娃臉,本妾看你八成會長命吧?別以為長著好皮相就能快活一輩子,該老的時候你就長滿皺紋了,我想你也不喜歡見自己日漸衰老,要不跟本妾訂個契約,在你未老之前我取了你的性命如何?」

  這下,帝笑到都飆眼淚了,剎則不悅地用手肘撞及他的腰側。

  魔蒂斯是嚇傻了,可很快的他恢復理智,沉穩並嚴肅地應答。

  「感謝你的好意,但我不想與撒冷大人你訂契約。年老、皺紋都是人類活著經歷歲月的痕跡,那是種美好的『紀念品』,時間奪走人類肉體的表面卻增長我們的心靈,我身為短命的人類,卻為此感到驕傲。」

  半晌,撒冷都不開口,淡如晨曦光芒的金眸死死盯著魔蒂斯。

  「怪不得……」撒冷緩慢眨著眼眸。「蓮王陛下會要我來探望你,確實是個伶牙俐嘴的聰明孩子。呵,我挺喜歡你的,就如陛下請求,將大地氣息分享給你吧。」

  花精的族長,撒冷把雙手交疊貼至魔蒂斯的胸膛,吟唱起精靈族最古老的咒語之歌,柔和的白光籠罩骨瘦如柴的魔蒂斯,他感到溫暖與芬芳的香氣,僅吸一口,精神抖擻清爽。

  來自全世界的植物正透過撒冷當媒介,將一點點的精氣傳送給魔蒂斯,只消耗些許的氣息並不影響它們的生長,且全世界的植物很多,足夠魔蒂斯復原肉體。

  帝、剎互相對看,魔界最好的醫官說魔蒂斯是元氣大傷,卻沒留意醫官的種族非自然妖、精。

  要治療元氣就需要元氣,最好是大自然的精氣,不過可以釋放自然精氣的魔界種族不多,精靈界倒是一堆,帝和剎一時糊塗忘了找撒冷來,不過讓魔蒂斯休息幾天確實也會好,只是沒那麼迅速。

  精氣補充完畢,魔蒂斯高興的摸摸臉頰與其他部位,肉有長回來了五成左右!

  「如果想恢復以前的身材,就多吃點東西吧。」撒冷說。

  撒冷收手,驕傲地聽少年的答謝:「感謝撒冷大人,你不只長得美麗,連心地都很善良呢!」

  「死小鬼,你說謊都不打草稿的啊?」帝以為這玩笑好笑,卻得到撒冷一個上鉤拳。

  「人家誠心誠意的稱讚本妾,你插個什麼嘴?」撒冷齜牙咧嘴的怒視倒在地上的青年將軍,火氣不小的又把矛頭指向不太敢發表意見的剎。

  「本妾想知道是哪個低智商的傢伙跟蓮王陛下報告火焰使者的生命被奪走了?」

  魔蒂斯的心跳似乎漏跳了一拍,蓮王得知他壽命減少以後的反應是什麼?當時蓮王百般要求他非得施展魔法,但應該不清楚這將付出不少的代價。

  懊悔、自責?偉大的精靈王會跟他道歉嗎?那魔蒂斯覺對不接受!這是他的決定,非任何人的請求,不需要誰來內疚。

  蓮王派撒冷來,還請他分大地精氣給自己,魔蒂斯想,這是蓮王的「歉禮」,這禮物來得太快,他沒來得極拒絕……等過幾天,他想去精靈界跟陛下好好談談才是。

  「呃,是R說的,哪裡有問題嗎?」帝被揍得這拳可很用力,臉頰都腫了起來無法好好說話,剎便代他回話。

  臉頰發熱疼痛的帝看在撒冷治好魔蒂斯的元氣的份上,忍氣吞聲不回以顏色。

  「還問我哪有問題?你們個個眼瞎了不成?還有你,火焰孩子,你自己施展了什麼魔法都不清楚嗎?我真要收回講你聰明這話了,你的情況只是魔力消耗太多導致精氣大損,壽命沒縮短的。」像個尊貴女王的撒冷優美的勾著手指,一張椅子神奇地飛來讓他安座。

  魔蒂斯扶額努力回想在自己昏倒的那一秒,是否有什麼奇蹟發生。

  似乎……母親給的手環在發光?魔蒂斯忽覺胃一陣翻滾絞痛,有點不願承認是生母的遺物救了他,因為假使自己壽命未減是受手鐲保護,那表示有人替他承擔這份邪惡的反噬……

  ──母親還活著?難道母親她……

  「嗚……」魔蒂斯痛苦的乾嘔,嚇壞了面頰紅腫的帝和剎。

  「你怎麼突然這樣?哪不舒服?」帝輕拍他的背。魔蒂斯搖頭,一句話都不肯講。

  順順自己拖長至地上卻不沾任何塵埃的銀髮,撒冷穩住情緒,稍微淡定的道:「他可能想到什麼吧?例如誰代他奉獻生命。」

  言及此時,敏感的詞彙刺激魔蒂斯的聯想,更添他頭暈目眩,直逼昏厥。
  帝喂了撒冷一聲,花精族的族長頓了幾秒,不知是懊惱自己的失言或什麼,臉蛋微紅,嬌滴滴的輕咳:

  「可這也只是猜測,或許他施展的魔法能解救莘西雅公主、魔植族,而又不減壽命,再不然還有個可能性,魔法不完全正確,導致反噬轉移到別的地方或乾脆沒反噬。」

  「請問,你怎麼確定他壽命沒減?」剎有禮的問。

  「大地精靈告訴我的。」撒冷自負的揚起紅唇。「它們能感應萬勿的氣息,將死的將出生的氣息都能感應,如果火焰孩子的壽命有減,死亡的氣息多少會伴隨他,可大地的精靈們卻聞不到一絲死亡味道。哎呀,當然得要有一定功力的精靈方可與它們溝通囉!」

  「是啊!撒冷又美又強大,果真是精靈界第一把交椅!」帝又拍手又吹口哨,捧得撒冷呵呵笑。精靈界第一把交椅當然非精靈王末數,撒冷及帝都知道,但偶爾誇讚幾句,禮尚往來,對雙方都有好處。「總之,恭喜你可以活久一點了!」

  「我高興不太出來。」魔蒂斯有氣無力的看了眼滿歡喜的帝。

  母親還活著的機率根本是零,修女說那場車禍奪走他的家人,他的一切,醒來後所面對皆是新的環境,陌生得很恐懼。

  可是,萬一他的母親還活著呢……

  「說說看為什麼不高興?」剎伯爵柔聲柔氣的問,面具底下僅露出兩眼。

  魔蒂斯呆呆地看著怪異噁心的面具,眼神的焦距卻對著魔界最美的銀眸,他猜,桀驁不馴的帝大叔肯定是被剎伯爵的這雙眸子給安穩住情緒的吧!

  「我認為我媽媽代我犧牲了。」

  掙扎許久,魔蒂斯還是告訴他們他的憂慮,心底並非感到丟臉難堪,而是解脫,有種摯友們會挺自己到底的感動。

  「嗯……魔蒂斯,你願意讓我們幫你嗎?」伯爵的雙手握住了他。

  魔蒂斯低頭,細想。

  修女說認識他的雙親,也跟他說過父母們的名字,但他猶記得那次頭痛欲覺,後來昏迷了幾天,醫生檢查後解釋:關鍵名詞提到了可能導致記憶被受刺激,洽是慢慢恢復的好。

  他醒來以後,教堂被毀大半,起因是火災。但他卻得知不只教堂起火,人界各處都於同天但不同時發生縱火事件,卻無抓到犯人。

  兩年前,車禍醒來的魔蒂斯知曉自己的名字,幾天後,他又昏厥過去只因聽到父母的姓名。所以後來修女不提他的家人,他也不敢過問……只是拿捏恰當的提醒他關於父母的一些事情,於是他才決定來到亞爾學園。

  可是進入這所學園他發現父親的資料是一點也沒有,更別提母親了。去過校園很多的地方,找尋著曾經就讀亞爾學園的畢業生資料,到底哪個與自己長得相似?但都沒有,成立幾十萬年的亞莉安柏爾,學生人數眾多,就算從人類畢業生資料下手,他要找多久?

  耐性。

  耐性很重要,可也會使人崩潰。但他還是堅持下去,一天看個幾本畢業紀念冊,看幾本算幾本。

  他也想要找朋友求住,不過連父母的姓名都不曉得,誰又能幫得了自己?

  後來事情有了好轉,日持一天天過去了,記憶在夢中乘現,不完整卻很快樂又悲傷。片片段段的,要將一切連貫起來還得等更多的記憶回來。

  幾個月前他不敢跟誰開口求救,今天他敢了!

  抬頭,比鮮血還赤紅的眼珠子閃爍堅定的光芒──

  「當然願意!」

  終於,說出來了。

  鬆了一口氣的不只有魔蒂斯,帝遙遙頭,邪佞的笑著:「等你這句話多久啦!快說吧,要我們怎麼幫?」

  「我母親的名字……」魔蒂斯低喃著,隨後大聲說:「叫做鎖,請你們幫我調查這名人類吧!」

  「好,就交給……」話未完,帝接起手機,聽了一下後怒吼:「八成在溫室裡啦!那白痴肯定拿去『烘暖』植物了!」收起手機,帝露出潔白的牙齒,再道一次:「好,就交給我們吧!肯定會幫你調查你母親的。」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玩奇/維醺 的頭像
玩奇/維醺

✝ 死寂的天堂 ✝

玩奇/維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