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伊雷爾今年滿十三歲,他的能力很強,要去那所全世界最頂尖的學校就讀應該是沒有問題的,不過昨晚他聽見母親與哥哥討論著不能讓他進亞爾念書,這讓他的打擊實在不小,一整天都食不下嚥,直到傍晚哥哥回來,他才鼓起勇氣跑來詢問。

  母親說,現在當家的是哥哥,艾伊雷爾只得來找有時比父親還像父親的哥哥。

  大哥聽見這問題,俊美的臉龐煞時黑暗陰沉,艾伊雷爾見狀連忙低頭,連呼吸都變得格外小心。

  大哥盯著小弟的頭頂,本是嚴厲的眼神卻閃過了一道悲痛的光芒。

  大掌拍拍艾伊雷爾的小腦袋,穩重如山的大哥以平時對待大臣們那樣低沉冷肅的音調道:「『神修日』就快來臨,在那之前你不能出任何意外,更何況亞爾學園不是人類能就讀的學校。」

  艾伊雷爾不服,思考跟不上他的衝動,禁忌的話已經如水潑出:「那為什麼厄爾大哥你就能去亞爾唸書嘛!」

  厄爾暫時沒回。

  艾伊雷爾查覺到大哥的怒氣,害怕的退後幾步,厄爾卻嘆了一口氣,無奈這位弟弟卻又深深疼愛著他。無法真的動怒的厄爾捉穩了艾伊雷爾的雙肩,異色的瞳目與艾伊雷爾那雙鮮紅的眼眸對望。

  「我『不是完整的人類』,所以可以去那裡念書。魔蒂斯,你就不同了,鎖母后她是人……」

  「我,艾伊雷爾˙魔蒂斯˙卡諾萊特『也』『不是完整的人類』呀!」

  艾伊雷爾任性的宣誓,他甩開了大哥的手,緊握拳頭,一張清秀的小臉寫滿不服兩個字。

  趁著母親還沒聽見風聲過來阻止自己,艾伊雷爾放大膽的說:「雖然鎖母后是人類但父親不是,父親可是魔神的後代啊!憑著這點我也能進亞爾吧?哥哥那麼強,我不去那裡讀書怎麼能趕上哥哥?」

  「魔蒂斯,我們先不論血統這點。」

  厄爾傷透腦筋了,弟弟天真卻不愚蠢,越長大就越會找理由反駁,而且還不是隨便編個理由,而是很正當的那種。

  不知是喜還是憂的情緒,厄爾些許的苦笑:「我剛才也說了,『神修日』就在最近這幾年,叛黨蠢蠢欲動,你去那麼遠的地方念書,很容易成為殺害的目標……」

  「哥,你放心,黛茉茉也要去那裡念書。」艾伊雷爾嘻嘻笑著,雖注意到哥哥的神情微愣,還是繼續開心的大爆料:「如果她也去了,而且啊亞爾學園裡不是有幾位老師是使者和結界師嗎?如此一來,哥你就不用擔心我會被殺害了。」

  「你都調查好了呀……」

  厄爾冒冷汗,弟弟的情報是哪來的?他尷尬的連嘴角都在抽搐,不過一會兒時間又恢復俊美容顏,只是感覺表情還是有些僵硬。

  「魔蒂斯,你說精靈女王也要去亞爾是什麼意思?」

  「就是字面上的意思。黛茉茉說她也想去世界頂尖學校唸書。」

  「弟弟,你知道黛茉茉女王幾歲了嗎?」

  「大我三千五百多歲。」

  「所以女王陛下已經去過亞爾唸書了,她會去是為了陪你,那精靈界的政事誰處理?」

  「當然是四大聖靈處裡呀哥哥。」艾伊雷爾的眼神很明顯的出現「哥,你還好吧?」的困惑,令厄爾感覺被弟弟瞬間白了一眼。

  「你不能這麼任性,黛茉茉女王得在精靈界鎮守才行。」

  厄爾是有聽過傳聞……不,不只傳聞,他也親自看見黛茉茉對艾伊雷爾的態度是那樣溫柔呵護,等魔蒂斯到了適婚年齡,未來哪日女王來「提親」厄爾也都不會覺得訝異。

  可真沒想到精靈界的女王為了愛情會追隨艾伊雷爾入學,一方面能隨時見到彼此,二方面可以保護他。

  這下該怎麼做?

  「哥?」艾伊雷爾故意在厄爾面前揮手。

  「我答應讓你進入亞爾,可你必須答應我去勸女王別跟著你一起胡鬧。」這是厄爾的最後底線。

  「沒問題。」

  成功啦!艾伊雷爾心底可在竊笑著,一切都照他的計劃進行,他當然知道黛茉茉對精靈界的重要性有多大,跟大哥這樣講只是謊言,好讓大哥答應自己入亞爾唸書。

  雖然黛茉茉真的想跟他一起進亞爾,不過艾伊雷爾肯定會勸她不要。

  再然後就是怎麼帶小黑過去。

  「所以你要我幫你想個辦法將小黑……」亞希瑟迅速瞥了一眼體積龐大的黑龍,接著笑道:「這麼大隻的魔獸『運』往亞莉安柏爾學園?」

  「嗯。」艾伊雷爾點頭。

  魔界幻霧守護森林內,一少年、一青年、一黑龍圍著濃重煙霧中唯一燃燒光明火花的木頭,討論著只有他們三人……嚴格說起,是四人才知道的事情。

  「奇朵認為,直皆秉報厄爾國王較洽當。」黑龍的嘴張開,從中發出的嗓音卻是個女人。

  怪異的現象嚇不倒艾伊雷爾與亞希瑟,他們早已習慣幻霧守護森林的主宰者,灰色希望˙奇朵伊瑪之樹的精神體與小黑共存,只要奇朵想講話,自然會借小黑的口說出。

  「為什麼要告訴厄爾哥呢?哥哥有很大的機會不會答應。」艾伊雷爾些許的不同意。

  「『神修日』即將來臨,應是近幾年就會發生的事,厄爾陛下已許諾王子您去亞爾唸書,那麼為了安全起見準是會讓小黑跟隨,牠是您的坐騎,無道裡不讓牠去。」奇朵緩慢回答,給了艾伊雷爾聽完以後還能思考的空間。

  「是啊,『神石修補之日』就是這幾年了,厄爾肯定會把『魔煞之龍』種族的小黑安排過去的。」艾伊雷爾的乾哥哥,魔界大王子亞希瑟豎起了大拇指。

  艾伊雷爾歪著頭想了又想,然後頷首。

  「只可惜奇朵看不見魔蒂斯從亞爾學園畢業了……」

  奇朵細柔的聲音透著陣陣憂傷。

  「奇朵就快『開花結果』,奇朵可能與諸位相處的日子不多了……」

  ……

  夢結束。

  魔蒂斯醒來,凝神一會兒,似乎是敞開了胸懷,面容上多了一抹笑言,接著悠閒的準備度過今日。

  中午過後,魔蒂斯心不在焉的捧著書。

  今日是他在魔界皇宮借住的第三天,剎伯爵神情凝重的吩咐他、兔子R以及小黑不要輕易在皇宮中行動,只因「情勢緊繃」,開口問了是什麼原因,剎伯爵很意外的沒有告訴他,頓時讓魔蒂斯感覺錯愕之餘還有著無限的耽憂。

  帝大叔東奔西跑,在魔界皇宮中看不見他與剎大人,潔蘿女將軍與他的軍所友夜友也幾乎不再來看他們,魔界裡認識的人都不在,能和魔蒂斯相看兩不厭的只剩R和小黑,但這兩隻動物一個整天狂睡、一個整天狂吃,想聊點什麼都很困難。

  魔蒂斯隱隱有感覺,R在減少能量的使用。

  小兔子跟在魔蒂斯身邊已經好幾天,其中還張開強大結界不讓自己的力量暴走,這麼使用的情況下就變成現在這個樣子,幾乎無時無刻都在休眠,但牠卻不願意吸收自己的魔力來維持活動……該怎麼做才能不動聲色的將魔力傳給牠呢?也許現在就是個好時機!

  正當如此想之時,R醒過來了。足足發呆了十多秒魔蒂斯才將手中的書放到桌上,站起來走去床邊,看看小兔子是否真的完全醒來。

  R垂著頭,毛茸茸的兔手摸著鑲嵌於肉體上的R字圓形鐵塊,煞時發出明亮光芒,驚的魔蒂斯跌坐在地上。

  兔子R笑得極開心,只要是牠的朋友,誰出糗了牠都會特別高興。

  「午安呀,魔蒂斯同學。」亞莉安柏爾的校長,米亞˙炎斯甜甜微笑,一張成熟女人韻味的臉孔從小小黑點慢慢地放大了十幾倍,最後能看見的部分只有鼻頭和眼睛。

  魔蒂斯是個很有經驗……被嚇經驗的少年,他早已做好心理準備,冷靜下來,他克制不住的告訴校長一個事實:「鼻頭粉刺和魚尾紋……」

  「啊啊!」

  魔蒂斯單憑一句話就將米亞校長嚇的花容失色。

  「校長我心臟不好,不要亂說話!」米亞趕緊隨手抽了張衛生紙遮住臉孔,其他露出的皮膚卻紅透透,只要是明眼人都看得出來她惱羞成怒。

  魔蒂斯兩隻食指塞進了耳朵裡,面癱似的不說話。

  「手拿下來,我要講正事。」

  「既然是正事,校長妳一開始就別嚇人嘛!」

  「我是想給你看看好久不見的校長我還是那樣美麗動人。」

  「嗯,粉刺和皺紋確實動人。」

  「魔蒂斯,我看你是不想回亞爾唸書了吧?」

  米亞惡狠狠的警告,才多久不見魔蒂斯,這孩子毒舌的功力就強了不少,是受到帝的影響,還是……

  米亞盯著魔蒂斯清麗的臉蛋,那張可愛的娃娃臉似乎不再特別稚嫩,眼神也比較沉穩內斂,過往第一次見到他的迷惘徬徨已不在。

  整個人的氣質也改變了,不是特別多,恐怕只有熟人才更有感觸。

  「哪有啊校長,我只是無聊想跟妳開個玩笑啊!」

  一眨眼的功夫,魔蒂斯又是翻白眼又是猛嘆氣,米亞還以為自己剛才看錯……不過依舊騙不過活了百年以上的校長,魔蒂斯轉換表情的速度快,自然就會哪裡怪異。

  米亞側著頭,似關心似納悶的問:「嘿,你有心事嗎?」

  她憂心忡忡,魔蒂斯的身上藏有許多秘密,各界的王早在安排他入學前就與米亞商量過,或許未來的某日魔蒂斯將會左右世界的命運,因此在與他正面談話時,他的一舉一動米亞都得細心看待。

  「校長厲害!」魔蒂斯虛弱一笑,手指點著腦袋,回答的模稜兩可:「以前記性比較不好,最近突然感覺記性好很多了。」

  想起了什麼嗎?米亞點頭,裝做不特別在意,實則打算晚點向他的上司˙宙王稟報。

  每過個幾百年,亞爾學園的校長就會換人當,每界都會派出最佳人選,這次由神界管理這所頂尖學校,米亞為宙王所選之人。

  米亞啜著咖啡、嚼著糕點,不發一語。魔蒂斯不解的等著校長說出找上自己的理由。

  「你被停學一個月,打算利用這多餘的時間做什麼嗎?」

  迂迴了幾分鐘,米亞嚐夠了美味的佳餚,用帕子擦拭嘴角後才開口問。

  「啊?」校長是怕自己太無聊嗎?魔蒂斯有點慌亂,吱唔的說:「呃……想查點資料……充實自己。」

  「那不會太悠哉嗎?只有充實自己?」

  「都說了充實自己,絕對不會很閒喔!」

  魔蒂斯的情緒突然高潮迭起,校長一直拐個彎子不說正事,令他不火也難。

  「我想說如果你很閒,就去一趟不夜城吧!」米亞就是要魔蒂斯不耐煩,才能激起這少年應有的熱血與好奇,但若沒拿捏恰當,激將法就會不奏效。

  「不夜城?」魔蒂斯輕易的被這三個字吸引,米亞臉上的笑容逐漸擴大。

  「你去過那裡,應該是對那裡不陌生。」

  米亞將所有的杯盤都推往旁邊,兩顆兇器般的大胸部安穩地置於桌上,雙手交疊起來放於胸前,恰好擋住了外洩的春光。

  魔蒂斯沒心思研究校長的身材有多好,全神貫注的聽米亞道:「精靈界蓮王下命,要你去不夜城調查『魔水晶』的下落,調查到什麼以後就跟他報告,明白嗎?」

  魔蒂斯是聽的很明白,不過心中倒是亂成一團。

  「蓮王?魔水晶?」

  魔蒂斯比手畫腳,似乎這樣做可以讓自己的思緒稍微整頓一番。他的目光移到R那想尋求牠的協助,可小兔子竟然已經呼呼大睡過去,魔蒂斯汗顏,R睡著了可校長還在跟他通話,實在太強了。

  「你若要去,我就會派人陪著你……」

  米亞才正打算興喜的公布誰是魔蒂斯這次出任務的夥伴,一道不識相的少年聲音適時介入:「你瘦了許多。」

  拉厄亞的面容溫和,紫羅蘭色的眼眸不如當初見面時冷清、拒人於千里之外,現在多了點關懷。

  魔蒂斯高興地抱住睡著的R,以為這樣能看清多日來不見的好友。拉厄亞勾動了嘴角,那若有似無的笑容如果被其他女學生看見,將引來一陣尖叫交響曲。

  「我已經很努力的吃胖了!」魔蒂斯抓起R,眨著眼問:「只有你?古斯塔奇呢?」

  拉厄亞遲疑了幾秒,身邊的校長大人沒有給他什麼眼神示意,他才放心的繼續道出事實:「請假回家一趟了,過個幾天就會回來。」

  「家裡出事了?」魔蒂斯直覺聯想到寄住在菲克亞欣家族的花˙綺亞,古斯塔奇會回去多少和她有關吧?

  「去的路上再和你談,你準備一下行李,晚點我和……莘西雅學姊會過去接你。」拉厄亞此話一出,魔蒂斯就知道是誰要陪自己去不夜城了。

  「太好了,莘西雅學姊也要和我們去!」魔蒂斯的心情更好了,漂亮的天使學姐要與他們同行,「嗯,拉厄亞你怎麼了?」不知怎麼回事,他總覺得拉厄亞在猶豫什麼。

  「……沒事。」

  拉厄亞很喜歡莘西雅學姊,可是喜歡與自知卻是兩碼子的事情。

  拉厄亞很清楚天使界中一定有不少人反對大天使公主與他這禁忌的、黑暗的殘虐精靈種族同行,即使學姊對他很好,他卻怕因自己的身分讓學姊被說閒話。

  「嘿。」彷彿是第三者的米亞插嘴了。

  拉厄亞退開一步,魔蒂斯這才注意被冷落的校長神情古怪的盯著他們兩人看。

  「我話都還沒講完,別把我扔在旁邊。」米亞從抽屜拿出一封信,唸道:「『受人委託,紅寧兒˙菲克亞欣將跟隨魔蒂斯前往不夜城』,真不錯呢,殺手黑杰的女兒改行當你的保鑣,這樣拉厄亞和莘西雅也能比較輕鬆了。」

  魔蒂斯苦著一張臉:「別說的我好像很弱,我可是拯救了魔植族喔!」

  「你現在的身體很虛弱,且這趟任務危險度也高,當然是越多人保護你越好。對了,帝要我跟你說『打不過就跑』,剎則託話『識時務為俊傑』,以你的聰明才智一定懂他們的心思。」米亞呵呵的笑。

  魔蒂斯也和米亞一樣呵呵笑,但笑的很假。

  ……媽的,這兩句話不就是同個意思嗎!

 

 

全站熱搜

玩奇/維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