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夜城──沒有夜晚之城,非指這遊精靈界控管的大城無黑夜,而是它熱鬧無比,連夜晚都人聲鼎沸,越夜越熱鬧。

  這裡的店家來自各大界,什麼樣的精品都有,想當然耳,地下走私的生意也很盛行,儘管夏蒙公爵死亡,魔界與精靈界曾執行掃黑行動,卻免不了其他躲在黑洞中的邪惡正等待時機再來大賺一把。

  蓮王是知道依燃有殘留的惡人存在,可一次捉拿不完,只能慢慢來。

  龍蛇混雜之地自然情報也多,蓮王得到消息,不夜城內在留傳關於魔水晶的事情,他老人家陷入政事無法抽身,其他信任的部屬也在處理事情,而魔水晶一事的最大關聯人是魔蒂斯,雖不放心年僅十六歲的他跑來這裡調查,卻也無可奈何。

  而且,讓魔蒂斯來不夜城也是為了保護他,這點蓮王就沒有告訴少年了。

  守護身體虛弱的人界使者魔蒂斯最佳人選有其五人:兔子R、魔煞之龍小黑、殺手紅寧兒、精靈界使者拉厄亞,以及神界使者莘西雅。

  得知莘西雅的身分不只有神界天使大公主,還是神界的使者,將和魔蒂斯一樣會在「神修日」那天修補神石的四人之一,魔蒂斯當場將口中的水全部噴在R的臉上,蓬鬆的毛一眨眼的功夫就變得溼答答。

  拉厄亞認真思索,哪天在告訴魔蒂斯什麼事之前還是先確認他沒在喝水的好。莘西雅與紅寧兒笑翻了,唯有小黑盡忠職守的照顧好主人,乖巧溫馴的拿帕子幫魔蒂斯擦擦嘴,也替尊貴的預言師R擦乾了兔身。

  驚訝歸驚訝,魔蒂斯得先搞清楚目前的狀況。

  目前各大界都處於緊繃模式,原因是?

  「世界級罪犯洛奇西亞從『無極』越獄……哎,本來這消息是不被公開的,可是紙包不住火,消息已被世人知道。」

  莘西雅收到宙王密令,倘若魔蒂斯想知道什麼,而問題的範圍內是她能答出的一律都不能隱瞞。這命令與蓮王交代的有所不同,蓮王私底下跟她表示世界級逃犯越獄一事別跟魔蒂斯講……

  莘西雅在心中評估,魔蒂斯來不夜城肯定會聽見越獄的事情,早晚都會接收到情報,還是先說較好。

  魔蒂斯將行李放好,轉身面對坐於單人沙發上、優雅地翹腳的學姊:「帝大叔、剎伯爵、潔蘿將軍都在追那逃犯?」

  莘西雅大致上講了洛奇西亞二十一年前想推翻獄王的事情,以及最後讓背叛他的前任魔界將軍亞伯給捉回。

  「沒錯,原本我也打算去抓……呃,沒事。」莘西雅尷尬的用微笑帶過。「你也不需要太擔心,各大界的強者幾乎都出動了,就算對方是世界級的超強罪犯,很快也會被抓到。」

  魔蒂斯想也不想的就接問:「各大界的強者,請問是指哪些人?」

  「哦,這你可得好好認識,你是人界使者,以後多少會與他們會面。」

  莘西雅可沒在打誑語,能拯救世界的使者通常都能認識常人無法接觸的大人物。

  「神界四大神主:瀏金、賽恩、艾勒克西斯、真理天使。魔界五將軍:也柏恩、神隱、剎、帝、潔蘿。

  精靈界四大……不,現在變三大聖靈了,分別是修斯達、撒冷、雨……嗯,最後一位我不方便說,才剛繼承聖靈職位,蓮王打算將她秘密放在身邊,等『神修日』以後才公開,說這樣會讓叛黨更提心吊膽。至於人界十大星將:道格、達斯丁……」

  莘西雅都很熟識這些人,名字唸得很慢,希望魔蒂斯能記多少就記多少。正因為她唸得慢,魔蒂斯方能聽見他在意的人名就於其中。

  「小心也柏恩……」那日凶瑟離開前對魔蒂斯警告。

  為什麼?凶瑟的那句話是……

  「學弟?」莘西雅留心魔蒂斯的沉默太過可怕,讓她心有不安。

  「啊?哦,我在想為何學姊說精靈界從原本的四大聖靈變成三聖靈而已。」魔蒂斯提出合理的懷疑。

  這一問,莘西雅露出苦惱的神色,安靜聽他們聊天的拉厄亞也眉頭皺了一下。

  是不是牽扯到什麼內幕?魔蒂斯趕緊收回前話:「算了,我只是好奇,不一定要告訴我。」

  莘西雅搖頭,「其實我也只是聽說,幾百年前蓮王登基後不久其中一位四聖靈叛變,被驅逐出境離開精靈界,那位精靈是蓮王的好朋友……」

  把玩著R的兔耳,不受兔子體重影響的莘西雅嚴肅地道:「除了人界以外的三界,強者都維持在四位,這是『平衡』。不過這平衡被打破了,那叛變的精靈走了以後精靈界剩三位聖靈,帝的出現使魔界有了第五位將軍,唯有人界與神界守著古老規定,依舊是四大神主與十大星將。」

  「平衡被打破,會有危險吧……」

  「嗯,如果是戰爭時代,那是一場浩劫的起源吧!可慶幸的是我們自古以來都算和平,魔蒂斯,你仔細想想,除了擁護魔神的叛黨與全世界對立,還有什麼可怕的問題會引起戰爭嗎?」

  莘西雅饒是笑笑,卻引來不關己事的紅寧兒抬頭看著天使公主。

  少女紅寧兒的眼神銳利冰冷,吐出一句令氣氛降到零點的話:「這位姊姊未免太樂觀,種族問題也會引起爭端呀,妳們神界的天使和惡魔不也曾經引起戰爭?妳說的話對於妳旁邊的『殘虐精靈』也是種嘲笑,世人們對『禁忌種族』是很不友善的喔……」

  「嘿!」魔蒂斯氣急敗壞的起身剁腳:「不可以跟學姊吵架!」

  「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紅寧兒害怕的抱著頭,剛才冷冽之感已消失得無影無蹤,「對不起,魔蒂斯弟弟,我以後不會亂講話了。」

  「弟弟?」莘西雅和拉厄亞異口同聲,小兔子的頭頂也出現了一樣的疑問。

  「魔蒂斯是我的乾弟弟。」紅寧兒驕傲的抬頭挺胸,不過幾秒又低頭認錯:「抱歉呀這位姊姊,我都是想到什麼就說什麼,若有哪裡讓妳不高興了,我會改的。」話是這樣說,眼神卻空洞得如娃娃。

  莘西雅和魔蒂斯對看,後者搖頭。

  「我不介意,妳說得很對,我太過樂觀,沒想的周全,世界上還是有很多紛爭的,妳別道歉了。」莘西雅不太明白魔蒂斯的搖頭代表什麼意思,可她稍晚會找學弟們好好討論殺手黑杰的女兒性格到底怎樣,以便萬一。

  拉厄亞還是不太講話,他習慣觀察,這個小組多了一位只有魔蒂斯認識的殺手少女,究竟會不會影響尋找魔水晶的任務?他沒有看錯紅寧兒眼神底的黑暗,像是不信任一切,卻在與魔蒂斯談話時偶爾波光溫柔,可參雜著不穩定的因子。

  米亞校長擅自決定讓紅寧兒加入,蓮王那還是拉厄亞去報告才知道的,困擾著洛奇西亞越獄之事的精靈王不忘要拉厄亞看緊魔蒂斯,紅寧兒有什麼目的無人知曉,等到蓮王派人查到紅寧兒的意圖魔蒂斯有可能出了什麼意外!

  所以,拉厄亞決定晚些時候找莘西雅學姊商量。

  某兩人都防著紅寧兒,倒是當事人魔蒂斯卻一味想著怎麼解開紅寧兒的心結?從小就當殺手的她沒有朋友,有了只是虛假不實,更難過的是那些朋友反過來暗殺她……希望這次的任務,能讓她結交到學姊與拉厄亞這兩個大好人!

  握拳,魔蒂斯又有了新的「任務」。

  另一個當事人,紅寧兒也有自己的想法。魔蒂斯說要當自己的朋友,他是好朋友,是吧!是嗎?對吧!對嗎?唔,會不會又是騙人的?不可能,魔蒂斯很好呀……

  四人,不同心思。

  「嘿嘿,那我們互不相欠囉!」紅寧兒想要發自內心的笑,可她辦不到,眼前這位天使是否是好人?是否喜歡自己?她可是殺手哪!殺了無數的人,神的天使會喜歡她嗎?這麼想著,紅寧兒的清麗臉蛋越來越扭曲。

  「紅寧兒?」魔蒂斯拉起坐於地板上愣愣不動的少女,「不舒服嗎?」

  「沒有。」少女吐了一口氣,扭曲的面容正常了點。

  「嗯,我想我們出去逛逛好了。」魔蒂斯洋裝精神充沛,自己不帶來一點歡樂是無法去除剛剛的凝重氛圍。「難得來不夜城,我們邊逛邊探聽消息吧!」

  「唉,等等,在那之前我有個問題。」莘西雅還坐在原地,她的腳因R太重而麻了。

  「嗯?」

  「我們來不夜城是要探聽什麼消息?」

  「……啊?」

  「我和拉厄亞分別受宙王陛下與蓮王陛下的命令來保護你,其他的都不太曉得。」

  「我聽見米亞校長提到『魔水晶』。」拉厄亞淡淡道。

  「耶?魔水晶!是要找那東西?可那不是不能碰嗎?」莘西雅訝異。

  「打聽它的下落,能找到是最好的。」魔蒂斯臉不紅氣不喘的說謊:「魔水晶的話,R碰了也没問題喔!對吧?」話落,把糾結的點拋給裝無害的白色動物。

  拉厄亞才剛替R補充玩能量,吃得飽飽就想睡的小兔子被魔蒂斯這麼一點名,瞌睡蟲都跑掉了大半,牠仰起頭,可愛的粉色眼眸瞪得又圓又大,與魔蒂斯對看許久。

  ……重重點頭,小兔子扛下了一個重大責任!恐怕往後會有一群叛黨追著牠跑,只因牠能赤手拿魔水晶。

  「小魔越來越聰明囉,會耍狠、利用我唷!」R的聲音在魔蒂斯腦中迴盪。

  魔蒂斯歉笑,他相信R強大的能力是可以對付不必要的麻煩。最後,他比了一個愛心給R,小兔子不領情,跳下莘西雅的腳,要求小黑載著牠飛得遠遠。

  「R在鬧彆扭?」莘西雅地一次看見無所不能的兔子耍脾氣。

  「……牠應該是太興奮所以先跑出去了,晚點會和我們會合,走吧,我們先去吃晚餐。」魔蒂斯有氣無力的嘆氣。

 

 

全站熱搜

玩奇/維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